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OVEL健康快樂的網路小說論壇頻道網
十月 23, 2017, 12:04:11 下午 *
歡迎光臨, 訪客. 請先 登入註冊一個帳號.
您忘了 啟用您的帳號嗎?

請輸入帳號, 密碼以及預計登入時間
 
   首頁   說明 搜尋 登入 註冊  
頁: 1 2 [3]
  列印  
作者 主題: 至尊爺重返江湖 作者:宋楚爾  (閱讀 54805 次)
truersong
小說中學生
***
文章: 77



檢視個人資料 個人網站
« 回覆文章 #30 於: 二月 22, 2011, 12:05:59 上午 »

隔天早上起來,楚爾發現桌上擺著一封信,上面的英文字歪七扭八,字體寫得無比零亂,這個人的英文水平實在有待加強。楚爾不免大吃一驚,竟然是愛司留下的信件,愛司交代鮑柏在楚爾回國前,將這封臨別信件轉交給楚爾。

「親愛的楚爾君,當你收到此信之時,我早已返回沉默之塔,先請原諒我的不告而別。我在加入人馬座馬戲團之前,就已經計畫陪同小蘿莉公主返回女巫國,日後重回肯特郡的機會相當渺茫,不知何年何月會再相見。而在溫莎城堡夜遊之時,已向你解釋過艾莉西亞與我是來自地表下另一個異世界,沉默之塔是個詭異的結界空間,你別跟來會比較安全,恕我無法深入帶你參觀沉默之塔內部。我的年齡其實比鮑柏還老,但也還不至於做你的爺爺,這次馬戲之旅可說是我的退休之旅,過去一段時間,很榮幸能把火焰之舞的步伐傳授給你,可惜你不會火球術,沒法跳成完整版的火焰之舞,但日後只要你跳起這個舞蹈,就會想起我們在哈斯丁草原歌唱跳舞的快樂時光。」

「我知道你一定很納悶我為何會參加人馬座馬戲團,又為何把火焰之舞傳授給你,那絕不只是因為我是個搞笑小丑的原因。其實,我有好幾次提到我最早的表演搭檔,一個魔術師的故事,他是我在育幼院一起長大的室友,兩人的感情就跟親兄弟一樣。不過,自從我們在女巫國遭到通緝,兩人分開逃命各奔東西,我從沉默之塔逃來肯特郡避難,但魔術師搭檔到底逃去了哪裡,我確實不知道。只是我的搭檔非常喜歡研究禁咒師之事,我在魔法寶典上面查到遙遠東方龍之國有個九龍半島,那裡聚集不少上古禁咒師傳人。楚爾君你從東亞遠赴英國,對於九龍半島應該比西方人清楚些。我選擇你做為同伴,不得不承認我是有私心的,如果你有機會前往九龍半島,能否替我向當地禁咒師打聽魔術師搭檔的消息。當然,我與魔術師搭檔分離是三十六年前之事,時間過了這麼久,說不定他早就掛點了,說不定他正在環遊世界,我也沒太大奢望可以探聽到他的近況。但如果你超好運遇見魔術師搭檔,幫我傳話請他返回女巫國找我,畢竟他是我在育幼院一起長大的兄弟。而楚爾與鮑柏,你們倆是我在肯特郡認識的好兄弟,祝你們在倫敦大展鴻圖,表演事業蒸蒸日上。你的好兄弟,小丑愛司敬上。」

楚爾發現信件裡面有一小疊文件,最後一張紙有個魔術師人物畫像,五官特徵、表演藝名與專長技能說明,愛司好像把楚爾當成偵探福爾摩斯,就憑這些瑣碎資料要去九龍半島找人,根本是大海撈針,談何容易。

楚爾在鮑柏家過了平靜的十天,其中他們去多佛港參觀郵輪,並在福克斯通度過跨年夜晚。楚爾打通越洋電話回台北家,向父母報平安並告知返鄉班機時刻,且在回國之前購買一些英國紀念品。

1月4日,返鄉時間終於到了,楚爾打包好行李準備返回倫敦希斯洛機場,鮑柏與朱蒂只在坎特伯里汽車站送行,並不會專程前往機場,但彼得會去機場替楚爾送機。

揮揮衣袖,楚爾要離開坎特伯里,而踏上返鄉之路,在這裡住了半年,不免有點離情依依。汽車前往希斯洛機場的路上,坎特伯里降下了難得的大雪。台北是個不會降雪的都市,冬季最冷不過寒流時讓氣溫降到攝氏十度左右,這是楚爾第一次親眼看到戶外大雪紛飛的景色,雪花飄飄、北風蕭蕭,天地一片蒼茫。

再度踏入機場大廳,楚爾想起一句法國諺語:「婚姻是被圍困的城堡,城外的人想衝進去,城裡的人想逃出來。」但這次來到倫敦城,楚爾確信自己是城裡想逃出來的角色,但誰知說不定哪天想不開時,又會從城外衝進去。

彼得早在機場大廳等著替楚爾送機,師兄弟兩人相互擁抱告別,彼得留了電子信箱給楚爾,順便也將朱蒂的電子信箱附送給楚爾,以後就算楚爾回到台北,也可以透過電子郵件相互連絡。

「我可是個有江湖道義的演員,不像某個人連夜帶著表妹逃走,連個聯絡的電子信箱都沒有留下,楚爾師弟,以後記得要寫信給我。」

「那是一定,一定的。」楚爾又笑著回答。

楚爾辦理完Check-In手續,在機場與彼得哈啦了半小時,彼得也要返回倫敦市。曲終人散,只剩下楚爾一人在機場大廳候機,看見來往的乘客穿梭在機場當中,有幾個小蘿莉女郎走過楚爾身邊,有人露出天真眼神,也有人露出兇惡眼神,當然有人露出發呆眼神,不管如何,艾莉西亞身邊有小丑作伴,現在理應是歡樂幸福的,而有關沉默之塔內部的事情,楚爾是一輩子也弄不清楚。

這時,楚爾老爸從台北打電話過來,劈頭問道:「兒子,你坐的那班飛機幾點回到台北,到時候我會發揮愛心去機場接你的。」

「我三天前打過電話回家,先前不是已經告訴過你有關班機時間,抵達台北時間是晚上六點。」

「晚上六點是台北時間,要確定不是倫敦時間,省得我還要計算時差。」

「時差,晚上六點班機抵達是倫敦時間還得了,那豈不是台北時間凌晨兩點,您行行好,誰會挑這種時間班機搭乘。」

「千萬別說你不會,因為你是楚爾君,曾有迷路搭錯車的習性。總而言之,你飛回機場時再打一次電話跟我確定時間,老爸我可是大忙人,很怕太早到機場等你沒事做。你知道機場工作人員效率不太好,有時候班機遇上某些因素也可能會誤點,說不定你的行李需要安檢,記住到時候你再打一次電話給我好了。」

