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OVEL健康快樂的網路小說論壇頻道網
十二月 15, 2017, 06:09:03 下午 *
歡迎光臨, 訪客. 請先 登入註冊一個帳號.
您忘了 啟用您的帳號嗎?

請輸入帳號, 密碼以及預計登入時間
 
   首頁   說明 搜尋 登入 註冊  
頁: 1 2 [3]
  列印  
作者 主題: 宋楚爾:《皇侯列傳.蓬萊閣主》  (閱讀 61360 次)
truersong
小說中學生
***
文章: 77



檢視個人資料 個人網站
« 回覆文章 #30 於: 八月 31, 2012, 09:06:52 下午 »

Boxing Emperor and Kung Fu Marquises: Master of Penglai
《皇侯列傳.蓬萊閣主》

第三十章  還君明珠

楊宰相國忠近期收到一張喜帖,竟是安祿山次子安慶宗與歧王之女榮義郡主大婚帖子,使得楊國忠又回想起「定海神珠」那件要事。

話說天寶四載,楊釗初任判官,前往大理寺進修實習。當時,大理寺正有兩位受到李林甫擢拔的新科檢察長,羅希奭與吉溫,時人謂之「羅鉗吉網」。而吉溫之所以受到李林甫器重,那是因為吉檢察長曾向李林甫建言:「即使山中白額老虎犯罪,也要將其繩之以法。」

正月,處於北方的農閒季節,也是除舊布新的第一個月。李林甫案件審判結束,高力士便指派吉溫,前往李家清除「太尉府」招牌。

吉溫到了李林甫家中,先把「太尉府」的匾額拆了,然後將李林甫的棺槨砸了。由於李林甫已失去王侯身分,紫金朝服一併脫去回收,並將屍體移動到小木箱放置,罪人當然是連棺材都不可得。吉溫接著宣布聖旨,將李林甫的子女與黨羽流放嶺南,然後帶著一個小方盒回到皇宮,並向高力士大總管回報清理過程。

高力士打開小方盒,而方盒裡面放了一顆珠子,這可不是一般尋常的珠寶,而是一件相當稀有的寶物,定海神珠。倘若是一般珠寶,高力士處理起來倒也簡單,放入自己的寶物庫,或是找間有名的佛院供奉,事情很快就處理完結。但這顆珠子看來很邪門,胡亂處理說不定會引禍上身,還是交還給聖上裁示為宜。

楊宰相後來翻閱大理寺的結案報告,吉檢察長並沒有提到定海神珠之事,楊國忠也不好意思詢問吉溫那顆珠子去向。

轉眼之間,安祿山來到長安已過了一個月時間,自李林甫案件完結後,安大人方能鬆下一口氣,並召見次子安慶宗前來京城陪伴。

安祿山共有三子,長子安慶緒為元配所生,安慶緒雖然擅長騎馬射箭,但口才遲鈍為人膽卻。安祿山的次子與三子皆由偏房所生,但次子安慶宗聰明有才,倍受安祿山疼愛。安慶宗不僅相貌風流倜儻,通曉詩文才情並茂,穿梭在長安與洛陽之間遊學,完全不像自軍事家庭出生的文人。

二月十二,花朝節,李隆基邀請楊國忠、陳希烈及安祿山三位愛卿進入皇城,眾人移駕御花園賞花。而太子李亨、楊貴妃玉環與大總管高力士,亦在御花園陪伴玄宗皇帝。當時景致春意盎然,園內百花齊放,好一幅君臣同樂的花樣畫面。

楊玉環又在御花園內展現曼妙舞姿,而楊國忠、陳希烈及安祿山接連鼓掌叫好。只是李隆基似乎有點愁眉不展,並沒有顯現興高采烈的模樣。楊玉環跳舞結束,花園內櫻花樹枝搖動,花瓣自枝幹凋零,灑落在李隆基面前。

愁容的君王不免長聲嘆氣:「去年此時此刻,御花園賞花共有五位愛卿作陪,今朝賞花只有三位愛卿作陪,你們說人生豈不像花開無常?」

楊國忠、陳希烈及安祿山三位皆沉默不語,因為不見的兩人乃是王鉷與李林甫。

「唉,說不定來日哪天,就換成朕離開這個世間?」

「皇上是萬歲爺,奴才不僅要侍奉皇上一百年,一千年、甚至一萬年。」「父皇基業長存不朽。」「臣等誓言效忠吾皇。」「皇上,我剛才舞蹈跳得不好嗎?」

「皇兒及眾愛卿的忠心,朕其實一直瞭然於心,只是新的年度到來,總是要張顯新春活力。昨日夜深人靜,朕赫然想起十幾年前,因緣際會,促成膠東諸侯圓滿婚姻大事,造就一段武林佳話,後來太上老君便天賜寶物,開啟了天寶年代。高力士,你還記得膠東諸侯的婚禮嗎?」

「奴才怎會忘記那場御賜婚禮呢?皇上的聖旨是奴才親自帶到太原府頒布。」

「朕心想如果今年在京師辦個盛大婚禮,不但可以激勵人心並能振奮王朝。最近聽說歧王之女榮義郡主到了適婚年齡,而安愛卿的次子安慶宗,又是聞名京師的雅士,不如將郡主婚配雅士,成就一對王侯之間的才子佳人。不知安愛卿意下如何?」

「犬子何德何能勞動皇上作媒,祿山是個胡人,出身低微,家教不嚴。小犬前來長安遊學,雖懂得幾句詩文皮毛,但只怕犬子不配高攀郡主。」

「說實在,朕從沒把安愛卿當作外人看待,況且朕已閱讀過安慶宗的詩文,感覺慶宗頗有才氣。至於安慶宗與榮義郡主的文定禮品,就由朕這個媒人挑選包辦。高力士,回宮裡將神珠取出,贈給歧王當作新人的文定聘禮。」

「臣惶恐,謝主隆恩。」

今日黃山光明頂,陽光普照,雲霧散盡,視野寬闊,一覽無遺。黃山掌門錢瑛怡召集四大弟子,前往玉大執教居所密商,討論有關桂賢人去留議題。

玉芷綉、玉芷繪、玉芷紓及玉芷蔓四姊妹,各自坐在大執教廳堂之上,靜待掌門宣布桂溪泉的未來去向。

「四位執教,相信妳們很清楚南宮先生已巡視過黃山,我黃山派與南宮世家之間的歷史淵源,不用多做解釋。昨天桂賢人已告知我,他們師徒即將離開黃山,並感念黃山四位執教長期協助,承蒙照顧傅玉穎公子,桂溪泉決定前往杭州鹽官古鎮修身養性,暫且不會涉入武林風波,不知諸位執教對此事有何見解?」

「請問掌門,傅玉穎公子在黃山停留超過半個月,桂賢人師徒即將離開黃山,不知傅公子是否待在西海大峽谷,繼續指導筱蓉妹子圍棋?」

「傅公子從何處來到黃山,就應該回到他本來該去的地方。芷蔓,傅公子是由妳接送到黃山,就指派妳護送傅公子返回滕王閣,並記得帶個禮物給葉執行官。」

「報告掌門,有關向洪州執行官賠禮事宜,請委由我丹蝶處理。四妹當初與葉執行官曾發生口語衝突,賠禮事宜由丹蝶出面,日後見面才不致於尷尬。」

「一人做事本該一人承擔,四妹竟敢私自放縱門人溜到洪州,走趟南宮世家商會賠禮有何不可。唉,我本來想建議掌門,由二姊護送桂賢人師徒前往杭州,沒想到二姊竟主動提議拜訪葉執行官,真有點奇怪呢。」

