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OVEL健康快樂的網路小說論壇頻道網
十一月 18, 2019, 06:02:18 下午 *
歡迎光臨, 訪客. 請先 登入註冊一個帳號.
您忘了 啟用您的帳號嗎?

請輸入帳號, 密碼以及預計登入時間
 
   首頁   說明 搜尋 登入 註冊  
頁: [1]
  列印  
作者 主題: 《燄神傳:【滸姬烽雲錄《尋星訣》】第一章:龍家莊(一)》  (閱讀 1408 次)
addva123
小說中學生
***
文章: 69


檢視個人資料
« 於: 十二月 27, 2018, 07:25:52 下午 »

第一回:徽宗之難

北宋元符三年正月十二日,年僅二十三歲、在位十五年的哲宗皇帝趙煦突然駕崩於汴梁,因哲宗皇帝並無子嗣,故而宋室從哲宗皇帝眾位兄弟姐妹之中挑選繼承人,沒想到年近六旬的向太后竟不顧大臣們的反對,硬是讓最年輕的端王趙佶搖身一變,成為神州歷史上赫赫有名的徽宗皇帝。

徽宗皇帝繼承大統之時,向太后竟以徽宗皇帝尚且年幼為由開啟了垂簾聽政之路,不僅極力重用蔡京、童貫、王黼、朱勔、李彥以及梁師成等,甚至對此六人言聽計從。

沒想到蔡京等人不思報效朝廷,反而暗中互通有無、結黨營私,陷害大臣、排斥異己、誅殺忠良,處處與邊境列強為敵。

向太后去世之後,朝野上下盼望著終於親政的徽宗皇帝能夠有所作為,卻萬萬沒想到蔡京等人更是變本加厲,視徽宗皇帝如同傀儡,並與地方豪強惡霸同流合汙、欺壓善良百姓。

儘管蔡京等人種種惡行都被徽宗皇帝看在眼裡,莫說全國上下,就連周圍負責服侍於她的宮女、太監等都是蔡京刻意安排的眼線。

話說徽宗皇帝趙佶從小有一乳名丹櫻,有資格被父母賦予乳名者除了女性以外,男性是絕對不會有的。

乳名對於北宋時期的女性而言是世界上最寶貴的東西,能夠直接稱呼者除了最為親近之人以外就必須得到本人同意,否則便是一件非常失禮的行為。

年齡介於十五歲、十六歲之間的徽宗皇帝趙佶生得柳眉鳳眼、一雙宛如天空般的水藍色瞳孔,左眼眼袋正下方有三顆排成金字塔形狀的黑痣,擁有一副略帶純情的蘿莉小臉蛋,最為明顯的是趙佶留有一頭寬鬆及腰的烏黑色波浪捲長髮,秀髮後方以粉藍色蝴蝶結絲帶紮成長長的馬尾。

趙佶穿著繡有花紋的水藍色短下襬連身旗袍裸露半個酥胸以及白皙光滑的背部、繫著乳白色蝴蝶結纏腰帶,延伸至裙襬下方的純白色過膝高筒靴,雙手各戴著純白色分離袖,一件掛有蕾絲邊的粉紅色短外套。

這時候的趙佶早已悄悄逃離汴梁的範圍,只帶著一名貼身護衛以及兩名宮女共同搭乘一輛相當不起眼的馬車,沒想到竟不知不覺來到一處附近什麼都沒有的陌生之地,除了一片綠油油的森林以外,不時還能聽到湍急的流水聲。

雖說專門侍奉徽宗皇帝趙佶的兩名宮女確實沒什麼,其中一個名叫秋竹、另一個宮女名叫冬梅,她們皆是手無縛雞之力、名副其實的弱女子,就連自保的能力都沒有,更別指望她們能夠確保徽宗皇帝趙佶的安危。

趙佶身旁那名護衛既為大宋名將楊業的後代子孫,亦是名副其實的美少女,名叫楊志、乳名翠兒,平常的楊志皆以自己的真面目示人,一旦到了戰場便會化身成為頭上長有兩隻牛角以及滿嘴獠牙的青面鬼,故而青面鬼的稱號由此而來,隨身攜帶著一口鑲有寶石的祖傳寶刀。

年齡介於十七歲、十八歲之間的楊志生得蠶眉鳳眼、一雙宛如火焰般的赤紅色瞳孔,略帶斯文的俊美小臉蛋,最為明顯的是楊志留著一頭凌亂及臀的金黃色螺旋捲長髮,左右兩邊的秀髮上以掛有蕾絲邊的漆黑色蝴蝶結絲帶紮成雙馬尾。

楊志穿著藏青色連身馬甲使得火辣性感的人魚線表露無遺搭配一件漆黑色長袖薄紗大衣,雙手各戴著一副黑色露指拳套,繫著一條黑色腰帶,純白色百褶短裙以及延伸至裙襬下方的粉紅色吊襪帶、漆黑色過膝高筒靴。

