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OVEL健康快樂的網路小說論壇頻道網
八月 22, 2018, 03:59:43 下午 *
歡迎光臨, 訪客. 請先 登入註冊一個帳號.
您忘了 啟用您的帳號嗎?

請輸入帳號, 密碼以及預計登入時間
 
   首頁   說明 搜尋 登入 註冊  
頁: 1 2 [3]
  列印  
作者 主題: 【燄神傳之真戀姬無雙《烽火狼煙》】第一幕:桃園之誓(一)  (閱讀 706 次)
addva123
小說小學生
**
文章: 35


檢視個人資料
« 回覆文章 #30 於: 八月 09, 2018, 09:39:26 下午 »

第十幕:噬人魔物(一)

咕...咕...咕...夜梟暗啼、明月當空,冀州的大地上旌旗隨風飄揚,待在冀州城外圍的田雄親自領軍壓陣;幾千名黑山賊正在田雄的背後蠢蠢欲動著,若葉、真直兩名少女留守黑山寨。

華琳帶著春蘭、秋蘭、華崙、榮華以及三千名虎豹騎似乎不遑多讓:「田某素聞曹操閣下乃是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也,領軍之才能勝過孫武數倍,今日相見恨晚。」

「哼!十常侍連同呂家莊、黑山賊勾結倭寇殘害忠良,對待九州萬民強搶豪奪、任意殺害,意圖篡漢而代之;田雄啊田雄,你真是野心勃勃。」

聽到華琳的話語,仰天長嘆的田雄忽然亮出虎頭鑲金刀:「曹操閣下,田某勾結倭寇殘害忠良又怎樣?任意殺害九州萬民又如何?如今的大漢朝早就已經不存在了,人人皆可取而代之。」

眼見田雄拿著一條乾淨的白布不停擦拭虎頭鑲金刀,華琳右手輕輕緊握干將莫邪,秋蘭、華崙、榮華三名少女蓄勢待發;春蘭早已按捺不住。

「田雄!你這個厚顏無恥的傢伙,吃我一刀吧!」春蘭背後的大刀麒麟牙瞬間出鞘、拍馬而來,雙方刀鋒短暫交接激起燦燦火花。

揮舞大刀麒麟牙、躍馬騰空的春蘭使出『開山劈海』先發制人而來,田雄立即施展「劈川斷流」予以回擊,這時候的春蘭再使出『斬馬怒關』直取田雄要害;田雄又以「天狗飛切」進行反制,雙方已過數十回合仍是難分軒輊。

「殺!」這時候的華琳亮出干將莫邪,秋蘭、華崙、榮華以及三千名虎豹騎直奔黑山賊而來。

數量取勝的黑山賊面對長驅直入的三千名虎豹騎竟是無力反擊,手持長槊的秋蘭更是如入無人之境,華崙、榮華姐妹聯手如同飢餓的猛虎;身為陳留太守的華琳也不是省油的燈。

眼見黑山賊傷亡慘重的田雄採取聲東擊西的攻勢虛晃一招,再施展草上飛的輕功:「曹操閣下!妳的人頭田某要定了!」

華琳順著聲音回頭一看,田雄手中的虎頭鑲金刀以「泰山壓頂」奪命而來,這時候的華琳立即施展『流星趕月』奮力抵擋田雄的攻勢。

沒想到田雄力大無窮的一記重擊迫使華琳雙手瞬間麻痺,導致華琳整個人不慎跌落馬下,田雄看準時機欲一刀直取華琳的要害;秋蘭手中長槊投擲而來,田雄及時閃過。

「大膽田雄!休傷我主!」手持柳葉刀的華崙、以及揮舞著長鎗的榮華左右夾攻,田雄一個迴身旋空躲過兩姐妹的攻勢,再補上一腳踢中腹部迫使兩姐妹雙雙倒地。

此時,留守黑山寨的若葉待在自己房間忙著收拾行裝:「外面正逢兵荒馬亂,再加上現在又是非常時期,妳打算拋下田雄叔叔獨自離去嗎?」

突如其來的聲音令若葉嚇了一跳:「真直!別擅自把人家說得好像是個無情無義的傢伙,明明心裡比任何人都更加明白十常侍、以及呂家莊那幫人根本不是什麼好東西,總是屢勸不聽的田雄叔叔堅持助紂為虐。」

「若葉!妳早已心灰意冷的這件事情,我何嘗不知?趁這種時候拋下田豐叔叔確實是最好的選擇,獨自離去就太不夠意思,讓我來幫妳收拾行裝。」

聽到真直的話語,若葉一臉懵樣:「什麼意思?莫非...」

「老實說我跟妳一樣早已萌生離去之心,只是遲遲找不到適當的時機,無論是田雄叔叔的黑山寨、或是呂家莊那幫人、以及十常侍會得到什麼樣的下場已經很明顯了;聰明人就該做聰明事。」

真直的話語令若葉頗為認同:「離開這座黑山寨之後,妳有什麼打算呢?」

「這件事情以後再說,快走吧!」真直一邊揹著行囊、一邊拉著若葉的手利用田雄所設置的密道離開黑山寨。

冀州城外圍戰火持續燃燒,雖說華琳所率領的三千名虎豹騎確實折損不少,但以數量取勝的黑山賊卻是寥寥無幾。

依然選擇力戰華琳、春蘭、秋蘭、華崙、榮華五名少女的田雄彷彿擁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體力以及戰不倒的鬥志,尤其手中那把虎頭鑲金刀更是所向無敵,五名少女輪番上陣;仍無法迫使田雄居於下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憑妳們五個小娃兒根本不夠看,快叫軒轅劍雲出來送死吧!」