「三妹對我拜訪洪州執行官之事有意見,我才感覺有點納悶,難道說三妹想前往南昌與葉執行官會面不成?」

「我對葉邢端可沒有多大興趣,千萬別說我想和葉執行官攀交情。據我所知,二姊向來不曾對淮州及揚州男子正眼看待,除了先前某任金陵執行官之外,難道說這年頭二姊的審美觀有所改變,反而對洪州男子另眼相看了嗎?」

「妳們幾人不用再爭吵,本掌門已做好決定,由丹蝶處理南昌賠禮事宜,而護送桂賢人師徒任務就交由嬌蝶辦理。」

「報告掌門,我建議由二妹護送桂賢人師徒離開黃山,並且派幽蝶跑一趟南昌,可讓三妹與南宮世家商會建立良好關係。」

「承蒙大姊愛戴三妹,讓我這個長相平凡的老女人,可以到南昌認識葉執行官這般青年才俊。不過大姊好像忘記揚州商會即將召開會議,我們黃山派在揚州經營酒店有事須要洽商,小妹正要辦理揚州會議,恐怕無暇前往南昌。」

「既然如此,本掌門宣布今日會議結論,揚州會議改由嬌蝶辦理,嬌蝶與小秀才護送桂賢人師徒前往金陵,然後讓桂溪泉自行前去杭州。而嬌蝶前往揚州期間,前山事務直接向我報告,而丹蝶與夢蝶前往南昌期間,北海與東海事務交由幽蝶代管。眾人不得再有所異議,各自進行本掌門分派的任務。」

小秀才聽到最新消息後,又溜到北海找韓無名,心情非常興奮說道:「趕快打點你的行囊包袱,我們將要離開黃山前往揚州。」

韓無名相當不解,他數日以前面見過桂師父,而老桂交代小韓在黃山清修武功,怎麼才過了幾天,師徒馬上就要離開黃山。

「小秀才,妳是不是又要出門扮飛賊,這次又是跟著哪位仙子偷溜下山,妳前往揚州要做什麼呢?」

「小韓哥哥,你誤會了,我這次可是陪同嬌蝶執教下山,前往揚州參加重要會議,這可是很正經的事情,不是你所想像的外出遊玩啊。」

玉屏峰上,氣氛莊嚴肅穆,黃山掌門錢瑛怡率領黃山眾弟子,歡送桂賢人師徒與傅公子離開黃山,而醜婆婆與錢筱蓉亦出現在前山送行之列。

黃山四蝶各有任務,嬌蝶執教前往揚州出席會議,丹蝶執教前往南昌拜訪葉執行官,而夢蝶執教護送傅公子返回滕王閣,唯有幽蝶執教留守黃山。

小秀才這回隨嬌蝶執教前往揚州,路途中又會經過金陵城,心裡實在高興萬分。桂溪泉交代好韓無名,臨行之前向黃山掌門及醜婆婆道謝,只是當韓無名向錢瑛怡道謝之時,錢筱蓉卻有股莫名惆悵感覺,她便謊稱自己身體不適,提早返回西海大峽谷休息,而玉芷蔓與傅玉穎卻沒有發現異狀。

醜婆婆攙扶錢筱蓉離開玉屏峰,幽蝶執教這時走向丹蝶執教,不禁感慨嘆道:「二姊選擇拜訪南宮世家,間接造福大姊與四妹,成人之美令我由衷欽佩。」

「喔,我只是依照掌門指示,前往洪州安撫南宮世家葉執行官,何來成人之美?」

「二姊是個明眼人,師尊安排眾人在玉屏峰替桂賢人師徒送行,我看這根本是『師徒連連看』。反正此事對我本沒有差別,桂溪泉又不曾對我有過任何好感,只是師尊之心昭然若現,揚州之行安排得太過明顯,委屈二姊了。」

桂溪泉師徒隨著嬌蝶執教及小秀才走下天都峰,四人離開了黃山往金陵方向出發。桂溪泉與玉芷綉在前面並肩同行,而韓無名與小秀才在後面嬉笑漫步。

「小秀才,妳們到了揚州,在那裡要待多久時間?再過一個月就要過端午節,妳和嬌蝶執教到時要停留在揚州,還是返回黃山過節。」

「當然是回到黃山過節啊,小韓哥哥,我們黃山派也有舉辦划龍舟比賽。」

「玉屏峰也能划龍舟,哈,不如開飛船還比較有可能,深山裡面如何划龍舟?」

「當然不是在玉屏峰頂划龍舟,你不知道西海三溪口有條大河,只要有寬廣河道的地方就能夠划船。」

「桂師父打算一個人前往杭州,他要我暫時留在金陵城過端午,他說玄武湖的龍舟競賽非常熱鬧。我以前待在廣州城時,每年都有去看龍舟競賽,……。」

玉芷綉默默看著桂溪泉,低吟道:「泉哥,此次獨自前往鹽官,何不帶韓無名共赴杭州?師徒同行也好兩相照應。」

「一縷相思,百般情緣,千山劍外,萬里獨行。」

古有《節婦吟》嘆曰:知君用心如日月,事夫誓擬同生死。還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
已記錄

Song, Chuer
幻遊部落格
Ichuer.com - Ichuer 幻遊網
truersong
小說中學生
***
文章: 77



檢視個人資料 個人網站
« 回覆文章 #31 於: 九月 11, 2012, 07:47:01 下午 »

Boxing Emperor and Kung Fu Marquises: Master of Penglai
《皇侯列傳.蓬萊閣主》

第三十一章  滄浪會蓬萊

朱雀令主離開黃山往江東而行,不死之鳥飛向太湖西山島。西山四周為茂盛森林所圍繞,長年雲霧籠罩,山高林密,其中缥缈峰正是西山七十二峰之首。

不死之鳥回到棲息之地太湖缥缈峰,當朱雀令主穿過水月禪寺之後,神獸雙眼緩緩閉合,體外鱗片逐漸石化,成為缥缈峰西北麓水月塢上一塊巨石。

常言道:「鏡中水月,石島觀音,楊柳甘露,大悲吉祥。」

南宮赫名輕裝來到蘇州城,他並未視察位在虎丘的蘇州執行官府第,而是直接返回城內滄浪的私人宅院。

十五年前,桂溪泉成為揚州霸主之際,當時的滄浪主人任職蘇州執行官,他也是南宮世家中有能力召喚神獸的魔人之一,而不死之鳥乃是滄浪主人的坐騎。

滄浪位在蘇州城南,而「滄浪」兩字出自《孟子》及《楚辭》,正所謂:「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

南宮赫名位在滄浪的私人宅院,與其他蘇州造園截然不同,這間府第特色為傍水造亭,一泓綠水繞于園外四周,賓客往來須漫步過橋始得入內。

楊郃與曾玟翩並未受南宮世家邀請前往滄浪,而是由蘇州執行官安排至西北閶門外之東園休憩。東園位在蘇州城前往虎丘的途中,由於東園位置處在蘇州城郊,所以面積較城內園林更加寬廣。

東園的主廳名為涵碧山房,廳前建有一座荷花池,臨水而築,錯落有致。東園北面外圍由三座高樓所盤繞,登臨其上不僅可一覽全園景緻,更可遠眺虎丘及觀賞蘇州夜景。

當時東園仍是一座新建的園林,故建築師持續規劃增加園內景致,並在爭辯是否要在荷花池內增建假山假島:一派說法池內擺置山島會阻擋主廳賞荷視野,但另一派說法可建迴廊交接至池內山島,更添水中賞景趣味。

