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OVEL健康快樂的網路小說論壇頻道網
十一月 15, 2019, 11:32:07 下午 *
歡迎光臨, 訪客. 請先 登入註冊一個帳號.
您忘了 啟用您的帳號嗎?

請輸入帳號, 密碼以及預計登入時間
 
   首頁   說明 搜尋 登入 註冊  
頁: [1]
  列印  
作者 主題: [小說]五公尺,距離。(連載中)  (閱讀 5311 次)
grope314
小說初學者
*
文章: 2



檢視個人資料
« 於: 九月 11, 2010, 11:00:12 下午 »

 00

  人們總是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黃羽霏。」老師在講台上叫著我的名字過去,抽出一張考卷遞給我。「滿分,看的出妳有在努力,以後還要繼續加油喔!」

  點點頭,輕聲說了句謝謝,我回頭朝位子走。四周相處不到一星期的同學朝我行注目禮,每個人的腦袋都寫著不敢置信,彷彿先前完全沒注意到我一樣。  
  幾乎所有人都在那刻望了我一眼,不過凝視只維持了幾秒,接著又被持續宣佈小考成績的老師給吸引回注意力。

  我微笑,頓時感覺輕鬆不少。
  從來不太會回應別人的崇敬、羨慕或者意味深長,通常面對這些我都只有臉紅的份,想回稱讚他們又怕被認為太矯情,或者信以為真太過驕傲自大,我想不管我怎麼應付似乎都是個錯。

  人際關係果然是一個很麻煩的課題。
  
  經過一個轉角的時候我準備坐下,感覺我走路的速度很慢,因為回到座位時每個人差不多都領到考卷了。

  但也差不多在這個時候鐘響。台上的老師一臉惋惜的說下次在檢討,接著便急匆匆的離開教室,彷彿多待一秒多加個班都是浪費時間一樣。

  這時候我才注意到我旁邊的那個同學重頭到尾都沒抬頭過。

  他的頭始終埋在手臂裡。我好奇的打量他,發現他的頭髮自然的微微上翹,不做作也不難看,只是髮色偏褐這點顯然忽視了校規髮禁的存在,右耳戴著銀色的單邊耳環,手腕上零零碎碎套著幾個叮噹作響的骷顱手環。

  大概是問題學生那類的吧。我在我的大腦裡下了定論,卻也在這時,他緩緩伸了個懶腰。
  還打了個哈欠。

  然後才意識到我的存在。應該說我才意識到自己仍盯著他,不免怔忡了一下。他倒是毫不介意,睡眼惺忪的對我漾起一個有著濃濃酒渦的微笑。
 
  「喔妳好呀,考滿分的黃羽霏。」他這樣說。聽起來他也不是全都在睡覺嘛。
  
  「……你好。」

  「有事嗎?」他白皙的臉上印了幾個紅印,老實說有點醜化他的整體。

  「……呃,我想是沒有。」沒有時間整理思緒,我傻愣愣的回應。突然發現這一整個禮拜來這是他第一次跟我說話,甚至是我第一次注意到有他這個人的存在,即使他坐我旁邊。也或許他太吸引人注目而我則相反總在角落養灰塵吧。

  欸不對,這幾天似乎是我第一次看到他才對。

  「嗯,回頭見。」還沒向他確認他是否之前都不在,他便搔了搔睡亂的頭,擱下一句話然後漫不在乎的消失在我的視線。離去教室前有人看了他幾眼,低聲說了幾句「他又翹課」之類的話。

  不過我腦裡想的竟然是,一個人想睡覺的背影也能這麼帥真是不可思議。
  總之當我好不容易收回視線,才發覺有個東西隨著他的離去而飄下。那是張紙,而且白的不可思議,因為那原本應該是考卷的,不過隻字未寫,頂多在右上角有乖乖的寫上班級姓名和座號。

  其餘白的徹底。當然扣除老師在考卷上憤怒的紅筆和大大一個、傳說中的零鴨蛋外。

  ……呃,收回前言,第一直覺總是最準的。


  言諾,這個名字跟人一樣,看了一次就再也忘不了。



----
初次見面,我是喵影catshadow。
可以叫我阿喵=ˇ=
看文記得回=ˇ=還有嚴禁盜文.
« 最後編輯時間: 九月 11, 2010, 11:02:42 下午 由 grope314 » 已記錄

Catshadow.
--
人生嘛,總該瘋狂瀟灑。
定居於台論情感OR鮮網OR冒天OR各大小說論壇。
總之,有貓毛及頂級黑鮪魚及牛奶的地方就有阿喵。(笑
grope314
小說初學者
*
文章: 2



檢視個人資料
« 回覆文章 #1 於: 九月 11, 2010, 11:03:31 下午 »

