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OVEL健康快樂的網路小說論壇頻道網
五月 15, 2021, 01:07:27 上午 *
歡迎光臨, 訪客. 請先 登入註冊一個帳號.
您忘了 啟用您的帳號嗎?

請輸入帳號, 密碼以及預計登入時間
 
   首頁   說明 搜尋 登入 註冊  
頁: [1]
  列印  
作者 主題: 【雲龍漢策《崛起》】01:毒后  (閱讀 102 次)
addva123
小說中學生
***
文章: 101


檢視個人資料
« 於: 四月 20, 2021, 04:15:57 下午 »

01:毒后

雲湧風起論長空,龍圖霸業誰稱雄,漢失其鹿逐天下,策算三分歸一統...


話說西元一六七年末,正值漢朝倒數第二位擁有實權的皇帝劉志喜獲麟兒,此子乃郭貴人所生,身為皇帝的劉志滿懷希望此子能夠再起漢室雄風,故取名劉業,表字再興,可惜的是好景不常,向來荒淫無度的劉志隔年崩逝,臨終之前皇帝劉志自知時日無多。

儘管皇帝劉志是個無道昏君,但是皇位繼承人的這方面絲毫馬虎不得,從弟平原王劉碩性格溫和、素無大志,且膝下無子嗣,只有一個掌上明珠名叫劉萱,是劉志心目中唯一最適合的託孤人選,因此劉業一出生便被皇帝劉志悄悄派遣親信送出去。

平原王劉碩,麾下有東南西北中五大軍侯且皆握有私兵,此四大軍侯分別是東軍侯雷盛、南軍侯趙延、西軍侯李昂及北軍侯姜瓚,位居五大軍侯之首者乃是蔣富字亮功。

蔣富是個名副其實且行事作風極為低調的穿越者,曾無意之間出手救了劉志、劉碩兩兄弟,沒想到蔣富日後竟搖身一變成了駙馬爺兼乘龍快婿,令不少人因此眼紅。

雖說素有一夫一妻觀念的蔣富百般不願意卻又無可奈何,只好委屈求全,迎娶皇帝劉志的大女兒陽安長公主劉華、以及劉碩掌上明珠劉萱,從此蔣富成了貨真價實的半個漢室宗親。

麻雀變鳳凰的蔣富運用自己腦袋裡的現代知識,例如釀酒、造紙等,為平原王劉碩累積了不少財富,再利用自己的軍事能力打造出十萬精銳,只要蔣富坐鎮塞北就能抵禦邊寇,令匈奴、鮮卑、烏桓等強敵望塵莫及。

既然穿越到了東漢晚期,與其讓自己庸庸碌碌過完平淡無奇的人生,倒不如成立蔣家軍,就算不為漢室立下汗馬功勞,也可以建立不世之霸業。

陽安長公主劉華為蔣富育有長子蔣淵、次子蔣休、三子蔣泰、四子蔣禮、五子蔣雄、六子蔣超、七子蔣岱、八子蔣瓊,至於劉萱則育有長女蔣豫、次女蔣展、三女蔣靈、四女蔣蓉、麼女蔣香,故後人稱為八龍五鳳。

順帶一提,蔣富除了三國演義之外最喜歡閱讀的歷史書籍莫過於楊門虎將,像是長子蔣淵字延平、次子蔣休字延謀諸如此類。

三子蔣泰字延廣、四子蔣禮字延貴、五子蔣雄字延霸、六子蔣超字延龍、七子蔣岱字延瞻、八子蔣瓊字延嗣,畢竟蔣富沒有古代人那種重男輕女的概念,故而自己的五個女兒皆有表字。

儘管此舉曾被陽安長公主劉華戲稱不倫不類,就連劉萱亦是如此,表面上貌似挺排斥,實際卻是非常贊同,誰叫她們也是漢室兒女呢?

長女蔣豫字延琪、次女蔣展字延瑛、三女蔣靈字延綺、四女蔣蓉字延娥、最小的女兒蔣芳字延香,她們從小就深受父親蔣富的影響,甚至願意接受非常嚴格的軍事化訓練,甚至青出於藍勝於藍。

蔣富從來就沒想過這個亂世即將來臨的漢末時代除了自己是穿越者的身分外,居然還有穿越者,甚至更加出類拔萃,究竟是上天刻意安排?或者是機緣巧合?