田雄的話語令春蘭、秋蘭、華崙、榮華四名少女不禁互看彼此,華琳更是火冒三丈:「殺雞焉用牛刀?我們對付你這種厚顏無恥的傢伙就已經是綽綽有餘,哪用得著攝政王親自出馬?」

「是嗎?」手握虎頭鑲金刀的田雄再度發動攻勢,春蘭、秋蘭這對雙胞胎姐妹眼神互相交會的瞬間,拉弓搭弦的秋蘭瞄準田雄的眉間箭矢疾射而出。

「刀走風雷!!」就在田雄迅速避開之際,春蘭即刻揮出一道刀氣夾帶雷霆之勢席捲而來。

「返刀式.逆轉乾坤!!」反應敏捷的田雄同樣揮出一道刀氣,雙方刀氣於空中交會的瞬間使得風雲變色、日月無光,沒想到春蘭的刀走風雷竟改變方向;直撲華琳而來。

「嘿!」一旁的榮華用屁股直接撞開華琳嬌小身軀,自己反而受創,還被春蘭的刀氣電得全身焦黑;榮華向前一倒陷入昏厥。

手持虎頭鑲金刀的田雄速度極快、直撲春蘭而來,雙方三度短兵交接,這時候的春蘭已經明顯感受到對方一刀強過一刀;雖說春蘭的力氣絕對不會輕易輸給男性,但握刀的右手卻逐漸發麻。

秋蘭再度拉弓搭弦、箭矢再次瞄準,早已洞察這對雙胞胎姐妹動機的田雄緊咬著春蘭不放,令秋蘭遲遲無法出手;這時候的華崙忽然跳進來加入戰局,左右夾攻。

「迴刀式.一斬雙行!!」手持虎頭鑲金刀的田雄忽然一分為二,直奔春蘭、華崙而來。

春蘭、華崙兩名少女萬萬沒想到竟是虛驚一場,田雄的身影出現於秋蘭的眼前,手中那把虎頭鑲金刀早已對準秋蘭的胸口突刺而來。

「秋蘭?!」眼見秋蘭逐漸踏進死亡界限,層層疊疊、源源不絕的劍氣瞬間四面八方破空而來,田雄揮舞手中那把虎頭鑲金刀拼命抵禦著。

「這些劍氣究竟是什麼東西?未免也太多了吧?」看著這一幕,就連自知撿回一條命的秋蘭、以及從未見過這般場景的華琳都為之驚愕,春蘭、華崙兩名少女更是看得目瞪口呆。

儘管田雄金刀在手、所向無敵,面對數量如此龐大的劍氣層層疊疊、源源不絕,拼命抵禦的田雄終於氣空力盡倒落塵埃結束他罪惡的一生;隨即那些突如其來的劍氣彷彿夢境一般憑空消失了。

「呃!華琳大人,我們算是勝利了嗎?」

「應該吧!」看著春蘭、秋蘭、華崙三名少女充滿疑惑的表情,華琳只能面露苦笑,腦海裡忽然浮現某人的身影令華琳的臉色逐漸泛起一陣紅暈;冀州城外圍的戰況總算有了結果。

「春蘭、秋蘭、華崙,收拾一下!該前往呂家莊了。」

這時候的冀州府內戰況極為激烈,斗詩、豬豬子、未夏、紫莎分頭迎戰呂氏五虎,四名少女個個都擁有萬夫莫敵之勇;武功最差的呂虎以及身為呂家莊之主的呂巢早已喪命於翠的虎賁十字戟之下。

冀州府外,花音、圓、燕華、翠、美夏、蒼、非雪、鶸、蒲公英眾女帶著三千名暗哨兵對抗呂家莊兵馬。

手持鐵棍的呂高對上豬豬子的朴刀,雖說呂高的棍法精湛並融合槍術確實令豬豬子一時之間有點自顧不暇,只是數回合過後的情況似乎有著極大的變化;畢竟豬豬子本是河北名將之一人。

說時遲、那時快,看出呂高破綻的豬豬子即刻雙手握刀,渾身殺氣全數聚集於刀鋒之上;豬豬子身體迴旋之間迅速與呂高擦肩而過,只見呂高血濺當場魂歸離恨天。

「二哥啊!」揮舞九環鋼刀的呂熊力拼未夏的長槍,一者大開大合、一者沉穩應戰,雙方你來我往之間打得平分秋色、不相上下。

「俺要為二哥報仇啦!」眼見呂高慘死,頓時悲憤難當的呂熊決殺豬豬子,未夏卻迅速施展「燕子迴空」長槍不偏不倚貫穿呂熊的咽喉。

「二哥、三哥,妳們這些可惡又該死的臭娘們!」赤手空拳力抗斗詩的呂彪忽然大喝一聲,氣運雙掌之間。

「一氣碎腦!!」呂彪發出畢生最強之招對準斗詩的要害席捲而來,斗詩即刻拋出流星錘避開呂彪殺招,趁呂彪防備鬆懈之時;迅速揮舞手中那把鳳嘴刀,並以「橫刀劈天」砍下呂彪的腦袋。

「兄弟們!開工了!請那些該死的呂家莊兵馬好好飽餐一頓吧!」

藤羽帶著高利賭坊約百名壯漢前來助陣,外加花音、圓、燕華、翠、美夏、蒼、非雪、鶸、蒲公英眾女以及三千名暗哨兵,雙方聯手之下;呂家莊兵馬被打得東倒西歪、抱頭鼠竄,這時候的麗羽才從密道現身。