楊郃與曾玟翩來到荷花池畔,曾大姑娘也加入建築師的討論,她認為在池內建造山島頗有道裡,並建議這座山島取名為「小蓬萊島」。

四月十三,呂素璇主僕來到蘇州滄浪,閣主馬車停放在滄浪宅院橋前。滄浪主人親自在橋頭迎接蓬萊閣主,南宮赫名與東方神農走過小橋流水相互寒暄,接著江南領袖與膠東諸侯進入滄浪宅院會談。

「東方掌門南下至廣州,想必已會見過摘星樓主。」

「呂某這次前往廣州,主要參加一年一度的海神祭,此行順道拜會廣州士紳,而司馬樓主乃是廣州重要人士,在下當然要親自前往摘星樓請益。」

「不知司馬樓主是否有告知東方掌門,當初桂賢人在南宮世家退休後,為何選擇遷往南海神廟?」

「根據司馬樓主的講法,他是受到前任南宮掌門請託,負責照顧桂溪泉師徒,難道其中藏有其他隱情?」

「回憶開元二十八載,呂兄離開繁華的金陵城,返回山東煙台拜項昀翱為義父,脫離南宮世家改入東方世家門下。呂兄順理成章當上膠東諸侯繼承人,這件事對桂溪泉內心造成傷害甚大,可謂『斷臂之痛』。」

「我與桂溪泉之間情誼,又無不可告人之事,南宮掌門的說法過於誇張。」

「『斷臂之痛』的說法只是打個比喻,回想當年桂溪泉在玄武湖技壓四大黑幫,呂兄不就是桂溪泉身邊的得力助手。我記得呂兄當時任職金陵執行官府第侍衛長,然而誰也沒預料到桂溪泉招惹霉運,就是從呂兄離開金陵城開始。」

「桂溪泉當年在金陵造成失敗,屬於南宮世家內部矛盾所致,我可不認為與呂某返回山東煙台存有關連。」

「呂兄在開元二十八載春季離開金陵,而桂溪泉恰巧在夏季受人陷害,過了秋季更是一敗塗地,直到冬季最為淒慘,八大執行官聯手彈劾,桂溪泉不得不被迫退休。談起桂溪泉當年潰敗速度又急又快,除了黃山掌門錢瑛怡願意伸援桂溪泉之外,江南其他人士皆避之唯恐不及。」

「我的立場依舊不變,這件事自始至終是桂溪泉與八大執行官之間的恩怨,此事與呂某一點關係都沒有。」

「呂兄倒是說得雲淡風輕,表面上這件事好像與呂兄扯不上關係,但事實上跟一個人有著密切關係,不過那個證人也已經死了。反正我也不想再提起那個人名字,只是那個罪人曾告訴過我一個有趣的婚禮故事。」

「滄浪主人感覺有趣的婚禮故事應該屈指可數,不妨讓呂某動下腦筋猜一猜,難道會比漢武帝『金屋藏嬌』的故事有趣?」

「非也,非也,那個罪人當年跟我說了一個『天仙配』的故事,至今仍讓我意猶未盡,回味無窮,但不知蓬萊閣主是否有印象?」

「滄浪主人問我是否有印象,我確實不知如何回答是好,因為『天仙配』是山東民俗故事,在膠東半島隨便問個人皆有印象。所謂牽牛為夫,織女為婦,……。只是端午節都還沒過,怎麼會提到七夕去了?」

「那麼說來,呂兄原本就很清楚『天仙配』的故事內容,看來剛才是我提了一個相當無趣的話題。嗯,咱們再回頭談談桂賢人吧,呂兄應該不曉得桂溪泉是自願退休前往南海神廟,這跟外傳八大執行官聯合起來,施壓拜月宮前任南宮掌門處置桂溪泉,兩者說法差異頗大。」

「未曾聽聞桂溪泉自願退休前往南海神廟,呂某願聞其詳。」

「當年南宮世家原先預定幾個地點安置桂溪泉,像是普陀、武夷、南寧或大理等地,然而桂溪泉卻提議待在人來人往的南海神廟,老實說,廣州南海神廟並不是風光明媚的退隱居所,但至少可以避開金陵四大黑幫,以及揚州的牛鬼蛇神。唉,桂溪泉之所以會在金陵一敗塗地,那是因為他中了一種毒咒,『嗜血魔咒』,而且是遭到武林禁用古老咒語。蓬萊閣主識多見廣,可能聽說過這類古老咒語。」

「呂某對禁咒研究有限,並不清楚『嗜血魔咒』來源及用處。」

「『嗜血魔咒』最早出現在西晉晚期,那是江南道教為懲罰巫教魔人所創造的咒術,龍虎山仙人城內應該有所記載才是。只不過到了南北朝時期,南宮世家與天師道關係良好,南宮世家受到巫教魔人所託,由天師道邀集道教大老協商,將『嗜血魔咒』列為武林禁咒,日後不得再用。天師道不僅醫治過往受創的巫教魔人,並與巫教重修舊好。」

「按照南宮掌門的說法,『嗜血魔咒』仍是可以解除的咒術,而這個禁咒的秘密掌握在道教大老及仙人城裡面。」

「當初桂溪泉之所以選擇留在廣州,其實是彰顯兩個用意:一則表明其心未死,仍抱有東山再起之志;二則期盼張天師能伸出援手,告知『嗜血魔咒』的解除秘方。不過,桂溪泉的希望卻無奈落空,因為龍虎山子明天師在隔年開元二十九載仙逝,而其他道教大老對此事亦無動於衷,可憐桂溪泉在廣州一連待了十年,都沒有想出破解『嗜血魔咒』的方法。」

「不過,桂賢人離開南海神廟也有一段時間,可見有心人士早將『嗜血魔咒』的解除秘方交給桂溪泉,否則桂溪泉一輩子都可能愁困在南海神廟。嗯,南宮掌門似乎對『嗜血魔咒』之事相當關注,但據我所知,道教可實際進出仙人城的大老不會超出十位,而張教主對於道教事務瞭若指掌,只要南宮掌門向天師道提出請求,很快就能查出道教人士是誰在暗助桂溪泉。」

「雖然呂兄的推論合情合理,但卻忽略其中一項可能性,張教主也可親自將『嗜血魔咒』的解除秘方交給桂溪泉,因為張教主對道教咒術最為熟悉不過。」

「南宮掌門此言存有『含沙射影』的意味,難道說南宮世家懷疑桂溪泉與龍虎山勾結,士龍天師授意解除桂溪泉的『嗜血魔咒』。」

「呂兄又何必激動呢,我剛才只是提到『可能』,原本桂溪泉期望子明天師解救他,但後來子明天師得道仙逝,桂溪泉只好把希望寄託在士龍天師。但事實也可能出於某位道教高人的慈悲為懷,像是茅山真君、桃源洞主或是大學聖宗等大老,趁機進入仙人城查出解除禁咒秘方,然後再私下透露給桂溪泉知情。但我也不確定此舉由何人所為,說不定此人為善不予人知。」

「南宮兄對桂賢人解除嗜血魔咒,不僅一點都不擔心反而樂觀其成。呂某率先恭喜南宮世家增添一位絕頂魔人,日後對於掌控神獸更是如魚得水。」

「桂溪泉雖然已擺脫禁咒制約,但是他的功體暫時仍無法召喚神獸,如果呂兄願意找桂賢人聊天敘舊,這個時機恐怕不容錯過。否則等到桂溪泉召喚了軒轅火鳳,就算士龍天師再厲害也不會是他的對手。不知呂兄這趟南下是否曾經路過杭州?或許近期走一趟杭州鹽官古鎮,說不定可巧遇意外收穫。」

