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OVEL健康快樂的網路小說論壇頻道網
八月 19, 2018, 11:20:03 上午 *
歡迎光臨, 訪客. 請先 登入註冊一個帳號.
您忘了 啟用您的帳號嗎?

請輸入帳號, 密碼以及預計登入時間
 
   首頁   說明 搜尋 登入 註冊  
頁: [1]
  列印  
作者 主題: 筱‧說 - 第100束七里香(21-30)~END~  (閱讀 4320 次)
s920453
小說初學者
*
文章: 8


筱瑩


檢視個人資料
« 於: 八月 06, 2011, 03:43:27 下午 »

(21)
我登出即時通,然後關掉電腦。

還不太想睡耶,不然找閎偉出去喝酒好了。

「喂,閎偉。」我輕聲的說。

「怎麼了?」閎偉邊說邊睡。

「起來啦,我不想睡,陪我出去喝酒。」我說。

「喔,等我一下。」閎偉說。

我走過去拿機車鑰匙,看見閎偉拖拖拉拉的,還真有點想罵他。

(22)
「閎偉,你快點唷,我數到三,一...二...」我數到二,就聽到他走過來的聲音。

「還不快一點!!」我喊,這時他拍我的肩膀,我正要轉過去,他把臉貼了過來,我親到了他。

我傻住了,老實說我根本沒有心理準備,因為是突然的狀況,讓我有些驚慌失措。

「對...對不起!」我說,然後正要走進屋子裡,他拉住我的手,我一轉身,他抱住我。

「閎偉...你...不要這樣!」我喊,然後甩開他的手,跑進房間,迅速的把門鎖了起來。

『明明說好了,你為什麼還要這樣做?你一定把我逼到連理都不想理你嗎?』我對自己說,然後哭,但

是我只能小聲的輟泣,為了不讓別人知道這件事。

「琬沁,對不起...」閎偉在門的另一邊說,我不再相信他了,因為他做了讓我無法原諒的錯事。

「走開...我叫你走!」我說,這是我唯一能回答的一句話,因為我的思緒很亂。

「真的很...對不起...」閎偉懺悔的說。

(23)我累了,我就這樣靜靜的睡著。

隔天一早,我發現我躺在床上,建穎和閎偉都在旁邊。

「建穎...我...怎麼了?」我問,我覺得身體很不舒服。

「妳昨天晚上發燒了,是閎偉發現的。」建穎說到閎偉,我的心抽了一下,我欠了他一個人情。

「閎偉,謝謝你...」我的臉死都不肯轉過去。

「不會...」閎偉用很柔的聲音說,聽起來他好像有點失望,因為沒得到我的原諒?

這時我才想到,我跟嘉皓約好了,我馬上跟建穎說。

去找嘉皓後,我很快就回來了。

我買了一些菜,要回來煮。

「我回來了!」我說,但沒有人回答。

『他們可能又出去了...』我想。

這時我看見了垃圾筒裡的一堆衛生紙,上面都沾滿了血。

我嚇傻了,剛好又看到閎偉留下來的字條。

「沁:

   建穎不知道怎麼了,妳趕快過來,我們人在醫院。

                      閎偉」

(24)
我一看馬上二話不說的衝到醫院,看見了閎偉。

「閎偉...建穎現在在哪?」我問,閎偉卻有一點生氣的說:「醫生說建穎得到血癌,這是多久以前的

事?為什麼不告訴我?何琬沁,建穎不是妳的,這種事妳應該說啊。」這次我無言以對,因為...建穎的

確不是我的...

「建穎現在人呢?」我著急的問。「在裡面。」閎偉說。

我立刻打開病房,看見建穎躺在裡面。

「建穎...」我用很細很柔的聲音說。

看見建穎躺在病床上一句話都不說的樣子,我看了覺得好心疼。

「琬沁,妳去幫建穎辦入院的手續好了。」閎偉說。「嗯。」我離開了病房。

(25)
辦好一切手續後,我就走回去病房。

「閎偉,建穎醒了嗎?」我說。

沒有聲音,只有建穎一個人。

我以為他去廁所,但也沒有。

「建穎。」我說,建穎慢慢睜開眼睛。

「琬沁...」建穎的聲音很微弱。

「你醒了?先別說話,想喝水嗎?」我問,建穎點點頭。

我小心翼翼的把水拿給建穎。

(26)
「閎偉去哪了?我明明叫他顧好你的...」我說。

「他接到電話,一聽完,他就走了。」建穎說。

「要走也該跟我說,真是的。」我說。

此時,卻有人開門。

「琬沁...」是閎偉,他側著臉。

「你喔!顧人顧到...」他一直不敢轉過頭來。

「怎麼了?」我一看,是傷。

「你受傷了...」我驚訝的說。「沒事,跌倒...」他心虛的說。

「你跟我出來。」我說。

到了病房外~

「你到底怎麼了?」「沒事。」「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就說沒事了,只是跌倒。」「看見你的傷,

