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OVEL健康快樂的網路小說論壇頻道網
一月 18, 2021, 09:51:12 上午 *
歡迎光臨, 訪客. 請先 登入註冊一個帳號.
您忘了 啟用您的帳號嗎?

請輸入帳號, 密碼以及預計登入時間
 
   首頁   說明 搜尋 登入 註冊  
頁: [1]
  列印  
作者 主題: 第二章 第一次殺人  (閱讀 9392 次)
nba913127
小說初學者
*
文章: 7


檢視個人資料
« 於: 十月 12, 2010, 08:50:41 下午 »

在熱鬧的小巷子裡 人來人往的群眾 個個情侶們互相依慰著對方的另一伴 而薛老闆的店面確在這條巷子

內 許多情人們都會在這種地方約會 這裡也是有許多的旅館等等之類 在中央路道上的廣場上中間有小型的噴水

池 有一些街頭的藝人會在那演出 許多情侶會坐在那觀賞著 這裡也算是情侶們的約會聖地之一 蕭美琳: 明雄

~ 明天就是情人節了耶   模著美琳的秀髮說著的葉明雄: 我知道呀 但是沒辦法 我們都還的上班呢 不如明天

下班時 我帶妳去吃好料的    蕭美琳: 吼~ 這樣好不浪漫呢   舉起雙手鬥笑著葉明雄: 那妳想這麼樣 我都

配合妳    回頭看到著一幕的簡志成心中忍不住的咒罵  靠~ 狗男女蕭美琳看到志成回頭看了他們一眼中心的

惡作劇又想要噱蕃一下簡志成: 喂~ 志成 像你因該不會有情人節吧?   

   
    葉明雄: 哀呦~ 小琳 妳會覺得人妖也會有春天嗎? 兩人就在那笑鬧著志成 而志成當作什麼都沒看到忙著

自己的工作把杯子盤子拿到後面廚房裡洗 林婷珍這時拿這樂普走到他們兩個之間: 小琳 明雄  我先走嚕 我下

班了 蕭美琳: 真好 每次妳都那麼早下班   林婷珍: 拜託 我等回要到小朋友家裡教鋼琴呢   蕭美琳: 是喔

好強喔妳 什麼時候妳開始家教的呀 都沒聽妳說起    林婷珍:才兩個禮拜而已 好了 你們兩個加油吧 我先走

了嗯 掰掰到了下班之後志成想去買點東西 難得宅男出門逛街 走到一條小巷口內看到一對情侶正在kis 本來想

避頭閃人的 但他發現那個男的不就是葉明雄嗎?
   

    剛好明雄正好看到簡志成 兩個人四目相對 志成才發現身邊那女的並不是蕭美琳 對方那女孩子長的很正

穿著上很時尚 看起來就像是一位辣妹 確實是一位正妹一個 說白了 明雄他劈腿了麻    這時那位女孩子: 怎

麼了嗎 明雄 你認識他嗎?   這時明雄有點傻了: 妳. 先在這等我一下 我過去他那邊一下   那女孩子有點錯

愕: 是怎麼了嗎? 幹麻那麼緊張 你有什麼事瞞著我 葉明雄: 沒有啦 他只是我同事罷了 我只是過去說幾句話

而已 妳先到咖啡廳等我 我等就過去了   這時志成想把腿就閃的時候 背後肩膀上被明雄給抓住: 喂~ 志成

如果你要是把今天所看到的說了出去 你知道你自己會怎樣吧 志成被受到威脅有點膽怯: 那又跟我無關 放開我

我要去買東西    這時志成感到肚子一陣疼痛彎腰了下來  葉明雄: 告訴你 你別太白目 你要是說了出去 由此

讓美琳知道的話 不是挨一拳就能了事的 知道了沒? 
   

    沿途上志成腦海想著 我最近是這麼那麼滖 回家被雷打到 難得出門又被明雄給威脅 明明是自己劈腿還怪

誰呀 回到家後軟弱的志成 越想越不甘心 卻像似個小女人的樣子到了房裡啜泣了起來一臉責備的蕭美琳: 喂~

明雄 你昨天去那裡了 手機也沒開 到底在做什麼呀 這時志成回頭看了一眼而明雄瞪了他一眼回頭: 沒有啦 昨

天家裡有事 我直接回家裡去了 手機我真的忘了帶 志成想著 切~ 這傢伙說謊也是不打草稿的 這時明雄的手

機忽然響起 美琳把明雄的手機搶了過來接聽 聽到一位女孩子說要找明雄蕭美琳: 找明雄? 請問妳是他什麼人 

那女孩子: 我? 我是他女朋友 那請問妳他的.. ?   
   

    快要氣炸了蕭美琳提高了音量說: 我才是他的女朋友 電話那頭不知是聽傻了還是如何一陣沒聲音   蕭美

琳也很強勢: 我跟妳說 我跟他交往了快3年了麻煩妳別在打來了 還有離開我的明雄要不然走的瞧    話一說完

手機把它給關掉狠狠的丟向明雄氣的哭了起來 這時林婷珍走了過來安慰著蕭美琳: 小琳 別哭了 別跟那明雄在

一起了 像他那種會劈腿的男人在一起 沒有好結果 把臉哭花了的蕭美琳轉過頭來: 你.. 我對你如此那麼好 你

怎麼能交別的女人呢.. 明雄整個人呆住了 他完全不知道事件會如此那麼快又突然的.....  也不知自己該說什

麼才好  這時店裡的人群都把頭轉向這裡看來 自己尷尬著不知道下個動作該如何事好 薛老闆走了過來: 怎麼

了又發生了什麼事?    林婷珍:是明雄他劈腿小琳受不了才哭    薛老闆: 哀.. 我真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我

也拜託你們 我這裡是做生意地方 我知道這樣說很不好 但....  哀.. 算了 明雄你自己也有錯 你馬上快點把

事件做個解決                                                                                     

     
     
    這時薛老闆就對這客人說著: 沒事沒事 小兩口吵架 很抱歉你們來消費卻讓你們掃興 今天目前點的小菜

跟酒我一律半價 希望你們常來觀臨   這件事件就這樣 到後來美琳跟明雄分手了 但兩個人還是在同個地方上

班 只是美琳從不看他一眼 頂多是冷眼對看而已 而明雄自己也尷尬的默默不語 每當看到志成眼神總帶著非常

兇狠的樣子 志成卻不知道那裡惹到了明雄 志成只要上班覺得能避免就避開明雄惡眼相對 婷珍常常到美琳身旁

關心她 卻也很不削明雄 明雄到後來自己也兩頭空 對方的女孩子也對他感到很失望 也感覺他這個人也是爛透

了 一路上志成往回家的路上時都不時回頭看一下 他總覺得好像有人跟蹤他 於是他走到巷口裡去了 那條巷口

是他回去的必經之路 巷子裡房子都在裝潢跟整修 所以都看的到有輕鋼架 磚塊 等等..                     