深知猛虎難敵猴群之理的呂強忽然虛晃一招,藏於紙扇裡的暗器從後方抵住麗羽的咽喉:「別動!千萬不要輕舉妄動!放下武器!否則...」

麗羽趁機給予一記頭捶撞斷呂強的鼻梁,令呂強瞬間鼻血狂噴:「妳這個臭娘們!」

「就是現在!」這時候的花音迅速帶離麗羽,乘風破浪而來的蟬翼刀劃過呂強的咽喉,呂強當場喪命;藤羽帶著數百名壯漢成功壓制那些胡亂逃竄的呂家莊兵馬。

冀州城內的戰況已經到了一段落,花音、圓、燕華、翠、美夏、蒼、非雪、鶸、蒲公英眾女帶著三千名暗哨兵直奔呂家莊而去。

丘陵之上,頭戴三叉束髮紫金冠、體掛西川紅錦百花袍、內著雪花燦燦護身衣、身披獸面吞頭連環鎧、腰纏勒甲玲瓏獅蠻帶的忽必琮手持丈八亮銀鎗、胯下騎著汗血千里駒塵沙滾滾而來,背後三萬呂家莊兵馬緊緊跟著。

「停!」赫然發覺前方有一座插著隨風飄揚的曹字大旗、戒備極度鬆散的虎豹營,看著這一幕,忽必琮不禁搖頭兼嘆氣。

「傳聞曹孟德擅於用兵的程度勝過古之孫武、呂尚數倍有餘,以某觀之,這個馬屁拍過頭啦;孫武、呂尚皆為古之聖賢確實不假,至於曹孟德?能夠當一隻小小的雲雀就已經很不錯了,居然也想飛上枝頭當鳳凰,豈不可笑?」

陷入內心獨白的忽必琮嘴角竟露出一抹詭異的微笑,即刻揮舞手中丈八亮銀鎗:「眾軍聽令!上!」

「喝!」三萬呂家莊兵馬隨著鑼鼓聲響齊聲殺出,直奔華琳的虎豹營,手持丈八亮銀鎗、胯下汗血千里駒的忽必琮以為所向披靡。

碰...碰...碰...三萬呂家莊兵馬剛剛踏進華琳的虎豹營境內,突如其來的轟天巨響,一陣又一陣從地底竄出熊熊火光令人猝不及防;就連身經百戰的忽必琮都驚愕莫名。

眼見呂家莊兵馬一個接著一個被炸得血肉模糊、屍橫遍野,大和親自率領桃香、愛莎、星、玲玲以及一千五百名虎豹騎四面殺出,手持丈八亮銀鎗的忽必琮丟下呂家莊殘餘兵馬、早已騎著汗血千里駒逃之夭夭。

『速速放下武器!降者可以免死!』呂家莊殘存兵馬除了只能乖乖按照大和的話語棄械投降以外,似乎已無從選擇,這時候的桂花、朱里、薰衣子、香遙、英梨、雪楓、唯里、柚香眾女帶著五百名虎豹騎前來會合,

「大和哥,忽必琮那傢伙真的是傳說中的鎗神董淵大人的師兄嗎?古人有言: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眼見情勢對自己極度不利,居然丟下同伴而不管,我實在無法認同這種做法。」

『朱里、薰衣子、香遙、英梨、雪楓、唯里、柚香、胡琴,妳們藉由密道返回龍涎餐館好好整理一番,過幾天就得重新開門做生意;今天晚上我想好好喝個痛快,慶功宴可要準備好喔。』

話語方落,大和親自率領桃香、愛莎、星、玲玲以及一千五百名虎豹騎直奔呂家莊,此時的天色即將破曉。

手持丈八亮銀鎗、胯下騎著汗血千里駒的忽必琮回到呂家莊,大廳內除了葉月、茉紀以外,裡裡外外全部都是武功了得的大內高手;十常侍之一的宋典早已待在大廳內等候多時。

「忽必琮啊忽必琮,自從上次的鴉市動員大會見面至今,最起碼已有十年以上的時間;當年的你多麼意氣風發,現在卻是一副落魄樣。」

忽必琮聽到宋典的話語似乎有點不悅:「哼!儘管曹操、袁紹這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黃毛丫頭聯手,對我而言根本算不了什麼,攝政王軒轅劍雲才是真正棘手之人。」

「攝政王?那傢伙的行事風格向來謹慎、低調,從不輕易洩漏自己的行蹤,就連何氏姐妹以及那個剛剛當上皇帝的小丫頭都不知道;既然那傢伙主動現身,倒是替咱家省了不少麻煩。」

聽到宋典的話語,忽必琮立即恍然大悟:「如果你真的打算除掉攝政王軒轅劍雲,能否算我忽必琮一份呢?」

「當然沒問題!只要拔除攝政王軒轅劍雲這個大麻煩,之後再徹底剷除曹操、袁紹、孫堅、何進、太后何氏、以及剛剛當上皇帝的小丫頭,屆時整個神州大陸通通都在卑彌呼大人的統治之下。」

