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OVEL健康快樂的網路小說論壇頻道網
五月 22, 2019, 01:43:43 下午 *
歡迎光臨, 訪客. 請先 登入註冊一個帳號.
您忘了 啟用您的帳號嗎?

請輸入帳號, 密碼以及預計登入時間
 
   首頁   說明 搜尋 登入 註冊  
頁: [1]
  列印  
作者 主題: 《燄神傳:【滸姬烽雲錄《尋星訣》】第一章:龍家莊(一)》  (閱讀 593 次)
addva123
小說中學生
***
文章: 65


檢視個人資料
« 於: 十二月 27, 2018, 07:25:52 下午 »

第一回:徽宗之難

北宋元符三年正月十二日,年僅二十三歲、在位十五年的哲宗皇帝趙煦突然駕崩於汴梁,因哲宗皇帝並無子嗣,故而宋室從哲宗皇帝眾位兄弟姐妹之中挑選繼承人,沒想到年近六旬的向太后竟不顧大臣們的反對,硬是讓最年輕的端王趙佶搖身一變,成為神州歷史上赫赫有名的徽宗皇帝。

徽宗皇帝繼承大統之時,向太后竟以徽宗皇帝尚且年幼為由開啟了垂簾聽政之路,不僅極力重用蔡京、童貫、王黼、朱勔、李彥以及梁師成等,甚至對此六人言聽計從。

沒想到蔡京等人不思報效朝廷,反而暗中互通有無、結黨營私,陷害大臣、排斥異己、誅殺忠良,處處與邊境列強為敵。

向太后去世之後,朝野上下盼望著終於親政的徽宗皇帝能夠有所作為,卻萬萬沒想到蔡京等人更是變本加厲,視徽宗皇帝如同傀儡,並與地方豪強惡霸同流合汙、欺壓善良百姓。

儘管蔡京等人種種惡行都被徽宗皇帝看在眼裡,莫說全國上下,就連周圍負責服侍於她的宮女、太監等都是蔡京刻意安排的眼線。

話說徽宗皇帝趙佶從小有一乳名丹櫻,有資格被父母賦予乳名者除了女性以外,男性是絕對不會有的。

乳名對於北宋時期的女性而言是世界上最寶貴的東西,能夠直接稱呼者除了最為親近之人以外就必須得到本人同意,否則便是一件非常失禮的行為。

年齡介於十五歲、十六歲之間的徽宗皇帝趙佶生得柳眉鳳眼、一雙宛如天空般的水藍色瞳孔,左眼眼袋正下方有三顆排成金字塔形狀的黑痣,擁有一副略帶純情的蘿莉小臉蛋,最為明顯的是趙佶留有一頭寬鬆及腰的烏黑色波浪捲長髮,秀髮後方以粉藍色蝴蝶結絲帶紮成長長的馬尾。

趙佶穿著繡有花紋的水藍色短下襬連身旗袍裸露半個酥胸以及白皙光滑的背部、繫著乳白色蝴蝶結纏腰帶,延伸至裙襬下方的純白色過膝高筒靴,雙手各戴著純白色分離袖,一件掛有蕾絲邊的粉紅色短外套。

這時候的趙佶早已悄悄逃離汴梁的範圍,只帶著一名貼身護衛以及兩名宮女共同搭乘一輛相當不起眼的馬車,沒想到竟不知不覺來到一處附近什麼都沒有的陌生之地,除了一片綠油油的森林以外,不時還能聽到湍急的流水聲。

雖說專門侍奉徽宗皇帝趙佶的兩名宮女確實沒什麼,其中一個名叫秋竹、另一個宮女名叫冬梅,她們皆是手無縛雞之力、名副其實的弱女子,就連自保的能力都沒有,更別指望她們能夠確保徽宗皇帝趙佶的安危。

趙佶身旁那名護衛既為大宋名將楊業的後代子孫,亦是名副其實的美少女,名叫楊志、乳名翠兒,平常的楊志皆以自己的真面目示人,一旦到了戰場便會化身成為頭上長有兩隻牛角以及滿嘴獠牙的青面鬼,故而青面鬼的稱號由此而來,隨身攜帶著一口鑲有寶石的祖傳寶刀。

年齡介於十七歲、十八歲之間的楊志生得蠶眉鳳眼、一雙宛如火焰般的赤紅色瞳孔,略帶斯文的俊美小臉蛋,最為明顯的是楊志留著一頭凌亂及臀的金黃色螺旋捲長髮,左右兩邊的秀髮上以掛有蕾絲邊的漆黑色蝴蝶結絲帶紮成雙馬尾。

楊志穿著藏青色連身馬甲使得火辣性感的人魚線表露無遺搭配一件漆黑色長袖薄紗大衣,雙手各戴著一副黑色露指拳套,繫著一條黑色腰帶,純白色百褶短裙以及延伸至裙襬下方的粉紅色吊襪帶、漆黑色過膝高筒靴。

「喂!翠兒,這個地方究竟是哪裡呀?」聽聞徽宗皇帝趙佶的詢問,坐在馬車上的楊志忽然發現不遠處立著一塊寫有『龍門溝』三個大字的石碑。

自己也是頭一次來到此處的楊志稍微查看周圍的地形,隨後來到馬車的旁邊:「秋竹、冬梅,妳們兩個好好在這裡待著,我去前面看看立刻就回來,皇上暫時交給妳們保護了。」

「楊志將軍!快去吧,您可要趕緊回來唷。」身為宮女的冬梅看著楊志的身影越走越遠,立刻輕輕拍著秋竹的大腿並以眼神悄悄暗示。

趁著徽宗皇帝趙佶絲毫沒有任何查覺,秋竹迅速從懷內拿出早已準備好的一顆訊號彈並丟往半空之中,立刻衝出一群凶神惡煞並將馬車團團圍住。

這群凶神惡煞的為首者乃是一名穿著厚重盔甲、身披紅袍、手持一只重達百斤的長柄鐵鎚,生得滿臉鬍鬚的高大男子名叫熊霸,身邊除了熊霸以外另有兩名高大男子,他們同樣穿著厚重盔甲且身披紅袍,看這群凶神惡煞絕非一般盜賊可比。

手持鑌鐵雙鞭、一副白面書生的高大男子名叫熊贊,至於身邊另一名男子則是此二人的弟弟叫熊武,鳳眼朝天、面如重棗彷彿關雲長再世,手持一口大砍刀,三兄弟看起來威風凜凜。

「你們...」其中的兩名宮女話尚未說出口,就慘死於熊武的大砍刀之下,徽宗皇帝趙佶見狀,不禁嚇得差點魂飛魄散。

「大膽狂徒!你們這些傢伙竟敢當著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胡亂殺人,難道...難道你們就不怕受到王法的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