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OVEL健康快樂的網路小說論壇頻道網
十一月 18, 2019, 05:54:48 下午 *
歡迎光臨, 訪客. 請先 登入註冊一個帳號.
您忘了 啟用您的帳號嗎?

請輸入帳號, 密碼以及預計登入時間
 
   首頁   說明 搜尋 登入 註冊  
頁: [1]
  列印  
作者 主題: 小說創作:【魔影風雲錄《禍世魔書》】  (閱讀 1246 次)
addva123
小說中學生
***
文章: 69


檢視個人資料
« 於: 十二月 09, 2018, 07:49:48 下午 »

第一話:魔影風雲

漢光和六年三月初,正是桃花盛開的季節.....

幽州鉅鹿縣有一名進京赴考的舉子,她的名字叫張角。因自小父母雙亡、家境貧寒之故,經常一邊與自己的兩個妹妹張寶、張梁上山撿柴維持生計,一邊利用閒暇的時間埋首苦讀。

儘管張角深知自己只是一名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除了希望自己能夠考取功名、光宗耀祖以外,最重要的是讓自己的兩個妹妹過上好日子,這一切的努力就算是值得了。

張角帶著這樣的心情前往首善之都洛陽,這時候的張角還是一名十六歲少女、正值花樣年華,天生帶有淡淡的體香,只因一副村姑的打扮竟被數十名考官直接擋在門外。

柳葉眉、鳳眼、碧綠色瞳孔,略帶俊俏的清秀小臉蛋,一頭赤紅色短捲髮俏麗披肩,左眼眼袋正下方有三顆排成金字塔形狀的三顆非常明顯的紅痣這就是張角外表的特色之一。

話說張角身上所穿的衣服是用家裡多餘的床單、被單做出來的,就連縫補過的痕跡都非常明顯,但迷人的要素卻絲毫沒有減少,那對雄偉傲人外加若隱若現的胸部令人無法直視,從短裙延伸出來的毫無贅肉且修長雙腿也是外表上的另一特色。

待在門口的考官們一個接著一個色慾薰心,正悄悄打量著,有些考官還盯著張角的胸部口水直流,令張角的內心有一種非常不舒服的厭惡感。

「幹什麼?幹什麼!妳一個黃花大姑娘不好好待在家裡等著嫁人,居然拋頭露面亂跑、亂闖,再說這裡是隨便任何人都能來的地方嗎?」

張角的內心非常清楚眼前這名主考官有意刁難於她,立即忍氣吞聲壓抑不滿的情緒:「考官大人們!小女子乃是來自幽州鉅鹿縣的考生,之所以到這裡來就是為了考取功名,能否請求考官大人們稍微通融一下呢?求求您行行好。」

「放妳進去考試這件事情並非不可行,一切就看妳是否能夠按照規矩來?」

眼見考官們一個接著一個伸出手來,張角不禁愣了一會:「呃?考官大人們,這是...」

「嘖嘖嘖!按照規矩來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妳是真的不明白呢?還是跟我們裝糊塗?看妳一副窮酸樣,直接滾回原籍地這條路可走以及給銀子對妳實在太刁難,因此妳的第三條路究竟是什麼,我們應該不必再多做說明了吧。」

聽到其中一名考官所說的,張角立即低頭不語:「唉!有言道:『聰明人做聰明事。』」

看著張角似乎尚未反應過來的樣子,其他考官陸續接力:「原以為妳一副聰明伶俐的模樣,能做到的事情肯定與其他考生有所不同,萬萬沒想到是我們這些考官太過高估了。」

考官們咄咄逼人以及翻臉的速度真是快得令張角無法喘息:「倘若妳真的不願意選擇第三條路的話,妳考取功名的這件事情就當作沒發生過,馬上滾蛋!像妳這種不知好歹、乳臭未乾的黃毛丫頭待在這裡實在太礙眼了,滾得越遠越好。」