我好擔心,也感到心疼。」我說,眼眶紅了。

「妳不是喜歡李建穎,妳管好他就好了,幹嘛管我!」閎偉大聲的說。

眼淚一滴一滴的掉下來,我哭什麼!

「你以為,我愛管你啊!」我說,轉身就跑。

我蹲在走廊的轉角,無聲無息的哭了起來。

我只是關心他,為什麼對我這麼兇...

他沒有來追我,我好難過,算了,從現在開始,我何琬沁和周閎偉沒有關係。

我心平氣和的站起來,正準備打開病房的門,卻聽到他們兩個正在交談。

「我不是故意的...我愛她。」是閎偉。「我知道你很難過,她喜歡我,你一直硬撐,不讓她知道你很

痛。」「你為什麼會受傷?」「我...去拜託琬沁的哥哥和她的爸媽答應給他回去。」什麼?!

爸媽因為不希望我跟建穎走太近,一直反對這件事,是我不聽的...

「我裝成你,跟他們求情,結果,琬沁的哥哥跟我打了起來...」他說,原來我誤會他了,閎偉...

「建穎,不要讓琬沁知道,拜託。」他說。「嗯。」

我打開門,對著閎偉說:「不用隱瞞我了,我剛剛都聽見了,閎偉,謝謝你的好意。」我說完,走過去

抱他。

「琬沁...」「給我一些時間好嗎?」我微笑。

(27)
「嗯。」他說。

到了外頭~~~

「你,不要再對我這麼好了,我不是那種很好的女孩...」說完,斗大的眼淚立刻落了下來。

他抱住我,這次我不再抵抗。

「妳是。妳是很好的女孩,妳擁有別的女孩沒有的特質。」他說。

~~~~~~~~~~~~~~~~~~~~~~~~~~~~~看到另一邊~~~~~~~~~~~~~~~~~~~~~~~~~~~~~~~~

※這邊開始是建穎主角。

我覺得我也喜歡上琬沁,但是這樣的身體卻不容許我去愛她。

打開病房門,從縫隙看見閎偉和琬沁,我的心再也承受不了,躲在被子裡哭。

是不是太懦弱了?

我很想告訴妳,我喜歡妳。

(28)
「答應我,當我的女朋友。」閎偉說。「我...我還是沒辦法答應。」我說。

他在一次失望。

「對不起,閎偉,我們,就當好朋友,不要越界,好嗎?」我說,離開他的懷抱。

「我......嗯。」他答應了,並伸出他的手。「我依舊會等妳,不過目前,我們就當朋友。」他說,我也

伸出手和他握手。

「琬沁,妳進來一下。」建穎說。「喔,知道了。」我說。

~~~一進病房~~~

「怎麼了,說吧。」我說。「我...我愛妳。」什麼?!