說時遲、那時快,突如其來的天搖地動一陣又一陣,迫使呂家莊內眾人紛紛東倒西歪;宋典、忽必琮、葉月、茉紀紛紛來到城牆上。

「放!」呂家莊的西南方向,華琳帶著春蘭、秋蘭、華崙、榮華以及三千名虎豹騎,利用落石車、衝車等重型兵器正在攻城。

位於呂家莊東南方向,花音、圓、燕華、翠、美夏、蒼、非雪、鶸、蒲公英眾女帶著三千名暗哨兵使用雲梯、攀繩、挖洞進入呂家莊境內大開殺戒。

「衝啊!」桃香、愛莎、星、玲玲四名少女帶著一千五百名虎豹騎突破呂家莊南門守備,直接殺奔而來,呂家莊僅存三萬兵馬瞬間全數瓦解。

「看樣子我們太過小看軒轅劍雲的本事,這座呂家莊是否存在根本不重要,咱家帶來的數千名大內高手可說是萬中選一;只要這些大內高手親自出馬保證定能萬無一失。」

『真的萬無一失嗎?』大和隨著話語踏劍而來,並憑空降落於呂家莊的城牆之上。

「什麼?攝政王?哼!沒想到你居然主動跑來,究竟是咱家太過高估你呢?還是你真的不怕死?無論如何,今天就是你軒轅劍雲的死期。」

宋典一聲令下,數千名大內高手立即展開人海戰術、蜂擁而上,並運用大內暗器血滴子席捲而來;深知血滴子究竟有多厲害的大和卻是氣定神閒。

『劍無飄渺!!』大和穿梭於人海戰術之間輕鬆從容,層層疊疊的身影令人無法捉摸,一眨眼的工夫數千名大內高手一個接著一個人頭落地、命喪黃泉;就連大內暗器都來不及使用。

看著數千名大內高手一個接著一個屍橫遍野,宋典、忽必琮驚愕莫名:「南鴉王大人、西鴉王大人,快跟我們走!」

「嗯!」這時候的葉月、茉紀趁著大和毫無防備之際,迅速丟出一枚煙霧彈,藉由密道帶著宋典、忽必琮離開呂家莊地界;並踏進一處針葉林裡。

「南鴉王大人、西鴉王大人,這座針葉林乃是冀州最為隱密的地方,想必應該很安全;就請兩位大人暫時稍作休息一會吧!」

聽到葉月的話語,宋典、忽必琮點頭:「沒想到軒轅劍雲這傢伙竟是如此可怕,只需彈指之間就讓數千名大內高手全軍覆沒,難怪段珪、郭勝等人才會再三叮嚀我不可小覷軒轅劍雲所擁有的實力。」

「哼!就算軒轅劍雲擁有一騎當千的高強實力又如何,只要我們兩個聯手就能輕而易舉剷除那個自以為是的攝政王,根本用不著這麼怕他。」

『雲遊九州望四方,唯有此心比天狂。今朝一箭射雙鵰,淡看風雨也渺茫。』

大和緩步輕行的腳步聲隨著話語由遠而近,宋典、忽必琮瞬間驚慌失措:「茉紀!」

「嗯!」葉月腰間那把虎澈軍刀出鞘的同時,懸掛於茉紀腰間那把村正軍刀緩緩拔出,完全無視兩名少女的大和不曾停下逼近的腳步。

「大和主人!」華琳、花音、圓、燕華、翠、美夏、蒼、非雪、鶸、蒲公英、桃香、愛莎、星、玲玲、春蘭、秋蘭、華崙、榮華眾女帶著大隊人馬包圍宋典、忽必琮而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宋典忽然仰天大笑,竟緩緩退去那身醜陋不堪的外表,西鴉王淳于齊終於恢復本來面目。

他的頭頂上長著兩根大大的牛角、擁有兩雙眼睛、沒有眼白胸前有一隻非常奇怪的眼睛,背部生出一對蝙蝠翅膀、四肢皆為鷹爪,且西鴉王淳于齊渾身散發非常強烈的魔氣;穿著血紅色的鴉羽絨衣裸露強健的胸肌、以及結實無比的腹肌搭配漆黑色緊身褲。

看著這一幕,除了華琳、花音、圓、燕華、翠、美夏、蒼、非雪、鶸、蒲公英、桃香、愛莎、星、玲玲、春蘭、秋蘭、華崙、榮華眾女驚愕莫名之外,就連忽必琮、葉月、茉紀更是錯愕不已。

「西鴉王淳于齊,你...」率先打破沉默的忽必琮竟隨著話語方落魂歸離恨天,忽必琮的首級瞬間成了西鴉王淳于齊口中的食物。

「吾乃是卑彌呼大人從鬼道裡頭創造出來的噬人魔物,只要看到吾的真身都必須付出極大的代價,誰都別想逃出生天;葉月、茉紀,包括妳們在內。」

西鴉王淳于齊隨著話語俯衝而下,首當其衝的葉月、茉紀瞬間踏進死亡界限,大和二話不說挺身而出;一記夾帶銳利劍氣的拳頭不偏不倚打在西鴉王淳于齊的臉上。

『既然西鴉王淳于齊這傢伙是噬人魔物,就該回歸無間深淵,我軒轅劍雲絕不容許任何魔物禍害人間;妳們趕緊趁現在離開這座針葉林,快跟著我的夥伴們逃得越遠越好。』

儘管華琳、翠、蒼、鶸、蒲公英、春蘭、秋蘭、華崙、榮華帶著葉月、茉紀她們以及大隊人馬迅速返回呂家莊的地界,確實按照大和的意思遠離針葉林。

『妳們怎麼...』桃香、愛莎、星、玲玲、花音、圓、燕華、美夏、非雪眾女卻堅持不走,這一點就連大和自己都感到非常意外。

「大和哥!雖然噬人魔物這個名字聽起來很可怕,但我們絕對不會讓你一個人孤軍奮戰。」

「向來腦袋比起任何人都要精明的你應該知道為什麼吧?這是因為大和你也是我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夥伴,就讓我們跟你一起並肩作戰。」

聽完桃香、愛莎的話語,大和深深嘆了一口氣:『妳們...妳們明明害怕得渾身上下都在顫抖,拜託妳們別這麼愛逞強,行不行?』

「老實說面對這種恐怖的噬人魔物,確實讓我們感到害怕,但只要有你在我們的身邊就什麼都不用怕;因為比起那種噬人魔物,我們更加害怕失去大和哥你。」

愛莎的話語令大和差點落下男兒淚:『呸...呸...呸...烏鴉嘴。』

「死吧!」一度被大和打倒的西鴉王淳于齊又揮動背部的翅膀、騰空而上,故技重施對著桃香、愛莎、星、玲玲、花音、圓、燕華、美夏、非雪眾女俯衝而下。
已記錄
addva123
小說小學生
**
文章: 35


檢視個人資料
« 回覆文章 #31 於: 八月 15, 2018, 07:03:58 下午 »