01

  那年的微笑依稀記得,那時的感動猶然存在。


  接下來的時間他都沒再出現。
  每個老師卻也像習以為常,瞄了一眼他空空如也的座位後摸摸鼻子,沒有發怒沒有疑惑他去哪了。其他同學也是一樣,稀鬆平常好像那只不過是吃早餐的習慣。

  不過倒是有幾個人注意到我多餘的關注。

  「……妳是想問言諾去哪了吧?」
  中午休息時間,一男一女緩緩靠近我,其中那個矮小個子的女孩率先對我伸出友好的手。她同樣是染髮一族的同胞,及肩的微捲長髮是挑染的淡黃色,寬鬆的毛衣配上短的不能再短的裙子,像是漫畫裡描繪的日系風格。
  
  「嗯,看他都不在。」我回應。

  「接下來也不必再看了,言諾那個人就是這樣,翹課是家常便飯。」另一個男孩說,他大概屬於陽光男孩類型,頭髮短短的,但體態結實,不過不是壯碩那種,肌肉不會多到讓人作噁。頂多是運動員的身體那樣,說實話還滿好看的。

  
  「……都不會有人說什麼嗎?」我問出憋在心裡幾個小時的疑惑。記憶中的台灣教育似乎沒那麼寬鬆。
  「人家的父親是資深議員囉,換做你是老師你又能說什麼?」女孩聳聳肩,諷刺的言語和甜美的外表不太搭,卻給人一種坦率的舒服。

  「你們跟他很熟?」

  「也不算,我們跟他以前同校,他跟以前一個樣。」男孩聳聳肩,接著微笑續道。「……蕭謹陽,叫你羽霏不介意吧?」

  我點點頭,別開視線剛好看到個子矮的女孩迅速搬了兩個椅子過來,拉謹陽坐下後自然的拿出便當。快速的打開我們三個的便當蓋後,她自動「搜括」了一堆飯菜,扒了好幾口肉塞進嘴裡後才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似的開口。「偶叫嗯有怡,好揮。」

  「……啊?」
  「斗說,偶叫嗯有怡,好揮。」 
  先撇開她吃了我最愛的章魚熱狗和蛋捲不說,我開始思考是否當太久暫時性書呆後融不進社會族群。因為她剛剛說的話我一個字也聽不懂。

  「吞下再說話,跟你說過多少遍了。」謹陽倒是駕輕就熟的翻翻白眼訓斥,然後語帶抱歉地解答我的困惑。「她是說,她叫安亞梨,小霏。」

  「……他說的沒錯。」好不容易將口腔的食物嚥下,女孩……亞梨拍拍胸膛喘口氣,點頭同意。

  「什麼沒錯,是百分百正確。」謹陽糾正。

  「欸都差不多啦。」
  「差很多。」顯然男孩比較愛計較,這點倒是跟傳統觀念不太一樣。話說回來亞梨和謹陽這兩個人,感覺上反而是前者較粗壙而後者較細膩耶。依我跟他們相處的這幾分鐘來分析的話。

  「像男人一點不要這麼愛計較。」亞梨開始蹙眉了。
  
  「妳也像女人一點,面對女生別這麼扭扭捏捏,羽霏妳都不知道亞梨她注意妳很久了呢,要不是……」謹陽不甘示弱,扭過頭來對我爆料。不過話還沒說完嘴巴就被亞梨捂住了,脹紅著臉的亞梨憤怒的哼了哼鼻子。
  「你敢講就死、定、了,蕭謹陽。」

  不過我還滿想知道她說的是不是真的。真沒想到會有人對我感興趣呢,我還以為我大概是班上最無趣的人,而無趣正是我想詮釋好的感覺。太過美好而招來毀滅的事情我不想再經歷了。

  「我都快沒氣了妳才放手,有沒有良心啊!」終於掙脫亞梨的「魔掌」的謹陽哇哇大叫,連忙大口呼吸。

  安亞梨則是以瞪了他一眼作為回應。當然臉孔還是脹紅而不敢看我。

  為了緩和氣氛,我覺得我應該說些什麼話才對。

  「……呃,我覺得你們的感情好好喔。」


  聽了我的話的兩人停止吵鬧,瞠大眼雙雙望向我。
  「跟他/她感情好?」
  兩人互看一眼。

  「屁啦!」
  又異口同聲。

  
  「你/妳別學我講話!」

  
  ……欸,看來我的觀點從來就沒有錯過。

已記錄

Catshadow.
--
人生嘛,總該瘋狂瀟灑。
定居於台論情感OR鮮網OR冒天OR各大小說論壇。
總之,有貓毛及頂級黑鮪魚及牛奶的地方就有阿喵。(笑
頁: [1]
  列印  
 
前往:  

Powered by MySQL Powered by PHP Powered by SMF 1.1.21 | SMF © 2006-2008, Simple Machines | Sitema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