「那你打這通越洋電話給我有何意義?反正我回到台北以後都要再打一次電話給你。」楚爾不禁懷疑這家族的DNA基因藏有小丑特質。

「你不懂,越洋電話可是很花錢的,我是特地提醒你回到台北第一時刻,記得要打電話給我,這樣我才會記得去機場接你,你不就省得一趟坐大巴的花費,並確保你平安返家。對了,還有件很重要的事情,從英國帶回國的禮物有空再清點一次,別在返鄉路途上遺失紀念品,不然你回家就虧大了,通話完畢。」

「好吧,好吧,通話完畢。」

反正楚爾在機場閒著也是閒著,再把手提包內英國買的紀念品清點一次,而有些大件禮品都已跟著托運行李箱上飛機了。

人的一生會去很多地方,有時候就會在旅行途中購買紀念品,但每個人的記憶力其實都有保存年限,時間久了,某些早期去過地方的記憶就會慢慢退色,不僅何年何月去的時間不記得,甚至連去過的地方也不清楚了,腦子只記得好像曾經去過某個地方就對了。

既然連去過的地名都想不起來,那去過那裡參觀過什麼名勝當然是模模糊糊,但如果身邊有個紀念品就容易回想起當時的情景。但有人不以為然,現在數位相機非常發達,旅行回家後很容易製作照片光碟,不用購買紀念品,也可以將旅行的記憶進行系統化管理。

楚爾檢查完身上紀念品以後,卻想到自己遺漏一件物品,說真的,倒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損失,要帶回國禮物並沒有遺失,而是當初從台北帶來英國的音樂光碟片不見了。好像自從梅德斯通返回到坎特伯里以後,就再也沒看見那張音樂光碟片出現,日後大不了回去夜市逛逛,運氣好再買過一張相同的音樂片。

楚爾確實不知道是誰偷走那張音樂片,但小丑有幹過青少年光碟片的紀錄,這件事小丑有很大的嫌疑,但也有可能在坎特伯里當地遺失,或是在倫敦劇場演出時候弄丟,現在才想找回那張音樂片已經是不可能了。

出門半年在外,人能平安返國,就是最大的福氣。「芬芳美麗滿枝椏,又香又白人人誇」,楚爾在候機室哼著茉莉花的曲調,自我感嘆好險只是掉了一張音樂片,要是掉了英鎊才真是麻煩。但楚爾內心豈只單單掉了一張音樂片,他在肯特郡真正所遺落的,恐怕是思慕的心與難忘的情。

【正文完】

其他說明:至尊爺重返江湖正文二十六章連載完畢,之後有空另補兩則楚爾君「番外篇後記」。
已記錄

Song, Chuer
幻遊部落格
Ichuer.com - Ichuer 幻遊網
truersong
小說中學生
***
文章: 77



檢視個人資料 個人網站
« 回覆文章 #31 於: 三月 07, 2011, 11:41:06 下午 »

楚爾魔幻筆記  「至尊爺重返江湖」
後記一  楚爾君重返肯特

楚爾君自倫敦回到台北之後,在電視台應徵編劇失敗、替傳播公司製作節目失敗、報考博物館研究員失敗,最後任職於一家小型音樂器材貿易公司,從事市場行銷企劃人員勉強餬口過日。

時光匆匆宛如白駒過隙,轉眼間已過了六年,這時已是2007年11月的感恩節。楚爾剛從美國阿拉斯加結束「極地探險之旅」,自北極圈見證完北極光回來,身上穿著厚厚的雪衣結實返回台北。楚爾老爸堅持又要趕來機場愛心接機,但是他仍然搞不清楚班機抵達的確切時間,所以又讓楚爾在機場大廳等了快一個小時,但這都在楚爾原本預期當中。

在溫馨的回家路上,楚爾與老爸一起聊天,楚爾開始講述有關「北極特快列車」的旅遊趣事,但楚爾老爸好像有聽沒有懂,先是含糊提及塔爾寺與青海湖,後來老爸只記得自己深入西藏的過往事蹟,只差沒有單槍匹馬穿梭進入無人區。

楚爾老爸的思緒發達宛如實境重現,從北極鐵路回應到如何搭乘青藏鐵路,翻越崑崙山,直達拉薩,勇闖聖地布達拉宮。

「楚爾,你這麼多年都在專心旅行,好像忘記一件極為重要的事情了。」老爸好比是藏傳上師要開始替楚爾開釋。

「到底發生何事?老爸,有什麼事情讓您大驚小怪?」

「楚爾,不是我說你,你今年都已三十一歲,明年就要三十二歲了,建議你的電子信箱暱稱可以由『楚爾君』改成『楚爾老君』。」顯然老爸仍在遙想崑崙山之事,既然內心嚮往崑崙大仙,照理說,「楚爾老君」的封號應由老爸自己享用。

楚爾頓時氣得不想說話,這是哪門子極為重要的事情,但這只是藏傳上師的開場白。老爸開始乘勝追擊,當然不會輕易罷手,再問了楚爾一個相當關鍵的懺悔性問題:「楚爾你知不知道,六年前,你從倫敦回來最失敗的一點為何?」

「我找了幾個工作都以失敗收場,最後跑去賣音樂器材。」楚爾佯裝自我反省。

「不對,換工作只能算是『一般失敗』,也談不上『最失敗』,所謂『最失敗』必須要達到『莫大失敗』的田地,才能夠配稱之為『最失敗』。」經驗老道的老爸怎會不知兒子是真反省還是假反省,看樣子只好讓楚爾君當頭棒喝。

「老爸,元宵節日子還要很久才會到,別猜燈謎,您就明示好了。」

「我小的時候住農村,家裡沒錢可讓我出國,早期存錢就只為了娶你娘入門。後來,我們家小康富了起來,我就想讓你去倫敦闖闖也是不賴,說不定瞎貓碰上死耗子,真讓你在倫敦找到件差事,也可替我們家光宗耀祖。不過你真的滿失敗,在倫敦謀差事沒有著落,竟然連個洋妞也沒泡成,更別說讓我抱個洋孫子希望落空,這稱為莫大『失敗境界』也不為過,我可一點都沒冤枉你。」

楚爾保持聖鬥士緘默,一心為守護女神雅典娜而爆發體內小宇宙潛能,藏身既久的黃金聖衣已經與其精神合為一體,並將老爸尖酸苛薄之利箭完全抵擋粉碎。楚爾君此時豈是吳下阿蒙,反向施展射手座必殺技「原子奔雷」,內心暗嘆:「誰是瞎貓日後還很難說,你懂不懂什麼是柏拉圖式愛情、精神世界的愛情、沒有小三的愛情。老頭子,回家用功研習你的『索羅斯密碼』,至少分得出紅色與綠色,眼睛還不致於年老色衰,機能性退化成色盲。」

「楚爾,不要一副不高興的樣子,你好像在懷疑我們家族特質。就算我們家的人有小丑基因,但據我觀察,其他人都是隱性基因,而顯性基因只有你一個。」老爸修真的上師等級,早已超過「楚爾老君」的位階,堂堂邁入與「航海王」同等級的「犬儒王」。

老爸怎麼可能懂什麼基因生物學,楚爾君其實是有紅粉知己的,自從倫敦回來之後,楚爾每隔半個月便與朱蒂通信。過去六年,楚爾寫過的英文書信早就超過百封,桌上還擺有一本英文情書範例指南,楚爾君自許為「網絡戀愛通」,就算要出本戀愛文集也絕不會輸給徐志摩。

