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OVEL健康快樂的網路小說論壇頻道網
十一月 25, 2017, 10:07:18 上午 *
歡迎光臨, 訪客. 請先 登入註冊一個帳號.
您忘了 啟用您的帳號嗎?

請輸入帳號, 密碼以及預計登入時間
 
   首頁   說明 搜尋 登入 註冊  
頁: [1]
  列印  
作者 主題: 純淨之空-第二章:輕浮男×眼鏡小哥的騎士契約(下)  (閱讀 1927 次)
foxrabbit
小說小學生
**
文章: 12



檢視個人資料
« 於: 九月 19, 2014, 08:14:03 下午 »

《齁!親就對了嗎!你再不去的話我看那個紅髮妞就要把你殺了哦~》

不說我還沒發現,貂鈴大姐的眼神已經從憤怒變成了憎恨…

歐…我今天一定犯太歲了。

好吧,認命的我在那兩人疑惑的眼神中走到了泉陽身旁,而他們也很視相的移動到了旁邊。我想他們一定以為我要施展什麼重大的解除咒吧…

很可惜,不是。我在那兩人驚訝的眼神中府身去親了下泉陽(還是嘴對嘴的那種)。

《額…我有說要嘴對嘴的親嗎…?》

欸?不是嗎?小說都這樣寫的耶~

不過神奇是,泉陽在被我熱情(?)的吻了下後,痛苦的表情逐漸卸下,隨及就又生龍活虎的坐了起來。

[小白兔阿…我說你…可真是個壞小孩…]

蛤?我又怎樣了?

泉陽看了一臉疑惑的我後,就突然把他的上衣脫下(OS:靠…他身材也太讚了吧!),然後…

在他的心藏位置上,出現了一個金黃耀眼的美麗圖騰,有點像是朵牡丹花般。

[這…這是…最高級的騎士契約,還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光明系…櫻羽小姐…你到底是…?]

一旁的法師小哥看到都快流口水了。小光呀…你做了什麼好事阿?

《好事!這當然是好事囉~這可是超珍貴的騎士契約哦~》

騎士契約?聽起來好像蠻帥的耶?

《廢話!只要被下騎士契約的人,這一生都不能違背下約者所下答的命令,而且他的命現在可是跟你繫在一起了哦~只要你掛掉,他也會一起掛掉,不過如果是他死,你也不會死。如何?很讚齁~》

好是好…不過怎麼聽起來比較像主僕契約阿…

《歐~這兩個並不相同喔,雖然功用(?)聽起來很像,但兩個的唯一差別是,被下騎士契約的人可以獲得下約者的能力~以他來講的話,現在的他可是獲得了我的光明魔法喔~雖然只有一小部份,不過在這個缺乏光能量的國家裡,他這樣的能力可是足以跟整個王國軍相抗衡喔!》

偶~難怪小嵐看到都快羨慕死了,雖然代價是要做下約者的僕人…

不過跟我想像中的步驟要簡單很多了呢。

《喂!你以為在你身上的神明是誰阿!要不是我法力高強,你真的認為只要這短短的幾分鐘內就能完成的嗎!平常簡陋的騎士契約快的至少也要十幾個小時,更何況是我這種稀少的光明系,好幾天都不一定能完成好嗎!》

哇,小光好棒哦。

《你這敷衍的讚美是怎樣!》

[喂!吳櫻羽!這真的是騎士契約嗎!]

在我正跟小光相談甚歡(?)的時候,貂鈴的一聲責問把我拉回了現實,可惡!

[是阿,怎麼了嗎?]

[不會吧…他媽的太扯了!泉陽,以你的實力竟然會被這ㄚ頭下這種契約,看來我待好好重新評估她的來頭嘍~]

[貂鈴,這種時候不是應該先幫我出口氣嗎…怎麼會是先稱讚下小白兔呢…]

泉陽一臉哀怨的看向貂鈴,但後者似乎完全沒鳥他的意思…

好吧,我開始懷疑他們的伙伴身分了。

[出氣?幹麻幫你出氣?我反而要好好幫櫻羽妹加冕下呢!因為這樣一來你這小子就不能去禍害那些良家婦女們,況且你不也得到了不少的光明能量嗎!這叫兩全其美~哈哈哈~]

[櫻羽小姐…可以容我詢問下嗎?對泉陽下這契約後…你…想要他做些什麼?]

眼鏡小哥一臉嚴肅的看向我,嗯…我敢保證這齊嵐一定跟泉陽有親密關係!

《親密關係…?我怎麼覺得這個詞意思好像不是表面上那樣簡單…》

呵呵,想太多了啦~

[放心,我只是想找人幫我做個護衛而已,不會有那種殺人搶劫奪貞操的行為啦~應該吧?]

語畢泉陽眼神古怪的偏頭看了我一眼,然後又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嗯…我越來越搞不懂這人格有分裂的輕浮男了…

《我想他只是對你下契約的目地覺得好笑罷了。》

蛤?不然呢?難道他很希望我指使他去犯罪嗎?