「南宮兄是暗示我前往杭州鹽官,有可能會遇見桂溪泉。」

「我只是好意提醒呂兄,錢塘江海寧潮水值得一觀。」

有關滄浪主人與蓬萊閣主之會面,後世詩文嘆曰:「清風明月本無價,遠水近山皆有情,蕩搖浮世生萬象,豈有貝闕藏珠宮。」

下回預告:《皇侯列傳.蓬萊閣主》即將進入連載倒數,第三十二章「金陵皇之心」。
已記錄

Song, Chuer
幻遊部落格
Ichuer.com - Ichuer 幻遊網
truersong
小說中學生
***
文章: 77



檢視個人資料 個人網站
« 回覆文章 #32 於: 九月 24, 2012, 09:24:18 下午 »

Boxing Emperor and Kung Fu Marquises: Master of Penglai
《皇侯列傳.蓬萊閣主》

第三十二章  金陵皇之心

俗話說:「不到黃河心不死。」根據新華字典基本解釋:這句話比喻不達目的不甘休,也比喻不到實在無路可走的境地不肯死心。但根據BBS鄉民字典解釋:其典故乃出自於嬌女黃荷與羞男關財之間,一個感人肺腑的音樂故事。

自從滕王閣一別之後,梧離子和韓無名便失去聯絡,更不知曉傅玉穎與桂溪泉師徒在黃山作客之事。

提起金陵最早的城區稱作「越城」,此乃越王勾踐命令范蠡所築的城池,自古稱之為「石頭城」。直至春秋末期,楚威王滅了越國,據說楚王埋金於石頭山以鎮「王氣」,而石頭城改名為「金陵邑」,石頭山亦改稱金陵山,此為金陵地名原由。

不過到了東吳時期,金陵改名為「建康」,歷經魏晉南北朝,建康乃是六朝古都。直至唐代金陵仍稱之為建康,後來五代十國的南唐,才將建康恢復為金陵舊稱。

金陵是長江流域與淮河流域的分野,其王氣出自於龍盤虎踞之地理位置:從戰略觀點來看,金陵掌控長江屏障之勢,北可攻取淮南,東可囊括江東,西可占據洪州,難怪楚王將金陵城稱為「霸氣之城」。

前些日子,武神返回了金陵城,但城內人事早已全非,過了二十年,四大黑幫也有兩位幫主與世長辭,並且換了兩位新幫主繼位。至於袁凌驍的徒弟卓航波,在開元末期開始效忠四大黑幫,成為天寶年代「黑暗武道館」的最高顧問。

袁凌驍調查過南宮世家現任的金陵執行官彭識傑,此人是個標準笑面虎,他在金陵商會上任第一件事,就向卓航波成為拜把兄弟。彭識傑記取當年桂溪泉在金陵的失敗教訓,他決定採用懷柔政策與四大黑幫共享金陵城。反正金陵是南方最大的城市,南宮世家無須介入金陵每個行業,既然四大黑幫對武道館的生意有興趣,不如將這筆生意讓給卓航波,但可交換一些有用的利益回來。

「黑暗武道館」是金陵城內,一個非常特別的比武行業,整個南方只有在金陵特有的專業競技場,即使在蘇杭、長沙、南昌或廣州都沒有聽說過類似行業。

天寶年代當時有句流行順口溜:「崑崙奴、新羅婢」。新羅婢由字面解釋,就是自新羅國進口女婢,據說古代的新羅女子乖巧又能幹,受到長安富商特殊癖好。如果有人望文生義,把崑崙奴按同理解釋,說成自崑崙山進口男奴,那可是大錯特錯,崑崙山是元始天尊的仙山,何時開始從事人力派遣工作?

根據時人考證,崑崙奴指的是從中南半島進口保鏢,尤其是馬來品種的矮黑人,但為何稱之為崑崙?那是因為當時西貢有座崑崙港,正是當年中南半島人力派遣的交易場所,除了方便批次人力輸出之外,並可就近送到鄰近暹羅訓練泰拳。

按照「開元天寶遺事」之非官方記載,崑崙奴第一大輸出到長安,而第二大輸出到金陵。早先提過唐朝官制,長安是官員所在人數最多的城市,因此崑崙奴的需求明顯最大,就連李林甫出門都有聘用崑崙奴在旁服侍。但為何金陵是崑崙奴第二大需求城市?因為卓航波在金陵大量進口崑崙奴。

經過數日和樂融洽的聯誼之旅,桂溪泉師徒與玉芷綉師徒,終於在金陵西北面長江碼頭分手。嬌蝶仙子帶著小秀才前往東北方的揚州,而韓無名獨自搭上客船越過長江,進入金陵十里秦淮。

大江東去浪淘盡,滾滾江水,川流不止,只留下桂溪泉的孤影佇立江面,但他卻沒法再踏入金陵城一步,因為他回不去了。

不可避免的命運捉弄,無論是南宮赫名或是東方神農,他們很快就會找上洞庭賢人,也許桂溪泉一生的傳奇,即將在那個稱為「武林」的地方,宣告結束。

「小韓,如果可以的話,八月中秋相約回到南海神廟,我們一起過節。」這是小韓聽到老桂所講的最後一句話。

韓無名一個人孤單走進金陵城,天啊,只見映入眼簾的是高樓聳立的震撼景象,這個城市至少比廣州大上好幾倍,但要從哪個景點開始參觀這座大城?反正現在離八月尚有四個月時間,小韓可以留在秦淮河畔好好放縱青春歲月。

「年輕人,快來買張『黑暗武道館』門票,既然都來到秦淮河畔,竟然沒逛過『黑暗武道館』,等同沒來過金陵。」一個賣票人在招攬小韓觀賞黑暗武道館表演。

黑暗武道館裡面到底有什麼好看?小韓掏了銀兩買好門票,不就直接走進去看就可知曉。黑暗武道館其實是座圓形競技場,類似鳥巢或是巨蛋的封閉式場所,裡面至少可以容納五千位觀眾。較為特別一點,武道館場內竟有兩座巨大動物雕塑,此乃卓航波的創意構想,而兩座吉祥物放的是「獵鷹」與「戰犬」。

今天觀眾算是挺捧場,門票總計賣出七成七,至少七成以上的位置都有人坐。由於小韓第一次來到金陵,搞不清楚武道場票價,他直接買了一個貴賓席次,坐在舞台前方的貴賓座位。

表演開始,獵鷹與戰犬馬上出現暖場,首先是一位黑人扮裝金雕吉祥物從天而降出場,惹得競技場內觀眾大聲叫好。然後,一個士兵打扮狗頭吉祥物,剛跑出場就打滑跌倒,這肯定是來搞笑炒氣氛的。

當兩個吉祥物表演完畢,黑暗武道館主持人正式現身,並且講解今日節目比武規則,小韓才搞懂黑暗武道館進行「自由搏擊」的競技活動。競技場內規則是不比刀劍棍棒,只比拳腳搏擊,至於武功流派不受限制,不僅少林拳、武當掌皆可施展,就算打的是泰拳、跆拳也行。

比賽正式開始之前,照例舞台旁邊的旗台升起武道館會旗,這是一張黑白相間的雙色旗子,黑色代表崑崙隊,而白色代表神鬼隊。話說崑崙隊是由崑崙奴組成的聯盟,而神鬼隊又是何方神聖?