「可惜啊!太可惜了!如果妳真的願意選擇第三條路並讓我們這些考官心滿意足,興許還能親自幫妳考試,甚至給予妳一個光宗耀祖的機會,讓妳金榜題名。」

聖人言:「寧可直中取,不可曲中求。」所謂的第三條路究竟是什麼的張角內心有數,之所以咄咄逼人的主要原因,無非就是要她出賣自己的身體取悅這些色慾薰心的考官們。

正打算轉身離開考場的張角忽然一個念頭憑空閃過,想起仍待在鉅鹿縣家中的兩個妹妹以及自己的承諾,張角的眼眶隨著內心的動搖落下女兒淚。

此時此刻的張角不僅緊握雙拳、淚流滿面,甚至對於沒出息的自己不禁氣得渾身顫抖:「考官大人們!第三條路我接受了,只是希望你們能夠實現諾言讓我金榜題名,否則玉石俱焚。」

「這樣就對了!第三條路正是聰明人該做的選擇,無論妳說什麼通通都可以,現在跟著我們走吧。」

儘管被考官們帶到密室之中的張角依舊是淚流滿面、心有不甘,看著張角正在寬衣解帶,沒想到考官們一個個早已饑渴難耐等不及了。

「好痛啊!」說時遲、那時快,張角明顯感受到下體傳來的痛楚劇烈難耐,而且血流不止,畢竟年僅十六歲的張角在此之前仍是處子之身。

幽州鉅鹿縣郊外有一座海拔約兩千三百八十八公尺的高山,因數百年前有一名修道人,不僅親自為這座高山命名為南華山,並且每日於固定的時間講經傳道、廣收三千門徒,南華門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立足於武林之中。

眨眼之間就過了數百年真是光陰似箭哪,第七十一代的南華掌門人是一名白髮蒼蒼、滿臉鬍鬚的年邁老人,據說這名老人從嬰兒時期就被自己的父母遺棄在南華山腳下,之後便跟著上一代掌門人以及師兄弟們修行。

老人始終不清楚南華山外面的世界究竟有多大,就連自己姓甚名誰都不知道,只知道大約在十五、十六年前自己收養了兩名女徒弟,更讓老人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兩名女徒弟出生以後的命運跟自己一樣也是被自己的父母所遺棄。

或許對於兩名女徒弟所受到的遭遇令老人感同身受,故而親自幫她們分別命名,其中一名女徒弟叫藍瑛、另一名女徒弟則叫藍香,衷心盼望著她們能夠繼承自己的衣缽,共同執掌南華門。

雖然老人與兩名女徒弟的緣分已盡並羽化成仙,但無論是藍瑛也好、或者是藍香也罷,現在的她們已是亭亭玉立的花漾少女。

如今的南華門早已凋零乃是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老人所收留的門徒除了她們這對同齡師姐妹以外,可說是一個門徒也沒有。

短短的眉毛、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湛紅色瞳孔,略帶稚氣未脫的俏麗小臉蛋,一頭淡粉色及腰長捲髮、左後方的秀髮以一條紅色蝴蝶結絲帶紮成亮眼迷人的長馬尾,額頭有一顆銀白色的舍利子這就是藍香外表的特色之一。

穿著肩帶式粉紅無袖小背心搭配乳白色雙領口短袖外套,掛有乳白色蕾絲邊的黑色褶邊短裙、乳白色過膝吊襪帶以及一雙粉紅色厚底短筒靴。

據說藍香的身高於十二歲的那個時候一個不明原因使得她忽然停滯成長,導致現在的她依舊保持蘿莉時期的樣貌,好不容易修道成仙,對於洗衣板以及身高太過嬌小這兩件事情還是非常在意。

彎月眉、帶著一副粉紅色邊框近視眼鏡、淡紫色瞳孔,略帶青澀的俊美小臉蛋,一頭俏麗披肩的淡咖啡色妹妹頭短直髮,左鬢角上綁著一串相當漂亮的粉紅色中國結,這就是藍瑛外表的特色之一。

天生超級怕冷的藍瑛頭上戴著一頂粉紅色毛線帽,穿著黑色線條高領衣裳外搭鐵灰色絨毛大衣、一副黑色防寒手套,咖啡色百褶短裙以及從短裙延伸出來的黑色長褲、一雙咖啡色長筒靴,無論春夏秋冬都是如此穿著便是藍瑛另一特色。

