HNOVEL健康快樂的網路小說論壇頻道網
十二月 09, 2021, 05:11:16 上午 *
歡迎光臨, 訪客. 請先 登入註冊一個帳號.
您忘了 啟用您的帳號嗎?

請輸入帳號, 密碼以及預計登入時間
 
   首頁   說明 搜尋 登入 註冊  
頁: [1]
  列印  
作者 主題: 【三國之雲龍漢策《漢失其鹿》】01:十世為人  (閱讀 1233 次)
addva123
小說中學生
***
文章: 101


檢視個人資料
« 於: 四月 23, 2021, 05:43:18 下午 »

01:十世為人

  ...雲湧風起伐長空,龍圖霸業誰稱雄,漢失其鹿天下逐,策算三分歸一統...


  西元一六七年末,漢朝倒數第二位擁有實權的皇帝劉志,因終日沉迷於酒色且縱慾過度的關係導致年僅三十五歲的劉志病入膏肓,深知自己來日無多,膝下終無子嗣的劉志總覺得自己愧對九泉之下的列祖列宗,死後亦無顏面對,三個寶貝女兒除了劉脩仍是名副其實的黃花大閨女,其餘兩個早就嫁人,可是那又能怎麼樣呢?依舊改變不了沒有子嗣繼承皇帝位的事實。

最近這幾年後宮當中的寇貴人、田貴人、馮貴人等嬪妃接連傳出喜訊,自然喜出望外的劉志總覺得蒼天終於開眼,沒過多久又接獲自己的子嗣胎死腹中的消息,或許真的是獲罪於天,咎由自取,如今已是迴光返照的劉志感覺腦子裡頭的思緒宛如走馬燈般越來越清楚。

自從登上皇位不理朝政、荒淫無道,任憑宦官禍害朝綱、殘殺忠良總是視而不見,天下十三州億兆黎民皆生活於水深火熱之中惶惶度日且不得安寧,地方貪官豪強對百姓燒殺擄掠的奏報頻頻卻當作馬耳東風,貪一時之利惹天怒民怨,西元一六八年初皇帝劉志崩逝。

竇皇后之父竇武按照劉邦傳下來的祖制把劉志所有後宮嬪妃,除了女兒竇妙之外全部殉葬,只是竇武萬萬沒想到居然還有漏網之魚,時任中常侍的蹇碩把剛懷孕不久的郭貴人藏匿於家中,才得以躲過一劫,劉志的兩個女兒通通回到洛陽參與大行皇帝的喪葬事宜。

大女兒陽安長公主劉華帶著自己的丈夫蔣富即將抵達的消息已傳回洛陽,早已進入青春期的長子蔣淵、次子蔣雄、三子蔣豫、四子蔣休個個皆是人中豪傑,蔣富本身就是一個智勇兼備的帥才,表字亮功,雖說出身寒門卻奮發圖強為自己習得一身本領,且熟讀武經六卷。

僅二十出頭的長子蔣淵,表字延昭,平時待人謙恭有禮且飽讀詩書、兵法,一旦到了戰場就是令人聞風喪膽的鬼見愁,持有一柄兵器乃是丈八寒鐵鎗,胯下則是一匹能夠日行千里、通體亮黑的汗血寶馬踏雪烏騅。

次子蔣雄年僅十七歲,表字延霸,是個性格直爽、嫉惡如仇的大老粗,平時嗜酒如命、好鬥成癮,到了戰場上更是所向披靡的萬人敵且名副其實,持有一對重達近千斤的擂鼓震天錘。

三子蔣豫僅十五歲,表字延讓,雖說武藝、兵法樣樣不如自己的兩位兄長,內政、理財之類的事情更是一竅不通,就連簡單的算術都能把蔣豫搞得一個頭兩個大,這點身為四弟的蔣休亦是如此。

因此兩兄弟共通的唯一才能便是擔任後援、屯田練兵,年僅十二歲的蔣休表字延則,蔣富目前有三分之二的軍隊幾乎都是這兩兄弟親自練出來的精銳。

與陽安長公主劉華同車的一子三女,日後也是出類拔萃的人中龍鳳,長女蔣柔僅十四歲,表字延琪,身為雙胞胎姊姊的她,其外表看起來是個出水芙蓉的黃花閨女,實則是戰場女武神,從小熟讀各式兵書以及春秋,持有一柄梅花雙鎗。

同樣僅十四歲的雙胞胎妹妹兼次女的蔣靈表字延瑛,其外表看起來是個國色天香的絕代才女,實則是多謀善政的智多星,素有王佐之才,經常幫自己的父親出謀劃策。

年僅十歲者乃是最小的女兒蔣瑾,表字延香,是個名副其實的蘿莉少女,從小便聽從父親的安排隨劍神王越習武,因此身懷絕技,天性活潑好動的她非常喜歡向人撒嬌,偏偏撒嬌的對象是自己的弟弟。

外表看起來僅有七歲的蔣超表字延龍,實際的內在卻是非常成熟,剛脫離二十一世紀社會來到這個紛亂不堪的世界沒多久,還稱得上新鮮人的蔣超面對小姊姊熱情擁抱,又如同麥芽糖一樣黏著不放,完全沒有抵抗,反而樂意接受。

畢竟蔣超必須提早適應眼下的環境,蔣超乖乖坐在陽安長公主劉華的身旁拿著竹簡閱讀完全不管小姊姊如何騷擾:“小超兒,你現在所讀的是什麼書呢?”