                                               
   
    突然志成的頭感到非常沉痛大叫一聲 阿~~~ 手裡拿著木棍的葉明雄: 靠~ 媽的 你這個死人妖 簡志成

模著被打的頭一副要哭出來的臉: 明雄.. 你在幹麻 我又沒惹你 你是在做什麼啦 葉明雄:做什麼 你這個王八

蛋 你害我跟小琳分手 這筆帳你要怎麼算 感到錯愕的志成: 奇怪呢 那跟我又沒關係 是你手機被小琳拿去接聽

關我什麼事  葉明雄: 媽的 我就是不爽啦 上班時看你的表情很得意的樣子 我看的就火大 今天不給你一點顏

色看 你好像是不會怕的樣子 開始覺得感到害怕的簡志成:等等.. 那件事真的跟我沒關係 還有我真的沒有什麼

得意的表情 你真的誤會了    話一說完明雄把木棍舉高起來開始對這志成狂打一般 而志成痛的抱頭哀嚎 這時

木棍被打斷了當志成要逃跑時摔了一跤 而明雄追了過來 志成看到明雄追了過來 緊張的他抱住頭 明雄坐在志

成身上又一陣狂打 志成手隨便拿起一樣東西往明雄頭部敲了過去 明雄馬上倒在地上不起 這時才發現自己手上

拿的是磚塊


    磚塊也被打粹了明雄倒在地上動也不動 頭部不斷流血害怕的志成走過去看了明雄: 喂 喂. 明雄 你有沒有

這樣 這時明雄動也沒動也沒任何聲音 頭部血液不斷的流出 整個地上都血紅一片  志成嚇呆了在看看明雄看到

敲擊的頭部有很深的凹陷 甚至還看到有白色異體流出 該不會是腦漿吧 志成嚇到跌坐了下來 想了一回馬上打

手機叫救護車 又坐在原地看著明雄動也不動 激動著哭了起來 把腿就跑  躲在房間裡的志成沿途上不斷想這明

雄的事 連自己如何回到家中自己也不清楚 直到奶奶叫他出來吃消夜 相信救護車馬上會到現場 希望明雄平安

無事 志成認為頂多受傷躺在醫院因該不會有什麼意外


    正在吃這熱騰騰麵時 打開了電視 為您報導一則今天剛收到的新聞 警方在現場觀察命案現場時發現兇手是

拿著磚塊敲擊被害人頭部導致致命的 警方也入續追查當中 懷疑兇手先持有木棍追打被害人 在以磚塊敲擊被害

人頭部 這起兇殺案 是有什麼深仇大恨害死被害人 打電話報警叫救護車的人也不會現場 警方也懷疑過打電話

的人也有可能是當下目擊者 警方會依序死者生前所有的人事關係開始調查整個事件                         

                                                                                                 

              含在口中的麵噴了出來: 不..會吧.. 明雄真的死了 那..我不就成了殺人兇手了嗎?   

   

    志成害怕著連麵都沒吃 默默走進房間裡 獨自在房裡那種自息到快受不了的氣份 自己在也忍不住抱著枕頭

痛哭了起來  從事件開始每天都守著電視看這新聞 不知道是做賊心虛還是過於害怕 想去自首卻沒那勇氣 認為

那真的是一場純屬意外 不知道法官會如何判他的罪行 呆在家裡也快一個月了 奶奶整天也是粹粹唸的 叫我要 

找工作等等.. 想了想後來決定了 還是在出門去面對一切 必竟奶奶年齡也大了 在不工作也很難生活 從小就跟

奶奶一起長大 沒看過自己的父母親 為了不斷自己的生計 還是得找工作 心中掙扎了一回 要是被抓的話也只好

自首 但目前心裡一直都很過不去 大慨害怕去面對一切 帶著一頂帽子默默的走在巷子裡怕自做賊心虛  都走在

小巷裡 順著薛老闆的路上走 在轉彎的巷口裡看到了林婷珍 任住了一回 這時林婷珍回頭看到了簡志成 像看到

了鬼似的不斷往後退  志成也很意外的看他身後什麼都沒有: 婷珍 怎麼了嗎? 有什麼東西嗎?   緊張的林婷珍

: 你.. 你為什麼要殺了明雄..  真看不出你是這種人 這時候志成終於知道這麼回事了 也很緊張的說: 不..

不要誤會 事情不是妳想像的那樣  林婷珍: 監視錄影機錄到你從巷口慌張的跑了出來 你.. 還有什麼好說的   

真不知道要恨有監視錄影機還是恨錄影機太少了 只拍攝到巷口外 沒拍攝到巷子內: 不是那樣的.. 妳聽我說那

真的是一場純屬意外 我....                                                                         

               

    當說的激動的志成往前走了過去 婷珍而感到害怕志成會對他做出什麼事: 你... 你別在走過來 救命阿   

救命阿 快來人阿 ~ 志成感到不妙把腿就跑喊著:婷珍.. 妳真的誤會了啦..
已記錄
nba913127
小說初學者
*
文章: 7


檢視個人資料
« 回覆文章 #1 於: 十月 12, 2010, 08:56:58 下午 »

天色以漸漸地昏暗了起來 在廢棄的天橋上某個角落裡 志成在那裡暗自哭泣著 那哭腫的雙眼 讓他的眼神看起來很迷矇  水藍藍的眼睛看似相當的夢幻 像似卡通裡般的少女 眼睛像女孩子一樣 志成感到很無助 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子呢 好端端的我竟然變成了殺人兇手 自己連一隻雞都沒殺過 更別說是殺人了                   