楚爾回到住所之後打開筆電,首要工作就是要整理旅行照片,並將照片檔案上傳到自己的部落格,與廣大網民分享北極光的喜悅。相片整理完畢以後,就要發表文章公布最新旅行心得,並要下個特別標題:「嘿,我去阿拉斯加看北極光遇上流星雨,在北極圈許下數不清的願望,朋友你也來許個願望吧。」

此時此刻,楚爾的電子信箱有封新信件正好傳遞進來,「北極圈許下數不清的願望」的文章才寫至四分之一,郵箱Hot提醒訊號一直在干擾楚爾寫文章,看到信件提醒訊號閃光變色就很惱人,楚爾便暫停文章寫作然後打開新信件閱讀。

「親愛的楚爾君:得知你遠征北極圈的消息之後,我感到非常興奮,去年我在你的部落格上看見有關聖彼得堡的照片,我只能驕傲讚嘆『楚爾你是我心中的鐵人』。攝氏零下二十度,參政院廣場上空無一人,楚爾君竟然孤身與『彼得大帝青銅騎士像』合影,我實在感動到五體投地。我想這次你從北極圈回來,說不定會上傳北極熊與國王企鵝的照片,我實在迫不及待要參觀你的網路照片簿。另外,我有個好消息要與你分享,就在感恩節前夕,我的神秘男友向我求婚,雖然我們交往尚且不到一年,但我們擁有相同的興趣與志向,說起來他還與楚爾君有過一面之緣。鮑柏已經答應這門親事,婚期訂在2008年4月,婚禮將在倫敦市東區舉行。吾友楚爾,雖然你遠在地球的另外一端,但懇請你明年務必要排除萬難,回到倫敦參加我的婚禮,我期盼在婚禮上得到你的真誠祝福,這是今天我在坎特伯里大教堂許下的願望。你的一輩子摯友,朱蒂史考特敬上。」

楚爾這下子又被定格,現在終於搞清楚誰才是真正的瞎貓,顯然剛才身披黃金聖衣只是一件很重的垃圾。誤入歧途多年,楚爾君一直誤認為徐志摩是自己的同路人,但事實證明方鴻漸才是楚爾君的同路人。亡羊補牢,為時未晚,現在開始向陳道民同志看齊,將來在愛情歧路上或許還有補救的機會。

楚爾的腦筋現與白茫茫的北極之地相差無幾,只剩一片雪白,「北極圈許下數不清的願望」的美文恐怕沒法繼續寫下去,這時只能編個理由讓網民待續、待續、待續……,然而,事實是不會再有任何續集故事了。先前的黃金聖衣早已四分五裂,這時就算楚爾變身成宇宙超人「奧特曼」下場也是相同,不堪一擊。萬念俱灰的楚爾君已麻痺到沒有痛覺,仍不忘將「貝塔魔棒」舉了起來,按下信箱回復鍵;不管如何,楚爾還是要向一輩子摯友進行回信作業。

「親愛的朱蒂妹: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本是人生重點工作。中國有句諺語挺好:人生在世有四喜,洞房花燭乃是四喜之首,而他鄉遇故知亦是四喜之一,至於另外兩喜因與主題無關便不贅述。今得知妳的終身大事已定,又引領期盼我前往倫敦參加婚禮,可謂雙喜臨門;我欣然接受妳的真摯邀請,並會在明年如期赴約。Congratulations, May You Be A Happy April Bride。一輩子關心妳的楚爾君敬上。」

心情低落的楚爾君,回信完畢隔日仍繼續正常工作,但筆記本上再也看不見ASCII笑臉圖案。

由於近年來,電視台歌唱比賽成為常態性節目,對於音樂器材的需求也大為增加,所以楚爾君經常出入電視台販賣音樂器材。久而久之,楚爾君也逐漸與電視台導播、執行製作打好關係,混有熟門熟路。然而,這幾天與往常不同,楚爾洽公完畢總是混到攝影棚裡面,參加歌唱比賽節目錄影。

楚爾君不是來報名歌唱比賽,也不是到攝影棚向明星探班,他其實是來攝影棚療傷。每次電視台有心靈歌手出場演唱,楚爾就會預先報名該場次節目錄影,至於舞台上歌手唱什麼歌詞,楚爾其實完全不在意,他只是用音樂旋律治療內心創傷。而某個電視台導播也很夠意思,送了一張日本心靈歌姬「夏川里美」演唱會門票,讓楚爾在聖誕節好好療傷。
已記錄

Song, Chuer
幻遊部落格
Ichuer.com - Ichuer 幻遊網
truersong
小說中學生
***
文章: 77



檢視個人資料 個人網站
« 回覆文章 #32 於: 三月 13, 2011, 03:56:58 下午 »

三個月很快過去,楚爾正在準備前往英國的行程,事先上網查詢英國的天氣情況,並準備出遠門的裝備。楚爾在英國氣象局網站發現一則冷門新聞,點擊不高僅吸引少數眼球,其內容如下:肯特郡過去三個月發生頻繁的有感地震,而專家正在調查其原因,……。

楚爾向旅行社確認好班機出發時間,回家開始打包出門行李,相機、藥品、英鎊、維他命飲料、巧克力棒、手電筒,還有一副雙截棍、一捆繩索,另添一支鐵勾。看這情形,楚爾一點都不像是去倫敦婚禮場合送禮,反而比較像臥虎藏龍的羅小虎,預謀打劫搶親;雙截棍可用來痛打新郎,而繩索正好把新娘綁走。

再度搭上飛往倫敦的班機,楚爾君對於出國行程早已不感到陌生,對於飛機上的微波食物亦習以為常。酒足飯飽之際,楚爾君拿出飛機上的書刊閱讀,其中有篇專欄文章「八零後,幸福的一代人」引發楚爾短暫遐想。

楚爾君是隸屬七零中期,也許再晚個六、七年出生,他就有可能趕上幸福的一代人。楚爾記得小學畢業的時候,班導師習慣在每個小朋友畢業成績單上面提字,通常就是寫下一句成語,而楚爾成績單上寫的成語:「忠順勤勞」。

老實講,「忠順勤勞」是個相當不錯評語,首先「忠順」說明楚爾對班導師忠心耿耿,接著「勤勞」說明楚爾對校內事務皆熱心參與,勤勞奮鬥服務人群。但這句成語也有一個暗藏的典故,這是出自對東晉名將陶侃之忠義評語。

楚爾在小五、小六的時候,放學下課閒暇之餘,楚爾便會去工地搬紅色磚頭回府,這個不尋常舉止引起班導師之注意。說不定楚爾上輩子是位建築師,但也有可能長期被流放到雁門關修築長城,深刻的建築技術記憶仍遺留至這輩子。由於當時社會經濟正逢起飛之時,學校附近眾多建築物正在改建,所以有不少工地有多餘的磚塊可以搬回家,不過須要勤奮的耐力方可達成。