天寶年代,吐蕃屢次侵犯唐王朝疆域,主要戰場在青海及河西走廊。但自唐王朝南詔戰爭失敗之後,雲南王脫離唐朝統治,改而效忠吐蕃,但楊國忠謊報雲南戰情,李隆基懶得理會所謂復置姚州都督府之建議。

但在雲南境內,有眾多唐朝士兵遭到吐蕃俘虜,既然南詔戰爭沒有失敗,當然這些戰俘也沒人理會。後來,在大理城就有私下戰俘交易行為發生,而卓航波在金陵開始輸入雲南唐兵戰俘。

雲南唐兵戰俘送到金陵城之後,卓航波便將這群士兵改裝成神鬼戰士,成立神鬼聯盟對抗崑崙聯盟,神鬼隊 VS 崑崙隊。黑暗武道館比賽規則很簡單:神鬼隊及崑崙隊各派出三名選手比武,採行三戰兩勝制。不過,無論比賽如何進行,如果第一場神鬼隊獲勝那第二場一定是崑崙隊贏,反之,如果第一場是崑崙隊獲勝那第二場一定是神鬼隊贏,否則就不用比第三場,那麼觀眾一定看得不過癮。

韓無名第一次來到黑暗武道館,觀賞神鬼戰士狂戰崑崙奴,心裡看得熱血沸騰。由於小韓坐在貴賓席次,對於選手比武之間表情觀賞得相當清楚。那天,第一場比武由神鬼隊獲勝,當然第二場就由崑崙隊獲勝,終於來到緊張又關鍵的第三場比武。

神鬼隊派出一名走路有點行動不便的選手出場,因為那名選手上周比賽受傷,本周又再度代表神鬼聯盟出賽。理論上,選手行動不便就該掛免戰牌療傷,但是神鬼隊教練卻派出這名帶傷選手出賽,那又是有何目的?

武道館比武持續進行,卓航波現在位於金陵城內最高檔的酒店,正與金陵執行官彭識傑聚餐,而黑暗武道館播報員,則會把比賽結果即時通報給卓航波知情。

「卓兄,過往幾周武道館好像都由神鬼聯盟獲勝,我想應該讓崑崙聯盟好好表現一下,難道崑崙奴最近在比武作假嗎?枉費我加入崑崙聯盟粉絲群。」

「彭兄放心,崑崙奴今晚會展現堅強實力,把那批戰犬徹底打爆。」

通常,神鬼戰士出場都會戴眼罩遮住半張臉,但今天第三場比武的神鬼戰士實在很遜,一路遭到崑崙奴狂搥,連神鬼隊的眼罩都被打飛。今天觀眾也有點奇怪,幾乎一面倒向崑崙聯盟,大家都替崑崙奴加油,小韓站了起來,回頭看到一群嗜血的臉孔,他覺得自己好像來到吸血鬼巢穴。

這時,神鬼隊教練向比武擂台裁判扔出白旗,終於宣告神鬼隊認輸投降,但是台上裁判好像完全沒有看到,視而不見。主持人在旁邊笑道:「裁判今天得了夜盲症,看來神鬼戰士要被打到抬出去,這場比賽才會結束。」

小韓走到擂台邊向裁判討論,根據先前主持人講解的比武規則,任何一隊教練扔出白旗認輸,這場比武競賽就應該終止,你這個裁判到底懂不懂規則。

武道館裁判叫了幾名保全人員,立刻把小韓架出觀眾席,因為卓航波已交代過今晚比賽結局,一定要讓神鬼隊被完全打爆。

小韓遭到幾名保全人員請出場外,但這幾個人怎麼可能攔得住韓無名,他是個連戲台都可以舉起來的大力士,幾個保全人員很快就給韓無名擺平,小韓又從場外衝回場內比武擂台。

裁判越看小韓越不順眼,這個觀眾不好好坐好,竟然跑到場邊講東講西。韓無名做了一個驚人舉動,他無預警跳上比武擂台,一手就把崑崙奴推倒。

主持人從沒看過這種情形,觀眾竟然跳上比武擂台對決崑崙奴。

武道館裁判終於忍無可忍,他決定動用天寶年代從來沒有使用過的「緊急命令」,憤怒的裁判吹起一個很特別的哨音。

聽到緊急命令哨音之後,主持人緊急站了起來,向全場觀眾宣布比賽結束,並請所有觀眾在一刻鐘內,儘早離開黑暗武道館,不然自負後果。

這時,武道館內突然出現百來名黑衣人,每個人皆是重裝備出現,身上穿著盔甲手上拿著鋼棒,他們不是丐幫份子,但確實是來打狗的。

有經驗的觀眾立刻快步飛身離開武道館,他們知道武道館緊急命令的意涵,只有年紀較大的老頭子觀眾行動比較緩慢,但工作人員很快疏散場內觀眾完畢。

百來名黑衣人已經將比武擂台圍堵起來,崑崙奴趁機離開擂台,裁判用中指比向韓無名,然後對手持鋼棒的黑衣人說道:「你們快給我把這個笨蛋扔入秦淮河。」

百支鋼棒從天而降,韓無名奮勇對抗鋼棒部隊,雙拳震天打開了十支鋼棒,又有幾十支鋼棒敲了下來。然而,韓無名力大無窮,一手就可抓起一個黑衣人,他像三國猛將典韋英勇善戰,將兩個黑衣人挾起當作武器,擊退進攻的鋼棒部隊。

韓無名在比武擂台上苦戰鋼棒部隊,雙方交戰了上百回合,反觀兩個遭韓無名挾持的人肉武器,早就淪落成為肉餅。此時,韓無名全身冒汗濕淋,但鋼棒部隊一波接著一波車輪戰,已經耗損韓無名大半內力。

即便是三國猛將典韋,手中沒有兵刃,光憑空手力戰百人之後,結局亦是精疲力竭受死。所謂世事難料,沒想到小韓竟會比老桂先走一步,韓無名尚未逛遍金陵城,他還沒去過北方,他也沒到過黃河,但小韓的故事即將在秦淮河畔結束,說來比拜倒在石榴裙下的登徒子還不如。

這時,觀眾席上傳來咬花生的聲音,好響亮的咬花生聲音,灑落滿地的花生殼從上方觀眾席滾下,怪哉,觀眾席內怎還有一個觀眾沒離開?難道這個人比吸血鬼還要嗜血?還是他想親眼看見韓無名被抬出武道館才甘願離開?