為了奠定眾子女的基礎,重金禮聘各地方名士之前蔣富曾與自己的兩名妻子商量並得到贊同,短短數月整個蔣府數十食客齊聚一堂,例如童淵、王越等遊俠皆為賓上客,此外還結交左慈、于吉等方士。

西元一八二年(光和四年)漢朝最後一位擁有實權的皇帝劉宏聽信宦官張讓等人的饞言,把所有漢室宗親以及他們的親信通通招攬到帝都洛陽來個中央集權,當然身為前朝駙馬爺的蔣富亦在其中。

平原王劉碩因罹患先天性心臟病的關係,導致他從小體弱多病,雖說身為穿越者的蔣富藉著後世醫學知識幫忙調理,如今的劉碩年過半百,氣色猶如一尾活龍。

皇帝劉宏突如其來的一紙詔書令平原郡眾文武感到相當為難,杵著拐杖的平原王劉碩坐在大廳上,亦是不發一語,平原王劉碩反覆思索仍苦無對策。

身為代理主持的蔣富率先打破沉默:“想必你們都已經看過這份詔書,說吧!有任何想法現在就當面提出來,與其藏在肚子裡憋著,倒不如咱們來個開門見山。”

率先站出來的是南軍侯趙延字安邦,乃常山郡真定縣人:“稟報郡帥!趙某聽聞幽州刺史劉虞委派遼西郡守公孫瓚前往盧龍寨與鮮卑十五萬鐵騎交戰,此刻遼東郡守公孫度正與烏桓用兵,身為後援的咱們遵照這紙詔書通通都跑到洛陽去,豈不是害了數十萬軍民嗎?”

“郡帥!安邦老弟說得一點都沒錯,如今除了幽州戰事緊急外,匈奴、羌族等強敵也對我大漢疆土用兵,邪馬台國屢屢犯境,騷擾青、徐等沿海地區並燒殺擄掠,可惡的十常侍偏偏在這種時候扯漢軍後腿。”

隨著東軍侯雷盛字則操的話語,緊接挺身而出的是北軍侯姜瓚字伯開:“並非咱們不遵從,只是難為,望郡帥能多多體諒。”

“卑職的看法與伯開老弟相同!”連忙贊同者是西軍侯李昂字承乾,汝南郡穎川縣人。順帶一提,雷盛出身於遼西郡漁陽縣,姜瓚則為涼州扶風郡。

“呵...呵...呵...”這時候的大堂內忽傳一陣狂笑,眾人的視線立刻隨著聲音傳來的方向一看,原來是蔣富的第六子,年僅十五歲的蔣超,雖說四大軍侯沒有責怪,眼神卻是充滿憤怒。

身為長子的蔣淵趕緊制止:“六弟,軍情會議不得放肆。”

“大哥!我之所以放聲狂笑的原因是世伯們根本不必為了一紙詔書左右為難,小姪雖不才,絕無放肆之意,且已思得一法保證能解決眼前難題,美女、美酒、以及金銀財寶,這三樣乃是當今皇上的最愛,咱們平原郡確實少了美女這一項,莫非其餘的東西還不能投其所好?”

話語方落,蔣豫、蔣展、蔣靈、蔣蓉、蔣芳五姊妹紛紛白了蔣超一眼:“咱們平原郡少了美女這一項,究竟是什麼意思,想活命就給我們好好解釋清楚。”

“我會這麼說也是為了自己的手足著想,妳們一個個皆是才貌雙全、國色天香,確實遠勝後宮三千佳麗,莫非姊妹們徹底忘了前車之鑑?”

蔣豫、蔣展、蔣靈、蔣蓉、蔣芳五姊妹聞言互望,這才發覺原來是自己錯怪了,紛紛圍繞在蔣超的身邊拼命撒嬌以表誠意。

南軍侯趙延思考片刻仍百思不得其解,道:“即使投其所好就能解決眼前難題,可是有這麼容易嗎?倘若不透過十常侍,恐怕...”

“趙世伯!我爹的另一個身分乃是前朝駙馬爺,另外我娘可是陽安長公主,難道當今皇上還能不給面子嗎?與其透過十常侍之手,倘若發生任何變故可就為時已晚,倒不如節省時間直接進宮面聖,世伯們趁機秣馬厲兵以防生變。”

四大軍侯聞言紛紛交頭接耳,隨後眾口一詞:“好,我們就依此計。”

“哈...哈...哈...六弟好樣的,三言兩語就讓那四個老頭服服貼貼。”跟著蔣富回到府邸的路上,蔣雄為自己有這樣的弟弟感到非常驕傲,走起路來虎虎生風。

“話是沒錯,不過我們一家十六口進入洛陽之後行動難免會受到限制,六弟你認為屆時該怎麼辦?”眼見蔣休似乎為此擔憂不已,蔣超不以為然。

“我們一家十六口進入洛陽確實就像二哥所言,十常侍對我們有所顧忌因此會悄悄派人暗中監事難免受到些許現制,卻不妨礙我們拓展人脈,另外我們可以挪用三分之二的財產向當今皇上購買武器,誰叫目前為止我們的武器太不像樣。”

蔣泰聞言直接倒抽一口氣,道:“呃?三分之二的財產?我們真的有此必要嗎?”