第十幕:噬人魔物(二)待續

日正當中,介於並州、冀州呂家莊之間的針葉林因受到西鴉王淳于齊渾身上下所散發的駭人魔氣之影響變得詭異非常,周圍陷入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深淵;數不盡的魑魅魍魎受到魔氣的吸引,瞬間成了淳于齊手中堪稱無堅不摧的神兵利器。

『劍隨風意!!』面對無數魑魅魍魎席捲而來,不疾不徐的大和自發性的劍氣順著風勢擴散四方,隨之而來的竟是一陣又一陣鬼哭狼嚎。

西鴉王淳于齊趁著大和的背後大露空門之際,迅速俯衝而下,沒想到卻被大和自發性的劍氣所傷;肩膀、胸口、腹部瞬間流出濃濃綠色鮮血。

儘管魑魅魍魎的形影忽隱忽現令桃香、愛莎、玲玲、星、美夏、非雪、燕華、圓、花音眾女難以捉摸,尤其是桃香、愛莎、玲玲,她們的身體早已不聽使喚持續顫抖著;看著大和奮勇殺敵的一幕,九名少女紛紛拿出莫名的勇氣。

「偃月天罡斬!!」率先鼓起勇氣、拋開雲霧的愛莎揮舞青龍偃月刀,半月型刀氣確實銳不可擋,可惜的是任憑愛莎再怎麼努力殺敵終究徒勞無功;因而陷入膠著狀態。

眼見桃香、星、玲玲、非雪、燕華的攻勢同樣落空,花音看著聚集於周圍的魑魅魍魎忽然靈機一動,背後的雪鋒冰月瞬間出鞘了;這時候的圓迅速拔出背部那把赤羽丹紅。

「冰鋒冷雪!!」舉劍向天的花音渾身散發出一股極為寒冷的氣息,令整個針葉林瞬間變為冰雪世界,桃香、愛莎、玲玲、星、美夏、非雪、燕華眾女口吐白煙;一個接著一個冷得頻頻發抖。

「熾焰燎原!!」揮劍指地的圓渾身散發出一股如同岩漿般的高溫熱流,使得整個針葉林瞬間陷入一片火海,令桃香、愛莎、玲玲、星、美夏、非雪、燕華眾女汗流浹背。

圓、花音兩名少女各展其能竟形成冰火合流之威勢,迫使周圍魑魅魍魎無所遁形,燕華的蟬翼刀瞬間乘風破浪而出;美夏迅速拿出琵琶彈奏,音波如同銳利的刀刃。

眼見周圍數不盡的魑魅魍魎接二連三發出鬼哭狼嚎,並隨著淒厲的慘叫聲消滅殆盡,桃香、愛莎、星、玲玲不禁為之驚愕。

「桃香、玲玲、星、愛莎,大和主人送給妳們的寶石呢?」非雪的話語令四名少女立即恍然大悟。

『西鴉王淳于齊!戰況似乎改變,看樣子我那些既可愛、又可靠的夥伴們遠勝於你的魑魅魍魎數倍有餘,接下來你還有別的招數嗎?若是已經無招可用,就換軒轅劍雲我不客氣囉!』

這時候的西鴉王淳于齊迅速擺動背部那對蝙蝠翅膀形成暴風直逼大和而來,風起塵沙揚意圖遮蔽大和的視線再俯衝而下,大和確實被這陣風沙逼得緊閉雙眼;臉上依舊是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

就在淳于齊殺招即將到來之際,只見大和發在意先,自發性的劍氣竟穿透風眼與淳于齊擦身而過;一時猝不及防的西鴉王淳于齊再度受創。

「軒轅劍雲!你...你...你...可恨哪!」西鴉王淳于齊怒喝一聲,渾身上下再度散發出駭人魔氣,將部分的魑魅魍魎通通吸入體內。

「上魔式.暗雲洶湧!!」西鴉王淳于齊運用那股駭人魔氣,使得針葉林上空瞬間魔雲密佈,雲層裡藍色雷電互相交會對準大和的腦袋直劈而來。

『劍舞九天!!』大和運用自身那股源源不絕的劍氣於空中形成一朵燦爛無比的蓮花把雲層裡的藍色雷電全部聚集起來,再轉化成九倍的力量全數奉還,西鴉王淳于齊立即拍打背部翅膀迅速避開。

淳于齊緩緩轉身看向後方的針葉林,沒想到茂密的針葉林全都消失無蹤,只有一片焦黑;就連大部分的魑魅魍魎都難以抵禦這股威力紛紛消滅殆盡。

「上魔式.屍骨無存!!」淳于齊又將部分的魑魅魍魎吸收於體內再轉化,提高駭人魔氣,並擊出轟天一掌;卻被大和自發性的劍氣當場破解。

「上魔式.吞天滅世!!」眼見屍骨無存的攻勢落空,西鴉王淳于齊豁盡魔氣、使出全力一擊,一道黑色光球夾帶排山倒海之勢席捲而來;淳于齊又迅速拍打背後那對蝙蝠翅膀準備再次俯衝而下直取大和首級。

『來得正是時候!天劫玄!!』大和運用自發性的劍氣迫使吞天滅世之威全數消彌殆盡,再轉化為至高無上的真氣。

『天劫破!!』就在淳于齊以為得逞之際,大和指凝劍氣、並運用超乎想像的速度將聚集而來的劍氣全數灌進淳于齊的體內。

「軒轅劍雲,你...」淳于齊不敢置信自己竟會敗給大和這個區區人類的手中。

『繼西楚霸王項羽之後,天劫十三劍訣當中的第三式已經很久沒有使用,就讓你好好親身體會此招之威吧;你們這些禍害人間的妖魔歪道,來生再修!』

「哇啊!」層層疊疊、源源不絕的劍氣竟從淳于齊的體內爆射而出,無數劍氣直衝雲霄之上,使得曙光再現。

「大和哥!」眼見大和緩緩降落於地面,桃香、愛莎、玲玲、星、美夏、非雪、燕華、圓、花音她們為了迎接勝利的到來,紛紛給予大和熱情的擁抱。

踏進針葉林除了華琳率領春蘭、秋蘭、華崙、榮華、桂花以及五千名虎豹騎以外,麗羽、斗詩、豬豬子、紫莎、未夏、藤羽她們帶著大隊人馬到來,雪楓、朱里、初櫻、翠、薰衣子、胡琴、柚香、鶸、英梨、蒲公英、蒼、唯里也在其中。