“娘親!是六韜,剛剛已經讀完了。”陽安長公主劉華聽聞寶貝兒子的回答整個人當場愣住,拿起竹簡定睛一看兒子果然沒有說謊。

陽安長公主劉華忽然想起寶貝兒子早已讀完三略、春秋、商君策、韓非子、管子、墨子、尉繚子、孫臏兵法、捭闔策、孫子兵法等萬卷書,蔣富還趁機試考,沒想到小小年紀的蔣超不僅倒背如流,甚至還能融會貫通,果然是蔣氏麒麟兒。

“呃?娘親,爹的書庫裡怎麼沒有樂毅百戰術這本兵書呢?孩兒真的好想閱讀喔!”陽安長公主劉華乍聽之下,寶貝兒子居然還沒有讀夠。

既然寶貝兒子的要求,陽安長公主劉華自然二話不說應允,四個進入青春期的兒子總是向自己要求特別的多,從來就沒有一個要求書籍,看著年僅七歲的小兒子如此敏而好學,身為母親的劉華欣喜萬分,只是家裡的書庫確實不曾看過樂毅百戰術這本兵書。

老實說蔣超四歲之前與一般的孩子完全沒兩樣,即將迎接四歲生日的前一天晚上,依舊被小姊姊當成抱枕的蔣超正在床上熟睡,忽然夢見自己來到一處鳥語花香宛如桃源般的世外仙境剛開始蔣超不疑有他,此乃傳說中的玉京山是後來才知道。

一名坐在蓮花之上、白髮蒼蒼的慈祥老者正笑咪咪看著蔣超,順手撫摸下巴的山羊鬍:“自從收呂尚為徒,助武王伐紂,原本以為老夫最後一名弟子便是呂尚,沒想到老夫命中注定還得再收一名關門弟子,話說轉輪王那傢伙明明知道老夫與此子有緣,居然還刻意讓此子投胎轉世之前喝下孟婆湯。”

只見白髮蒼蒼的慈祥老者劍指一比,從手指射出一道金光不偏不倚罩在蔣超的身上,先解除孟婆湯的限制,嘴裡振振有詞幫助年幼的蔣超恢復生前記憶。

身為二十一世紀無名小卒,從小便習得十八般武藝以及各式格鬥技巧,十七歲從軍,上級經常派特殊任務交代他去執行,直到四十五歲正式退伍,便前往一家修車廠任職業技工,偏偏老天爺開了一個大玩笑。

原本透過相親認識一名小自己十七歲的年輕女孩,不僅兩情相悅且很早就談及婚嫁,畢竟彼此交往近一年,洞房花燭的前一天,正打算為新娘禮車做最後一次的保養,只因一個年僅十五歲的學徒操作不當,導致他活活被壓死在千斤頂之下,享年四十八歲。

白髮蒼蒼的慈祥老者忽然發覺蔣超包括前世,幾乎九世為人,已經是一件多麼不容易的事情,沒想到蔣超竟是九世為將這點就更加匪夷所思,其中一世居然就是燕國軍事家樂毅。

霍去病、馬援、高長恭、薛仁貴、狄青、岳飛、于謙、袁崇煥等都是蔣超的前八世,雖說誇張了點,白髮蒼蒼的慈祥老者決定暫時讓蔣超待在九宮八卦太極圖裡頭潛心修練,自己前往陰曹地府調閱蔣超的九世紀錄。

不查則已,一查就令白髮蒼蒼的慈祥老者對蔣超刮目相看,倘若一個人擁有九世記憶肯定會讓自己混亂不堪,如此眼下只有一個辦法可行,就是讓蔣超擁有八世修為。

換成別人來做這個辦法絕對行不通,白髮蒼蒼的慈祥老者可是姜子牙的師父,只要與道德天尊、靈寶天尊三人聯手肯定不成問題,親自前往太清聖境、無極境邀請兩位師兄,然而白髮蒼蒼的慈祥老者卻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就是沒讓蔣超回歸自己的本體。

害得年幼的蔣超一睡不醒,陽安長公主劉華連續請了上百位大夫前來為蔣超看病,還動用權力邀請華佗、張仲景,卻依舊是無能為力,倒楣透頂的小姊姊蔣瑾慘遭一頓臭罵。

幸虧白髮蒼蒼的慈祥老者及時發覺這件事情,立刻派遣自己的弟子南極仙翁、白鶴童子前去保護蔣超,並保證身體不會因此腐壞,直到第七七四十九天才讓得到八世修為的蔣超返回自己的身體。

三清天尊各自賜與蔣超無字天書、以及一對通天法眼,這樣一來就能簡單看懂三卷無字天書,趁著蔣超重返陽間的時候,再次聯手鍛造三樣神兵利器、蓋世寶甲,等到蔣超成年再贈與。

自從蔣超死而復生以來,陽安長公主劉華每個月都派人前往遼東購買鹿茸血、虎鞭、百年人參給蔣超補身體壯筋骨,重金禮聘醫聖張仲景用許許多多的藥材以及各式醫術,使年僅七歲的蔣超比起同齡孩童還要高大。

陽安長公主劉華對於寶貝兒子蔣超的照顧可說是無微不至,年僅四歲的蔣超看在眼裡、感激在心頭,畢竟自己的前世不怎麼好,直到魂歸九泉為止,亦不曾享受過家庭的溫暖。

現在的蔣超確實沒有能力足以報答陽安長公主劉華的生育之恩,勤學才是正途,雖說連同蔣超在內都是從自己肚子裡生出來的親骨肉,對自己最小的兒子蔣超越看越滿意,陽安長公主劉華既沒有長幼之分,亦無差別對待的想法。