老人羽化成仙已過了一年左右的時間,藍瑛、藍香這對師姐妹決定好好大掃除一番,之後再前往鉅鹿縣的市集採買大約一個月份的糧食。

「奇怪了!這本看起來非常破舊的書籍到底是...」這時候的藍瑛負責打掃老人曾經待過的書房,赫然發現一本名叫太平要術的古老書籍,對於非常喜歡閱讀各式各樣書籍的藍瑛感到相當有興趣。

本想坐在旁邊的案桌上翻開閱讀的藍瑛,萬萬沒想到就算使出渾身解數依舊無法打開太平要術的封面,一氣之下竟把太平要術之書給扔了。

「真是氣死人了!不給讀就不給讀嘛,你這本破破爛爛的書籍有什麼了不起的。」藍瑛對著太平要術之書俏皮做了一個鬼臉。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藍瑛拿著打掃用具離開書房之際,太平要術之書忽然竄出莫名黑氣。

「嗯?這股令人懷念又熟悉的氣息,難道是太平要術?」距離南華門非常遙遠的塞外西域有一名早已被上天遺棄、充滿謎團的神秘人物,名叫萬惡魔影,他渾身夾帶著一股渾然天成的巨大邪氛並與太平要術所散發出來的黑氣相互呼應,竟二話不說直撲南華山而來。

魔影的臉上戴著長有兩隻巨大牛角以及滿口獠牙的黑色鬼面具,身穿漆黑色鎧甲以及連帽式黑色斗篷,數百年來都是如此扮裝,關於魔影的真實性別、出身、相關來歷等根本無從得知。

在另一座高峰之上,佇立著一名男子,他的外表年齡介於十七歲、十八歲之間,男子的右手持著一柄以丹頂鶴的羽毛做成的扇子正靜靜注視著南華門的一舉一動。

蓋世風虎釋雷奘便是男子的大名,乃是當今天下呼風喚雨的大人物之一,與傲天雲俠龍修羅之間的關係可說是亦敵亦友,除了彼此的稱號並列齊名以外,甚至師出同門。

臥蠶眉、丹鳳眼、右眼瞳孔宛如井底一樣深黑,額頭上一輪明月,略帶斯文的俊美臉孔,一頭蓬鬆中分的雪白色秀髮披肩以及隨風飄逸的兩撮瀏海這就是釋雷奘的外表特色之一。

左臉臉頰上戴著一只黑色眼罩,雙手手臂上以早已泛黃的乳白色繃帶纏繞著外加黑色露指手套,穿著黑色短袖連身兩件式馬褂長袍搭配一件連帽式棕黃色豹紋無袖背心、鐵灰色長褲以及一雙棕黃色豹紋革靴,腰間懸掛著一只用來裝酒的葫蘆便是釋雷奘另一特色。

釋雷奘的內心非常清楚太平要術之書所散發出來的黑氣必定吸引魔影前來奪取,屆時的南華門將不復存在,南華老人所收養的兩名女徒弟藍瑛、藍香性命難保,當今天下能夠與之抗衡者寥寥無幾,就算與傲天雲俠龍修羅聯手對抗萬惡魔影,依舊勝算渺茫。

「如果現在先下手為強,或許...嗯?」就在這個時候,南華門有了新的動靜。

距今十三年前,釋雷奘與早已撒手人寰的妻子育有一女,名叫弦月。按照常理而言,弦月現在的年紀應該是一名亭亭玉立的花漾少女,沒想到竟香消玉殞,意外死在董卓的亂箭之下。

就在當時,釋雷奘聽聞愛女的死訊整個人差點崩潰,甚至想直接衝進董卓所在的天水城大開殺戒、報仇雪恨。

釋雷奘悲痛欲絕之際,忽然想起太平要術這本早已被人遺忘的古代書籍,甚至慢慢回憶起太平要術裡頭有一記載,或許釋雷奘的愛女弦月能夠起死回生。

「小香!既然裡裡外外都被我們打掃得乾乾淨淨、一塵不染,我們現在就去採買吧。」

「嗯。」藍瑛、藍香這對同齡師姐妹彼此手牽著手,以非常愉悅的心情打算就這樣前往鉅鹿縣的市集,兩名少女之間的感情真是足以羨煞旁人,甚至就連許許多多的親生手足還比不上她們。