“三哥!十常侍張讓、趙忠等人曾向當今皇上進讒言,說咱們富可敵國日後必有不臣之心,要是不這麼做咱們又該如何杜絕悠悠之口呢?挪用三分之二的財產就當作是消災解厄。”

話語方落,蔣禮忿忿不平道:“這些該死的閹貨竟敢無中生有!真該給他們來個千刀萬剮否則不足以平民怨,也難以消除我等的心頭之恨。”

始終默默不語的蔣岱忽然開口:“方才六哥說挪出三分之二的財產向當今皇上購買武器,難道有比較好嗎?”

“呵...呵...呵...其實我還有一句話沒說,那就是當今皇上除了美女、美酒以及金銀財寶外,最大的嗜好便是從各地搜刮十八般神兵利器,而且每樣神兵利器堪稱絕品。”

“莫非是六哥的一片私心?可是為什麼不直接言明?”現在開口說話者便是最小的弟弟蔣瓊。

“雖說包括爹在內的五大軍侯皆是自己人,但十常侍安排的眼線早已悄悄進入平原郡,難道八弟你完全沒有發覺郡守衙門大堂就只有我們兄弟姊妹以及四大軍侯在場嗎?不僅門戶大關,甚至連一個衙役都沒見到。”

“原來如此!真不愧是六哥,保密防諜可是非常重要,希望你們這兩個弟弟能多加學習六哥的優點。”身為蘿莉的蔣芳一邊黏在蔣超的身上,一邊抬頭挺胸驕傲開口說著。

蔣富帶著眾子女回到府邸便告知劉華、劉萱兩名妻子動身前往帝都洛陽相關事宜,劉華聽聞十常侍竟以莫須有的罪名誣陷一事勃然大怒,雖說挪出三分之二的財產確實有些不捨,但是為了保全蔣氏一族只好妥協。

這時候的劉華忽然想起一件事,視線轉移到待在身旁的劉業:“我們全家動身前往洛陽,劉業又該怎麼辦?”

“姊姊!無論你們如何安排都可以,我沒關係的!”劉業急忙表態著。

“娘!當年外公刻意安排舅舅暫時寄放在我們平原郡,就是不想年幼的舅舅被人利用,明明知道如今的漢室已是千瘡百孔,倘若再讓舅舅成了傀儡皇帝,大漢朝又會變成什麼樣子,任何人都不敢想像。”

蔣超此言一出,眾人紛紛倒抽一口氣:“只要咱們保住舅舅,萬一將來大漢朝真的分崩離析宛如新莽末年的那個時候,難道身為漢室正統的舅舅就不能成為光武第二嗎?因此舅舅安心待在平原郡這個地方,童淵、王越此二人堪比千軍萬馬,莫非還有人膽敢造次?”

“光武第二?哈...哈...哈...真不愧是漢家麒麟兒,為娘險些被這一紙詔書所誤。”蔣富一家十七口圍繞於圓桌前享用美好的晚餐,且和樂融融。

陽安長公主劉華赫然想起自己懷有蔣超的那段日子,懷胎十月幾乎每個晚上夢見許許多多長相怪異的奇人從天而降且男女皆有,當然也有小孩子,這些奇人不曾對自己說過一句話,只是默默站在床頭邊,伸手撫摸越來越大的肚子之後,便一個接著一個消失無蹤。

蔣超誕生的前一晚並無夢見那些長相怪異的奇人,反而夢見三名白髮老者來到床頭邊嘴裡振振有詞貌似是在念咒,一道金黃色的光芒從天而降,冥冥之中能夠聽到一陣龍吟虎嘯。

自從蔣超誕生的一剎那就受到劉華、劉萱兩位母親的喜歡,蔣豫、蔣展、蔣靈、蔣蓉四位姊姊以及哥哥們亦是百般疼愛,蔣岱、蔣瓊、蔣芳三名弟妹也經常圍繞在蔣超的身邊宛如麥芽糖般黏著不放。

隔天一大清早,平原郡守蔣富一家十六口以車隊前往帝都洛陽...