「喂!翠兒,這個地方究竟是哪裡呀?」聽聞徽宗皇帝趙佶的詢問,坐在馬車上的楊志忽然發現不遠處立著一塊寫有『龍門溝』三個大字的石碑。

自己也是頭一次來到此處的楊志稍微查看周圍的地形,隨後來到馬車的旁邊:「秋竹、冬梅,妳們兩個好好在這裡待著,我去前面看看立刻就回來,皇上暫時交給妳們保護了。」

「楊志將軍!快去吧,您可要趕緊回來唷。」身為宮女的冬梅看著楊志的身影越走越遠,立刻輕輕拍著秋竹的大腿並以眼神悄悄暗示。

趁著徽宗皇帝趙佶絲毫沒有任何查覺,秋竹迅速從懷內拿出早已準備好的一顆訊號彈並丟往半空之中,立刻衝出一群凶神惡煞並將馬車團團圍住。

這群凶神惡煞的為首者乃是一名穿著厚重盔甲、身披紅袍、手持一只重達百斤的長柄鐵鎚,生得滿臉鬍鬚的高大男子名叫熊霸,身邊除了熊霸以外另有兩名高大男子,他們同樣穿著厚重盔甲且身披紅袍,看這群凶神惡煞絕非一般盜賊可比。

手持鑌鐵雙鞭、一副白面書生的高大男子名叫熊贊,至於身邊另一名男子則是此二人的弟弟叫熊武,鳳眼朝天、面如重棗彷彿關雲長再世,手持一口大砍刀,三兄弟看起來威風凜凜。

「你們...」其中的兩名宮女話尚未說出口,就慘死於熊武的大砍刀之下,徽宗皇帝趙佶見狀,不禁嚇得差點魂飛魄散。

「大膽狂徒!你們這些傢伙竟敢當著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胡亂殺人,難道...難道你們就不怕受到王法的制裁嗎?」

「王法的制裁?哈...哈...哈...」聽聞徽宗皇帝趙佶所言,熊姓三兄弟根本不以為意,甚至嗤之以鼻。

「老實告訴妳一件事情,我們不僅知道妳的真實身分,之所以帶著這些士兵專程跑來,完全是受蔡太師的委託要我們兄弟三人把妳帶回汴梁。」

聽到熊霸所說的,震驚不已的趙佶早已氣得渾身顫抖個不停:「既然如此,沒想到你們還敢當著朕的面前胡亂殺人,你們真是欺朕太甚。」

「欺妳太甚又如何?如今的趙氏天下名存實亡,只要蔡太師取而代之後,天下還有妳的存在嗎?就讓我們再告訴妳一個事實就當作是日行一善吧,待在妳身邊的秋竹、冬梅兩名宮女亦是蔡太師悄悄安排的眼線。」

「什麼?蔡京老賊真是膽大包天,莫非就連青面鬼楊志也...」

眼見徽宗皇帝趙佶一副驚慌失措的模樣,熊姓三兄弟不禁輕蔑一笑:「青面鬼楊志?哼!像那種茅坑裡的石頭又臭又硬的傢伙,百般拒絕蔡太師的好意,即使金山銀山通通擺在她的面前依舊不為所動,甚至對妳這個乳秀為乾的黃毛丫頭忠心不二,除掉青面鬼楊志便是此次任務之一。」

熊霸說著說著,他身邊的兩名弟弟一邊對著徽宗皇帝趙佶露出有色的眼光、一邊口水直流:「大哥,能否稍微通融一下呢?皇帝玩起來究竟是什麼樣的滋味,兄弟我想要開開眼界。」

聽到熊贊所說的,徽宗皇帝趙佶憑著女性的直覺雙手護胸:「你們究竟想要幹什麼?」

熊贊立即露出不懷好意的表情:「幹什麼?當然是幹皇帝呀!蔡太師經常告訴我們三兄弟說當今皇上乃是數一數二、貨真價實的大美女,起初還有點不相信,現在的我們總算信了。」

一旁的熊武接著說:「老實說青樓妓院裡頭的那些傢伙算什麼貨色?玩皇帝這種事情,我們三兄弟從來沒有經歷過,只要妳肯乖乖聽話並獻身給我們三兄弟,等我們三兄弟舒服之後就帶著妳回汴梁,否則...」

說時遲、那時快,後方忽然哀鴻遍野、騷動不已:「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原來是到前方查看地形的楊志突然折返,並手持祖傳寶刀以排山倒海之勢直接衝入賊陣之中,賊兵們被楊志殺得措手不及,這時候的楊志迅速挺身站在徽宗皇帝趙佶的面前。

「微臣楊志救駕來遲!還望陛下恕罪,現在請您先行離開,這裡就交給微臣處理即可。」楊志一邊攙扶徽宗皇帝趙佶坐在馬背上,一邊觀察周圍動向,楊志忽然發覺除了熊霸、熊贊、熊武三兄弟以及不到百人的眾賊兵之外,周圍的樹林隱約能感受到一股騰騰殺氣。

這時候的徽宗皇帝趙佶忽然有一股非常不好的預感:「那妳呢?」

「呵!微臣負責斷後,還請陛下不必太過擔心。」語畢的同時,楊志先以一道秋風掃落葉的刀氣,使得眾賊兵一時之間閃避不及,一個接著一個倒臥於血泊之中,再迫使載著徽宗皇帝趙佶的馬匹向前狂奔。

眼見埋伏於樹林暗處的弓箭手們竟二話不說並朝著徽宗皇帝趙佶萬箭齊發,儘管楊志一個飛身並運用手中的祖傳寶刀確實替徽宗皇帝趙佶擋下數箭,自己的左手手臂、右大腿以及背部卻已受創的同時,楊志忽然覺得意識似乎有些模糊,身體不由自主頻頻顫抖著。

「這叫做天堂有路妳不走,地獄無門硬要闖。青面鬼楊志!就讓老子們親自告訴妳吧,那些箭矢上早已塗滿劇毒,既然是妳自己跑回來送死,就怨不得老子們對妳心狠手辣,趙佶那個臭丫頭或許用不了多少時間就會到陰間去找妳。」