                                 
   

    明雄的死讓他也相當的自責 又想到婷珍知道了監視錄影機事 那麼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殺了人 那我往後的

日子該怎麼辦才好 越想越害怕 坐在地上抱住自己雙腳不斷的顫抖了起來 哭泣的聲音也越來越大聲就這樣到了

隔天的早上 天空微亮的早晨 志成緩緩的坐了起來 他決定了 跑去自首 說明整個事件原因但他想先回家一趟

必盡別讓奶奶太過於傷心 所以他打算隱瞞著奶奶 獨自默默的跑去自首 就在回到家 裡門口附近時 看見了一名

警察在按他家門鈴 心想糟糕了 該不會是警察已找上門了 我真不想讓奶奶知道我是個殺人兇手呀 當奶奶看見

了警察 兩人對話了一回 走進屋子裡去 志成緊張的跑進屋裡進去 走進家裡面時看到了警察 而警察也對這我看

四目相對了一回 警察終於回了神 馬上站起來 志成也嚇到退了幾步 但他並沒有要逃避 是警察忽然的站了起來

而是自然的退了幾步                                                                               

                                                                                                 

                         

    那位年輕的警察可能是第一次接觸到殺人犯緊張的立刻拔起手槍來: 簡.. 志成 你殺了人 你剛剛是打算 

想跑嗎? 我.. 要把你帶回警局  志成的奶奶聽到也緊張了起來: 志成呀~  你怎麼會變成這樣 怎麼跑去殺人

呀    志成: 奶奶.. 我.. 不是的 不是奶奶你想的那樣啦    志成的奶奶因過於激動要暈了過去 就在要躺倒

在地上時   志成驚覺到大喊著奶奶 正要跑過去奶奶身邊時 警察以為他要攻擊 對天花板開了一發空鳴槍 這時

志成嚇到了: 我... 我沒要做什麼 我... 奶奶.. 奶奶


    他暈倒了 我想過去看一下警察這時才知道老奶奶暈了過去 志成緩緩走向他奶奶身邊 警察也看這他 伸手

拿起了電話打算叫救護車還有其他警室同仁來幫忙 不知道年輕的警察太過於菜還是怎樣了 正要把槍械擺放腰

際時 脫槍掉了下來 就正好掉在志成的面前  警察相當的緊張是不知道話說太快還是如何: 把..槍.拿給我志成

任了一回緩緩撿了起來 警察看到也警覺著不妙 不該叫他撿槍械 當志成要把槍拿給他時 警察發現槍口對的是

他 他側身打算接取槍械 這時奶奶發出了聲音 唔.......   


    志成猛然回頭關心著要看奶奶時忽然一聲巨響 碰~ 又轉回頭一看 才赫然發現他按到了摳板機 打死了警

察 是往頭部擊中的... 完了這下全完完了 奶奶看到: 志成呀~ 我真的不感相信 你會做這種事出來 你.. 讓

我太傷心了...  志成: 奶奶..  我..... 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也不知道會這樣呀  這時奶奶情緒非常的激動

又在暈了過去 志成跑到奶奶身邊搖醒著喊著奶奶這樣喊都沒醒過來 回頭看看被他一槍打死的警察 自己茫然   

的坐在地上呆若木雞 緩緩的撥起手機打電話叫救護車 當救護車底達現場時 看到這一幕嚇到了 也同時叫警方

出面 警方趕到現場看見藍眼睛就知道兇手是他 立刻將他繩之以法待捕了起來 志成一句話也沒說             

                                                                         

    默默的讓警方帶上車子裡 志成坐在車子看到外頭下起了雨 想起第一次被雷打中的情節 當要下車時  天 

空上的雲端轟轟作響  一名警察: 看吧 你做的讓人神供憤 連老天爺也很感冒  正要抬起頭看往天空的志成 看

到一道閃光落了下來 不會吧 沒錯 志成又在一次被雷給打中 打中志成也開始哇哇大叫  阿~~~~ 阿~~

~~ 唔~ 阿~~~ 身邊的警察紛紛跑開 旁邊還不斷轟隆隆作響                                     

                                                                                                 

                                             
    許醫師: 疑~ 怎麼又是這位被雷打中的特殊病患呀 害怕著的護士: 許醫師 這位病患是警方送過來的 他

們說這位病患若要是醒的話 馬上通知警方 因為.. 他是個殺人犯  感到吃驚的許醫師: 是喔  他這年齡跟長像

還真看不出來  對了 我忽然想到之前要送這位病去做x光的全身檢查 他竟然跑了 發現到他被雷打中時 男性荷

爾蒙逐漸減少 反到女性荷爾蒙逐漸增加   


    護士: 喔 那麼特殊 難怪許醫師會記住這病患 通常醫師都不太會去記得離去的病患  怎麼了嗎? 是不是許

醫師 對女性荷爾蒙特別敏感呢~ 許醫師感到很無言...... : 別瞎猜了 這算是很罕見的事 全世界也沒有人

被雷打過而體內細胞都變了樣的例子 更別說男性荷爾蒙變少 女性荷爾蒙變多的例子    護士: 那會變怎樣呢 

? 許醫師: 呵呵~ 說不定會變成跟你一樣 男不男 女不女的 哈哈哈~~~~  護士氣到跺腳: 我.. 算了我要

去別的病房了  許醫師: 怎麼了 每次說不過我就要用去要別的病房照顧病患為理由嗎?  護士番了一個白眼瞪

了許醫師一眼 冷哼了一聲就離去了                                                                   

                                                                                                 

                                                     
    不知過了幾日 志成又在次的感覺到全身又刺痛了起來 但這次眼睛並沒有疼痛 這一次的刺痛還感覺到全身

的血液不斷的到處亂竄 彷彿全身的血液在跳舞似的 當不再感到疼痛時 自己的意識也慢慢的逐漸消失這微妙的

變化 志成並不知道自己的荷爾蒙慢慢的轉向女性化了 而且頭髮的顏色慢慢轉為藍色的頭髮 使他越看越更加的

夢幻 也越看越像似一個女孩子                                                                       

                                                                                                 