很多人都聽到有個人在吃花生的聲音,但剎時間一聲巨響,韓無名精力耗盡兩腳軟化,轟然在比武擂台上昏倒躺下。這時,老頭子觀眾站了起來,他從遠方觀眾席逐漸朝向擂台中央走近,但他其實在聆聽一種聲音,一種心臟跳動的聲音。

「你又是哪來的好事之徒?剛才不是宣布所有觀眾儘早離開武道館,你是聽不懂金陵方言,還是你想看這個笨蛋被丟入秦淮河嗎?」

「不是,這個人還沒死,他依然活得好好的,你們為何要把他丟入秦淮河?」

「膽敢在卓大爺開設的黑暗武道館鬧事,不可饒恕。」

「我說叫卓航波放了這個年輕人,快點通報卓航波過來武道館,跟他說武神袁凌驍想要和他見面。」

「笑話,武神早已離開金陵二十年了,你在跟我說夢話嗎?」

沒有人理會老頭子瞎編的夢話,幾個黑衣人把韓無名抬了起來,眾人像個送行者隊伍,準備替小韓安排上路。

老頭子注視競技場內兩個巨型吉祥物雕像,一隻獵鷹和一隻戰犬,不免讓袁凌驍想到很久以前有兩隻討厭的神獸,撲天雕與哮天犬。不知為何袁凌驍突然發狂,然後使勁向屋頂咆哮怒吼。

「卓航波,你以為你是二郎神,完全沒把我武神袁凌驍放在眼裡。」

霎時間,整座武道館天崩地裂,搖晃起來比地牛翻身還要可怕,袁凌驍用近九成功力施展「少林獅子吼」。一聲巨大怒吼聲停止以後,獵鷹與戰犬雕像裡外破裂化成碎片臨空剝落,接著兩個巨型吉祥物應聲倒下,而百來名黑衣人完全嚇傻,鋼棒接連從手中脫落到地面滾動。

袁凌驍像是一頭嗜血魔物,奮力跳上比武擂台,露出凶狠霸氣怒吼道:「沒人可以在金陵挑戰武神,誰都不能例外。」

武道館內眾人同時跪下,請求道:「武神饒命。」

皇之心在跳動,武神回來了。

下回預告:《皇侯列傳.蓬萊閣主》連載結局,第三十三章「龍虎飄渺」。
« 最後編輯時間: 二月 16, 2014, 08:12:16 下午 由 truersong » 已記錄

Song, Chuer
幻遊部落格
Ichuer.com - Ichuer 幻遊網
truersong
小說中學生
***
文章: 77



檢視個人資料 個人網站
« 回覆文章 #33 於: 十月 03, 2012, 08:41:02 下午 »

Boxing Emperor and Kung Fu Marquises: Master of Penglai
《皇侯列傳.蓬萊閣主》

第三十三章  龍虎飄渺

禹王治九河並定九州,東巡狩至於會稽而崩。傳說禹王擁有飛龍在天的曠世神通,所以追根溯底「禹」的字源,肯定與龍存有某種關係。再說到杭州的字面意義:「杭」字音為「航」,本意為「船」,但指的是禹聖人乘坐的船。

話說杭州在秦朝屬於錢唐縣及餘杭縣,至隋文帝時期才設立杭州城,唐代為避諱而改「錢唐」為「錢塘」,故杭州西湖早期稱為錢塘湖。但西湖又稱為武林水,那是因為西湖之水源自於武林山,而武林是杭州舊稱。

清晨,江南第一神人站在龍虎山無蚊村河邊,遙望瀘溪玉帶對岸的「九虎一龍壁」,其中三頭猛虎追逐潛龍齊聚在國境之南,勾勒出一個驚心動魄的故事。然而,龍之傳說已經來到了終點,龍爭虎鬥即將分出勝負。

蓬萊閣主抵達武林這個地方,車夫毗遮將閣主馬車停靠在武林水旁。呂素璇觀看波濤洶湧的錢塘湖,湖水滾動宛如銀龍翻騰,波滔不止。唐代的西湖時常泛濫成災,根本談不上平湖秋月,因為白堤未曾斷橋,而蘇堤仍不見春曉。

月半剛過,潮汐發威,武林水受到錢塘潮引動不停在翻滾。在白堤尚未蓋成之前,錢塘湖與錢塘江乃是水脈相通,西湖之水可直達鹽官古鎮,杭州灣。

「閣主,是否要前往鹽官古鎮?」

御風者呂素璇沉默不語,但是他直接登上了閣主馬車。

洞庭賢人站在杭州灣的堤防之上,他正等待一個人到來,而桂溪泉是在等候南宮赫名或是東方神農?桂賢人的結局只有他自己心裡明白。

鹽官古鎮雖然只是一般小鎮,但這裡每次到了月半時候就會變得相當熱鬧,因為總會有一群人聚集前來欣賞錢塘潮,也就是所謂的「海寧觀潮」。

海寧這個地方在月半時候,都會形成不穩定的潮水變化,而錢塘江漲潮引來滔天濁浪,好比萬馬奔騰,相當壯觀。

一部豪華馬車駛向杭州灣,當車夫掀開了車上布簾,車裡走出一名高大彪形漢子,此人乃是江南第一神拳,天南神拳衛梓健。

「洞庭賢人別來無恙,十年不見,桂兄現在的氣色,比在南海神廟好上很多。」

「衛兄一臉春風拂面,想來自西域風光回到中土,此行必定大有斬穫。」

「不錯,我在西域找到失傳已久的少林拳譜,只可惜我想挑戰的人已經不在。」

「衛兄神拳無敵,世間可與天南神拳相提並論者,確實罕見難尋。不才提議衛兄可以考慮,嘗試挑戰朱雀令主或是武林第一人,另外金陵亦出現過一名傳奇人物,武神袁凌驍,可惜的是此人行蹤不明。」

「桂兄提起的武林第一人是哪位?蓬萊閣主?呂素璇才剛離開杭州城,是我勸他儘早返回山東煙台,別打擾桂賢人在此地修行。說來小璇出道之時就是我的拜把兄弟,我講的話他都相當尊敬,但你知道呂素璇是引不起我的興趣。而衛某想挑戰的人,自始至終只有一個人,九江神劍。」

「那麼衛兄只有大失所望,因為開元二十八載罪惡島戰役結束後,九江神劍傷重不治,老早飲恨駕鶴西歸。衛兄切勿挑戰死者,免得勝之不武。」

「九江神劍雖然死了,但是神劍傳人卻活在世上,所以我仍有機會完成心願。」

「但我未曾聽聞九江神劍收過任何門徒,衛兄恐怕是在憑空想像。」

「桂賢人身為九江神劍的好友,應該聽過『神之劍』這項寶物。」

「提到武林寶物,若是衛兄想討論『皇之心』,桂某倒是略知一二。」

「很可惜本人對武神不感興趣,若是桂賢人願意替我召喚『神之劍』,衛某將會感激不盡。」

「桂某何德何能召喚『神之劍』?但衛兄又是在何處發現『神之劍』祕聞?」

「開元二十四載,衛某前往少林寺與禪宗高僧論武,並在塔林大破十八銅人陣,當時少林方丈贈予我一項特權,可前往少室山後山絕壁探訪三皇宮。早在南北朝時期,達摩祖師在少室山前山建立少林寺,而道教人士卻在少室山後山建造三皇宮,但三皇宮始終隱藏在少室山絕壁之中,向來不對外人開放,我是得到少林方丈的授權,才有機會一窺後山絕壁中的洞穴。」

「所謂三皇,指的是天皇、地皇、人皇,一般說來,天皇是指『伏羲氏』,地皇是指『神農氏』,而人皇是指『黃帝』。但歷經三千年的悠久流傳,人皇卻演變成各家說法不同,有人說人皇是『燧人氏』,有人說人皇是『祝融』,但依照本朝大學士司馬貞的最新說法,人皇其實是『女媧』。」

「桂賢人果然百覽經典群書,衛某首次聽說人皇指的是『女媧』,可惜衛某並非史學家,不懂經典考據,對人皇之謎亦興趣缺缺。不過,我在三皇宮遊歷之時卻有個重大發現,江南三神之一的九江神劍,其師承乃是出自於三皇宮的巫教傳人。」

「喔,九江神劍竟然與三皇宮的巫教傳人有所關連,桂某雖然與九江神劍交往多年,但九江神劍從未透露其師承淵源。」

「據說九江神劍在三皇宮學成召喚術,原本欲召喚傳說中的神獸朱雀,但歷經數次召喚仍無法取得神獸的信任。就在開元十八載,九江神劍在鄱陽湖平原召喚軒轅火鳳之時,卻引來一位天界大羅金仙,並贈予一本名為『神之劍』的劍譜。」