聽完熊霸所說的,不禁怒上眉梢的楊志緊緊握刀:「你們這些卑鄙小人!今天就算我楊志會死在這裡,也要讓你們跟著我一起下地獄。」

「呵...呵...呵...沒想到妳都已經死到臨頭了,居然還敢大言不慚哪。」眼見眾賊兵紛紛蜂擁而上,青面鬼楊志即刻陷入危機。

龍門溝本是武林名勝之一,上頭便是龍家莊的所在地,江湖皆知凡是到了這個地方就必須按照龍家莊訂下的規矩,切勿在此大動干戈,否則必遭天譴。

龍家莊莊主名叫龍天貴,乃是江湖人人皆知的大慈善家,為人仗義豪爽、樂善好施,喜歡廣結善緣的龍天貴經常把自己比喻成戰國四公子當中的春申君,甚至仿效。

年近六旬的龍天貴生得慈眉善目、一雙黃褐色瞳孔,略帶斯文的威嚴臉孔,最為明顯的是龍天貴留有一頭雜亂披肩的雪白色秀髮,後方的頭髮以黑布紮成麻花小辮子。

龍天貴的頭上戴著一頂黑色傻瓜帽,穿著繡有龍形圖騰的淺藍色連身馬褂長袍、灰色長褲以及一雙黑布鞋,手持一只金煙斗。

話說龍家莊擁有三大副莊主皆是龍天貴的妻妾,元配乃是北宋名將狄青的後代子孫,名叫狄隱刀、乳名瑞姬,育有一子。

外表年齡完全看不出歲月痕跡的狄隱刀生得柳眉鳳眼、一雙赤紅色瞳孔,略帶冷漠的清純小臉蛋,最為明顯的是狄隱刀留有一頭水藍色中長髮俏麗披肩。

狄隱刀穿著鐵灰色無袖連身短下襬衣裳,繫著粉紅色蝴蝶結纏腰布、淺藍色迷你短褲,延伸至大腿的鐵灰色過膝襪以及一雙鐵灰色短筒靴。

兒子名叫龍延廣,這個名字乃是取自於楊家將當中的楊延昭、楊文廣,應該是龍天貴盼望著自己的兒子將來有一天能以他們做為榜樣並精忠報國、光耀龍門,身為母親的狄隱刀似乎有著不同的看法。

年齡介於十七歲、十八歲之間的龍延廣生得天庭飽滿、濃眉大眼,一雙宛如火焰般的赤紅色瞳孔、以及如同夕陽一樣的黃橙色瞳孔,額頭上一輪明月、略帶邪魅的俊俏臉孔,最為明顯的是龍延廣留有一頭雪白色秀髮中分披肩,後方以鐵灰色豹紋頭巾紮成帥氣馬尾、前端兩撮細長瀏海隨風飄逸著。

龍延廣穿著鐵灰色短袖汗衫裸露強健結實的二頭肌、搭配淺黃色豹紋無袖兩件式連身馬褂長袍,纏著一條黑色纏腰布並懸掛著一只用來裝酒的茶色葫蘆,黑色長褲以及一雙淺黃色豹紋革靴,雙手手腕上纏繞著早已泛黃的乳白色繃帶、戴著一副淺黃色豹紋露指拳套。

有道是肥水不落外人田,或許非常適合用在龍天貴的身上,龍天貴的其中一名小妾與瑞姬竟是雙胞胎姐妹,名叫狄藏劍、乳名鳳姬,育有二女。

外表年齡同樣看不出歲月痕跡的狄藏劍生得柳眉鳳眼、一雙赤紅色瞳孔,略帶秀氣的清純小臉蛋,最為明顯的是狄藏劍留有一頭水藍色短直髮中性十足。

狄藏劍穿著有帽子的乳白色長袖衣裳搭配乳白色迷你短褲,延伸至膝蓋的鐵灰色長襪以及一雙咖啡色學生皮鞋,感覺就像一名熱愛運動的小男生。

大女兒名叫龍延淵、乳名吟香,乃是龍家莊的三大副莊主之一人,比龍延廣早出生兩年左右時間的她從來不會當著任何人的面前表現出女性最為柔弱的一面,甚至會擺出長女的架式代替父母管教兩名妹妹,卻非常溺愛龍延廣這名同父異母的親弟弟,有些時候會從姐姐的身分自動降格,特別愛撒嬌。

年齡介於十九歲、二十歲之間的龍延淵生得柳眉鳳眼、一雙黃褐色瞳孔,略帶甜美的清秀小臉蛋,最為明顯的是龍延淵留有一頭蓬鬆及腰的雪白色螺旋捲長髮並以粉紅色蝴蝶結絲帶紮成俏麗可愛的雙馬尾。

龍延淵穿著葡萄紫色雙領口純白色無袖連身衣裙、繫著葡萄紫色蝴蝶結纏腰布,雙手手臂上各戴著繡有花紋的純白色分離袖,從裙內延伸出來的純白色半透明網襪以及一雙純白色過膝高筒靴。

二女兒名叫龍延宗、乳名吟雪,同樣師從羅真人的她、與公孫勝之間的關係乃是師姐妹,各式各樣的道家絕學可說是無一不通、無一不精。

比龍延廣早出生一年時間的她表面上看起來是名副其實的女強人,簡直就跟身為大姐的龍延淵完全沒兩樣,經常當著龍延廣這名同父異母的親弟弟面前表現出一副非常高冷、漠不關心的樣子,實際上的原因只是過於害羞罷了。