                                                     

    護士: 真的很耶 奇怪 許醫師 他怎麼會變成這樣了 感到非常訝異的許醫師: 這...簡直是醫學上的奇蹟呀

陳醫師: 嗯.. 真的是很誇張 若能研究他的幹細胞的話.. 或許是醫學上的何種大發現... 何醫師: 但是... 他

是一個通緝犯 只要他一束醒 就得立即通知警方  護士: 哇.. 真的越看越像一個女孩子呢 要是他真的是個女

孩的話 那還真美 藍眼睛 藍頭髮的~ 這時驚覺到後面有人鬼鬼祟祟的 大家回過頭一看 那個人馬上跑開了現

場  陳醫師: 奇怪 那個人是誰呀   護士: 喔 我記的 他是一位科學的研究家 上個月不知道在研究什麼東西

而產生了氣爆被炸傷 才到這家醫院治療 聽說他本身好像有點精神疾病 哀呦 感覺聽起來好可怕喔 一位科學研

究家卻是一位精神病患 真的聽起來科學家都好像很瘋狂的樣子   許醫師: 不管他要做什麼了 只要別亂來就好

了   


    陳醫師: 不如我們把這病患帶去研究看看 我們先粹取他的幹細胞吧  何醫師: 不行呀 若亂來的話 警方要

是知道 我們都不好過 而且這件事傳出去對我們的醫院名聲受到很大的影響力 到時連院長都有可能叫我們跑路

了  許醫師: 護士小姐 妳先去其他病房勘護吧 這裡沒妳的事了  護士很不情願的回應一聲: 喔  當護士離去

許醫師帶點責怪的口氣: 拜託你們 要說這件事 看看身旁有什麼人好嗎?  何醫師: 反正我是不贊成 雖然我自 

己也是很好奇 但. 好奇心會帶來後果的 要是他不是一個通緝犯的話 這點到沒問題   許醫師: 何醫師說的也

很對 要是真的做的話 被發現我們醫院會很慘的 連社會大眾也會對我們醫德很感冒 我看陳醫師你就打消這念

頭吧                                                                                             

                                                                 
    深夜凌晨3點左右 當警方交班巡視時 一位穿著黑色大衣走進志成的病房 他小心翼翼的推這輪椅 把毛巾   

蓋住了志成將他全身都用棉被蓋了起來 趁這警方交班還沒走過來時 按下電梯的按鈕等待電梯開門 這時一名警

察走了過來: 那麼晚了 你們還要出去呀    推這輪椅的人有點慌張: 是呀 他是我兒子 我要帶他去二樓福利社

買點他自己喜歡的東西   警察: 這樣呀 沒什麼事啦 只是我到覺得他好像有點眼熟喔  電梯開了我幫你們擋這

嚇的滿頭大汗又感到意外: 喔 謝謝 謝謝 你們警察也辛苦呢                                             

                                                                                                 

                                       

    志成感到眼睛有點刺眼 緩緩睜開他的雙眼 發現到這裡不是醫院 也不是警局更不是監獄 到底這裡是那裡

呢 躺在床上緩緩的坐了起來聞到一陣濃濃的咖啡香跟夾雜一股化學藥劑 聞到這咖啡香肚子也餓了起來 不知道

多久沒吃東西了 他走向飄逸過來的咖啡香 這時穿著白色醫服 帶著白霧的眼鏡 頭髮灰白有點禿頭看起來約有

50幾歲的老人 看著他 兩個人不斷的注視這對方 老人先開了口: 嗨~ 以經傻眼的志成也回應他一聲: 嗨  這

時才反應過來: 這裡是那裡呀 我這麼在這 還有我不是因該在醫院裡才對嗎 我只記的我又被雷打中     老人:

喔 你被雷打中 像你被雷打中兩次還不死的人真罕見  吃驚的志成: 等等... 你怎麼知道我被雷電打中兩次 你

是誰呀   老人: 我是一位科學研究者 你的事件我在醫院裡都聽說過了 而且你還是個殺人犯    志成: 這...

那件事說來話長 我本來就要去自首的只是..                                                           

                             


    老人: 只是被雷打中罷了  志成: .........   老人: 我想你好幾天沒吃肚子一定很餓 到我廚房裡吧 你

邊吃點東西 我有話跟你聊    覺得怪怪的志成還是決定先吃點東西在說 必盡那麼久沒吃東西肚子確實很餓 他

感到一股霧水 太多的問題想問他了 為什麼他會在他的家裡 等等之類的......                             

                                                                                                 

                                                           

    志成邊吃這食物邊於老人對談 才知道自己是在醫院裡被這位老人帶了出來 也才知道自己又昏迷了快3個月

被老人這樣算是救了出來 原來他的目地是要讓我進行他的研究 像我被雷打中而又沒死的 世界上可以說沒奇蹟

了 不過在內地好像也聽過有幾位也是被雷打中沒有死的 算了在外頭能多久時間算多少吧 到最後我也是難逃法

網 吃完東西後照了鏡子才知道 自己髮法顏色也變成了藍色 那老頭子說了 被雷電中是不可能會這樣的 表示有

可能你自行吸收到雷電部份而改變 本來以為那老頭聽他在鬼扯 但是.. 發現自己的聲音變尖了一點 本來就看

不出什麼喉結 但必竟自己還是男人多少還是有的 但這是怎麼看都是平坦胸部模的時候感覺腫腫的有點疼痛 想

說因該是有被撞到過吧 於是兩人走進地下室到老人的研究室裡       
         
        志成看傻眼了 到處都是機器設備跟一些化學藥劑
已記錄
nba913127
小說初學者
*
文章: 7


檢視個人資料
« 回覆文章 #2 於: 十月 12, 2010, 08:59:39 下午 »