「天助我也!」眼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來臨,佇立於另一高峰之上的釋雷奘立即身影晃動,並以神不知鬼不覺的方式直接闖進無人看守的南華門境內並迅速前往書房,或許是太平要術之書所散發出來的黑氣太過明顯。

「真是不費吹灰之力,太平要術之書竟如此輕易被我找到,看樣子我的寶貝女兒天生注定命不該絕,或許這麼做就能保住那對同齡師姐妹的性命了吧?」

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的釋雷奘正準備離開南華門之時,忽然覺得良心有些不安,故而不禁仰天長嘆一聲。

「雖然做出偷雞摸狗這種錯誤行為實在有失顏面,但只要是為了女兒,無論什麼事情我都願意去做,此乃人倫天性也。嗯?話說萬惡魔影的氣息越來越接近,看樣子我得趕緊離開此地才行。」

「哈!沒想到當今天下被譽為兩大神人之一的蓋世風虎竟也會做出這種見不得人的事情來,真是令本座大吃一驚,如果你肯乖乖把太平要術之書交給本座,或許還能夠網開一面,否則...」

就在釋雷奘奪門而出、正準備離去之際,萬惡魔影忽然從天而降:「哼!人倫天性,誰敢阻擋我救女之心,定斬不饒,你打算親身一試嗎?」

「救女之心?哈!莫非,你是為了太平要術裡頭所記載的起死回生之法囉?只是...雖然堂堂蓋世風虎所說的話本座深深相信絕無半句假話,可惜的是誠意不足,畢竟太平要術之書乃是本座創造之物這件事情想必你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當今的南華門只剩兩名區區女流之輩,向來足智多謀的你肯定明白話中之意才對。」

萬惡魔影此話一出,釋雷奘不禁一陣愕然:「有言道:『人無信則不立。』要我親手滅了南華門,豈不是叫我違背當初親口允諾的誓言嗎?」

「哈...哈...哈...穆蓮自從羽化成仙到現在已過數百年,當初的承諾誰會記得?殺人滅門對於蓋世風虎而言應該就像滷肉飯一樣簡單,甚至讓你救女之心得以實現,一舉三得的事情究竟有什麼好猶豫的?」

就在此時,內心有所動搖的釋雷奘忽然急中生智:「太平要術之書本來就不屬於蓋世風虎之物,雙手奉還的這件事情也是應該的,只是讓我的寶貝女兒弦月起死回生這件事情迫在眉睫,如果你萬惡魔影肯無條件幫我,就算要我蓋世風虎釋雷奘從此效忠於你萬惡魔影,完全不成問題。」

「好吧!起死回生的這件事情包在本座身上,先將太平要術之書還來。」

蓋世風虎釋雷奘、萬惡魔影於雙方條件互換成立之下,釋雷奘欲交還太平要術之書,沒想到太平要術之書竟當著兩人眼皮底下消失得無影無蹤。

此時此刻的萬惡魔影渾身散發出強烈殺氣:「嗯?蓋世風虎釋雷奘!你居然向天借膽,竟敢當著本座的面前玩這種騙三歲童蒙的小把戲。」

「儘管你我從數百年前開始便是宿命勁敵,我蓋世風虎釋雷奘為人想必你應該內心有數,太平要術之書忽然消失的這件事情突如其來,你我皆是有目共睹,莫非你萬惡魔影是那種毫無證據就胡亂栽贓他人之輩嗎?」

聽到釋雷奘所言,萬惡魔影忽然冷笑一聲似乎不以為意:「哼!看樣子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太平要術之書自行脫逃至人間,若是被太平要術之書找到憑依者必將禍害神州萬民。」

萬惡魔影的一句話令釋雷奘驚愕不已:「什麼?既然如此,那我們還不趕緊...」

「哼!神州大陸的安委以及天下萬民的性命與本座一點關係都沒有,本座何必跟著蓋世風虎你奔波勞苦呢?穆蓮為了封印太平要術之書用盡千方百計,甚至就連自己的性命也賠上了,依舊白費心機。」