另一名小妾曾經擔任過狄隱刀的貼身侍女,據說與龍天貴育有一女的她當天晚上,沒想到突然暴斃身亡。

小女兒名叫龍延齡、乳名吟花,自從生母去世後便由狄隱刀代為扶養,甚至當成自己的親生女兒疼愛有加,雖說她的性格看似單純又乖巧,有些時候又特別果敢,非常敬重龍延淵以及龍延宗兩名姐姐,龍延廣這名同父異母的親哥哥對她而言卻是可有可無,經常毫不避嫌並當著眾人的面前對龍延廣嗤之以鼻。

年齡介於十三歲、十四歲之間的龍延齡生得柳眉鳳眼、一雙葡萄紫色瞳孔,略帶亮麗的清純小臉蛋,最為明顯的是龍延齡留有一頭雪白色妹妹頭短直髮俏麗披肩,後方的秀髮以火紅色絲帶紮成細長的麻花辮。

龍延齡的頭上戴著粉紅色護士帽,穿著純白色無袖連身衣裙搭配一件粉紅色短袖長袍、繫著碧綠色蝴蝶結纏腰布,從裙內延伸出來的純白色蕾絲褲襪以及一雙粉紅色芭蕾舞鞋。

「救命哪!快來人啊,誰來救救我?」正午時分的龍家莊大廳內,就在龍天貴以及兩名妻妾、四名子女正津津有味吃著美味的午餐時,忽然聽到從外頭傳來女子呼救的聲音。

「嗯?究竟是誰在外面大呼小叫?延廣,你去看看。」

龍延廣奉了龍天貴之命來到莊上一探究竟,身中毒箭、載著徽宗皇帝趙佶來到龍家莊門口附近的馬匹忽然口吐白沫、倒地身亡,害得徽宗皇帝趙佶的右腿被壓得無法動彈而受創。

『那是什麼?』無法見死不救的龍延廣正打算伸出援手之際,沒想到徽宗皇帝趙佶的背後距離大約數十公里之處忽見塵土飛揚,手持長柄鐵鎚的熊霸親自帶著部分賊兵追趕而來。

正所謂屋漏偏逢連夜雨,行船又遇對頭風,不到一會兒的功夫,又被熊霸、與眾賊兵團團包圍的徽宗皇帝趙佶對於眼前的遭遇不禁仰天長嘆潸然淚下。

「呵...呵...呵...這下子妳終於可以死心了吧?老子保證絕對不會有人來救妳,明年的今天就是妳的忌日。」

話語甫落,眾賊兵一個接著一個忽然從熊霸的眼前倒了下來,當場命喪黃泉:「什麼?這...」

待在莊上的龍延廣一邊手持騰龍弓、一邊縱身於半空之中,展現箭無虛發的好身手:『難道你這個賊將的眼睛有毛病,是嗎?究竟是真的看不見小爺我整個人就好好站在這裡?還是故意裝作沒看見?』

徽宗皇帝趙佶、熊霸同時順著聲音轉頭一看,不禁驚愕莫名:「臭小子,你是什麼人?竟敢多管老子的閒事,奉勸你還是趕緊回家去,多喝幾年母奶吧。」

『雖然小爺我不清楚你這個賊將究竟是從何而來,也不管你姓甚名誰,告訴你這個地方名叫龍家莊,小爺我不許你在此妄動殺戒。』

聽到龍延廣所言,熊霸完全不以為意:「小子!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既然龍家莊建立於大宋的土地上,況且你自己也是大宋朝的子民,老子想在哪裡大開殺戒都可以,主要是老子喜歡,你管得著嗎?」

『哼!只要是龍家莊訂下來的規矩任何人都必須遵守才行,膽敢在此妄動殺戒者必遭橫禍,既然你無視小爺我的警告,就別怪小爺我出手無情。』

「你真是名副其實、不知天高地厚的渾小子,殺人這種小事對老子而言有如日常三餐、家常便飯,只是老子對於無名小卒不感興趣罷了,因此允許你速速報上名來。」

『那好吧!既然小爺我的名字讓大叔您這麼感興趣想知道,大方告訴你又有何妨,小爺我名叫龍延廣,到了閻王殿那裡以後務必幫小爺我好好宣傳。』

「龍延廣這名字取得真是不錯,老子熊霸會好好記住這個名字的。上!」聽聞熊霸一聲令下,殘餘賊兵紛紛蜂擁而上,只見龍延廣的嘴角微揚露出淺淺的微笑,再次展現箭無虛發的好身手。

「真是奇怪了!朕從出生到現在從未如此,心跳為何突然變快了呢?」

待在一旁的徽宗皇帝趙佶不禁露出非常疑惑不解的眼神一邊悄悄看著心臟的位置,一邊以眼角的餘光看著龍延廣英姿煥發的模樣,沒想到龍延廣懸掛於背部的箭簍已經清空,就連一支箭矢都沒有了。

『這下子真的糗大了!沒箭可用,我該怎麼辦?』眼見龍延廣一臉愕然的表情,熊霸不禁得意洋洋大笑了起來,一時之間只能尷尬苦笑的龍延廣突然悄悄對著徽宗皇帝趙佶使了一個令人懵懂的眼色。

「小子!看樣子你的死期到了,要不要老子就這樣放你一條生路走呢?其實倒在地上的那個女人乃是朝廷欽命要犯,老子奉了蔡太師之命抓那個女人回去歸案,只要別妨礙老子的公務、或是乖乖配合老子殺了那個女人,興許老子會在蔡太師的面前美言幾句,要不然的話...」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熊霸的話語尚未說完之際,龍延廣突如其來的一個動作竟使得熊霸一時之間措手不及,熊霸當場魂歸離恨天.....
已記錄
addva123
小說中學生
***
文章: 69