老人: 我叫傑克.安德生 我父親是英國人 母親而是在地的本地人 你叫我傑克就可以了 你看這些都是我   

的器材  志成: 等等... 傑克 你帶我出來又帶我來看這些東西 到底要做什麼呀  傑克: 呵呵~ 我15歲就跳級

生大學 我在大學的研究帶來許多新發明 只要是科學研判家絕對沒人不認識我 我畢業後一直在這做一項研究只

要人可以透過上萬瓦的電流的話 在加上我發現到的這星球上特殊的石頭 就能帶領到未知數的世界裡  志成:

..........   拜託 你是尋秦記看太多喔 別跟我說回到過去   傑克: 什麼尋秦記 不過.. 你剛說回到過去 這

到有可能喔 來吧~ 小伙子 我們現在來試試 我去安裝一下 你先等我一回   感到這位科學實在太瘋狂了而志

成也不想在被電了: 神經病呀你 我沒那閒功夫陪你玩話一說完志成馬上離開現場 不管在身後的傑克怎麼喊 頭

也不回的走人                                                                                     

                                                                                                 

                 
    志成延途上想著要回去自首 但他決定先回家看看 我記的奶奶激動到暈了過去 在怎麼不孝也先回家看一   

下老人家 就在回到家門時發現觸目驚心的一幕 看見奶奶的相片掛在大廳 連神主牌位都有 他不可至信 在家中

到處跑 看看四處都沒奶奶的蹤影 糟急的跪在地上哭了起來   隔壁的大嬸走了進來: 志成 你奶奶在你被警察

抓走 那天就激動到不行 還一直往醫院跟警局裡跑 最後.....  哀..  可能過於刺激才... 我說志成呀 你怎麼

做出那麼糊塗的事呢 你從小就是我看你長大你. 你個性那麼溫和怎麼會..                                 

                       

    志成 你奶奶後事我都處理好了 你快點去自首吧 讓你奶奶在天之靈也感到有所安心.. 梗咽的志成一時說

不出話來 默默的不斷哭泣著 大嬸看了心酸就離去了                                                   

                                                                                                 

                                                               
    到了晚上志成躲在家中房裡抱住自己的雙腿 腦代一片空白 直到深夜時想起明雄跟警察的死狀 又不驚害   

怕了起來 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呢 我是一個殺人犯 為什麼  不.. 我一定要去自首才行 必竟人還是我殺的

到了隔天早上 志成帶著一頂帽子往警察局方向走去 在經過銀行時 發生了意外 有三名歹徒挾持人質搶奪現金

嚇呆的志成也同時看傻了眼 那距離太靠近了


    就經過銀行門口 剛好歹徒衝了出來 大匹的警方在第一時間趕到現場喊著: 快點放開人質 千萬別傷害到人

質  陸續著一推警員圍成一圈 包圍這我們  歹徒同時也把志成抓了過來: 喂 小子 你快點給我去開車 要不然

我當場把你給敝了嚇到全身有點軟志成: 我... 真的. 不會開車呀  歹徒: 不然你走前面幫我們擋 要是逃逸成

功好處不會少給你的 我知道你也是個殺人犯我們多少要有點共識才行吧   志成一時不知道要如何回應他 於是

就走到箱型車那裡 志成跟人質被拖上車 以快速的車速飆車 撞倒許多警車跟警察 沿途狂飆 到了一個海岸邊被

挾持的人質害怕著: 我.. 求求你們放了我吧 我發誓 我.. 絕對不會說出口的  歹徒: 你當我們是呆子呀 我們

在眾多人面前挾持了你 你想我們會讓你知道我們太多的特徵嗎?  人質: 拜託你們.. 你們還要多少 我給我給

就求求你們放過我吧 我家中還有兩個小孩 還在讀書 你們都在帶著安全帽 我真的什麼都沒看見 我...   



    這時一名歹徒: 別跟他說那麼多了 一聲巨響 碰~ 人質當場倒地  志成也嚇呆了 靜靜的看這觸目驚心的

一幕   歹徒: 哈哈~ 果然殺過人就是不一樣 還能那麼冷靜的看著志成不是冷靜而是嚇呆了 就這樣車子不斷

開著 這時也沒看到警察等等.. 沿途一直開著到看起來很像農村的地方 志成被歹徒叫去便利商店買一些水跟食

物 罐頭 泡麵等等... 就這樣買了一推東西搬到車子裡又開往山區   歹徒: 喂 你叫什麼名字 我記的我在電視

上看過你 你藍眼睛太特別了 太好認了 那天新  聞報導說你殺了一名同室 又殺了一名警察 你的藍眼睛特徵太

明顯了 現在連頭髮都藍色的 呵呵~ 真帥   真的是你?   志成: ㄜ.. 我叫簡志成 我什麼時候能離開呀   歹

徒: 離開? 你最好別想太多 別忘了我們現在是同一條船的人 我說過了 放心錢不會少給你一份 你最好先安份

點 你太過明顯 容易被發現 我們現在在這躲藏一陣子在說  另一個歹徒走過來: 我看你因該滿冷靜的看到我們

殺了人都還能不動於終 拿去吧 這把槍加減能讓你防身   志成也不知道該如何事好 就先應付一下答應對方 所

說的事 那怕一個不小心就被他們給幹掉了 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呀 過了數日後 我們每個人都不斷的盯這電視新

聞在看 看是否有關於到我們的最新消息 這一天終於來臨了 當我轉這收音機時聽取到 數日前警方聽到一名在

便利商店打工的工讀生說 好像看到有四名歹徒往山區                                                   

                                 

    那地方走 其中一個藍眼睛藍頭髮特別的明顯 當時買了很多的罐頭於泡麵 依據這位民眾所說 歹徒很可 能

為了要繼續逃亡 所做的準備 警方也正在追查當中 如有最新消息請鎖定我們獨家警廣廣播電台 一個看起來比

較胖的歹徒走了過來關掉收音機: 看來我們早已被發現了 我想警察隨時都會上來  另一位看起來臉上兇狠的歹

徒: 我看現在就閃人吧 剛剛的新聞是今天所知道的消息 所以警察今天馬上就會找上來   另外一名歹徒接著說

: 我在前兩天前就連絡上高大哥了 只要我們今天晚上能在碼頭那裡的話 就能逃去國外了 最好現在開始準備吧

  歹徒: 嗯 把自己的槍支都帶好 其他東西都丟棄在一旁 重要是錢要怎麼分  另一名看似比較高的歹徒: 不如

我們把錢分為四袋 萬一誰被抓到的話 至少我們都還有錢   說著說著比較高的歹徒就丟了一小袋給了我: 嗯

拿去吧 就看在你跟這我們跑東跑西做為我們的誘餌上 這一小部份給你吧 日後發生什麼 最好別供我們出來 

哼!! 要不然的話... 我想你因該知道的                                                               

                                                                                 