有天,楚爾媽媽正在看電視劇「婉君表妹」,劇情正發展到婉君投河尋死的橋段,媽媽好擔心接下來會有狗血劇情出現,摀著臉但目光依舊透過指縫,仍在關心劇情。只能說楚爾來的時間非常不巧,大刺刺衝入客廳告訴媽媽,「我完成了克里姆林宮」,媽媽竟然完全沒聽見,就算現在外星人前來攻打地球,專心螢幕的媽媽大概也沒有太大反應。

楚爾只好到電視機前面跳來跳去,媽媽沒法子只好趁廣告空檔投降,然後楚爾拉著媽媽出門去看外頭精心設計的建築作品。

那不過是一疊紅磚塊雜亂堆成的粗糙房子,媽媽看了這座所謂的「克里姆林宮」,兩手在上面拍了兩下,突然間,天搖地動、山崩地裂,整座克里姆林宮瞬間垮下化成平地,這結果也不比唐山地震小。媽媽不好意思說道:「看樣子,克里姆林宮已變成紅場,你再研究研究,是否能蓋出一座白金漢宮,祝你順利。」

然後,楚爾媽媽聽見「婉君表妹」電視主題曲響起,代表剛才電視廣告已經告一段落,便趕緊跑回客廳觀看電視,留下楚爾一個人繼續整理磚塊。只是戲劇情節直轉而下:表兄奮勇將溺水的婉君救起,而表妹決定以身相許,婉君與表兄計謀連夜私奔,至於暗戀婉君的小長工完全沒有察覺,……。

歷經十六個小時的漫長飛行,楚爾又再次降落在希斯洛機場,這已經是第三次來到倫敦,楚爾熟練辦完通關手續,走出機場大廳很快找到汽車站牌。朱蒂的婚禮是在倫敦市東區舉行,楚爾其實可以搭機場快捷省時進入市區,難道是這幾年窮怕了,又要效法窮學生一樣,搭坐大巴進城。

楚爾上了機場巴士,但汽車不是開往倫敦市,而是前往梅德斯通,接著楚爾又在梅德斯通換車前往地窖鎮。在地窖鎮辦理完住宿手續,楚爾拿出手電筒、雙節棍、繩索與鐵勾,等到太陽下山以後,楚爾整裝完畢向目標出發。

2006年,肯特郡地方議會建議中央政府,拆除自2002年起停止運轉多年的核電廠內設備,包含廠區內所有高壓電塔與機電設備,該項議案在2007年獲得官方批准並發包工程。而全部拆除工程已在2007年11月執行完畢,所以地窖鎮的核電廠現今已成為一座廢棄的工廠。

記得就是這條無人馬路,而道路旁邊的環保宣傳看板早已東倒西歪,當初就是在這裡陪小丑與小蘿莉走完肯特郡的最後一程,馬戲表演的最後一程。只恨當時雙方離別之物沒有妥善保存下來,不過就算真的將巧克力棒保留下來,也早就超過食品保存年限。

楚爾將鐵勾扣環綁上繩索,接著將鐵勾奮力擲入核電廠高牆之內,並且勾住了固定的欄杆,楚爾使勁拉起繩索爬到高牆之上。楚爾環視工廠內四周情形,確定裡面情況安全無虞之後,接著拿出手電筒與雙截棍作為防身之用。歐美風靡狼人與吸血鬼小說,捨身潛入這等荒蕪工廠,沿途難保沒有野狗或魔物出現,手上握住護身兵器,相對會比較安全。

楚爾沿著蒼白退色的記憶向前步行,廠區內四處皆是蔓草叢生,以及凌亂不堪的廢棄設備。大約走了十五分鐘之後,楚爾看見一個超大土堆,類似一座兩層樓高的小山丘,他終於停下了步伐,並且感覺到保存久遠的氣息。

半年前,核電廠內所有高壓電塔拆除完畢,有幾位資深的機電工程師便合謀炸掉礙眼的沉默之塔,隨著核電廠退役結束,沉默之塔亦失去原先保留的屏障,就讓這一切隨風而逝,人間如夢,一樽還酹江月。

楚爾站在那裡緊握著雙截棍,眼眶裡沒有流下一滴眼淚,然而,他不是一個沒有感情的人,天地間,只有太上老君才能做到真正豁達忘我。楚爾君之所以面無表情,只因為他的淚水早在伯明罕那個深夜流盡,隨著兩支巧克力棒全部吞入肚中。

不知道在土堆那裡佇立了多久時間,楚爾終於離開了停止運轉的核電廠,然後漫無意識返回地窖鎮過夜。隔天早上,楚爾又搭乘巴士前往福克斯通與哈斯丁兩個小城,晃到快要天黑再返回坎特伯里,最後轉往鮑柏家過夜。

楚爾早上有事先打電話給鮑柏,約定好在坎特伯里住上兩晚。明天鮑柏也打算與楚爾開心閒聊,師徒倆相逢續舊一日,等到後天兩人便一起進入城,參加朱蒂的結婚典禮。

「讓我的腦子想想看,上次看見楚爾君是什麼時候?」鮑柏敲了敲自己的頭,好像記憶隨著年紀增長,腦子越來越不靈光。

「瑪丹娜倫敦演唱會,想起了嗎?彼得和我一起去看瑪丹娜演唱會啊,而朱蒂和你也進入倫敦城住了兩晚,你們好像去看另一檔音樂劇。」

「反正都過了兩年,那天看什麼音樂劇我也不記得了,只記得彼得和你在唱瑪丹娜的Vogue,回家仍在跳瑪丹娜的舞蹈。」

「好像是這麼一回事,但我也不記得那晚在跳什麼舞蹈,反正不會是火焰之舞。對了,鮑柏,你現在還有外出表演小丑嗎?」

「哈哈,我早就退休了,現在都五十來歲,哪來力氣當小丑。我又不是愛司那個怪物,會變臉還會翻跟斗。」

「瑪姐五十歲也還在開演唱會表演,你知道瑪丹娜巡迴演唱會是從不唱『謝幕』這首歌,說不定她的字典沒有退休的兩字。鮑柏,既然瑪姐能,你也可以辦到,乾脆婚禮上來個小丑後空翻好了,呵呵,跟你開玩笑的啦。」

「我本來想搶你的話來講,好險,好險,差點中你一招。」鮑柏接著轉移小丑話題,「你知道後天婚禮的新郎倌是誰嗎?朱蒂跟你通信時,有提過他們這對新人是怎麼認識的嗎?」

楚爾不禁搖頭,試想人都已經千里迢迢飛來倫敦參加婚禮,竟然連新郎倌的底細都沒搞清楚。楚爾君,你實在跟那個方鴻漸同類,不討人厭卻沒甚出息。
已記錄

Song, Chuer
幻遊部落格
Ichuer.com - Ichuer 幻遊網
truersong
小說中學生
***
文章: 77



檢視個人資料 個人網站
« 回覆文章 #33 於: 三月 22, 2011, 12:44:23 上午 »