車隊剛抵達虎牢關沒多久,陽安長公主劉華的兩個妹妹早已率領些許文武前來迎接:“娘親,孩兒來牽您!”眼見蔣超自告奮勇的可愛模樣令劉華不禁莞爾一笑。

“娘親,請注意腳下!”上一秒還特別小心翼翼叮嚀,感覺貌似深怕一個不小心害得劉華摔得四腳朝天,沒想到下一秒蔣超自己摔得狗吃屎。

儘管陽安長公主劉華強忍不笑,但蔣超的兩位姨母卻早已捧腹大笑,就連待在兩位公主身後的蔡邕、王允、劉虞、袁槐、荀爽、任昂等大臣都不禁雙肩顫抖。

“小超兒,沒摔著吧?”穎陰長公主劉堅、陽翟長公主劉脩上前,只見蔣超伸手表示自己不需要有人攙扶,順勢拍拍身上的灰塵。

“多謝兩位姨母的關心,姪兒沒事。”他們並非取笑蔣超摔得狗吃屎,而是蔣超自然不做作的可愛舉動實在討人喜歡,看著這一幕蔣超親自來到眾文武的面前逐一鞠躬。

“小子名叫蔣超!給叔叔伯伯們請安!雖說小子不才,往後還請叔叔伯伯們能不吝指教唷。”看著蔣超竟不厭其煩逐一請安兼問候。

看著蔣超小小年紀如此懂事有禮,令蔡邕、王允、劉虞、袁槐、荀爽、任昂等大臣欣喜不已,蔡邕的身邊走出一名五歲小蘿莉,她便是東漢第一才女蔡文姬。

“請娘親允准孩兒向叔叔伯伯拜師學習各種知識!”陽安長公主劉華雖是一介女流,卻也知道在場的文武大臣皆是世之大賢,只要他們願意教授,寶貝兒子未來前途肯定無可限量,反正大行皇帝的喪葬事宜太過複雜。

眼見蔣超如此勤奮好學,穎陰長公主劉堅、陽翟長公主劉脩都感到不可思議:“小超兒!聽說你從四歲開始主動讀書,短短三年的時間就已讀遍萬卷書,方才還在車上閱讀六韜,姨母能否稍微考考你呢?”

“姨母儘管考!”穎陰長公主劉堅從四書五經開始直到漢書為止,蔡邕、王允、劉虞、袁槐、荀爽、任昂等大臣紛紛豎耳仔細聆聽劉堅每一道考題,豈料蔣超小小年紀竟每一題都能對答如流。

蔡邕、王允、劉虞、袁槐、荀爽、任昂等大臣輪番上陣,沒想到小小年紀蔣超不僅穩如泰山,應對答辯皆難不倒,虎牢關前展現才能。

這時候的一對父子忽然從人群走出,他們乃是河東衛家,父親名叫衛巡、兒子則是僅十一歲的衛仲道:“黃口孺子賣弄學問、沽名釣譽,真是可笑至極!”

衛巡突如其來的一句話令在場眾人百思不解,穎陰長公主劉堅卻已怒上眉梢:“衛公,您所說黃口孺子八成是指小超兒吧?”

“就算老夫所指正是您的姪兒,穎陰長公主您又能拿老夫怎麼樣呢?漢室宗親的招牌壓得了別人,老夫這裡就不管用了,當年光武皇帝沒有世家士族的幫助,請問漢朝還能失而復得嗎?”

看著衛巡一副囂張跋扈,就連在旁的蔡邕、王允、劉虞、袁槐、荀爽、任昂等大臣都快聽不下去,蔣超來到陽安長公主劉華的身旁,母子倆說著些許悄悄話。

“我姊夫蔣富常年鎮守盧龍關抵禦外寇,就連幾個姪兒為了大漢邊境的安危都立下不少汗馬功勞,對於小超兒的教育確實有所疏忽,小超兒並無任何埋怨,從四歲開始便自主學習讀遍萬卷書,如今想拜師充實自己,難不成還得獲得河東衛家的許可?”

穎陰長公主劉堅展現伶牙俐齒的口才直接難倒衛巡,一旁的衛仲道立刻挺身而出:“鎮守盧龍關抵禦外寇這種事情值得如此小題大作嗎?依我之見,不過屠夫耳!蔣超小兒乃屠夫之後接受在場叔叔伯伯們的栽培,等同養虎為患,我父親也是為了漢室江山著想。”

“屠夫又如何?總比毫無作為的蠢才勝過數百倍,匈奴、鮮卑、烏桓、百羌等外寇連年犯我大漢邊境燒殺擄掠,邊境數十萬百姓始終不得安寧,我父兄鎮守盧龍關抵禦外寇乃是職責所在,你衛家又有何貢獻?”

蔣超一開口震驚四座,蔡邕、王允、劉虞、袁槐、荀爽、任昂等大臣都不禁點頭稱讚,看著這一幕的衛仲道不禁冷哼:“你...”

“你衛家祖上有能人曾效忠於孝武皇帝,就算當年光武皇帝是因為衛家資助才得以匡復漢室,如今也已經過了兩百餘年,當著叔叔伯伯們的面前再次提出,甚至還一副耀武揚威,難不成你衛家此舉乃是意有所指?”

衛仲道聞言欲開口,竟又被蔣超搶先:“大行皇帝崩逝不久,汝父就敢對著我二姨指桑罵槐且百般羞辱,完全不把漢室宗親放在眼裡,莫非你衛家父子已懷有不臣之心,欲取漢而代之?”

“什麼?你...黃口小兒竟敢...”惱羞成怒的衛仲道掄起拳頭打算給予蔣超一個教訓,仍穩如泰山的蔣超完全不怕自己被挨打,任昂挺身而出一把推開衛仲道。

蔣富率領蔣淵、蔣雄、蔣豫、蔣休上前保護陽安長公主母子,雖說衛家父子是否欲取漢而代並無證據,但虎牢關前百般羞辱漢室宗親實屬大逆不道,故而下獄,等待新帝登基之後再行論處。

年僅五歲的小蘿莉蔡琰親眼目睹了這一切,蔣超現在的年紀明明沒有比自己大多少,只是稍微顯露些許才華就足以讓周圍的眾文武心悅誠服,儘管蔡琰對於“愛情”仍處懵懂階段,從此刻開始蔣超已烙印在蔡琰的腦海裡直到走完人生為止,揮之不去。

虎牢關前同樣目睹者還有八人,分別是袁紹、袁術兩兄弟、曹操、以及年僅四歲的荀彧,尤其是年僅十三歲的曹操眼中充滿欣賞,且有意結交,另外兩人乃是被譽為“漢末三傑”的戟魔李承軍、劍聖王越、鎗神童淵與隱士胡昭。