    正要離開時警方的車輛依序開來了這裡 我們就在廢棄工廠上的二樓 長像兇狠的歹徒: 靠~ 媽的 追查到

這裡來了 我先去一樓 我們四個最好都分開  就這樣大家自己跑開 而我呆呆的任了一回也慌張起來  也跑去一

樓  在逃亡中我開始聽到不斷有槍聲  我自己身上帶有一把槍械 但我不敢開槍 要說的話連殺雞都不敢了 雖然

說我意外的殺過兩個人但是.要叫我有意識的對準別人開槍 那我可是會嚇到手軟腳軟的 當我跑下一樓時忽然就

槍彈雨淋的不斷的掃射 我嚇的往桶子那裡跑去 躲在桶子後方 身體不斷的顫抖著   還沒自首前 自己就會被亂

槍給打死了 在一陣槍彈雨淋的一場掃射過後 忽然一片寧靜了下來 我知道現在只不過是暴風雨前的寧靜罷了

絕對會是一場恐怖的拉距戰 警方絕對是一步一步逼近我們 而我們四個則是想辦法逃離現場 我的身體還是不斷

的顫抖著 最該死的是 我的腳被嚇軟了快動不了 就感覺到警方的腳步正在逼近時 我看見地上有一個鐵片 我拿

起鐵片往自己的腿上一割 清楚的感到疼痛 知道腿能動了  我馬上以蹲跑的姿態 跑到窗前用身體撞上去 我整

個人飛了窗外去                                                                                   

                                                                                                 

                 

     一臉兇惡的歹徒: 喔 幹的好  他馬上站起來亂槍掃射 所有的警方紛紛找起躲避物 其他兩名歹徒朝我撞

破的窗戶逃逸了出去 這時遠處聽到一聲慘叫聲 我知道一定是有人中槍了 我顧不狹己的拼命的跑 我不斷的拼

命的跑 回頭看的時候看到有兩名跟著我跑 因為太遠了我看不清楚臉孔 但我看衣服跟身型 我知道因該是其他

兩名歹徒而不是警察 自己的體力也不是很好 我放慢了腳步時   遠處聽到有人喊著: 別跑! 你們通通要被我們

包圍了 在跑我們要開槍了 給我站住 別跑   當時我有點放棄了 我想該是自首了吧  至少現在自首不會被亂槍

打死吧 就當我停下了腳步喘氣時  高個子歹徒: 小子撐著點 只要我們今天逃逸過現在的追捕 到了晚上 我們

逃逸到碼頭就沒有人追我們了  說著就把我拉扯走 我們三個就逃到前方都是一大片的割草 那割草很利 劃過身

體就不小心流出血來 而且那割草相當的高 高過一個人的身高                                           

                                                 


    突然間 碰~了一聲 比較胖的歹徒中彈倒地了 高個子歹徒也回頭向那名警方開了一槍也命中倒地 歹徒就

跑過去把死去的歹徒身上的袋子跟槍械拿了過來: 走 我們我點跑 在不快一點警察要追上來了 我才發現當歹徒

好... 冷血呀 竟然看到同伴被射殺 能在第一時間做出那麼冷靜的動作 我們就往割草那裡跑了過去 隱約看到

警方也在遠去 有可能正往這方向走過來 於是我們拼命的跑 而我看到警察又來了又慌了手腳 也不斷的拼命的

跑 也不知道自己被樹支割破了衣服褲子 也不知被割草劃過了幾次 全身傷痕纍纍 看起來相當的狼狽 也不知道

跑了多久 看到前有下坡 十分的陡峭 許多高大的樹幹 那不是45度 那麼的陡峭 而是看起來快接近90度垂直降

落的陡峭 心想完了 這裡算是逃到最後了吧 這時三警察跑了 過來 歹徒馬上回頭開槍 我怕的跑到割草較密的

地方蹲了下來 又聽到一名哀嚎聲 因該又是一名警察又被擊中了 又是一陣槍彈雨淋 這時一名警察手部中槍 手

中的槍掉在地上 這時歹徒發現已經沒子彈了 一定要想辦法在取一把槍 歹徒在沒子彈時躲了起來 警察慢慢的

用手撥開割草 慢慢的走過來 歹徒趁他不住意時撲了上去 警察手中的槍 掉在我面前 歹徒跟警察兩人在地上扭

打成一團 我撿起那把槍時 看到一個人影過來 因為太過於害怕了 完全不知道自己作出什麼動作 在那一瞬間我

閉上了眼睛 不斷的糊亂的開槍 那名手部中彈的警察被我打死了 我這時才發現 我又做錯了一件事 跟歹徒扭打

的警察 鈍時也不敢動 最後所有的警察都跑了過來 歹徒離我太遠了 無法拿我手上的槍  對著我說: 快 先把這

條子給殺了 鈍時我又呆掉了 那位警察也嚇出了一身冷汗  在所有的警方正跑來時 歹徒等不急就抓著我往陡峭

的下坡給跳了下去...
已記錄
nba913127
小說初學者
*
文章: 7


檢視個人資料
« 回覆文章 #3 於: 十月 12, 2010, 09:01:16 下午 »