檢視個人資料
« 回覆文章 #1 於: 十二月 27, 2018, 08:19:57 下午 »

第二回:龍家莊

「唔!」龍延廣一個拉弓搭箭的隨意動作竟讓沙場老將熊霸連人帶甲魂歸離恨天,這一幕令徽宗皇帝趙佶感到匪夷所思,徽宗皇帝趙佶欲起身問個明白,卻把右腿仍被壓在馬的屍體下面無法動彈之事忘得一乾二淨,結果痛得徽宗皇帝趙佶當場飆淚。

看著這一幕,龍延廣不禁愣在原地:『既然妳都已經平安脫險了,不是應該高興嗎?好端端的,幹嘛哭呢?』

聽到龍延廣的詢問,徽宗皇帝趙佶兩邊臉頰宛如河豚般瞬間鼓了起來:「明明這麼大的屍體壓在人家的右腿上,你居然還有心情待在旁邊說這種風涼話,拜託你快點幫我把馬的屍體搬開啦。」

『好好好!記得下次要我把馬的屍體搬開的時候,請妳早點說。』語畢,龍延廣竟一腳就把馬的屍體踢到十萬八千里的天外去了,徽宗皇帝趙佶不禁露出驚呆的表情並頂著斗大的汗珠。

「雖然我不清楚少俠姓甚名誰,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少俠真乃神人,只是不知少俠能否答應我一個請求,老實說我有一個女性同伴正被熊霸所率領的賊兵們團團包圍於龍門溝。」

就在龍延廣欲回答之際,龍天貴帶著龍延淵、龍延宗兩名姐姐從龍家莊的大門前來會合:「小廣,你沒受傷吧?方才聽莊人前來報信並說你正與一群賊兵發生衝突,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父親大人與兩位姐姐來得正好,老實說是這位姑娘被一群不知好歹的賊兵欺負了,我要是不出手教訓那些傢伙,這麼美麗的姑娘肯定就此香消玉殞,我得趕去龍門溝救人,接下來的事情就拜託父親大人處理囉。』

聽完兒子的話語,龍天貴忽然遞出一口豹眼環刀:「救人如救火,快去快回吧。」

『兒子領命!』龍延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豹眼環刀懸掛於背後,欲騎著駿馬賽風駒直奔龍門溝之時,可能就連龍延廣本人萬萬都沒想到,身為大姐的龍延淵、以及身為二姐的龍延宗竟各自騎著一匹汗血馬隨後跟上。

看著這一幕,使得龍延廣不禁當場傻眼:『姐姐,妳們這是...』

「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難道你連這句話都沒聽說過嗎?看樣子身為姐姐的我們確實是該讓延廣你多讀點有意義的書籍,我應該沒說錯吧?吟香姐姐。」

「確實、如此、沒錯。」聽到龍延宗所言外加龍延淵幫忙搭腔,使得身為弟弟的龍延廣忍不住喃喃自語、悄悄偷罵了幾句相當不雅的字眼,結果不小心被向來聽覺靈敏的龍延宗當場逮個正著。

「延廣老弟!你方才滴滴咕咕得究竟在說些什麼,不妨直接說出來吧。」

『沒什麼!可能是二姐妳太過敏感了,我們還是快馬加鞭趕路要緊。』

就在龍延廣、龍延淵、龍延宗即將抵達之際,龍門溝的戰火仍持續延燒著,熊贊、熊武兩兄弟利用數量上的優勢發動人海戰術令身中劇毒、多處箭傷的楊志疲於應戰,體力完全透支。

「快呀!老子命令你們這群飯桶,快殺了這個臭婆娘!」早已筋疲力盡的楊志宛如風中殘燭、命在旦夕,卻不知道楊志究竟是哪來的勇氣始終不願倒下,手上那把祖傳寶刀反而越戰越勇,死在那把寶刀之下的賊兵不計其數。

楊志因動作頻頻的關係使得留在血液裡頭的劇毒迅速蔓延,加上體力大量流失,使得楊志忽然心血上衝當場吐了出來,雙手揮舞大砍刀的熊武展開相當凌厲的攻勢並加重力道使得楊志頻頻敗退、大漏空門。

這時候的熊贊迅速揮舞手中那對鑌鐵雙鞭不偏不倚直接擊中楊志的背部,熊武趁機補上一記大腳踹向楊志的腹部,使得二度受到重創的楊志不僅口吐大量鮮血,就連揮刀禦敵以及雙腳站立的力氣都沒了,楊志只能雙膝跪地接受死亡的到來。

就在熊武手起刀落之際,竟被突如其來的一道刀氣劈成兩半命喪黃泉,當場怒火中燒的熊贊尚未開口,大姐龍延淵、二姐龍延宗以及手持豹首環刀的龍延廣就已經挺身站在楊志的面前保護著。

『無論皇親國戚也好、或是販夫走卒也罷,凡到了龍門溝就必須遵守龍家莊訂下來的規矩不許妄動殺戒,否則必遭天譴,小爺我不管你們這些賊兵賊將究竟是誰派來的,通通都給小爺我離開此地。』