陽安長公主劉華帶著丈夫蔣富與八名子女來到自己以前住過的洛陽舊宅暫時安居,隔天一早,隱士胡昭便帶著漢末三傑登門拜訪並直接表明有意收蔣超為門下弟子。

年僅七歲的蔣超忽然覺得多拜師門有益身心健康,身為母親的陽安長公主劉華曾告誡:“學習沒有錯,太過貪心容易多而不專、專而不精,只要拜一個師父就已經足夠了。”

待在洛陽期間的蔣超前前後後拜師已經超過二十名,陽安長公主劉華深怕自己的寶貝兒子會因此消化不良,卻沒想到蔣超多而專、專而精,甚至還能過目不忘、一學就會,那些師父往往無須再教第二遍,就連當代大儒蔡邕、任昂都不禁心悅誠服。

被譽為“漢末三傑”的戟魔李彥、劍聖王越、鎗神童淵輪流細心教導武藝,誰也沒想到蔣超僅看過一遍就能發揮得淋漓盡致,雖說青出於藍未必勝於藍,蔣超則是勝過太多。

戟魔李彥的霸王八訣、劍聖王越的驚天九式、童淵的百鳥朝鳳通通都被蔣超吸收殆盡,正所謂“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蔣超除了融會貫通、運用自如之外,確實自創不少驚世絕學。

期間利用空暇之餘從張仲景的身上習得醫術,二十歲之前已被譽為“神童”的蔣超並無此自覺,陽安長公主劉華為了滿足蔣超的需求,親自前往皇家藏經閣尋找樂毅百戰術卻是徒勞無功,劍聖王越知道此事主動獻冊,才完成蔣超想要閱讀樂毅百戰術的心願。

穎陰長公主劉堅雖因政治聯姻不得已嫁入汝南穎川的韋家,豈料韋璋(即是韋家之主)是個天生的性功能障礙者,如同獨守空閨,膝下有子女承歡是劉堅此生最大的渴望,尤其是當她看到陽安長公主劉華與自己的兒子蔣超之間的互動可說是羨慕不已。

於是在陽安長公主劉華一家九口為了大行皇帝喪葬事宜回到洛陽之時,主動向姊姊劉華提起此事,希望能夠收蔣超為義子,得到的答案當然是不成問題。

妹妹劉脩經常厚著臉皮跑到姊姊劉華家裡蹭飯,穎陰長公主劉堅似乎也不惶多讓,轉眼之間已過了五年,僅十二歲的蔣超是個名副其實的美男子,只是身材高大了點,且早與蔡、任兩家定下婚約。

順帶一提,河東衛家兩父子於新帝劉宏登基的第三年才決定無罪釋放,當然是因為新帝劉宏見錢眼開,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衛巡於隔年竟捐錢買官,帶著兒子衛仲道前往幽州擔任漁陽郡守。

俗話裡頭的“天高皇帝遠”真是一點也沒錯,與麾下張舉、張純狼狽為奸,私底下與鮮卑、烏桓互有往來,這些都是為了一己之私以及報復蔣氏家族即將發生的事情,衛家兩父子究竟還會做出什麼荒唐事?咱們暫且擱在一旁。

僅十二歲的蔣超在自家後院裡種植些許農作物,如蕃薯、芋頭、馬鈴薯之類,知道此事的蔡邕、任昂兩名岳父不禁搖頭,希望蔣超別荒唐過頭,現在正是西元一七三年。

“兩位岳父大人有所不知,孩兒種植這些除了自給自足這項目的以外,最主要的原因是為了預防乾旱來臨時的應變措施,百姓們只要有了這幾樣農作物就不怕糧食短缺。”

蔡邕、任昂乍聽之下,片刻思索:“乾旱來臨時往往容易發生糧食短缺的現象,原來延龍種植這些的用意是為了天下萬民,可是你為什麼不直接上奏呢?”

“老實說孩兒認為直接上奏所能發揮的效果並不大,與其這麼做,倒不如自己先進行試驗,孩兒無官職在身只恐人微言輕,差點忘了一件事,旱災發生過後緊接而來的往往是蝗害,天下受苦者依舊是百姓,因此希望兩位岳父大人能夠在朝堂上代替孩兒建言。”

蔣超把後世如何治理蝗害之法告知蔡邕、任昂,年僅十二歲就已經才華洋溢,兩名岳父越來越滿意,蔡琰、任紅萱兩名蘿莉的少女情懷似乎已經到了無法自拔的地步。

“好好好!明天我們兩個老頭子直接向皇上提出這個治理蝗害之法,只是延龍你拿著鋤頭打算做什麼呀?”

“今天秋高氣爽,所以孩兒想挖些許蕃薯烤來吃,加上去年娘親吃得心滿意足,只不過...”話說到一半,蔣超忽然停頓看著蔡琰、任紅萱,感覺貌似有些失禮。

蔣超悄悄在耳邊說了幾句話令蔡邕、任昂不禁哈哈大笑:“延龍,吃馬鈴薯也會嗎?”

“兩位岳父大人放心吧!馬鈴薯並不會,只不過這些農作物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絕對不能讓這些農作物發芽,不發芽吃了保證相安無事,一旦發芽吃了就成為足以害人喪命的有害之物因此馬虎不得。”

“原來如此,真沒想到這些農作物還有如此大的學問在裡面。”聽聞蔣超的一席話,蔡邕、任昂再次刮目相看,距離蔣超大放異彩的日子僅剩十一年。


未完待續...
已記錄
addva123
小說中學生
***
文章: 101


檢視個人資料
« 回覆文章 #1 於: 四月 28, 2021, 05:23:26 下午 »

02:七步借刀


  蔣超拿著鋤頭在自家後院使勁挖掘蕃薯、芋頭、馬鈴薯等農作物收穫不少,待在一旁幫忙的蔡邕、任昂兩名當世大儒早已汗如雨下,自從與陽安長公主劉華搬離河東太原暫時於洛陽定居以來,八歲時期的蔣超已有預感肯定會因新帝劉宏的關係黨錮之禍再起。