鳩殺劉協之母王美人的何后雖是出身屠夫家庭,本名何玉兒,出生於司隸河內郡,尚未嫁入皇宮之前是個非常純真樸實的鄰家女孩,美中不足的是何玉兒向來愛慕虛榮,且是名副其實的衝動派。

只因家裡太過貧窮令何玉兒心有不甘,該如何改善家裡貧窮的環境,何玉兒根本思無對策,竟二話不說乾脆離家出走,本來打算留下一封書信後來發覺自己與家人們都是名副其實的大文盲,於是音訊全無。

自己唯一的哥哥何進整天只知道殺豬宰羊,除了天生力大如牛這項優點外,根本沒有任何可取之處,至於何玉兒非常清楚自己亦無專長,實在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

之所以離家出走,是因為家裡實在太過貧窮,年僅十三歲的何玉兒知道自己衝動了:“只好走一步算一步囉!”

絲毫沒有任何計畫的何玉兒輾轉來到司隸河內郡的一座破廟暫時歇腳,裡頭供奉著一尊不知名神像,周圍全部都是沒有名字的骨灰罈以及一具又一具的棺材,正瀰漫著非常恐怖的氣氛。

“既來之、則安之,還是趕緊拜一拜吧!”何玉兒一邊連忙安撫自己,一邊雙手合掌卻不知自己早就被盯上,絲毫沒有察覺到周圍的異狀,眼角餘光赫然發覺這些棺材的前面擺放著諸多紙錢及食物,也就是所謂的腳尾飯。

離家出走的何玉兒因身無分文的關係導致她好幾天不曾進食,加上肚子太不爭氣,於是何玉兒完全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刻大快朵頤,一連吃了三碗腳尾飯。

酒足飯飽過後,何玉兒忽然覺得自己渾身疲勞便倒頭呼呼大睡的同一時間,一具又一具的棺材發出了聲響,兩名手持刀刃的彪形大漢走出棺材。

“腳尾飯吃不得,這小娃兒看起來聰明伶俐卻連這麼點常識都沒有,甚至危機意識也不懂,再說這些腳尾飯早就被咱們兄弟倆下了非常多的迷魂藥,怪不得別人,只能怪自己太過貪吃。”

率先開口說話者名叫馬元義,待在身旁的另一名壯漢則是張曼成:“大哥果然高明,只是不知大哥是否能讓小弟我去去火?”

“當然沒問題!”芳齡十三的何玉兒生得一副花容月貌,身材婀娜多姿足以令男人垂涎三尺,圍繞身旁的兩名彪形大漢們早已動了色心。

可憐的何玉兒就這樣莫名其妙失了身卻渾然不知,還被賣到帝都洛陽的月香樓,馬元義、張曼成兄弟倆除了拍拍屁股走人之外,還因此得到不少錢。

月香樓之主乃是十常侍之首張讓開設的,其餘宦官皆為股東,一是討好當今皇上劉宏,二是賺文武百官以及世家子弟的錢,自從何玉兒莫名來到月香樓,還取了一個花名叫牡丹。

每天被強迫賣身,若是膽敢說個“不”字就會遭到拳打腳踢以及各種非人道的對待,因此何玉兒為了能夠活下去,只好咬牙強撐逼著自己妥協。

何玉兒選擇渾渾噩噩待了三年多,此時的她已是十六歲的亭亭少女,從早到晚接客無數,其中還包括了當今皇上劉宏,直到某天晚上她遇見了一名熟人。

剛開始的時候還非常氣憤不已,畢竟這名熟人正是何玉兒多年不見的親哥哥,就連何進自己也不禁當場直接傻眼,差點就跟自己的妹妹發生超友誼的特殊關係。順帶一提,這時候的何進早已娶妻且剛喜獲麟兒不久,名叫何辯。

糊里糊塗被賣到月香樓的何玉兒早就想遠離這所虎穴龍潭,只是遲遲苦無對策,直到親哥哥何進的出現令她看到一線曙光,連續兩個晚上反覆思索,居然想出了李代桃僵之計,果真是最毒婦人心。

為了能夠當上大將軍,無謀的何進居然持刀殺害自己的妻子,並將自己的兒子過繼到何玉兒的名下,某天當今皇上劉宏忽然心血來潮跑到月香樓欲與何玉兒纏綿一整個晚上,此時的何玉兒懷裡抱著一名男嬰,令劉宏驚愕不已。

“此子是...”眼見劉宏滿臉疑惑,何玉兒忽然兩眼流淚、雙膝跪地:“到底怎麼了?”