「即使『神之劍』是天界稀有寶物,但『神之劍』早該隨著九江神劍逝世,而徹底消失在人間。」

「但是我的想法並非如此,只要有魔人在鄱陽湖平原再次召喚軒轅火鳳,『神之劍』就有機會現世。我想南宮世家的絕頂魔人,應該有能力讓『神之劍』再度現世,桂兄認為此計如何?」

「衛兄口中的絕頂魔人是指南宮赫名,只可惜朱雀令主住在岳麓山日理萬機。衛兄如果可以替南宮世家盡忠效力,朱雀令主也許會考慮走一趟鄱陽湖平原。」

「不,我指的是南宮世家另一位絕頂魔人,此人並非遠在天邊,而是近在眼前,桂賢人同樣具有召喚神獸的能力。」

「唉,桂某目前的功體是召喚不了神獸,衛兄難道看不出來嗎?」

「只要桂兄恢復至劍術頂峰,功體就足以召喚神獸,而那只是時間長短的問題,桂賢人在鹽官古鎮須要多少時間恢復功體?」

「桂某決定在鹽官古鎮居住半年,然後會返回桂林取出『魔人神器』。預計最快明年立夏,衛兄長年的心願將會實現,只是不知衛兄到時將何以回報?」

「天南神拳會用『怒佛光明拳』回報桂兄的大德。」

「看來桂某沒有別的選擇,明年立夏,神劍斬佛拳。」

「桂兄安心住在鹽官古鎮,衛某將前往蘇州滄浪,並轉告南宮赫名千萬別來打擾桂兄修行。明年立夏,佛拳斷神劍,哈哈……。」

衛梓健得意又瀟灑離開了鹽官古鎮,而桂溪泉亦鬆下一口氣,因為魔神的力量已經扭轉桂賢人的命運,天南神拳對「神之劍」起了極大興趣。

桂溪泉送走了天南神拳,一個人獨自留在杭州灣徘徊,他想起九江神劍臨終遺言:「杭州鹽官,龍虎飄渺。」桂溪泉在南海神廟住了十年,他一直記住九江神劍的最終交代,只要返回到杭州灣,「神之劍」的起源自然真相大白。

海寧潮水再度受到月圓牽引而引發大潮,桂溪泉無懼於鋪天而來的高漲潮水,並毫無畏色在杭州灣岸邊步行。很久以前,鹽官古鎮居民在岸邊巨石缺口,蓋有一座小間的海神廟,當地稱為「水仙王廟」,是為了祭祀當年遭到吳王沉屍於錢塘江的伍子胥。

說到江南之地包粽子的由來,主要是為了祭祀在汨羅江投江的楚大夫屈原,但唯獨在江浙一帶,包粽子是為了紀念殉身錢塘江底的潮神伍子胥。此時此刻,端午節又快要到了,眾多香客聚集在水仙王廟祭祀潮神。

桂溪泉來到了水仙王廟前,他並沒有進入廟內參拜潮神,反而仔細觀看廟外的海岸岩壁,宛如是一副鬼斧神工刻畫的圖像,這個圖像並非由海水拍擊所形成的腐蝕刻紋,其實是由神力所刻畫的一張巨大畫布。

不過,水仙王廟海岸卻藏有兩種筆法在岩壁畫布上面刻畫,一道是霸氣縱橫的筆法,而另一道是陰柔堅毅的筆法,因為是由兩道交錯筆法揮舞雕刻在岩壁上面,使得石壁的刻紋軌跡複雜難尋,所以一般香客來到杭州灣,根本不會關注水仙王廟外的海岸岩壁。

桂溪泉對海岸岩壁讚嘆稱奇之餘,不禁緩步運起體內真氣,並跟隨那道霸氣縱橫筆法行雲流水,桂賢人在水仙王廟外,施展出一道接著一道絕妙劍法。有道是:「身無彩鳳雙飛翼,桃花依舊笑春風,霜刃十年磨一劍,晚來能飲一杯無。」

桂溪泉的身影與杭州灣逐漸合成一體,而海寧潮水像是兩條神龍在持劍嬉戲。雙龍相撲,驚濤拍岸,捲起千堆冰雪,千年以來,循環不止。

神之劍,飄渺劍法。

《皇侯列傳.蓬萊閣主》【連載完畢】

下回預告:《皇侯列傳.蓬萊閣主》番外篇,「老君祖師&天寶啟動」。

http://www.youtube.com/v/XitMYk6hq6g

http://www.youtube.com/v/ECDEd6ynAW4
« 最後編輯時間: 八月 25, 2013, 08:46:55 上午 由 truersong » 已記錄

Song, Chuer
幻遊部落格
Ichuer.com - Ichuer 幻遊網
truersong
小說中學生
***
文章: 77



檢視個人資料 個人網站
« 回覆文章 #34 於: 十月 19, 2012, 11:05:27 下午 »

Boxing Emperor and Kung Fu Marquises: Master of Penglai
《皇侯列傳.蓬萊閣主》

番外篇  老君祖師&天寶啟動

浩瀚宇宙,奧妙乾坤,諸佛神明皆有其生辰壽節,總之,神仙也是要過生日。

但人間皇帝制定節日慶生,最早就是從唐玄宗李隆基開始,那是宰相源乾曜與張說在開元十七載上奏的點子,而李隆基的生日訂為「千秋節」。

自此之後,歷代皇帝都有自己慶生的節日,舉例而言:天長節、慶成節、嘉會節、嘉慶節、天清節、長春節、乾明節、壽寧節、承天節、乾元節、壽聖節、同天節、興龍節、天寧節、乾龍節、天壽節等諸多不及備載。最後,到了慈禧太后過生日,就在頤和園的萬壽山過「萬壽節」。好險,中國現在已經沒有皇帝了,不然總有一個是要過「萬聖節」,HALLOWEEN。

不過,天界神明過生日,僅有三大至尊天神可用「萬壽日」慶祝誕辰:正月初一是元始天尊萬壽日,正月初九是玉皇大帝萬壽日,二月十五是太上老君萬壽日。

至於其他神明只能用「聖誕節」或是「千秋節」慶祝生日,比如說:正月十五是上元天官聖誕,二月初三是文昌帝君聖誕,二月十五是九天玄女聖誕。說來倒是挺湊巧,太上老君與九天玄女同樣在二月十五過生日。

一般說來,天庭神仙到了二月十五,都會選擇參加九天玄女的聖誕宴會,很少有神仙會向太上老君拜壽,其間蘊藏因素如下:首先太上老君從來沒送發生日帖子,但是九天玄女倒是常發生日帖子;其二太上老君在八景宮過生日,而九天玄女會借用西王母的瑤池辦生日宴會;最重要的一點,天帝每回都盛裝出席九天玄女的生日宴會,因此天庭的大羅金仙都選擇出現在「御駕時尚宴會」。