雖說父親蔣富與他們幾個兄弟姊妹表面上看似漢室宗親,實際卻是外戚,大行皇帝入土之後的隔年,新帝劉宏聽信宦官張讓之讒言再開黨錮之禍,竇武、陳蕃等前朝大臣自然是首當其衝,就連竇太后亦無法倖免於難被迫遠離洛陽。

皇帝劉宏親自下令竇太后與後人不得再進京一步,沒多久竇太后遭人殺害的消息已傳回洛陽,朝野上下無不驚駭,至於殺害竇太后的兇手究竟是誰大夥兒們早已心知肚明,只是礙於皇帝顏面,從此失去依靠的竇武、陳蕃被削首示眾,張讓刻意栽贓陷害之故,使得竇氏慘遭滅門。

汝南穎川韋氏一族同樣遭難,儘管穎陰長公主劉堅身為大行皇帝之女,既是漢室宗親、亦為皇帝劉宏的從妹,只是比劉宏稍微年長了些。

自然被皇帝劉宏直接排除外戚名單,從韋氏滅門這一刻開始穎陰長公主劉堅不再干涉朝政,沒想到又因為宦官張讓,把矛頭指向陽安長公主劉華的家人們。

一個莫須有的罪名令陽安長公主劉華的丈夫蔣富、長子蔣淵、次子蔣雄、三子蔣豫、四子蔣休以及兩名雙胞胎女兒蔣柔、蔣靈接連被捕入獄,小女兒蔣瑾以及寶貝兒子蔣超之所以能夠倖免於難躲過一劫,是因為這對姊弟尚未成年的關係。

穎陰長公主劉堅得知此事立刻返回洛陽,對於以張讓為首的十常侍早已恨之入骨,皇帝劉宏不分青紅皂白任憑十常侍等宦官殘害忠良卻是徹底心寒,為了拯救自己的父親與兄姊,蔣超四處奔走,小小年紀頭上就多出了幾根白髮,陽安長公主劉華看著寶貝兒子日夜憔悴,內心萬般不捨。

黨錮之禍再起的這一刻開始洛陽已是人人自危,幸虧眾多恩師之一的胡昭願意出手相助,蔡邕、任昂、荀爽、袁槐等人主動上奏,皇帝劉宏對於蔣超的孝行亦不禁動容,並特別召見,蔣超不僅發揮機智的一面,並當著滿朝文武的面前舌戰群閹。

“外戚怎麼了?想我父親與兄姊鎮守盧龍關為大漢抵禦外寇,有功無賞就算了,你們究竟有什麼資格胡亂羅織罪名陷害我父親與兄姊?爾等閹貨如此禍害朝綱、動搖國本之作為居心不良,真該千刀萬剮以死謝罪,朝野上下因為爾等閹禍的關係搞得人心惶惶。”

聽聞蔣超的一席話,就連皇帝劉宏都不禁瞠目結舌:“皇上您覺得自己真的英明神武,就不該讓這些閹貨胡亂羅織罪名,無論是皇親外戚也好、或者是文武百官也罷,只要駕馭得宜不就能相安無事了嗎?畢竟我們都是忠於漢室,怎麼可能懷有異心呢?”

十常侍之首張讓聽聞此言,嘴角微揚露出一臉奸笑:“忠於漢室?絕無異心?果真是黃口孺子難登大雅之堂,前提也是要皇上駕馭得宜,咱家姑且問你,萬一駕馭不了又該如何是好呢?”

荀爽聞其言立刻與蔣超交換眼神,挺身而出:“張常侍,您的意思是咱們皇上不佩‘英明神武’四個字囉?根據我個人的了解滿朝文武有一半都是您張常侍刻意安插進來的,換句話說那些傢伙就是您用來這些文武百官的眼線,凡敢於反對您者,便會被您羅織罪名。”

緊接補刀者乃蔡邕:“莫不是張常侍欲作趙高、王莽乎?”此言一出立即震驚四座,就連皇帝劉宏都不禁起疑,早已嚇得冷汗直流的張讓忽感納悶這些文武百官究竟是什麼時候變得如此能說會道,看著站在朝堂之下的蔣超一副從容的模樣處變不驚。

皇帝劉宏一邊片刻思索、一邊看著小小年紀的蔣超,只要此子存在世上的一天,蔣氏一族必能成為漢室最大的保障:“朕決定大赦天下三年。”

獲得無罪釋放的蔣富被冊封為征北大將軍、掌青州太守,長子蔣淵領左將軍、任渤海郡守,次子蔣雄領右將軍、任東萊郡守,三子蔣豫、以及四子蔣休同領前後將軍,至於當時年僅九歲的蔣超則為孝廉。

雙胞胎姊姊蔣柔領安國將軍、妹妹蔣靈則是軍師將軍隨侍蔣富於左右,旨到即行,至於當時年僅九歲的蔣超必須與母親陽安長公主劉華、與小姊姊蔣瑾留在洛陽,身為皇帝的劉宏究竟在玩什麼把戲,無非是“帝王心術”四字,只要稍微有腦袋的人便能心知肚明。

留在洛陽期間倒也不是母子三人相依為命,穎陰長公主劉堅、陽翟長公主劉脩兩姊妹接連入住,皇帝劉宏派遣些許宮女表面上看似為了補償,實際卻是監視,內心非常清楚的蔣超索性待在家裡拿著鋤頭當起農夫,得知此事的劉宏放心不少。

父親蔣富與兄姊即將離開洛陽遠赴青州的前一天晚上,蔣超來到書房親自奉上錦囊妙計,並再三交代到了青州才可以打開錦囊觀看,書房內父子倆幾乎無話不談。

此時此刻的長子蔣淵、次子蔣雄、三子蔣豫、四子蔣休都待在自己的房間裡頭,除了長子蔣淵外,其餘三子皆與明媒正娶的妻子纏綿一整晚,誰叫蔣淵乃是楊家女婿,妻子正是太傅楊彪之從妹,名叫楊襄。