「我...」建穎立刻吻我,我嚇的立刻推開他。「對......對不起。」我說,錯愕的坐在病床上。

「琬沁,妳不是喜歡我?我說我愛妳,妳應該很開心,怎麼...」他發覺自己做錯了。

「我...我只是嚇到,建穎,對不起,我,我很錯愕,我先走...走,再見。」我一打開門,閎偉就走進

來。「閎偉,我...我先走,掰掰!」我胡亂的說完話便要走,手卻被閎偉牽住。

「把話說清楚。」閎偉的表情很嚴肅。

「周閎偉,你給我放開琬沁!」建穎說,怒氣一下子上升。「建穎...不...不要生氣。」我小聲的說。

看見建穎快跟閎偉打起來,我越來越擔心,大聲阻止。

「夠了!你們兩個好了!」場面頓時鴉雀無聲。「閎偉、建穎,我告訴你們,我誰都不喜歡,你們不要

吵了!」我大喊,打開門就離開了。

我一個人,獨自在路上走著。

「為什麼,要吵架?為什麼,要生氣?為什麼,他愛我?」我心裡想著,或許世界上就是有這種為什

麼,尤其是愛情。

我到底愛誰?我也不清楚,可能是因為閎偉而迷失了,我明白,我到底愛誰了。

(29)
「我還是得做個決定。」我在心裡說著。

我回到醫院,病房裡只有沉默的兩個人。

「琬沁。」他們兩個不約而同的說。

「抽一張。」我拿出兩封信。

「這是...」他們問。「這裡面各有一張字條,一張是對不起,一個張是我愛你。」我說。

閎偉拿了一張。

「對不起,我抽到的。」他說。

他看起來一點都不後悔。「我說我會等妳,沒什麼好懊惱的。」他說。

半年後~~

「該離開的人是我~我竟然還手足無措~太倔強的我還企圖裝灑脫~」手機響了。

「喂?」我說,另一頭傳來好久沒聽見的聲音。

「琬沁。」是閎偉。「怎麼了?最近你還好吧。」我一邊擦著剛洗好的碗盤。「琬沁,建穎病危,妳快

過來。」聽完,碗盤立刻掉到地上。「建穎...等我!」我說,匆匆忙忙的趕到醫院。

進到病房裡,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差點站不住。

「琬沁,小心!」閎偉扶著我。「建穎...」眼淚像潰堤般一湧而出。

建穎的臉上,多了個氧氣罩。

這時,心電圖傳來了聲音。

「建穎...」我嚇傻了。「琬沁!我去叫醫生!」閎偉三步併作兩步的跑走了。

「李建穎,我不幫你了,你快點醒過來!」我吶喊,像抓了狂似的。「琬沁,醫生來了!」是閎偉的聲

音。「李建穎!你給我活下來,你說要和閎偉爭的啊,你活下來爭啊!」我瘋了。

「請你們先出去。」醫生說,閎偉把我帶出去。

「閎偉,建穎會死嗎?」我天真的問他。「...不會的!」他說。

「你騙我!」我說。他只是抱著我,沉默不語。

「我愛的,是你,還是他?」我問。「都好,但我要妳愛我。」他說。「好。」說完,我吻著他。

(30)
我放開他。「給我一些時間。」我說。

我到底愛誰,這已經不重要了......

「沁,醫生出來了!」閎偉說。「對不起......急救失敗。」醫生說。

即使做好了心理準備,還是止不住淚水,一滴一滴都是不捨和難過的淚水。

「建穎......不要走......就當作給我的補償......」我蹲下來,哽咽的說。

面對現實,我把建穎的遺體火化,灑向大海。

「李建穎,我何琬沁,願意下輩子繼續給你愛!」我對著無邊無際的大海吶喊。

「你不會吃醋吧?」我轉過頭問閎偉。「當然,因為下輩子就算妳一樣不愛我,我還是會繼續愛妳,李

建穎,這場比賽我不戰而勝,下輩子我們再繼續比。」閎偉對我說,也對建穎說。

日後的一百天,我每天都去看建穎,而且還不忘帶著七里香。

「誼瑤?」第一百零一天,我在海邊遇見誼瑤。

她和嘉皓的手緊緊牽住,手中也有一束七里香。

「妳沒忘記建穎最愛的花?我想妳也不會忘,他因為妳所以愛七里香。」我緩緩的說。

「當然。」她笑著說。「何嘉皓,什麼時候要娶人家?」我問。「姐,我打算......」嘉皓還沒說完,誼

瑤立刻阻止他。

「怎麼不繼續說?」我問,這時有人拍我的肩膀。

「誰?」我轉過頭去,是閎偉,他的背後,還有用七里香擺成的『嫁給我,好嗎?』。

我哭了,因為感動,一個大男人能夠包容自己的女朋友不是完全愛他,可能只有他吧?

我的眼淚是甜的。

「謝謝你,我愛你!」我緊緊的抱住他,在他懷裡泣不成聲。

「何琬沁願意嫁給我嗎?」閎偉說。「我願意,真的,我願意,我願意嫁給周閎偉。」我說。

五個月過去~~~

今天我要結婚,和嘉皓他們一起。

我們要去海邊,因為我要讓建穎知道......

我會幸福。

~THE END~

◆請大家多多指教,期待筱瑩的新作:)◆
已記錄

◆祝福這如同一抹花香的緣分。轉載前請先告知作者,經作者同意後方可轉載,僅可使用於非商業之分享用途,敬請註明作者及出處。感謝您對本人給予的支持與鼓勵。◆
頁: [1]
  列印  
 
前往:  

Powered by MySQL Powered by PHP Powered by SMF 1.1.21 | SMF © 2006-2008, Simple Machines | Sitema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