《哀…該說你太天真還是太天兵呢…?》

喂!小光!什麼意思阿你!

[櫻羽小姐你說只是想讓泉陽做護衛嗎…?既然這樣的話…請你也幫我下契約吧!]

[!!!!!!!!!!!!]

聽到這番話,我和貂鈴大姐整個楞住了好一陣子,反倒是第一個被我陰到的泉陽一臉『果然如此』的表情。

額…小光…你還能再來一次嗎…?

《可以是可以,但給我先問問他的理由!我總覺得這眼睛仔有什麼陰謀呢…》

小光呀,你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阿?

《欸!我是在幫你過濾害蟲耶!》

…………,是是。

[那個小嵐阿…你為什麼想當我的騎士阿?是因為…光明能量的關係嗎?]

聽到我的詢問,齊嵐心虛的笑了笑。

[呵呵,櫻羽小姐好心機…沒錯,我的確是為了光明能量來的。我從當上魔法師學徒後就盡心盡力的尋找著光明能量,不過很可惜,在善惡大戰後,純光系和純闇系的法師都死的差不多了,唯一僅存的一些法師不是法力全失就是能量已無法再施展光魔法...但!今天讓我遇到櫻羽小姐一定是天意,只要你把光明能量傳給我,我就能成為這幾千萬年間…唯一的一個全系大魔導聖師了!]

《全系的魔聖嗎…?歐?有趣… 好!我就給他了!》

魔聖是什麼?還有…全系?

《反正快點去給我把手放他的心藏上啦!呵呵~小櫻羽勇者…你這次真的撿到寶囉…而且還是最高級的至寶哦~》

好吧,看來我再問下去小光也不會理我的,於是我又再一次的幫小嵐做了那個看似很痛苦的契約。


----『下約中請稍後...(什麼鬼?)...』---


嗯…小嵐的痛苦好像比泉陽還重呢…

如果說泉陽的痛苦像是手被人狠狠折斷了的話,齊嵐的痛苦就像全身上下有幾億隻食肉昆蟲再蠶食他的身體一樣...

《呵呵,這是當然的,畢竟元素間會互相排斥。不過他也真夠嗆的,我還真佩服之前他自己可以熬過來呢…》

《嗯…一個闇系大法師…一個現成的全系魔聖…我看那女的也不會是什麼簡單的角色呢…》

慘了,小光不只有被害妄想症,還有自閉症嗎?

《喂!才沒有!好啦,時間到了,去給他來個熱情的深吻吧!》

……………………。

於是我又再次無奈的府身親了下齊嵐(放心,這次我是親在臉頰上),果不其然,在被我吻了後,齊嵐的表情緩和了些。不過相對於泉陽的迅速回復,齊嵐的狀況似乎還是有些痛苦呢…

《阿勒?真奇怪?正常來講應該親完後就會解除了呀?難道真的要嘴對嘴嗎…?》

我才不要勒!第一次是不知道,第二次…

在我仍然在天人交戰(?)的時候,一旁還處在煎熬期的齊嵐竟然…

把我直接拉下去舌吻!!!!!

[唔…!你…在幹麻!]

還沒從驚訝中走出來的我用一臉『你這變態』的表情瞪了下齊嵐,但可惡的是,他竟然只一臉平靜的說了句『奇怪?為什麼沒用?』後又繼續痛苦下去…

天殺的!這個渾蛋!

[齊嵐阿…因為你體內的魔力元素眾多,彼此的排斥力因此也很強,所以你的痛苦自然是我的倍數以上呀…]

許久沒聽到那輕浮男的聲音,我還差點忘了他也剛被我下騎士契約呢…

不過才懷念完沒多久,那個傢伙竟然又露出了猥褻的笑容朝我走了過來…

[小白兔阿…果然你比較中意我對吧~對我第一次就來個熱情的深吻,對齊嵐反而只給了個不太情願的小啄…我就知道…來吧!讓我們來個身心交錯的的融合!]

噁心!超噁心!你怎麼得到這麼自戀的結論的!還有我才不要跟你融合勒!

小光!快幫我這變態的自戀狂轟走啦~

《個人造業個人擔~》

死小光!

就在我快被這發情的禽獸撲倒時,一直沉默不言的貂鈴大姐突然反手給了泉陽一個手刀,隨即他就一聲不響的倒了下去…

Good Job!貂鈴大姐你真是我的女神!

但哪知道還來不及高興,我的眼皮卻突然變的很重,然後在我昏倒的前一刻,我看到貂鈴大姐的臉上露出了一個戲謔的笑容,隨後,我就一起暈倒了…

待續...
已記錄

新人小說家-純淨之空
文筆還不成熟請多多包含...
希望我的作品能讓您看的開心(´ω`)∩
頁: [1]
  列印  
 
前往:  

Powered by MySQL Powered by PHP Powered by SMF 1.1.21 | SMF © 2006-2008, Simple Machines | Sitema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