這時候的雪楓、初櫻、朱里竟二話不說,拿著上面紮滿鐵釘的棒球棍挺身站在大和的面前:「大和主人!無論噬人魔物究竟有多恐怖,絕對不會讓大和主人您受到任何傷害的。」

聽到如此可愛的話語,三名蘿莉那副頻頻發抖的可愛模樣,莫說桃香、愛莎、星、美夏、非雪、燕華、圓、花音她們;就連大和都不禁會心一笑。

說時遲、那時快,針葉林上空緩緩降落一輛花轎馬車,桃香、愛莎、星、美夏、非雪、燕華、圓、花音眾女紛紛進入高度警戒狀態。

一眨眼的瞬間,馬車內忽然衝出一名正值青春年華的花漾女子,渾身散發著一股與生俱來的邪氣;她就是鴉市之主卑彌呼,真名弓呼。

她頭戴淡紫色烏紗帽,穿著刺有蘭花圖案的淡紫色低胸連身短下襬旗袍、延伸至裙襬的漆黑色蕾絲吊襪帶以及一雙淡紫色高跟短筒靴,身披有帽子的棕紅色長袍。

弓呼有一雙宛如寶石般的深紫色瞳孔、俊俏清秀的小臉蛋,飄逸披肩的碧綠色短捲髮。

「哼...哼...哼...軒轅劍雲!吾記得中原有一句話叫做識時務者為俊傑,明哲保身方能長久,倘若你真的是一名聰明人就不該處處與鴉市為敵;你是千古難得一見的人才,因此卑彌呼誠心誠意邀請你一同共創大業。」

『誠心誠意?嘖嘖嘖!就讓軒轅劍雲我大發慈悲告訴妳一句話,八風吹不動吾心,除非妳卑彌呼帶著鴉市所有成員永遠撤離這片神州大陸、並發下毒誓不再禍害天下蒼生;只是,有這個可能性嗎?』

聽到大和的話語,弓呼不禁冷笑一聲:「延續四百年的大漢朝如今已是名存實亡,吾卑彌呼取而代之,難道不是一件順理成章之事嗎?」

『哈!順什麼理?成什麼章?真是可笑至極!就算大漢朝名存實亡又如何?光憑生辰綱、軟筋散就讓我足以判定妳無此資格,奉勸妳還是趕緊打消這個念頭,好好治理妳的邪馬台國即可。』

弓呼因大和的話語不禁怒上眉梢,從懷裡拿出一張黑色符紙並於空中劃出幾行誰也看不懂的文字,桃香、華琳眾女滿臉錯愕。

「陰極陽生!陽極陰生!普天之邪聽吾號令!五行倒轉!萬鬼還陽!西鴉王淳于齊即刻歸來!」

「哼...哼...哼...軒轅劍雲!此乃陰陽令,就請你好好享受,希望吾還能見到活蹦亂跳的你;咱們後會有期囉。」

弓呼隨著話語回到花轎馬車內憑空消失了,緩緩落下的黑色符紙不偏不倚蓋住無頭屍忽必琮的身體上,頓時整個針葉林死亡之氣籠罩。

『趕緊撤離此地!』藤羽所帶領的數百名壯漢因無法承受死亡之氣,故而一個接著一個成了冰冷屍體,就連華琳的五千名虎豹騎亦是如此;雖說大和一聲令下,卻是為時已晚。

「大和哥!」眼見桃香、愛莎、玲玲、星、美夏、非雪、燕華、圓、花音、雪楓、朱里、初櫻、翠、薰衣子、胡琴、柚香、鶸、英梨、蒲公英、蒼、唯里眾女接連癱倒在地,就連麗羽、斗詩、豬豬子、紫莎、未夏、藤羽、華琳、春蘭、秋蘭、華崙、榮華、桂花都因為死亡之氣的關係,使她們渾身發冷顫抖個不停。

『桃香、愛莎、朱里,振作一點哪!』神色慌張的大和將桃香、愛莎逐一抱於懷裡,對於無能為力的自己極為痛恨,這時候的無頭屍忽必琮就像電影裡頭的殭屍突然垂直起身。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軒轅劍雲,意外嗎?凡是生靈絕對承受不了死亡之氣,如果你真的想拯救這些女孩的性命,唯一的方法就是再次打敗我西鴉王淳于齊以及這具無頭屍;可惜的是你根本做不到。」

聽到淳于齊的話語,大和緩緩起身:『是嗎?天劫十三劍訣第四式,由你首試。』

「什麼?天劫十三劍絕第四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方才的連番激戰想必已經使你氣空力竭,你哪有多餘...」

『天劫絕!!』剎時雲波湧動,層層疊疊、源源不絕的劍氣猶如傾盆大雨一般傾巢而下,淳于齊豁盡全力拼命抵禦著;卻清楚感覺到那些源源不絕的劍氣一波強過一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軒轅劍雲,這就是天劫十三劍訣第四式嗎?實在不怎麼樣嘛!」