開元二十九載二月十五,人間太平盛世歌舞昇華,而天庭瑤池宴會冠蓋雲集。

位在蘇杭的大羅金仙火龍真人,按照往例前往太湖收採茶葉,但沒料到飄渺真人已在水月禪寺,等候火龍師兄駕臨。

「飄渺師弟,你今天怎會提早前來水月塢泡茶?」

「火龍師兄,今天是老君祖師的萬壽日,咱們趕緊回八景宮向師尊拜壽,下次再陪您喝茶聊是非。」

「師弟,你為何坐在不死之鳥的尾翼上面?」

「有嗎?我看見這塊岩石很光滑就坐了下來,好險神獸石化不會放屁。」

火龍真人與飄渺真人揮動手中拂塵,騰雲駕霧往大羅天玄都洞八景宮飛行。當兩位大羅金仙返回到八景宮之時,才發現老君祖師的仙居四周靜悄悄,只聽見幾隻神奇異獸穿梭走動的稀疏聲音。

白鶴童子現身向兩位師兄行禮,說道:「火龍師兄、飄渺師兄,兩位好,老君祖師替地留我在這裡當接待人員,並替兩位師兄帶路進入會場。」

「白鶴師弟,老君祖師做事實在太周到,其實太上門人只有幾位門徒,至於天庭神仙又不會趕來八景宮拜壽,還搞什麼會場接待人員。況且我們在這裡修行千年,四周環境地形是再熟悉不過了,不可能誤入機關陣法。飄渺師弟,難道你會在八景宮迷路嗎?」

飄渺真人一方面搖頭嘆氣,另一方面在清點八景宮內的神獸。

「兩位師兄大德,老君祖師派我留守八景宮,是為了通知兩位師兄,祖師爺的生日宴會是在『離恨天』舉行,你們根本來錯場地。」

白鶴童子語畢,轉眼變回一隻巨大白鶴,帶領火龍真人與飄渺真人飛往「離恨天兜率宮」。火龍與飄渺兩位大羅金仙早就忘記,幾百年以前,太上老君在須彌山離恨天蓋別墅之事。

佛經有云:須彌山的正中央有一天,四方各有八天,共三十二天。在三十二天之上,正是離恨天。

老君祖師在離恨天等待眾弟子歸來,而白鶴很快引領火龍與飄渺進入離恨天「兜率宮」。三位弟子入宮之後,向道德天尊老子拜壽,眾弟子並恭敬獻上禮品,並祝賀祖師爺萬壽無疆。

「今日是本道尊的誕辰,我們太上門派師徒難得聚會,火龍與飄渺在人間遊歷,不知有何趣聞可以相互分享。」

「火龍身為大弟子,先向師尊大大報告,金陵城秦淮河最近有個新開張的武道館,裡面計畫興建兩座巨型吉祥物獵鷹與戰犬,……。」

「聽完火龍的報告,本道尊覺得武道館滿有創意的。飄渺,你最近有何經歷?」

「報告師尊大大,近十年來,成都玄中觀何觀主生意越做越大,我懷疑她是個大神棍,在川西招搖撞騙。經過我夜探玄中觀,發現何瓊仙山寨我們八景宮的寶物專利,號稱掌控『八景窺天水晶魔球』。」

「剛才聽到飄渺師弟提起水晶魔球,我赫然想起幾千年前,師尊曾經研發過水晶魔球這項寶物,只是不知這個寶物為何會落在何瓊仙手中?」

「師兄,這很簡單,何瓊仙剽竊師尊的水晶魔球專利。」

「飄渺,你果然發現一個好有趣的問題,何瓊仙為何會剽竊八景宮的水晶魔球專利?那是因為我們八景宮的寶物設計圖外洩所致,不過你們兩位放心,這件事並非太上門派內賊所為。而是有個天庭神仙找本道尊討論『天庭武術指導』事宜,順手牽羊帶走了寶物設計圖。所謂冤有頭、債有主,不知我們溫良恭儉的太上門派,當年為何會與太白金星結下樑子,牽扯到天庭武術指導之事?為什麼其他神仙都去參加九天玄女的時尚宴會,…….???」

「師弟,你怎麼可以瞎說何瓊仙擁有水晶魔球就是個神棍呢?我看這個發現一點都不有趣,水晶魔球沒什麼好討論的。」

「說到真正的神棍,你們的小師弟黃鶴仙翁才向我提起,恆山道士張果近期打算復出,但他是個很令人頭痛的人物,本道尊正在思考由誰對付那個神棍比較好?」

「黃鶴仙翁可以調用大學門的崑崙四仙人,不然小師弟亦可親自出馬管束神棍張果,這種事應該勞煩不到大師兄或是由我出馬。」

「飄渺師弟分析得很有道理,難得沒聽見『火龍劍法,蓋世無雙,飄渺不出,誰與爭鋒?』的老梗。」

「黃鶴仙翁不想親自出手,主因仍是顧忌張果的師父文美真人,你們都知道文美真人是元始天尊的大弟子,底子厚且後台硬。再說,火龍與飄緲的武功勝過張果太多,以大欺小太不公平。」

「師尊,飄渺斗膽提議由白鶴師弟出戰張果,白鶴童子血戰飛天蝙蝠,順便讓白鶴師弟藉此逍遙人間。」

「那不成,本道尊最近常在八景宮與兜率宮兩地穿梭,白鶴童子要在離恨天待命留守。對了,我們太上門人近期在凡間表現如何?或許可以派出凡間有名的神人,趁勢修理飛天蝙蝠一番。」

「哈哈,飄渺師弟之前有贈送絕世劍譜到凡間,不過飄渺的門人練完『神之劍』,雖然在武林威風了幾年,但幾個月前不幸飲恨身亡。」

「火龍師兄,您指的是在罪惡島負傷而亡的九江神劍,可惱啊,雖然我的門人暫時消失,但未來神劍傳人仍會現世。倒不像師兄的門人患了失憶症,連『天遁劍法』都想不起來,還自稱是劍神,可悲啊。」

「這麼聽來太上門人在凡間似乎仍要加強磨練,至於對付神棍張果的計畫,就由為師召喚神獸來做處理。」

「師尊,您老人家打算召喚哪隻神獸?」

「本道尊心中有個不錯的人選,打算召喚神獸『藍羽鸚鵡』,這隻鸚鵡變化無窮,刀劍拳腳樣樣精通,絕對打得贏張果。」

「師尊,藍羽鸚鵡雖然滿厲害,但是它長得很奇怪,飄渺建議召喚別隻神獸。」

「師弟,神獸的長相有何關係,既然師尊想召喚藍羽鸚鵡,就由師尊定奪就好,我們做弟子不要有太多意見。」

太上老君的壽宴結束,白鶴童子陪行火龍師兄及飄渺師兄離開離恨天,而飄渺真人向火龍真人說道:「師兄到底記不記得八景宮的藍羽鸚鵡?我老是覺得它長得很像一個小丑。」

老君祖師想起去年自己與李隆基有個私下約定,若是楊玉環入宮之事搞定,八景宮就會天降神符,而李隆基將會下令全國道觀懸掛玄元皇帝畫像,以慶賀風調雨順及國泰民安。

開元盛世已經過了二十九年,老君祖師即將啟動一個未知的天寶年代。

老君祖師向八景宮召喚了藍羽鸚鵡,神獸飛離天界並降落在神州北方,於是赤腳羅漢藍采和來到開封城,而天寶年代開始啟動。

《皇侯列傳.蓬萊閣主》【網路連載大功告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LQ6zq-QDwo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NOPrL9g964
« 最後編輯時間: 六月 09, 2017, 11:29:39 下午 由 truersong » 已記錄

Song, Chuer
幻遊部落格
Ichuer.com - Ichuer 幻遊網
頁: 1 2 [3]
  列印  
 
前往:  

Powered by MySQL Powered by PHP Powered by SMF 1.1.21 | SMF © 2006-2008, Simple Machines | Sitema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