背負莫須有罪名入獄之前楊襄的肚子已有八個月的身孕,孩子出生的時候偏偏自己不在,要不是最小的弟弟蔣超四處奔波,敢於朝堂當著文武百官以及皇帝劉宏的面前舌戰群閹,嚴厲指責皇帝劉宏所犯下的錯誤,這時候的自己恐怕早就成了劊子手刀下的一縷冤魂,畢竟這可是蔣富的第一個孫子,是個帶把子,故命名蔣炯。

儘管家裡來客絡繹不絕,如蔡邕、任昂、王允、荀爽、袁槐等都是座上賓,且三餐每頓不少,年僅十二歲的蔣超除了每日種植些許農作物自得其樂,還做了不少實事。

陽安長公主劉華曾規定蔣超二十歲之前不得飲酒,於是“酒”引起蔣超的好奇心,便悄悄詢問穎陰長公主劉堅所謂的“酒”是什麼模樣:“你這小子這次又有什麼新花樣?”

身為義母的穎陰長公主劉堅乾脆從外面買來一壺酒,蔣超試著嗅了嗅:“您確定這不是馬尿?”

隨即展開一連串的釀酒計畫,陽安長公主劉華、穎陰長公主劉堅、陽翟長公主劉脩搖身一變成了名副其實的釀酒師,甚至索性於洛陽開啟酒樓。

眾多恩師之一的胡昭成了掛名的代理店長,戟魔李彥、劍聖王越、鎗神童淵成了酒樓的保鑣,凡是陽安長公主劉華、穎陰長公主劉堅、陽翟長公主劉脩釀出來的第一批新酒便會送往皇宮,向來好酒的皇帝劉宏胃口被蔣超間接養壞。

順帶一提的是酒樓打著皇帝劉宏的招牌除了達官貴族可以自由出入外,從不招待平民百姓,甚至每釀出一批新酒必抬高價格,且只賺黃金,一開始對於蔣超這種做法,就連陽安長公主劉華、穎陰長公主劉堅、陽翟長公主劉脩亦百思不解。

豈料蔣超的理由竟是:“父親與兄姊都在青州,如果沒有我們暗中幫忙又該拿什麼屯田養兵?”

雖說距離黃巾之亂尚有一段漫長的時間,未雨綢繆、有備無患總是好的,只要運籌帷幄得當便可百利而無一害何樂不為?最重要的是陽安長公主劉華依舊被自己的寶貝兒子說服了。

另一個雙胞胎姊姊蔣靈可是被譽為“智多星”的女中豪傑,卻沒有蔣超那麼多的花花腸子,經常自嘆不如,幸虧三個姊姊對於蔣超百般溺愛,尤其是小姊姊蔣瑾似乎已經溺愛到瘋狂的地步,蔣超不僅沒有恃寵而驕,反而比以前更加勤奮。

蔣超的第二步便是把酒樓每月所得劃分為四等,第一等黃金委託荀爽幫忙送進皇宮,皇帝劉宏乃是天下第一大貪官向來見錢眼開。

所以第一等黃金便是用來杜絕讒言,第二等黃金就是送到青州作為軍資,第三等自然是作為酒樓的運作資金,最後一等則是日常所需,陽安長公主劉華、穎陰長公主劉堅、陽翟長公主劉脩認為家裡的一應開銷皆由皇家負責資付,因此最後一等黃金就讓蔣超自由利用。

皇帝劉宏曾經向文武百官說張讓是我父、趙忠是我母,這句話不只說過一次,對於十常侍可說是百般信任,於是蔣超自願當起攪屎棍,儘管皇帝劉宏的表現越來越昏庸、且荒淫,眼光看得比任何人更清楚。

他很早就知道自己絕對不是當皇帝的料,加上大行皇帝劉志留給他的是一個千瘡百孔的漢室江山,之所以令黨錮之禍再起,最大的原因便是打算勵精圖治,偏偏十常侍陽奉陰違,九歲時期的蔣超說得完全正確,羅織罪名殘害忠良就等於動搖國本。

以張讓為首的十常侍越來越憎恨蔣超,之所以採取放任,是因為十常侍完全不把蔣超放在眼裡,此刻的十常侍已經無法再繼續放任下去,非常擔心年僅十三歲的蔣超會日益坐大,決定密謀剷除。

與蔣超互有往來者除了蔡邕、任昂、王允、荀爽、袁槐等當世大賢外,若把陽安長公主劉華、穎陰長公主劉堅、陽翟長公主劉脩當成誘餌無疑是自尋死路,酒樓老闆胡昭以及漢末三傑,隨便一人都不是十常侍那些傢伙惹得起的。

柿子總是挑軟的吃,自然就落在兩名蘿莉少女以及小姊姊蔣瑾的身上,得知此事的中常侍蹇碩悄悄來到酒樓與胡昭會面並全盤托出,同樣身為宦官的蹇碩處處阿諛奉承,對於十常侍總是溜須拍馬,看似同路人,實際上的蹇碩卻是忠心耿耿於漢室江山,與張讓等十常侍不同道。

陽安長公主劉華、穎陰長公主劉堅、陽翟長公主劉脩得到消息立刻派人前往蔡邕、任昂、王允、荀爽、袁槐的府上進行通知,要他們特別留意十常侍,原本打算隻字不提也是為了保護蔣超的安危,誰知道鎗神童淵三杯黃湯下肚當著蔣超的面前毫無保留說出。

“孩兒深知娘親的愛護之心,既然那些閹貨如此急著自尋死路,咱們又何必手下留情?只是特別留意恐怕不足以防範,倒不如咱們來個甕中捉鱉,令其自投羅網。”