“賤妾實在不敢欺瞞皇上!此子乃賤妾所生,正是您的孩子。”此言一出,晴天霹靂的劉宏瞬間喜出望外,隔天立刻派遣張讓等人前往月香樓迎接何玉兒回宮,並詔告天下冊封何玉兒為皇貴妃。

這時候的劉宏雖擁有後宮三千佳麗、且嬪妃無數,遲遲無子嗣的這件事情令劉宏深感自己愧對漢室列祖列宗,當何玉兒跟著張讓回到皇宮之後,那名男嬰除了被冊封太子外,還被不知情的劉宏直接改名。

皇帝劉宏後宮三千佳麗之一的王美人本來育有一女,名叫劉香,從小就特別受到董太后及皇帝劉宏的喜愛,六歲就被冊封萬年公主,原本不放在心上的何玉兒仍與王美人姊妹相稱,西元一八一年,王美人竟產下一子即漢獻帝劉協,竟埋下殺機。

此時此刻的王美人身體是最需要進補調養,畢竟剛產子不久,心腸歹毒的何玉兒以許久未探望親人而由,向皇帝劉宏申請出宮並得到許可。

因此來到了大將軍府與親哥哥何進、弟弟何苗密謀害命,再以大量金銀財寶買通十常侍之一的段珪,誰叫段珪是王美人最能信任的人,從來不疑有他。

段珪每天就在補品裡頭滲了某種慢性毒藥使得不知情的王美人吃進肚子裡頭,而且悄悄買通太醫吳澤串通,剛開始毫無異狀,久而久之,王美人的身體越來越虛弱且無法下床。

“姊姊,妳最近身體如何呀?”何玉兒獨自前來探望,向來姊妹情深的王美人仍不知情,一名尚且年幼的宮女端著段珪交代的補品來到王美人的住處,卻被兩名武裝侍衛擋在門外。

直到何玉兒發出一陣令人不寒而慄的笑聲為止,王美人百思不得其解:“姊姊啊姊姊!妳一日不死,我一日就不得安寧。”

王美人聞言不禁一陣愕然:“妹妹,何出此言?”

“因為我就是要妳死!”何玉兒拿起枕頭狠狠蓋住王美人的口鼻,那張花容月貌的俏臉瞬間變成窮兇惡極的索命夜叉,儘管病弱之軀的王美人如何垂死掙扎,仍脫離不了何玉兒的魔掌,終究魂歸離恨天。

眼見王美人已氣絕身亡的何玉兒忽然清醒過來並嚇得連忙倒退幾步,深知自己鑄下無可挽回的大錯,為了讓何辯能夠順理成章繼承大統,必須鐵石心腸,可是自己又該怎麼做才能脫罪呢?

正在反覆思索的何玉兒走出寢室就看到那名尚且年幼的宮女,腦海又開始打起如意算盤:“補品交給本妃,妳可以退下了。”

那名尚且年幼的宮女不明所以只能乖乖聽話,卻不知自己成了代罪羔羊...

並州九原郡曾有一處人丁飄零的任家莊,自從莊主夫婦先後病故再無人煙,如今已成一片廢墟,夫婦倆育有一女名叫任昂、表字紅萱,只因並州連年征戰不休的關係早就搬離任家莊就是為了避免受到戰火的波及,記得當時的任紅萱是個年僅十一歲的小姑娘。

任紅萱搭乘輕舟順流而下,才剛剛抵達青州地界的任紅萱一路上所見幾乎都是地方豪強欺壓善良百姓,以及顛沛流離、無家可歸的數百萬流民,之後又輾轉來到徐州琅琊巧遇一名自稱老化子的高人,或許這也是命中注定的一種緣分吧。

拜師學藝期間任紅萱深刻感受到老化子的教導方式與眾不同,每日三餐都是老化子負責發落,短短三年任紅萱從一個天真爛漫不懂世事的小姑娘變成文武雙全的大才女,卻從不知老化子究竟姓甚名誰,也不曾打聽過。

某天夜裡剛剛梳洗完畢的任紅萱欲回到閨房,老化子突然跑來:“紅兒!我們師徒的緣分已盡,妳可以下山直接前往洛陽去找蔣超那小子,其餘的事情妳就不要問。”
已記錄
頁: [1]
  列印  
 
前往:  

Powered by MySQL Powered by PHP Powered by SMF 1.1.21 | SMF © 2006-2008, Simple Machines | Sitema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