楚爾魔幻筆記  「至尊爺重返江湖」
後記二  楚爾君重返倫敦

「什麼,葛雷竟然是朱蒂的新郎倌,事情怎麼會發展成這樣?」

「緣分這種事情是很難說的,葛雷在溫莎城堡也曾與你有過一面之緣,當初是因為傑佛列到哈斯丁挑戰人馬座馬戲團,才會衍生出溫莎皇家表演的事端。」

「可是溫莎城堡表演之後,傑佛列之事應該告一段落,難道葛雷後來有來找過人馬座馬戲團麻煩嗎?那為何後來朱蒂又會與葛雷認識交往呢?」

「葛雷目前已經不再是傑佛列的經紀人,你知道有些藝人每隔一段時間會更換經紀公司,不管是個人因素或是合約到期,反正後來傑佛列換了一間新的經紀公司,當然他的經紀業務就與葛雷無關。至於朱蒂會與葛雷認識交往,那是因為大約一年半前,他們兩次碰巧在倫敦劇院看戲的時候巧遇撞見,後來葛雷對朱蒂懷有好感便請朱蒂一道吃飯,這大概算是上天冥冥中的安排。不過,提到天主的安排,我倒是想起七年以前,常聽到某個人嚷嚷要去倫敦劇院應徵編劇,你還記得那檔事嗎?那個編劇還竄改一個『孔乙乙』的故事,翻譯成英文在倫敦劇場演出。」

「恕我這些年記憶亦有些退步,我應該不認識那個二流編劇才對,而且有關『孔乙乙』的故事,我的腦中也未曾保留半點印象。言歸正傳,朱蒂與葛雷交往是一年半之前的事情,所以依照時間序列推斷,那是在瑪丹娜倫敦演唱會之後才發生的重大事件。」楚爾君很努力去回想自己一年半前到底在做什麼事情,那時,好像,好像在聖彼得堡的參政院廣場,氣溫攝氏零下二十度,正是與「彼得大帝青銅騎士像」合影的光輝時刻。

緬懷過去種種,不管往事是喜是悲,痛定思痛之後,都不應再執著懊惱,方能開創新局。楚爾在坎特伯里度過兩個懷念的夜晚之後,第三天早晨,楚爾與鮑柏便前往倫敦市東區城鎮,格林威治。提到格林威治,雖是位於倫敦東郊的小鎮,但這裡鄰近倫敦東區的金融街,且此地有個世界著名的地標,格林威治天文台。

格林威治天文台位在城中山丘之上,而山丘之下,是一片寬闊綠地的格林威治公園。在公園外圍有座典雅的宮殿,格林威治宮,此宮殿目前仍隸屬於英女王的私人地產。歷史上,英王亨利八世曾在格林威治公園馴鹿,而鹿群繁衍的後代至今仍在公園內生活。這裡至今仍是有名的結婚宴客場所,英王亨利八世與凱薩琳及安妮的婚禮分別都是在格林威治宮舉行,而葛雷與朱蒂今日婚禮,就是在格林威治「皇后宮」盛大舉行。

葛雷在倫敦算是一位經營成功的演藝經紀人,婚禮不乏一些BBC電視台的演藝人員親臨到場慶賀,其中又以玉女紅星卡羅琳之出席最受眾人矚目;雖然強爵士與傑佛列因演藝檔期繁忙,沒有時間親自到場參加婚禮,但祝賀禮品早在幾天前就已預先送到葛雷的經紀公司。另外,婚禮會場上也有幾個小報記者,跑來裝熟瞎湊熱鬧,順道打聽一些狗仔新聞。

彼得與珊妮兩人忙著負責今天婚禮的招待事宜,並要帶領眾賓客到指定安排的餐桌座位,彼得見到楚爾越洋而來出席婚禮,內心感到無比高興,而婚宴化妝師趕緊催促鮑柏去補妝,等會婚禮老丈人可要陪女兒走紅毯。雖然彼得很想與楚爾閒聊一番,無奈婚禮接待工作實在太過忙碌,只好匆匆簡單哈啦幾句,而珊妮正與一名C咖小模起勁聊天,暫時沒空過來與楚爾打招呼。

「楚爾君,有件事情可要請你幫忙,婚禮配樂有首日文歌曲,葛雷覺得氣氛有點不合適,但是朱蒂卻不願意刪除這首配樂,你快去化妝室向朱蒂勸說,免得等會音樂播出來沒人聽得懂。我很忙,沒空檢查婚禮歌曲,但我想你比較會瞎掰理由,麻煩你去處理一下。」彼得來來回回像個陀螺在轉圈圈。

「日文歌曲,不會是『多啦A夢』吧,朱蒂妹,妳竟然還沒忘記這首歌。」楚爾邊走邊在猜想。

楚爾悄悄走進新娘化妝室尋找朱蒂,竟然先遇見久違的卡羅琳,過了七年容貌倒是與志玲姐姐一樣會保養。而女星卡羅琳藏身化妝室裡面,其實正在與小報記者玩捉迷藏。

楚爾終於找到了女主角朱蒂,兩人在化妝室內相擁而泣,這會害得朱蒂又要再補妝。「楚爾君,你果然回來倫敦參加我的婚禮,我實在太感動了。」楚爾開始在朱蒂面前跳起了火焰之舞,而卡羅琳亦回想起那天在溫莎城堡表演的往事。

與朱蒂、卡羅琳哈啦過後,楚爾便去調查今天婚禮配樂曲目表,果然發現那首日文歌曲「Nada Sou Sou」。楚爾隨即檢查音樂播放器,竟然找到當年那張遺失的音樂片,「創世紀東方民謠」。

「楚爾君,你在鬼鬼祟祟做什麼,為何要拿走那張音樂片,等會婚禮上要放裡面一首很重要的日文歌曲。」

「不行,婚禮哪有人在播Nada Sou Sou,看我把這首歌曲刪除好了。」

「你知道我為何要播放這首歌的真正原因,快把我的音樂片還給我,這是小丑離開那天留給我的臨別之物。」

「不對,這張音樂片原本是我從台北帶來的,分明是七年前小丑趁我不注意幹走的贓物,現在物歸原主,可謂是完璧歸趙。本仙子要代替月亮懲罰小丑的惡行,不許妳播放這首日文歌。」

「楚爾君,你在胡說什麼東東,快把我的音樂片交出來。」

「不行,朱蒂妹,婚禮要播放『Truly, Madly, Deeply』才對,我不准妳在婚禮上唱『多啦A夢』,我保證小丑不會想要聽到這首歌的。況且我早就把小丑留給我的臨別之物弄丟,我建議妳也不用保留這個過時信物。」楚爾堅決抵死不從,絕不交出「創世紀東方民謠」。卡羅琳在旁邊看得很好笑,所以出來當中人打個圓場,建議婚禮應改為播放「Truly, Madly. Deeply」比較合理。

楚爾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奮力脫逃出新娘化妝室,身上夾帶著小丑的過時信物快步離開,絕不讓「多啦A夢」在婚禮出現。楚爾走著走著在走廊上竟遇上今日最幸運的男人,新郎倌葛雷。「您肯定是大名鼎鼎的楚爾君」,葛雷用標準普通話叫出楚爾的中文名字,這可讓楚爾大吃一驚,沒想到葛雷的普通話說得字正腔圓。