『是嗎?玄絕破滅!!』大和迅速將天劫十三劍訣四式串連,無窮無盡、無方無倫之劍氣層層疊疊從四面八方直撲淳于齊而來。

天劫十三劍訣四式連招竟使得淳于齊猝不及防:「卑彌呼大人好不容易讓我重返人間,現在又要回歸無間,我原本想以軒轅劍雲的失敗為快樂;難道這就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嗎?」

可憐的淳于齊、連同無頭屍忽必琮以及整個針葉林通通都被大和的天劫十三劍訣四式連招消滅殆盡,因死亡之氣順利解除,使得一度癱倒在地的桃香、愛莎眾女逐漸清醒。

「周圍怎麼霧茫茫一片?難道這裡就是傳說中的西方極樂世界?」

「什麼?」桃香的話語竟使得愛莎、玲玲、星、美夏、非雪、燕華、圓、花音、雪楓、朱里、初櫻、翠、薰衣子、胡琴、柚香、鶸、英梨、蒲公英、蒼、唯里眾女立即確認自己是否還有體溫,一旁的大和忍不住當場噴酒捧腹大笑。

「哈哇哇!大和哥哥,我們真的已經死翹翹了嗎?」好不容易甦醒起身的麗羽、斗詩、豬豬子、紫莎、未夏、藤羽、華琳、春蘭、秋蘭、華崙、榮華、桂花因為朱里的話語,紛紛嚇得一臉慘白。

臉上充滿微笑的大和忽然從懷裡拿出紅白蠟燭逐一遞給桃香、華琳、麗羽眾女:「呃!大和,這是什麼?」

『如果妳們真的已經死翹翹,蠟燭對於妳們而言不就等同山珍海味嗎?』大和的話語令桃香、愛莎、玲玲、星、美夏、非雪、燕華、圓、花音、雪楓、朱里、初櫻、翠、薰衣子、胡琴、柚香、鶸、英梨、蒲公英、蒼、唯里眾女不禁冒出斗大的汗珠。

「意思是我們還好好活著囉?」看著大和點頭回應鶸的話語,桃香、華琳眾女這才緩緩鬆下一口氣。

『玲玲,肚子餓了吧?我們趕緊回到龍涎餐館,好好休息個兩天。』桃香、愛莎、玲玲、星、美夏、非雪、燕華、圓、花音、雪楓、朱里、初櫻、翠、薰衣子、胡琴、柚香、鶸、英梨、蒲公英、蒼、唯里眾女跟著大和一同離開早已夷為平地的針葉林,一路上有說有笑。

「大和哥!就只有妳們熱熱鬧鬧的,我們卻得冷冷清清,未免太不公平了吧?」

華琳的插花抗議,大和不禁哈哈大笑,跟隨其後的麗羽、斗詩、豬豬子、紫莎、未夏、藤羽、春蘭、秋蘭、華崙、榮華、桂花順勢加入話題的行列中。

「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

陳留郡沛國縣境內一間相當不起眼的學堂,孩子們的讀書聲迴盪周圍久久不散,一名正值青春年華的花漾女子在此教書;她名叫曹德仲操,真名梅琳。

身為華琳親姐姐的她向來淡泊名利、生活低調,因此才會跑到鄉村地區教導孩子們讀書寫字,對於這種平淡無奇的日常令她愛不釋手。

她臉上掛著一副粉紅鏡框眼鏡,穿著粉紅色大大雙領口無袖衣裳搭配淺藍色牛仔迷你褲、延伸至腳踝的純白色條紋短襪以及一雙咖啡色休閒鞋,外搭一件淺藍色牛仔外套。

梅琳有一雙如同深海般的琉璃色瞳孔、清純甜美的小臉蛋,蓬鬆及腰的金黃色螺旋捲馬尾秀髮。

「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

就在這個時候,學堂外來了兩名同樣正值青春年華的花漾女子,她們完全沒有打擾的意思;只是靜靜待在窗戶外頭聆聽孩子們的讀書聲;隨身攜帶一口鐵劍的女子名叫曹休文烈,真名華音。

她頭戴印有英文字樣的藍色鴨舌帽,鎖骨正下方繫著深紅色蝴蝶結小領巾,穿著純白色雙領口漆黑色長袖連身衣裳搭配漆黑色小短褲、一雙漆黑色短筒平底靴。

華音擁有一雙茶色瞳孔、稚氣未脫的清秀小臉蛋,蓬鬆披肩的金黃色中分短髮。

另一名女子叫曹純子和,真名柳琳。她穿著裸露半個酥胸的湛藍色花紋衣裳搭配雪白色百褶短裙、延伸至裙襬下方的粉紅色蕾絲邊黑色大腿襪以及一雙雪白色長筒靴,類似新娘手套的湛藍色花紋分離長袖。

柳琳擁有一雙靛紫色瞳孔、俏麗白皙的圓潤小臉蛋,蓬鬆及腰的金黃色螺旋捲雙馬尾秀髮。

「好孩子們!今天的課程就到這裡了,老師休息的這幾天,你們可別忘了好好複習唷。」

目送逐一離開學堂的孩子們,雙手不時整理書本的梅琳忽然發覺緩緩來到學堂裡頭的華音、柳琳兩名少女,梅琳淺淺的微笑著。

「啊啦!原來是妳們,陳留郡的公務都辦完了嗎?我妹妹華琳前往冀州城的這假天,妳們千萬不要趁機偷懶,屆時出了什麼萬一的話;可別怪我沒有事先警告妳們唷。」

聽到梅琳的話語,柳琳立即嘟嘴、跺腳:「姐!都已經是晚餐時間了,所以才會跑來找妳一起去吃飯,人家好久沒有吃到妳親手做的炸醬麵。」

眼見柳琳就像個孩子一樣撒起嬌來,梅琳不禁會心一笑:「好好好!妳真是名副其實的貪吃鬼,我做給妳就是了。」

「對了!華音,妳表姐華琳有說過什麼時候會回到陳留郡嗎?再過幾天就是祖父曹騰八十五歲壽誕,但願她們趕得及回來為祖父祝壽。」

華音仔細聆聽梅琳的話語,不禁面露苦笑:「這個...華琳姐姐出發之前沒有交代回歸日期,因此我也不敢妄下斷言。」

梅琳、柳琳、華音三名少女伴隨著黃昏的餘暉、沿著田邊,一打開話匣子便停不下來,直到抵達一座大宅院門外廣場;門樑上頭掛著一塊刻有「曹公府」三個大字的拱形匾額,這座大宅院的主人正是曹騰。