自從父親蔣富與兄姊無罪釋放的那個時候,蔣超已經看出十常侍的不臣之心,開酒樓、送美酒與黃金給與皇帝劉宏取得信任,便是剷除十常侍計畫的第一步杜絕,以張讓、趙忠為首的十常侍果然把自己當成眼中釘,十常侍為了剷除蔣超這個肉中刺,必定會以兩名年幼的未婚妻為目標。

待在自家後院種植些許農作物、開發蒸氣釀酒法的蔣超利用手邊的資金以及腦海裡頭的現代知識,研發出各種調味料,種植橄欖提煉家常食物油做出各式美食,就連蔡邕都讚不絕口,蔣超截至目前為止最大的創舉莫過於冰箱以及啤酒,當然漢末時代還沒有人發明電。

蔡邕每次前來府上作客都自動從冰箱裡頭拿出啤酒且喝得不亦樂乎,聽聞十常侍已密謀準備對蔣超動手,蔣超自然不會坐以待斃,於是蔣超決定展開剷除十常侍的第二步誘導。

首先他讓蔡邕、任昂、王允、荀爽、袁槐散撥謠言,為了讓蔡琰、任紅萱兩名年幼的未婚妻提早適應未來的環境,連夜被自己的父親趕到蔣超的府上,得知此事的十常侍隨著謠言鋒頭一轉,再來便是陽安長公主劉華出面邀請董太后、皇帝劉宏前往家中作客,漢末三傑潛伏於周圍靜靜等待大魚(十常侍)上鉤。

“好好好!這些菜色真是美味可口,皇宮裡頭的那些菜根本無法可比。”坐在董太后、皇帝劉宏之間,大快朵頤年僅七歲的蘿莉少女,乃是王美人所生的萬年公主劉香,換句話說整個大廳坐著三名蘿莉少女正在用餐,那個畫面真是一幅美景。

看著皇帝劉宏一邊讚不絕口、一邊抱怨連連,穎陰長公主劉堅聞言不禁仰天長歎:“妹聽說皇宮裡頭的那些菜色都是宦官們輪流負責準備,宦官們每日三餐吃香喝辣,為太后、皇兄準備的菜色真是不堪入耳,也不知道該如何向皇兄您說明這件事情才好。”

“皇妹但說無妨,待在這裡的都是自己人,賜妳無罪!”董太后、皇帝劉宏已準備好豎耳仔細聆聽。

穎陰長公主劉堅聞其言,忽然眉頭深鎖:“好吧!既然皇兄想聽,妹妹只好恭敬不如從命,宮裡傳言宦官們為太后、皇兄準備的菜色都是老百姓每天用來給豬吃的,至於是否屬實還請皇兄您自行判斷為好。”

劉宏聞言喝起悶酒感覺自己這個皇帝當得真是有夠窩囊,一旁的董太后亦是怒上眉梢,沒想到皇宮裡的宦官們表面卑躬屈膝,背地卻是膽大包天,竟敢把他們母子當成豬,這也是蔣超為了剷除十常侍的第三步分化。

說時遲、那時快,十常侍裡頭的張恭、宋典已親自率領數百名死士前來包圍,一名蘿莉侍女來到陽安長公主劉華的身旁悄悄告知,坐在身旁用餐的蔣超自然聽得一清二楚,立刻告知這名蘿莉侍女打開大門,請君入甕。

話說這名蘿莉侍女僅有十歲,名叫韋瑛,乃是汝南穎川韋氏唯一的遺孤,跟隨穎陰長公主劉堅來到洛陽之後被安排在蔣超的身邊當丫環,因此蔣超變成她的主人。

“快!陽安長公主劉華、穎陰長公主劉堅、陽翟長公主劉脩這三個女的同樣都是咱們的眼中釘,肉中刺,除了讓她們隨著蔣超的死變成陪葬品這個價值之外,咱們豈有放過之理?記著抵達之後,一個不留通通都給咱剷除殆盡。”

“張恭大人您快看!什麼時候該關門,什麼時候該開門竟渾然不知,蔣超那個黃口小兒自找死路,怎能怪得了咱們呢?”宋典一臉輕蔑道。

宋典此言一出,身旁的張恭不禁搖頭大笑,絲毫沒有任何懷疑:“來人哪,隨咱進去。”

就在十常侍裡頭的張恭、宋典率領數百死士通通踏進府衙範圍之際,身後的大門忽然用力一關,埋伏於府衙之內的漢末三傑以及袁槐暫時借出的府兵衝出。

“我們中計了!快殺出一條血路!”漢末三傑自然是不由分說、大開殺戒,袁槐暫時借出的五十名府兵皆為精銳也不是省油的燈,激烈的打鬥聲瞬間引起皇帝劉宏的注意,就連董太后也跟著出來。

十常侍裡頭的張恭、宋典親自率領數百名死士與漢末三傑殺得昏天暗地,只因張恭、宋典與數百名死士皆為黑衣蒙面的關係令皇帝劉宏分辨不出這些傢伙的來歷,眨眼的瞬間數百名死士已全軍被逮,張恭、宋典亦傷痕累累,命垂一線。

“手下留情!”皇帝劉宏親自揭開張恭、宋典臉上的面罩大吃一驚,蔡邕、任昂趕緊上前定睛一看,按照蔣超的計畫裝作毛骨悚然的樣子,穎陰長公主劉堅仰天長嘆,此乃剷除十常侍的第四步抽薪。

“宮裡傳言十常侍裡頭已有不少人欲仿效王莽取漢而代之,妹妹對於此傳言本抱持懷疑的態度,現在看來果然是千真萬確,據說張恭、宋典之所以斂財是為了討好北方匈奴,甚至已經談好條件,只要他們能夠順利當上皇帝就把黃河以北所有的城市全部割讓。”

穎陰長公主劉堅此言一出,就算是莫須有的罪名,張恭、宋典也難以辯駁:“皇兄!您與太后前來寒舍用餐的這件事情皇宮內人人皆知,張恭、宋典居然敢有恃無恐,分別是為了逼宮才會率兵前來。”