「葛雷兄,您真是好眼力,雖然我們在溫莎只有一面之緣,竟然立刻就能認出我。」

「今天的賓客裡面,其實只有您一位來自東亞,除了中國餐館外送燒賣的小弟之外,搞錯人的機率真是很低。」

「Well, 您的中文發音可真是標準,但我有一點好奇,您到底在哪裡學普通話。」

「劍橋大學。」

「佩服,佩服,您在劍橋遇上好的中文老師。」

【作者前往倫敦旅遊途中,結局請待續】
已記錄

Song, Chuer
幻遊部落格
Ichuer.com - Ichuer 幻遊網
truersong
小說中學生
***
文章: 77



檢視個人資料 個人網站
« 回覆文章 #34 於: 四月 06, 2011, 12:30:44 上午 »

「開玩笑的啦,楚爾兄,您中我一招了。雖然我大學是在劍橋藝術與人文學院古典學系畢業,但實際上,從來沒有在劍橋學過中文。」

「藝術與人文學院?犬儒古典學系?」楚爾擠眉弄眼擺起臉孔,再問葛雷一次,「您的普通話到底是在哪裡學的?」

「倫敦大學,環球語言推廣班,這次是真的。」

這時,葛雷的岳父大人鮑柏走過來一起聊天,「楚爾君最近開了一間自己的音樂工作室,經常進出電視台,現在可是個忙碌的時尚音樂商人,小有成就。」

「喔,楚爾兄,恭喜您生意蒸蒸日上。日前聽朱蒂提過,您之前寫過不少搞笑劇本,有空還真想拜讀您的曠世作品,說不定可以把您的大作推廣到倫敦劇院。」

「我推薦小品『孔乙乙』,那個故事滿好笑的,而我個人對這個劇本最有印象,記得楚爾君和我在倫敦小劇場演過這齣小品。那時,由我擔綱演出主角孔乙乙,而楚爾君則扮演餐廳服務員。」鮑柏講得口沫橫飛,繪聲繪影好像劇場重現。

「鮑柏團長,您怎麼還在提孔乙乙的故事,那齣戲,我在裡面扮演路人甲,至於餐廳服務員是誰演的,我早就記不得了。不過,葛雷兄,依然感激您的好意,但我目前販賣音樂器材也還混得過去,尚且維生,根本談不上什麼成就。其實說真的,我倒是很久很久沒去逛劇院了。」

「說來也是個緣分,我平常很少去劇院看音樂劇,誰知道那天出門看戲就遇見朱蒂,她真是我的『真命天女』。我第一時間沒回想起以前在溫莎城堡比賽的事情,不過楚爾兄與那個變臉小丑卻留給我很深刻的印象,現在想想,那個小丑還真是朱蒂與我的月下老人,我們確實該邀請小丑來參加這個婚禮。」

鮑柏與楚爾兩人都沒有接話,三人一時突然沉默下來,瞬間沒有話題可說。楚爾君沉默半晌後,把音樂片拿了出來交給葛雷,並重複叮嚀要等到婚禮完畢,才能將音樂片還給朱蒂。

「我想要與妳一同站在高山上,我想要與妳一同在這海洋中游泳,我想要像這樣永遠徜徉,直到天空向下落在我身上。」朱蒂與葛雷的婚禮就跟著Truly, Madly. Deeply曲調輕快地進行著,在眾人的見證祝福下,朱蒂與葛雷完成終生大事。

婚禮結束之後,楚爾君重返倫敦的任務終究圓滿達成,雖然又是離情依依的時刻,楚爾總是要與鮑柏父子告別。離開了格林威治宮,楚爾朝向格林威治天文台走去,穿過山丘下的寬廣公園時,看見草叢裡有幾頭小鹿活蹦亂跳,楚爾看了幾眼,又繼續未歇的腳步往山坡上走去,但這回可不再吟詩作對,「秦失其鹿,……」。

提到格林威治天文台,是格林威治標準時間的制定地,有條世界著名的時間線,這條線貫穿天文台園區,作為東西半球分隔的起點。在時間線之上,看到一群大人小孩在跳來跳去,好像在玩跳房子,一下子在東半球,一下子又在西半球,因為實在太有趣了,即使跳來跳去,一點都不會感覺疲倦。

時間過了很快,傍晚時分,楚爾君再度回到了倫敦西區,泰晤士河畔。楚爾找了一個露天咖啡廣場,喝著英式下午茶,觀看河岸美景。楚爾心想:「雖然之前來過倫敦市好幾次,但從來沒有好好欣賞過泰晤士河之美。」正所謂:仁者樂山、智者樂水……。

直到最後,楚爾君還是忍耐不住,他正想在泰晤士河畔留下一副對聯,這時,卻遇見幸福的一代人走了過來,而迎面而來的是一對悠閒的中國夫妻,帶著一個九零後的男孩前來倫敦度假。一家三口和樂融融走進露天咖啡廣場,就在楚爾君旁邊的位置坐了下來,然後女人便開口談天起來。

「快把倫敦旅遊行程表拿過來,我要檢查一下。」女人以半命令口吻說道。

「咦,為何裡面行程沒有安排溫莎小鎮與劍橋大學?」女人開始質疑問道。

「我請教您,旅客到北京旅遊會去逛頤和園,還是去逛避暑山莊,竟然問我怎麼沒有劍橋大學,到底是誰搞錯地理方向。」男人理直氣壯回答。

「你是個犬儒啊,竟想含混忽悠,我問你劍橋大學,你怎麼回答避暑山莊,真是雞頭長出了鴨嘴。我看你這個旅遊行程表必須進行修正,等會改好再給我審閱批示。」女人提高嗓門,指東指西。

「審閱批示,妳又沒在國務院上班,……。」男人小聲在講。

過了一會兒,男人好像寫完一份修訂版旅遊行程表,接著開始按手機上面的計算機功能鍵,大概在計算車票與旅館費用,以取得旅途開支平衡。當男人重新檢陳行程表給女人復核之後,便揮手走向泰晤士河畔,依偎著水岸欄杆,感嘆道:「倫敦啊,輕輕的我來了,又準備悄悄的走,正因我將追隨愛人同志前往劍橋。」

「你在胡亂念什麼詩,別以為這樣就可以裝13。我看你是閱讀過多網路小說,竟連一首新詩都不會念。看你糟糕的背詩德行,難怪當年考不上北大、清華。」

「咦,妳好像一副很懂的模樣,為何老是在批評我,愛人同志,妳來吟唱幾句『再別康橋』。」

「別誤以為我只會口頭說說,那我便來現幾句再別康橋,你在旁稍息聽好: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陽中的新娘;波光裡的艷影,在我的心頭蕩漾。軟泥上的青荇,油油地在水底招搖;在康河的柔波裡,我甘心做……。」女人突然遭定格,一時半會想不起來做什麼好。

「我甘心做什麼來著,『一條柏金』,這個好,這樣就能人包合一。」男人好意替女人補了一句。

「都是你,都是你,在旁邊胡亂打岔,害我一時想不到做什麼好。」

「這句就接一條柏金,說不定徐志摩也會認同改得很順。」

「爹、娘,你們別相互爭辯了,再別康橋的正文其實是: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我輕輕的招手,作別西天的雲彩。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陽中的新娘;波光裡的艷影,在我的心頭蕩漾。軟泥上的青荇,油油地在水底招搖;在康河的柔波裡,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沒錯,詩人就是做一條水草,俗人才去做一條柏金。」