「萬惡魔影!你與穆蓮本是同根生,何必處處與穆蓮水火不容呢?數百年的時光都已經過去了,就算你與穆蓮之間的仇恨不共戴天,難道你還不願放下嗎?」

釋雷奘的話語令萬惡魔影頓時怒火中燒:「住口!找回太平要術之書是你該負責的任務,本座不需要你來多管閒事,要是膽敢再多說一句,你蓋世風虎的性命恐將難保。」

前往鉅鹿縣市集採買一個月份糧食的藍香、藍瑛這對同齡師姐妹一邊手牽手、一邊哼著歌,這時候的萬惡魔影忽然殺招上手,釋雷奘立即挺身阻止萬惡魔影。

「在我的寶貝女兒弦月起死回生之前絕不允許你隨便出手傷害這對同齡師姐妹,太平要術之書我會想盡各種辦法找回來並雙手奉還給你,如果你堅持己見,死都不肯乖乖回到塞外西域老家的話,就算我蓋世風虎釋雷奘拼死一搏也要拉著你同歸於盡。」

聽到釋雷奘所言,萬惡魔影不禁哈哈大笑了幾聲:「就憑你?真是飛蛾撲火、自不量力,看樣子本座的兇魔六決斷終於能夠重見天日,若是你蓋世風虎釋雷奘親身體驗兇魔六決斷究竟有多麼恐怖,本座現在就親自達成你這個願望。」

說時遲、那時快,一陣宏亮聲音忽然從千里之外直接傳進蓋世風虎、與萬惡魔影兩人的耳裡:『南華山乃是好友穆蓮清修長眠之地,妄動干戈者死,請兩位慎重三思。』

「嗯?這...難道是...傲天雲俠龍修羅的千里傳音?沒想到修羅的聲音還是跟那個時候一樣,既宏亮、又性感,真是迷死萬惡魔影了。哼!蓋世風虎你給本座記住了,本座早晚會給你蓋布袋。」

儘管萬惡魔影依舊戴著滿嘴獠牙的鬼面具,但沒想到萬惡魔影說話的聲音竟帶點嬌柔的錯覺感,甚至幻化成煙霧隨風飄散於天地之間,釋雷奘則是化成光球迅速離開南華山的範圍。

自從被考官們玷汙清白之身的張角待在洛陽的時間約數月有餘,為了金榜題名的這件事情經常出入考官們居住的府邸仍不見任何相關消息,當初那些考官們信誓旦旦保證讓她能夠入朝為官,充其量只是這個世界上最醜陋的謊言罷了。

張角被那些考官們害得榜上無名,就連女孩子最寶貴的貞操都因為那些考官而失去了,心灰意冷的張角默默帶著自己的行李離開洛陽城並來到一處深不見底的溪水旁。

這時候的張角看著水面上的自己似乎憔悴了許多,發覺自己竟變得醜陋不堪,她真的很想問問蒼天,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這是一個介於十五歲、十六歲的少女應有的樣子嗎?

就算拿著狀紙告官恐怕也起不了任何作用,畢竟官官相護此乃自古有之,那道尚未結疤的傷口依然鮮血直流,難道一次的傷害還不夠,還要再讓自己承受一次嗎?

想要跳入溪水裡頭一死百了,卻拿不出勇氣,此時此刻的張角再也承受不住內心的悲痛,那雙美麗的眼眸隨著不甘的情緒潰堤。

「妳,想要報仇嗎?」就在張角雙手摀著嘴巴、即將嚎啕大哭之際,突如其來的聲音令張角深感莫名。

「什麼人?雖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誰,如果我有能力報得了此仇的話,還用得著跑到這種偏僻的地方來嗎?我張角充其量只是一名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那些該死的考官隨隨便便就能輕易將我捏個粉碎。」

「其實報仇雪恨這件事很簡單,只要讓本書依附於妳的體內,任何事情通通不成問題。」

「不成問題?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我聽得不是很明白,能否...」

說時遲、那時快,遠從南華山而來的太平要術之書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無聲無息進入少女張角的體內,張角整個人立刻被黑色氣流包覆全身。

「哈...哈...哈...洛陽城所有該死的官民以及神州萬民災劫連綿從此刻開始,哈...哈...」
已記錄
頁: [1]
  列印  
 
前往:  

Powered by MySQL Powered by PHP Powered by SMF 1.1.21 | SMF © 2006-2008, Simple Machines | Sitema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