此時的陽翟長公主劉脩趁機補上一刀,皇帝劉宏勃然大怒:“來人!把這兩個閹貨以及這些身穿黑衣的蒙面人脫出午門,就地正法。”

“妹記得張恭、宋典這兩個閹貨皆為十常侍,此二人伏誅的消息遲早會傳進張讓、趙忠的耳裡,屆時定會跑到皇兄您的面前哭訴,說自己究竟是如何受到委屈。”

陽安長公主劉華懷著打鐵要趁熱的心思給予皇帝劉宏、董太后一記強力猛藥,三姊妹輪番上陣,蔣超卻在一旁陪蘿莉劉香盡情玩耍,且不亦樂乎,皇帝劉宏悄悄看了蔣超一眼,看樣子“小時了了,大未必佳”這句話確實不適合套用在蔣超的身上。

皇帝劉宏乘興而來、敗興而歸,回到皇宮之後的劉宏帶著數十名禁衛軍兵卒直接闖進宦官們的住所,這時候十常侍在內的孫璋、畢嵐正與宦官們一塊用餐,突如其來的風暴令在場宦官們措手不及。

一度懷疑三位長公主是否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皇帝劉宏索性來個突襲檢查,赫然發現桌上擺滿的食物竟是大魚大肉、山珍海味,事實勝於雄辯,皇帝劉宏不禁勃然大怒,十常侍在內孫璋、畢嵐與宦官們打入死牢,隔天全數押往菜市口斬立決。

任誰都沒想到皇帝劉宏竟雷厲風行,蔣超借來的刀只花一個晚上,以張讓為首的十常侍失其四,此乃剷除十常侍的第五步震虎。

消息總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傳入張讓等十常侍的耳裡,深知皇帝劉宏向來對自己心軟的張讓立刻帶領十常侍跑來哭訴、道盡委屈,一開始皇帝劉宏原本不相信陽安長公主劉華,沒想到歪打正著。

除了張讓、趙忠之外的十常侍們已經徹底失去皇帝劉宏的信任,這項消息從皇宮迅速擴散,已然成為整個洛陽百姓茶餘飯後的一大快事,王允、荀爽、袁槐等文武百官都知道此乃剷除十常侍的第六步疏遠,接下來就是執行第七步離間,令十常侍內鬥。

以張讓為首的十常侍決定剷除蔣超而後快,便掉入蔣超所設下的陷阱之中,栗嵩、高望、韓悝等十常侍再也不肯聽從,反而處處針鋒相對,致使張讓勃然大怒。

雖說同樣身為十常侍之一的趙忠曾極力勸阻,沒想到一就是無濟於事,沒多久便傳來栗嵩、高望、韓悝身死的消息,兇手究竟是誰心知肚明,皇帝劉宏、與張讓之間可說是越來越疏遠,偏偏彼此撕破臉的時機未到。

心灰意冷的趙忠欲趁機逃離十常侍的追殺範圍,因為她非常清楚即使自己逃到天涯海角,張讓絕對追殺到底,又不能使張讓知道自己是女兒身,唯一可行之法便是投靠義父蹇碩,因此連夜離開皇宮前往蹇碩的住處商量看看是否有應對之策。

隔天早上隨蹇碩的安排來到陽安長公主劉華、穎陰長公主劉堅、陽翟長公主劉脩三姊妹開設的酒樓,此時的趙忠不僅改回本名褚兒,為了躲避張讓的追查還因此恢復原本的女兒身。

真正的趙忠乃是她之生父,與戟魔李彥、劍聖王越、鎗神童淵漢末三傑並列齊名,江湖人稱刀狂,擁有一騎當千之高強本領,曾經憑著手中的一把重達九十二斤的青龍偃月刀,殺得匈奴十萬鐵騎片甲不存。

聽說趙忠遭到莫須有的罪名被皇帝劉宏直接下令處以極刑致死,始作俑者便是張讓,趙褚兒為了報仇雪恨才會選擇化名並女扮男裝入宮經常與十常侍為伍,拜蹇碩為義父。

後來得知皇帝劉宏下令處死之前早已掉包,現在的趙忠究竟淪落何處,無從知曉,趙褚兒一度欲棄官尋父卻被蹇碩極力勸阻,進而成為十常侍裡頭唯二的眼線,另一名眼線便是十常侍裡頭的郭勝,不然蔣超又該如何掌握十常侍的一舉一動呢?

蹇碩向陽安長公主劉華、穎陰長公主劉堅、陽翟長公主劉脩三姊妹極力推薦安排下,趙褚兒生得清新脫俗、口齒伶俐,非常適合當一名酒樓的看板娘,可惜的是始終沒有一個名字非常適合這間酒樓,蔣超在家裡所做的另一個實事,便是對筆墨紙硯等文房四寶進行一連串的改造。

今天年僅十三歲的蔣超要親自提筆,為這間酒樓取名:“昔人已乘黃鶴來,此地只餘黃鶴樓。黃鶴一來不復還,白雲千載蕩悠悠。“

蔣超拿著毛筆一邊看著眼前這間酒樓,一邊展現自己的另一面才華吟詩作對:“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日暮鄉關何處是?酒香千里使人愁。”

陽安長公主劉華、穎陰長公主劉堅看著自己的寶貝兒子如此才華洋溢,內心欣喜不已,就連聞言而來的蔡邕、任昂等當世大賢真是“岳父看女婿,越看越得意”不禁讚嘆。

偏偏待在身旁的陽翟長公主劉脩似乎有些不耐煩:“知道你厲害啦!有空耽擱時間大發詩興,倒不如趕緊提筆為這間酒樓取名。”

“這間酒樓的名字就在方才的詩詞裡頭,妳沒聽出來嗎?”隨著話語方落,蔣超大筆一揮洋洋灑灑寫了三個字:黃鶴樓。


未完待續...
已記錄
頁: [1]
  列印  
 
前往:  

Powered by MySQL Powered by PHP Powered by SMF 1.1.21 | SMF © 2006-2008, Simple Machines | Sitema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