「小子,剛剛發出那一道刀氣的傢伙就是你沒錯吧?哼!龍門溝算得了什麼,就算這個地方是大宋皇宮老子照樣來去自如,現在老子手上這對鑌鐵雙鞭要親自送你下地獄。」

『哼!』眼見熊贊揮舞手中那對鑌鐵雙鞭直奔而來,豹首環刀在手的龍延廣輕輕閉上雙眼、面露一絲充滿自信且輕蔑的微笑,只見刀光一瞬,咽喉濺血的熊贊帶著難以置信的眼神就這樣步入兩兄弟的後塵,倒落塵埃、魂歸離恨天了。

眾賊兵見到這一幕都嚇呆了,這時候的龍延廣運用夾帶些許殺氣的眼神望向眾賊兵:『小爺我向來豪爽且落落大方,老實說小爺我這裡還有很多地獄之旅的門票可以免費大贈送,你們之中有誰想要說一聲就行了。』

「這...」儘管熊霸、熊贊、熊武三兄弟都已命喪黃泉,部分賊兵認為數量上的優勢依舊有利,打算讓龍氏三姐弟細細品嘗人海戰術的厲害,正蠢蠢欲動。

「老娘在此!你們這幫狗賊還敢輕舉妄動,八成是活得不耐煩了。」龍家莊三大副莊主之一的到來,令龍氏兩姐妹就像如虎添翼般,手持豹首環刀的龍延廣以砍瓜切菜之勢殺得眾賊兵片甲不留。

兩軍一陣廝殺過後,龍門溝、以及龍家莊算是暫時恢復了平靜,儘管死傷無數的眾賊兵裡頭仍有不少漏網之魚早已夾著尾巴逃之夭夭了,身為三大副莊主之一的狄隱刀此時此刻似乎有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只要龍家莊還能夠過上幾個太平年就已經很滿足了,狄隱刀的內心是這麼期盼著。

「雖然我楊志確實不清楚你們究竟是何方神聖,但看樣子我家小姐應該已經平安脫險了吧?諸位的大恩大德,我楊志今生難以為報,還請諸位務必接受楊志一拜。」

話語方落,待在一旁的狄隱刀不禁愣在原地:「楊志?這個名字似乎有些耳熟,只是一時之間想不起來是在哪裡聽過,難道我真的老了?」

眼見楊志雙膝跪地叩拜之時,嚇得龍延淵、龍延宗以及龍延廣三姐弟趕緊上前攙扶,因體內突然劇毒發作竟使得楊志整個人不偏不倚倒在龍延廣的懷裡當場昏了過去。

『楊志姑娘!楊志姑娘!必須趕緊把楊志姑娘帶回龍家莊接受治療才行哪,要是晚了就來不及了。』

說時遲、那時快,一塊手掌般大小的木板忽然從楊志的身上掉了出來,狄隱刀的目光瞬間就被吸引住了,並順手撿了起來並仔細看著刻印於木板上的字。

「難怪老娘我會覺得有些耳熟,原來是楊家將的後人哪,看樣子延廣從幾名賊將手裡救回來的那位姑娘應該是皇室宗親,絕對不能讓她們兩個有任何閃失,否則龍家莊真的吃不完兜著走了。」

待在龍家莊內的徽宗皇帝趙佶正津津有味吃著一大碗炸醬麵:「好吃!好吃!真好吃!沒想到這個世界竟有如此好吃的東西,以前從未吃過呢。」

聽到徽宗皇帝趙佶所言,同樣坐在大廳的龍天貴、狄藏劍、小女兒龍延齡不禁互看彼此:「慢慢吃!別著急!既然妳喜歡那就好,有道是相逢便是一種緣分,只是姑娘妳怎麼會突然跑到龍家莊這個地方來呢?更何況,聽妳的口音好像不是我們這裡的人。」

「我確實不是你們這個地方的人,而是汴梁人氏,之前的我就像一隻籠中鳥老是被悶在汴梁的家裡,對於外界的事情根本一無所知,所以才會偷跑出來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沒想到卻...對不起喔!是我連累到你們了,我真的...」

眼見場面忽然尷尬了起來,待在一旁的ˊ狄藏劍、龍延齡兩母女不禁互看彼此:「姑娘!連累這個說法,妳不覺得未免過於見外了些嗎?有道是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

「妳們完全誤會我的意思了!其實我...」眼見徽宗皇帝趙佶欲言又止,似乎有著難言之隱。

「漂亮姐姐!要是妳真的覺得過意不去,就好好待在龍家莊這個地方安心療傷,小媽跟我向妳保證龍家莊上上下下絕對會以禮相待,因為妳的外表看起來應該比我大,所以才會叫妳一聲漂亮姐姐,難道姐姐妳就不能看在這個份上給妹妹我一個面子嗎?」

龍延齡的話語令徽宗皇帝趙佶一時之間束手無策:「我...恭敬不如從命便是。」

「對了!差點忘了向姑娘妳自我介紹,老朽龍天貴乃是龍家莊莊主,旁邊這位便是老朽的內人名叫狄藏劍,這是最小的閨女名叫龍延齡,至於挺身保護姑娘妳的正是老朽的犬子名叫龍延廣,其餘的等她們回來再向姑娘妳逐一介紹。」

徽宗皇帝趙佶聽完後,立刻放下碗筷抱拳行禮:「我姓秋、單名一個竹字,如果不嫌棄的話,叫我竹兒就可以了。」

「那...我可以一直一直叫妳漂亮姐姐嗎?嘿...嘿...嘿...」看著龍延齡一副童言童語的模樣,竟把徽宗皇帝趙佶給逗笑了,就連內心些許陰霾都因此一掃而空。

「龍伯父、狄伯母,請問延廣哥哥在嗎?這是剛烤好的燒餅還熱呼呼的,所以...」

一名充滿朝氣又活力十足的年輕少女忽然以香汗淋漓的模樣從外頭跑進龍家莊的大廳內,龍家莊上上下下、大大小小對待這名少女宛如親人般,此時此刻的徽宗皇帝趙佶繼續津津有味吃著炸醬麵。