楚爾笑了,看來明天如有空閒,自己會甘心前往康河,做一條水草。

幾年來,楚爾君往來倫敦數次,不知不覺竟然成為朋友口中的「倫敦通」。很多朋友出發英國遊玩之前,都會禮貌性請教楚爾君,有關倫敦附近的旅遊名勝。基本上,楚爾君有個非常制式的假面說法:「您到了倫敦,若有閒暇,肯定是要出城,走趟溫莎小鎮與劍橋大學,挺好。」

但你們都知道,在楚爾君的內心深處,有段永遠無法抹滅的風中往事,那是牽絆思慕的小丑身影,以及畢生難忘的小城故事。

【全文完】

其他說明:至尊爺重返江湖正文二十六章與後記兩則連載完畢,下回將刊載作品剖析與年度寫作計畫。
已記錄

Song, Chuer
幻遊部落格
Ichuer.com - Ichuer 幻遊網
truersong
小說中學生
***
文章: 77



檢視個人資料 個人網站
« 回覆文章 #35 於: 四月 17, 2011, 10:52:05 下午 »

楚爾魔幻筆記  「至尊爺重返江湖」
作品剖析

宋批「至尊爺重返江湖」,這是哪門子的作品剖析,豈不涉及「老王賣瓜」之嫌疑,不會又是「K書千本也枉然」之類術語。

身為一個負責任的作者,宋楚爾為了撰寫這篇作品剖析,不惜動用千金購買台北飛往倫敦的來回機票,並且親自前往肯特郡實地考察故事情節真偽。有些讀者必會感覺納悶,為何宋楚爾大費周章跑去倫敦一趟,這部小說不就是作者以前在英國經歷過的奇遇故事,自己發生的事情怎還要去探查其真偽。

首先,作者在此要嚴正聲明,小說裡面那個楚爾君並非作者本人,所謂「君」是先生的意思。舉例說明:徐志摩→徐君志摩;所以楚爾君≒楚爾.楚爾≠宋君楚爾。為了避免混淆視聽,宋楚爾的英文名字要正名為Song, Chuer,這樣就能與楚爾君的英文名字Truer Truer有所區別,至於truersong這是網路上貼文ID,沒有更動,因為換ID很累。

有人又會質疑,為何楚爾君會取Truer Truer這種英文名字,念起來好像在繞口令。不過,作者是知道有個英國合唱團Duran Duran,中譯:杜蘭.杜蘭;源自於法國電影上空英雄裡面的度爛博士Doctor Durand-Durand。

重點來了,有關「至尊爺重返江湖」的故事的真相,全世界只有三個人知道:第一個人是小丑愛司,第二個人是艾莉西亞,第三個人是楚爾君。但是小丑愛司與艾莉西亞都已經回去地心王國,而楚爾君在2007年感恩節之後,按照醫生的說法,發生了「非自主性記憶裂痕」,但可喜的是尚未發展到「記憶分裂」地步。

由於這個故事一直是透過楚爾君的回憶在講述,中間可能存在某些交代不清的模糊情節,所以,作者有必要前往倫敦考察一回,避免遭受楚爾君的回憶忽悠。如果要認真考察這個故事,一定要從坎特伯里這個源頭開始,所以宋楚爾自倫敦踏上他的朝聖之旅。

坎特伯里,真是個古色古香的城鎮,坎特伯里大教堂不愧是基督教的聖地,宋楚爾出發前盤算如何將當地照片Po上網,嘿嘿,上載到部落格網路照片簿,以圖為證,並與廣大的網民共同分享朝聖之旅。親訪坎特伯里當天,咦,我的數位相機為何故障打不開,這次動用Sxxy最高檔2,000萬畫素的頂級相機,日貨不會中看不中用吧。天啊,昨天在希斯洛機場測試相機,忘記把電源關閉,現在電池當然沒電,今天竟要背著打不開數位相機逛坎特伯里。

晃啊晃,宋楚爾來到坎特伯里大教堂入門口,遇見一群不會說英文的青少年,這一定是來自歐陸的學生團,集體圍在售票亭門口照相,他們可能行程緊湊所以沒有時間進去參觀。可惱的是大教堂早上九點才會開門,現在才八點又不能進去,宋楚爾打算偷偷繞到後門,比照小丑愛司施展輕功爬牆進去,沒想到卻遇上修道院女修士,在她的循循勸導之下,制止了愛面具不切實際的幻想,她肯定是上帝派來的好人。

離開了坎特伯里,宋楚爾前往多佛港,那天風勢強大,海岸線上只佇立一人,男主角孤單深邃的眼神,往前遙望著白浪滔滔的英吉利海峽,往後仰視白色山崖上的多佛城堡,低頭看著Sxxy最高檔的頂級相機,不免感嘆,帶著這款廢鐵出門到底要做什麼?

宋楚爾接著前往福克斯通搭乘公車,終於要去傳說中的地窖鎮,這次連公車時刻表都事先自網上印製下來。宋楚爾站在公車站牌下等車,等了一個小時就是等不到去地窖鎮的公車出現。宋楚爾難掩怒氣返回公車總站,質問為何今天沒有去地窖鎮的車班,經過站務員耐心解釋,由於今天正逢周末假日,公車由每一小時改成每三小時開一班車。天啊,這樣怎麼去得了地窖鎮,我已經預先買好去哈斯丁的火車票了,只好放棄去地窖鎮。

宋楚爾走出黑暗迎向光明,哈斯丁的陽光真的很不錯,海灘遊客如織,確實是個度假勝地,可惜只待了一個小時就要離開,因為晚上要回去倫敦劇院看戲。宋楚爾終於重返倫敦,但入城之後依舊不順,先是被困地鐵,後來又走錯方向迷路,等走到萊斯特廣場已經是晚上七點半,各劇院節目都過了開演時間,氣死人了,這次好像什麼都沒看到。

乾脆去萊斯特廣場跟莎士比亞與卓別林雕像合影吧,宋楚爾心想不必花錢進戲院,就留在萊斯特廣場欣賞街頭藝人雜耍,體驗生活的劇場才是藝術王道。往前邁開大步,燈紅酒綠,這裡真的是萊斯特廣場嗎?為何到處都是鷹架圍欄?倫敦市政府竟在萊斯特廣場施工,只有改道而行的標誌,連一個街頭藝人都看不見。

天啊,這就讓我想起風起雲湧的上海灘,怎麼說呢,敝人第一次前往黃浦江就遇上大型吊車與滾滾黃沙,你們應該還記得上海去年歡慶世博的美景,但前年九月我可是爬在鷹架圍欄上面欣賞黃浦江。

身心俱疲的宋楚爾漫無目的晃到中國城,因為都已經晚上八點半了,肚子實在餓得不得了,所以就一股腦兒衝進中國餐館吃廣東炒麵,結果千里迢迢花了一筆錢來到倫敦,最後只是吃一碗比台北貴了三倍的廣東炒麵,想想,留在台北可以吃四碗啊。