天空下起了毛毛細雨  志成微微的睜開了雙眼: 唔....  好痛呀   因為痛到受不了 就一直躺在地上在寧

靜的夜晚上 還聽到有水蛙的叫聲 樹木上還有蟬叫的供鳴聲 陰霾的天氣裡也有清境的時候 志成冷靜了頭腦想

了一回 現在事件越變越負雜了 我到底要不要去自首呀 志成緩緩爬了起來 看見我身旁那個袋子 沒錯 打開來

一看 歹徒所分給我的錢都還在 還有之前被歹徒抓來時送給我的槍也在 還有一些彈甲跟子彈 子彈的數量到是

不少 至少還有30多顆子彈 他背那包袋子 就往下坡走去 確看見還有警察所掉的槍 心想到底要不要把槍撿起手

到最後他還是把槍撿了起來 他把彈甲拿了下來 看看剩餘多少發子彈 沒想到還有5發子彈 他把槍械也一同放進

袋子裡面去了 沿途走下坡卻沒發現那位跟我一起摔下來的歹徒也不知道他怎麼樣了 算了 能離他們遠一點那最

好了 但.. 心裡想著若能跟他逃到國外去 是不是就不用過著人間地獄的生活呢 自從跟了那些歹徒生活上確實

像人間地獄一般 不論是吃飯睡覺等等..  哀.. 不說也罷了 走著走著 他來到像似一個眷村的地方 看起來很純

樸鄉下的小地方 那麼晚了 他偷偷的跑進雞舍 全身還是感到非常的酸痛 就躲在雞舍裡一個小腳落 過沒多久因

為太過於疲憊了 就熟睡了起來...                                                                   

                                                                                                 

           

    正睡的香甜時 雞舍裡的雞 開始起鳴 沽沽沽~ 叫了起來 連同效應之下 所有的雞也跟著開始叫了起來 

害了讓志成無法在繼續睡下去 正要爬起來時 聽到有腳步聲 他慌張抱住袋子 手不知不覺已成了習慣性打算把

槍械拿了出來 沒想到對方是從背後叫他 他才發現他是睡在看似像窗口的一個正方形的地方 : 喂~ 小朋友 你

怎麼睡在這了 你是那戶人家呀  志成回過頭來看著對方 對方是一個女人長的很村姑模樣的婦人 年約30好幾那

位婦人就很異樣的眼光看著他: 你長的蠻可愛的 怎麼把頭髮染成這樣了 隱形眼鏡也是藍色的 顏色太深可能會

刮傷眼睛的喔  志成想著她因該不知道我是正在逃亡的殺人犯才對                                       

                 


    那位婦人一直望著他東瞧瞧西看看的 志成心理又想著該不會... 她有所知道了 在說我的特徵太明顯了她

一定正在懷疑我  那位婦人微笑著: 您到底是男孩還是女孩子呀 真的越看妳覺得越可愛 我看你因該不是我們

這眷村的人 我從沒見過你 你外地來的吧   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於是先敷衍了婦人: 是呀 我確實外地來的 我

...   


    婦人: 你先到我家裡來吧 在說你一直在我的雞舍裡 我很做難事 瞧你全身髒兮兮的 我先帶你到我家裡去

你先把全身洗用乾淨吧  志成看看自己的模樣 衣服褲子全都破破爛爛的 到處都是幼草跟黃土 全身還傷痕纍纍

還.... 給我沾染到雞屎.....                                                                       

                                                                                                 

                                     

    當我走到雞舍外時 正在猶豫著 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於是婦人就過來拉住我的手 我驚訝的望著婦人 婦人

還是一樣對著我微笑: 別緊張 我家裡就只有我一個人而已 我先生早年往生了 父母親確也早逝 家中不會有其

他人的 你就放輕鬆點吧    就跟婦人慢慢的走向她家裡 沿途上不斷的詢問我從何處來 我只好說自己的父母雙

亡等.. 之類的故事 把自己的身式 說的怪可憐一般 雖然不常說謊 也不成把謊言做為 如此誇大但是... 婦人

還是瞧我身式如此: 小朋友 若你不嫌棄的話 我家可讓你佔住幾天 不過你還是要找尋自己的未來喔    志成相

當的感動沒想到在這種眷村的地方人情味真重呀~~                                                   

                                                                                                 

                                       


    志成換上了婦人所遞來的衣物 才知道雖然自己以前所住的地方很老舊 但是.. 衣著上的打扮 我到很時尚

了一點 雖然算不上潮流 但.. 也是能看的衣服 婦人遞給我的衣服褲子 只有一句.. 還真的是.. 俗到爆呀 每

當婦人都一直看著我 對著我說 你到底是男的還女的呀 又瞧我又沒胸部 但臉型越看越像似女孩子 在加上我本

身動作跟言語上又很女人樣 要說的因該是娘娘腔的感覺吧 又看看我頭髮跟眼睛 看來起相當的夢幻 就像卡通

裡的可愛人物跑了出來 不過聽婦人那麼一說 我發現自己的聲音越來越尖 喉結早已模不出來了 在照照鏡子一

看我的臉型真的 我都快不認得了 從醫院出來時當時照過一次鏡子是為了看自己頭髮 卻沒有仔細看清楚自己的

變化 不過也好 最好是都讓知道我的人 通通都不認識我 這樣我就比較能安心一點 萬一又被認了出來那可糟了

於是為了徹底變型 我帶著隨身繫帶帽子 跑去買染髮劑 挑黑色比較像樣點 至於眼睛部份 我搭上了公車到市中

心 跑了一整天卻沒有一家眼鏡行 有賣全黑的隱形眼鏡 多半都是黑色加寬邊圓的隱形眼鏡 要是買了的話 這樣

會讓自己眼睛看起來更有特徵 中間藍色邊 圓黑色外圍白色  哀...  我無法想像 到每家店裡每個人都在看著

我 眼神都有點怪異 有些男的還用偷瞄方式 不斷住視著我 起先還以為被認了出來是位通緝犯 後來才知道是讓

我覺得非常的害羞 從來沒有 讓人如此住目著 是一位老闆說我長的相當可愛 以為我是女孩子 沒辦法因為連自

己的聲音都變了樣 至少有一點覺得慶興的事 到目前為止沒有人看的出來我是通緝犯 也沒有人知道我正是一位

正在逃亡通緝要犯 為了扮演更像女人 我索性拿歹徒給我的錢跑去買女裝 起初害羞的不敢去女性服裝店 門口

徘徊了一回 這時一位女店員走過來 小妹妹買衣服嗎  天阿~~~ 第一次有人叫我小妹妹耶~               

                                                                                                 