少女名叫武松、乳名梨莎,有一哥哥名叫武大郎。父親名叫武承德乃是龍天貴的結義兄弟之一人,曾於龍門鎮上經營一家承德武館並開課招生,後來慘遭官府陷害因而含冤死於獄中,實在無能為力的母親鍾離氏只能每天以淚洗面、鬱鬱而終。

自從父母雙亡之後使得整個家境一貧如洗,儘管身為哥哥的武大郎憑著一門手藝販賣燒餅維持兩兄妹的生計,卻總是有一餐、沒一餐,成為龍家莊一員的那個時候,武松還只是個名副其實的小蘿莉。

某日,太過想念結義兄弟的龍天貴親自帶著妻子狄隱刀、兒子龍延廣前來拜會,在得知武氏兩兄妹的遭遇及困境,火爆浪子龍延廣竟二話不說、手握豹首環刀打算給予官府來個措手不及只為了幫武氏兩兄妹報仇雪恨,沒想到卻被龍天貴、狄隱刀夫妻二人當場攔下。

年齡介於十四歲、十五歲之間的武松生得彎月眉、水汪汪的大眼睛、一雙墨藍色瞳孔,略帶純真的蘿莉小臉蛋,最為明顯的是武松留有一頭隨風飄逸的火紅色波浪捲中長髮披肩並以骷髏頭髮夾紮成俏麗馬尾,頭頂上有著兩撮如同豆芽葉一樣大呆毛。

武松的頸部繫著一條灰藍色圍巾,穿著肩帶式掛有蕾絲邊的火紅色半身背心裸露半個酥胸及肚臍、雙手手臂各戴著一副繡有斑紋的火紅色露指套,鐵灰色迷你短褲上繫著灰白色皮帶,延伸至大腿以上的紅黑條紋過膝襪以及一雙純白色短筒靴,隨身攜帶著三節棍。

「武松妹妹!妳延廣哥哥目前人在龍門溝處理一些事情很快就回來了,吃過飯了沒有?狄伯母立刻吩咐廚房幫妳準備一些好吃的,至於這些熱呼呼的燒餅就先放著吧。」

「嗯!龍伯父!外面天氣真的好熱唷,姪女是否能一邊等著延廣哥哥回來,一邊喝點涼茶消消暑、解解熱呢?因為實在熱得受不了。」

聽到武松的要求,身為長輩的龍天貴立刻差人端來涼茶:「武松姪女!這麼熱的天,妳都幹什麼去了?」

「龍伯父!最近這幾天姪女什麼地方都沒有去,只是乖乖待在家裡拜託大郎哥哥教我如何做燒餅,雖然我自己還沒試過究竟好不好吃,總覺得應該不會比大郎哥哥差到哪去,所以就...」

『所以就讓我先試毒,對嗎?』聽到聲音的武松立刻露出非常燦爛的笑容回頭一看,隨後又變成一隻河豚兩邊臉頰嘟起。

「這些燒餅可是我花費好大的功夫才做出來的,試毒這種說法未免太過份了吧?再說梨莎一心一意都是為了延廣哥哥你,知道延廣哥哥你非常喜歡吃大郎哥哥做的燒餅,梨莎才會千拜託、萬拜託求教於大郎哥哥,沒想到好心被雷親。」

聽完武松的抗議,龍延廣部不禁會心一笑:『餅的外觀看起來沒有燒焦已經很不錯了,只是裡頭的味道究竟如何得先吃過才會知道,妳延廣哥哥我待會再來細細品嘗,先辦點正事。』

「延廣!事情辦得怎麼樣了,救到人了沒有?」

『父親大人,為何這麼問自己的兒子呢?您的兒子我親自出馬再大的事情都能輕輕鬆鬆迎刃而解,再說我這顆聰明絕頂的頭殼既沒故障、也沒壞掉,要是沒救到人又怎麼會跑來向您報告咧?』

龍延廣的話語令身為父親的龍天貴、妹妹龍延齡以及武松笑開懷,依舊津津有味吃著炸醬麵的徽宗皇帝趙佶卻因此感到有些不安,她知道包括熊氏三兄弟在內絕對不是一般賊兵所能比擬,而是貨真價實的正規軍。

「別再賣關子了,她人在哪?」眼見龍家莊和樂融融的景象,令徽宗皇帝趙佶更加惶恐難安、有苦難言。

『她人目前在二姐的房間接受治療,身體受創的部位實在太多了,且身中劇毒的關係,雖然二姐正絞盡腦汁解救中,看樣子情況似乎不太樂觀。』

聽到這句話,徽宗皇帝趙佶立刻抓著龍延廣的衣領:「情況不樂觀究竟是什麼意思?請你不要有所隱瞞,楊志她會死嗎?拜託你告訴我。」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至於妳的同伴究竟會死、不會死,還得看她的造化,龍家莊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絕對會盡力而為這一點我龍延廣確實可以向妳保證,難道妳真的不願意相信我龍延廣?』