曹騰字季興,歷經安帝劉祜、順帝劉保、沖帝劉炳、質帝劉纘、桓帝劉志的曹騰為人謹慎,經常推舉賢能,宦海沉浮三十餘載從無過失。

妻子吳氏撒手歸天,曹騰才毅然決然辭官歸故里,這座大宅院便是桓帝劉志的賞賜;只不過,現年八十五歲的曹騰跟著忘年會裡的幾個好朋友出外旅遊去了。

他的頭上戴著一頂黑色牛仔帽,穿著灰色短袖卡其衣搭配淺綠色登山褲、延伸膝蓋的白色線條襪以及一雙咖啡色登山鞋,手裡拿著一根粗壯的樹根當成防身武器以及柺杖。

曹騰生得濃眉大眼、充滿皺紋的臉孔依舊是一副瀟灑的模樣,蓬鬆中分的雪白色螺旋捲秀髮、額頭前端兩撮瀏海。

雖說陳留郡這個地方確實被華琳治理得有聲有色,郡內百姓皆能安居樂業,令許多宵小之輩不敢造次;不愧是被稱為治世能臣的華琳,果然有一套。

自從華琳接到大和的信件,立刻帶著春蘭、秋蘭、華崙、榮華、桂花以及五千名虎豹騎前往冀州城的這段期間,沒想到陳留郡又亮起紅燈。

陳留郡沛國縣境內除了華琳的曹氏家族以外,大和的親叔叔軒轅淵以及家人遠從雲州遷移至此,似乎已有一甲子的時間;只是這段日子以來,過於忙碌的大和始終找不到回來探親的機會。

軒轅淵、表字守義,真名銀次。擁有一口重達百斤的磐龍刀,銀次的獨門絕學軒轅刀更是名震天下,只是後繼無人的這件事情令銀次經常拿出來唉聲嘆氣。

他的頭上戴著一頂黑紗帽,穿著雪花燦燦長袍馬褂搭配火紅色長褲、一雙咖啡色平底靴,身披有帽子的漆黑色長袖風衣。

銀次有一雙極為清澈的金色瞳孔、斯文俊美的臉孔,黑白參半的披肩秀髮、額頭前端一撮瀏海。

距離陳留郡沛國縣附近有一座埋雲崗,乃是江湖人士了斷恩怨的其中一個地方,雖說銀次早已封刀歸隱並與自己的家人過上閒雲野鶴的平淡生活;數日之前不知究竟原因,居然有人公然向銀次挑戰。

時間流逝的速度總是快得令人無法想像,雞鳴破曉早已遠離:「大和哥!別趁機偷懶,快點做事啦。」

待在龍涎餐館內的愛莎、翠、美夏、非雪、燕華、圓、花音、雪楓、鶸、薰衣子、胡琴、蒼、蒲公英、柚香、英梨、唯里忙碌得不可開交,大和整個人卻懶洋洋坐於某個角落,似乎仍處於半夢半醒的狀態。

朱里、初櫻正在身旁拼命按摩,桃香則是一邊拿刀削水果皮、一邊餵大和吃水果,沉浸於齊人之福的大和確實聽到愛莎的聲音;只是稍微抬頭看了一眼。

『我負責監工就好,現在停機充電中。』聽到大和的回答,愛莎頓時啞口無言,星、玲玲待在旁邊正盡情享用水果。

就在這個時候,斗詩、豬豬子快馬加鞭踏進龍涎餐館內:『嘖嘖嘖!麻煩上門囉!』

「末將參見攝政王殿下!受麗羽大人的委託,麗羽大人說是有要事相商,故而派我們跑來邀請您務必前往冀州府一趟;而且華琳大人已帶著春蘭、秋蘭、華崙、榮華、桂花抵達冀州府。」

大和仔細聆聽斗詩的話語不禁搖頭兼嘆氣:『翠、鶸、蒼、蒲公英,妳們趕緊收拾一下,與我一同前往冀州府吧;桃香、愛莎、星、朱里、玲玲妳們也是,其他人繼續整理龍涎餐館。』

「大和先生,您這是...」斗詩、豬豬子的臉色充滿茫然。

『斗詩、豬豬子,妳們是什麼意思?華琳可以帶上她的人,難道我就不行嗎?還是說我這個堂堂的攝政王不如妳們家的麗羽大人?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否則定會親手扒光妳們這身礙眼的盔甲。』

「噗!」話語方落,桃香、愛莎、玲玲、星、美夏、非雪、燕華、圓、花音、雪楓、朱里、初櫻、翠、薰衣子、胡琴、柚香、鶸、英梨、蒲公英、蒼、唯里不禁噴茶。

「這個...那個...我們...大和先生,拜託你饒了我們吧!」

「大和!壞壞!」眼見斗詩、豬豬子充滿無奈的模樣,一旁的桃香、愛莎忍不住給予大和一記手刀吐槽著,隨後整個龍涎餐館充滿非常歡樂的笑聲。
已記錄
頁: 1 2 [3]
  列印  
 
前往:  

Powered by MySQL Powered by PHP Powered by SMF 1.1.21 | SMF © 2006-2008, Simple Machines | Sitema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