                                                                           
   ( 在這裡說明一下 其實志成是因為被雷電擊中導致身體上的男性荷爾蒙逐漸變少 相反的 女性荷爾蒙逐漸

變多的狀態之下 讓志成更加的女性化 志成發育算慢 在15~16歲還算是在發育中 變化性更大所以臉部模樣更

像似小女孩 志成也不知道 自己的胸前浮腫是女性的特徵 說不定志成自己的LP也逐漸變不見呦 ~  ~.~"

)                                                                                                 

                                                               

    女服務生輕輕挽住了志成 拉他到店裡推銷這服飾 志成又羞又喜的 他自己常常幻想過當上一個漂亮的女孩

子 沒想到卻成真了 但自己多少有點不自然 必竟自己還是個男孩子 女店員拿服飾給他看時 志成看到鏡子的時

候 真的越看越不敢相信自己變化成這樣 買了許多的衣服 像似個小女孩一樣到處看到喜愛的東西就買 他從來

沒當過女人 感覺到當上一個女人是如此能讓他那麼的歡喜 大方血拼之後 回到了眷村  婦人看見志成竊笑著:

我就說麻~ 一個女孩子要有女孩子的模樣 幹麻 把自己弄的那麼男性化  志成也傻笑看著婦人   婦人: 好了

臉去洗一洗吧 要吃晚飯了   志成忽然之間感到相當的感動 從來沒有人對他如此的好過 除非自己的奶奶以外

外面所有的人不是欺負著他就是嘲笑他是人妖或gay等等之類..                                           

                                         


    在說他從小就沒有父母親之愛 心中百般之味 只希望日子能永遠這樣過下去 志成眼框裡的淚水就快滴了   

下來  婦人轉過頭來看到時: 怎麼了嗎? 若妳要是覺得認為可以的話 叫我一聲乾媽也可以喔  說完 婦人笑了

起來: 好了 跟妳開玩笑的 才認識沒幾天而已  這時志成眼淚流了下來 衝過去抱住了婦人哭的像水娃娃似的:

乾媽  唔.... 嗚....  婦人想起自己的先生跟孩子之前所發生意外 心都軟了起來將志成抱的緊緊的...       

                                                                                                 

                                                 

    志成跟之前以往一樣 每早上清晨起來幫忙乾媽整理完雞舍 給專門在賣雞跟雞蛋的人收走 中午吃飯時跑 

回家裡關住著新聞 下午一樣除了到市中心逛街一回 要不然就聽著收音機 這時下午4點多了 志成的乾媽回到家

跟往常一樣 準備洗菜做飯 志成而默默聽著收音機 想著真希望這種日子永遠都不變 雖然還是有很多的不便 但

.. 日子還算過的去 也不知道那位歹徒現在是怎麼了  是否坐船逃離這國家了 還是被抓到還是也是一樣正在逃

亡嗎? 算了懶的想那麼多 當志成正要關掉收音機時   為您報導最新消息 之前轟動全國內的銀行搶案 兩名歹

徒中槍生亡 而一名歹徒在碼頭時被抓到 這名歹徒 名字叫 高祥賢 錯號 竹竿           


    竹竿犯下案子 共殺了三名警察 一名路人 又企圖逃逸 以在司法上被判刑30年 不得緩刑  因殺的人過多   

使得人神共憤 竹竿供出主嫌就是在之前1年前 也是成經轟動國內 殺害一名自己的同事於一名年輕警察 在銀行

搶案中逃逸在山區 一名警察當時在跟一名歹徒扭打時 主嫌也開槍射殺了另一名警員同事  主嫌所犯下的殺人

未遂潛逃 銀行搶案 搶奪槍械等等.. 若抓到主嫌可能會依照法律審判為死刑... 照警方的說法 主嫌沒有往碼

頭地方去 主嫌也是個高知識份子 有可能還躲在山區 也有可能在之前逮捕的地方那附近 警方共稱可能會往眷

村地方查起 主嫌特徵明顯 藍色的眼睛 之前又在醫院裡 頭髮也變成為藍頭髮依醫院所說明 在逮捕被雷電所擊

中 導致的變化 希望個位民眾若有發現請第一時間通知警方                                             

                                                                                                 

                                     


    聽到這一幕的志成都傻眼了起來 就算是被警方知道我的所在地 我之前就想過 我會去自首 但是.. 我卻  沒想到是... 我竟然會被判死刑.... 為什麼 到底是為什麼 對吼 是那個混蛋說我是主嫌 自己卻被判30年 不得緩刑 也算夠重的 竟然把所有的罪狀都推向我一個人 我還多殺了一名警察 這... 完了 完了 我這次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也成了那些混蛋門的代罪的羔羊... 志成第一時間馬上跑進房間裡 把房底下的袋子拿了出來 心想著 不行 若是之前自首 我絕對沒問題 但是現在的我是即將被判為死刑的人 我可不想死 我真的不想死 慌張的收起自己的衣物都篩進自己的袋子                             

                                                                                                 

                                                                             

     這時遠處傳來: 志成~ 晚飯做好了 快出來吃飯嚕   是乾媽的聲音 我.. 該怎麼辦才好 我.. 要怎麼    解釋   這時志成默默的走了出來 坐下來拿起碗筷: 乾媽   婦人: 嗯?   真的自己不知道該怎麼說又不忍心的傷害乾媽   婦人: 怎麼啦 你是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呀 話怎麼都說到一半呢   志成這時眼框淚水忍不住流了下來: 乾媽 對不起 妳種有一天會知道也會明白的    話一說完跑進房裡拿起自己的袋子 志成知道等回新聞會重撥 於是打開了收音機: 乾媽 真的對不起 我真的無法在這陪妳了 等回新聞會重撥 那些都是我離去的原因 唔... 乾媽 對不起 是我欺騙了妳..  志成打開了收音機 自己奮外的向外頭跑了出去 只留下不知所措的乾媽 呆在屋裡看著遠去的志成 也剛好正重撥這轟動國內的新聞...
已記錄
頁: [1]
  列印  
 
前往:  

Powered by MySQL Powered by PHP Powered by SMF 1.1.21 | SMF © 2006-2008, Simple Machines | Sitema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