徽宗皇帝趙佶仔細聆聽龍延廣的話語,那雙美麗宛如果凍般的眼眸正含情脈脈著:「這...我沒有那個意思呀,只不過...」

『行了!快去吃妳的炸醬麵,要是變硬可就不好吃囉。』

龍家莊深處的某個小房間裡頭,雖說青面鬼楊志以全身赤裸的姿態平躺於臥床之上,這時候的狄隱刀、龍延淵母女倆前來探視楊志目前的狀況,都不禁對龍延宗的醫術豎起大拇指。

正所謂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經過龍延宗細心治療之下,除了楊志的氣色逐漸好轉之外就連體內的劇毒都排除得乾乾淨淨,楊志之所以依舊昏迷不醒,這是因為體力尚未完全恢復的關係,只要好好睡上一覺楊志就能繼續生龍活虎。

「妳真不愧是我最引以為傲的吟雪妹妹,哪怕是華佗再世都得當著妳的面前伏首稱臣才行啊,姐姐我說的這些絕無半點虛假,而是貨真價實的肺腑之言。」

聽到龍延淵所言,龍延宗不禁露出一臉無奈的表情搖頭兼嘆氣:「吟香姐姐,妳有必要把話說得如此誇張嗎?妹妹我充其量只是盡力而為罷了,幸虧老天爺肯給予我龍延宗保留一點尊嚴以及不辱師門,對我而言就已經算是大恩大德啦。」

「不!我倒是覺得吟雪妳太過謙虛了,有些時候就該懂得接受別人對妳的讚美這才是聰明人的做法,想必妳們可能還不知道這位名叫楊志的漂亮姑娘究竟是什麼人吧?就讓我這個做母親的親自告訴妳們兩個,她就是楊家將的後人。」

龍延淵、龍延宗仔細聆聽狄隱刀的話語,當場不禁瞪大眼睛:「什麼?母親大人,您究竟是如何知道這位名叫楊志的姑娘她的真實身分呢?」

「這塊令牌是從楊志姑娘的身上掉出來的,再說這塊令牌的材質絕非一般木頭所能比擬,乃是檀香木做成的,妳們看看這上頭還刻印著一條金色的四腳巨蟒,在這個世界上除了皇宮裡頭那些大內侍衛以外,尋常百姓是不能隨便擁有的。」

聽完狄隱刀的解說,龍延淵、龍延宗兩名少女立即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只是...皇宮裡頭那些大內侍衛最起碼也有好幾千人之多,您又是如何知道這位名叫楊志的姑娘便是楊家將的後人呢?」

「楊志姑娘所使用的那口寶刀,名叫斬皇刀。乃是當年太宗皇帝親自賞賜給楊令公,能上斬無道昏君、下誅逆臣賊子,後來自己以及幾個兒子一同為國捐軀,我原本還以為這口斬皇刀早已下落不明,沒想到繼承此刀者竟是楊志姑娘。」

『原來楊志姑娘的那口斬皇刀這麼厲害呀!上斬無道昏君、下誅逆臣賊子,甚至還有如此輝煌的家世背景,我龍延廣真是萬分佩服。』

眼見龍延廣無聲無息來到臥室並坐在狄隱刀的身邊兼若無其事的喝水,龍延宗立即上前趕人:「喂!目前的楊志姑娘仍是全身赤裸的狀態,你這個人太沒神經了吧?要是就這樣被傳出去,你叫楊志姑娘以後到底還要不要嫁人哪?」

『吟雪姐姐,應該沒必要如此大驚小怪的吧?我曾經看過妳與吟香姐姐全身赤裸的樣子,還不是照樣一點事情都沒有嗎?』

龍延淵的話語,令龍延宗有點哭笑不得:「一事歸一事、一碼歸一碼,兩者之間怎麼能夠混為一談呢?你所謂的曾經是指小時候,現在就算是身為姐姐的我們全身赤裸的樣子也不會讓你看呀,畢竟楊志與我們一樣都是女孩子,將來我們還得嫁人呢。」

『既然吟雪姐姐如此堅持趕我走,我與秋竹姑娘乖乖聽話直接離開不就得了嗎?畢竟現在都已經早上了,所以我要帶著秋竹姑娘到龍門縣的街道上散散心,順便吃喝玩樂一番,只是最近我的手頭有點緊,因此能否拜託母親大人以及兩位姐姐大人來點熱情贊助呢?』

「熱情贊助確實不成問題,這個袋子裡都是雪花花的白銀通通給你拿去吃喝玩樂應該夠用了吧,我可不允許你又跑去賭錢,否則就沒有下一次囉。」

『收到!』從龍延宗的手上接過一大袋銀兩,龍延廣忍不住直接往龍延宗的臉上親了一下,隨後拉著徽宗皇帝趙佶細嫩的右手離開龍家莊,直接前往龍門縣。

「名叫秋竹的姑娘?」狄隱刀的視線隨著龍延廣的話語,並透過縫隙仔細看著站在門口的徽宗皇帝趙佶,眼熟的那種感覺簡直就跟楊志一模一樣,腦海中的記憶卻有些模糊,只是暫時想不起來罷了。

正所謂知子莫若母,狄隱刀對於自己的寶貝兒子龍延廣可說是非常了解,同樣身為女性的狄隱刀自然也能看出徽宗皇帝趙佶紅鸞心動,卻不知為何總覺得心裡有點悶悶的,但願不會發生什麼大事,此時此刻的狄隱刀是這麼想的.....
已記錄
頁: [1]
  列印  
 
前往:  

Powered by MySQL Powered by PHP Powered by SMF 1.1.21 | SMF © 2006-2008, Simple Machines | Sitema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