由於吃飽飯回家又被困地鐵,因為外面有學生在集會遊行,最後搞到超過半夜才回到旅館,造成睡眠嚴重不濟。睡了一晚,隔天前往溫莎城堡又錯過火車班次,只好變更行程前往楚爾君的傷心小站,格林威治宮,本來旅行前不打算去的。

宋楚爾一時童心大起,決定進去格林威治天文台時間線玩跳房子,咦,記得上次來這裡原本是免費參觀,但是沒想到格林威治天文台現在開始要徵收門票。不買門票就留在外面拍照好了,加上Sxxy最高檔頂級相機的電池昨晚已充飽電,終於可以拍下倫敦之行的紀念性照片。

可是又發生一個技術性問題,Sxxy相機鏡頭太大沒法穿過天文台欄杆拍照,最後只照了幾張被欄杆擋住的天文台不連續時間線照片。時間線影像如下圖所示:—|—|—|—|—|●。註:“—”代表遭截斷之部分時間線,“|”代表欄杆,“●”代表鏡子。

講了這麼多,都是在聽宋楚爾抱怨其倫敦之行,總之什麼照片都沒拍成,網路照片簿之分享又落空,而且考察故事真相的任務都還沒去辦,實在是辜負讀者之殷殷期盼。

Tea Time,「至尊爺重返江湖」重點Q & A時間:

問題1. 溫莎貓影人阿飄事件的真相為何?
解答:這個事件的真相全世界只有三個人知道,第一個人是艾莉西亞,已回地心王國;第二個人是葛蘭特總管,在2008年金融風暴前已提早退休;第三個人我不能說,因為他是秘密證人。

問題2. 溫莎城堡皇家表演甄選的真相為何?
解答:這個甄選的真相全世界只有三個人知道,第一個人是小丑愛司,已回地心王國;第二個人是尤金妮公主,最近忙著參加威廉王子四月的世紀婚禮並無空暇發表言論;第三個人我不能說,因為他是秘密證人。

問題3. 楚爾君在倫敦小劇場演出的真相為何?
解答:這個演出的真相全世界只有三個人知道,第一個人是楚爾君,但其記憶發生裂痕;第二個人鮑伯團長,只記得自己演過孔乙乙;第三個人我不能說,因為他是秘密證人。

相信各位對故事的真相一定感到更加撲朔迷離,接著要宣布本年度寫作計畫,「至尊爺重返江湖」是否會有續集?答案是時間暫不確定,因為小丑愛司回到地心王國之後,就再沒有回去英格蘭。但是,「楚爾魔幻筆記」會有第二集,主角仍是楚爾君擔任主演,由於小丑愛司檔期太滿,所以不考慮客串演出。至於作者何時會寫「楚爾魔幻筆記」第二集?答案是時間暫不確定,但不會在今年,或許要等到明年了。

講了這麼多,本年度寫作計畫到底為何?
計畫1:魔幻武俠作品「皇侯列傳.蓬萊閣主」(Master of Penglai),這是一個引領潮流的武俠故事,「蓬萊閣主的故事比張君無忌更具有參考價值」,敬請期待。
計畫2:有聲書小說錄音計畫,楚爾網絡(Chuer Networks)有聲書。

提到錄音計畫,之前作者經營一個沒有紅的楚洛克計畫(trueroke),不過這個計畫倒是完美結合魔法與音樂,使得「至尊爺重返江湖」昇華為一部濃厚的音樂性小說,故事起於「當愛已成往事」並結尾在「小城故事」,每個章節都內含跳躍的音符旋律,這也是這部魔幻小說與眾不同之處。請大家一起呼口號,「Lucky Joker Returns,魔法、音樂與友情」。

最後,作者衷心感謝各地讀者大力點閱,以及各論壇管理員的協助刊載,宋楚爾對於各位網友的行動支持銘記在心。作者現職為早出晚歸的上班族,寫作與校稿時間非常有限,加上中文繁體字型與簡體字型程式轉換之誤差,難免連載故事出現不少錯別字,期待日後修訂版本能夠一併改正;另有時網上貼文之順序顛倒、遭逢網管程式阻擋皆是不可控因素,有請讀者海涵見諒。

在網上連載文章超過半年,以文會友,能與各位讀者結緣,就是最大的福氣。怎奈凡人不可能擁有鋼鐵之軀,縱使作者每日補充維他命飲料,不免也有疲倦時刻發生,待宋楚爾休憩一段時間,再行刊載新作品「皇侯列傳.蓬萊閣主」。親愛的讀者們,暫別了,讓我們互道一聲晚安,期待2011年下半年再度相會。

宋楚爾  2011.4.17
已記錄

Song, Chuer
幻遊部落格
Ichuer.com - Ichuer 幻遊網
truersong
小說中學生
***
文章: 77



檢視個人資料 個人網站
« 回覆文章 #36 於: 九月 11, 2011, 08:39:16 下午 »

楚爾魔幻筆記  「至尊爺重返江湖」
魔幻‧武俠‧新格局

自從寫完「至尊爺重返江湖」之後,本人便開始著手下一個網路連載作品「皇侯列傳.蓬萊閣主」之籌備工作。這期間渾渾噩噩度過四個月,又去了一趟歐洲參觀宮殿,自行研究錄音器材與網路架站,並且聽了幾場音樂會,同時還收了幾副好人卡(其實我比較需要的是青眼白龍蕾雅卡,戰鬥用)。

今年可謂是大製作電影的年度,首先,史上最牛逼的魔幻電影「哈利波特」在死神聖物中光榮結束,哈利迷終於將不可說的佛地魔伏誅;而加勒比海盜則風光出航探索不老之泉。綜觀中國電影也是極為豐碩一年,上半年由山寨喜劇埋下新火種,接著下半年各路武俠名導皆會推出全新3D創作。

從市場大環境趨勢看來,魔幻武俠確實是一個值得投入開發的題材,但以本人觀察武俠電影與小說發展十來年的經驗,對於武俠文學的後續開拓仍舊是一條荊棘難行之路。然而,所謂「西學中用」、「中西合璧」,是文學創新不得不走的路子,以魔幻結合武俠也是一種環境使然的融合結果。

「皇侯列傳」是宋楚爾最新的魔幻武俠創作,但這個故事最早的腳本是我大學剛畢業求職時寫的,而故事大綱則經過了十年風雨修訂而成;對個人而言,「皇侯列傳」是一個熟悉不過的陳年老故事,但同時是個歷經十年進化的全新故事,因為我計畫在這個故事穿插膾炙人口的中國民間傳奇,打造一個專屬華語文化的魔幻創意文學。
« 最後編輯時間: 六月 09, 2017, 11:32:39 下午 由 truersong » 已記錄

Song, Chuer
幻遊部落格
Ichuer.com - Ichuer 幻遊網
頁: 1 2 [3]
  列印  
 
前往:  

Powered by MySQL Powered by PHP Powered by SMF 1.1.21 | SMF © 2006-2008, Simple Machines | Sitema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