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OVEL健康快樂的網路小說論壇頻道網
七月 18, 2019, 01:25:55 下午 *
歡迎光臨, 訪客. 請先 登入註冊一個帳號.
您忘了 啟用您的帳號嗎?

請輸入帳號, 密碼以及預計登入時間
 
   首頁   說明 搜尋 登入 註冊  
頁: [1]
  列印  
作者 主題: [小說] 槍,劍,大砲與蘭姆酒 (連載中)  (閱讀 4415 次)
saber8
小說初學者
*
文章: 1


檢視個人資料
« 於: 一月 17, 2010, 04:55:27 下午 »

故事之中出現了兩個海盜 安尼&瑪麗,有看過名偵探柯南劇場版 柑碧之倌的應該都不陌生。


西元十七世紀,歐洲列強爭相發展海權,稱之為『海權時代』,之中以不列癲帝國的勢力最大,其他則是西班牙、葡萄牙和荷蘭等等。

  海上貿易因而繁榮,商船頻繁往來各國。英國帕布拉港成了最大的貿易港,因有著英國海軍的撐腰,東印度公司向商人收取大量稅金,英國官方從中獲取暴利,有些付不出高額稅收,因此出現了走私交易,海盜也隨之盛行。


一章~說到下午茶,果然還是要大吉嶺。


「等一下啦,伊恩...」「真是的,莉亞總是慢吞吞的,快點跟上來啦。」

帕布拉港停泊著來自各國的商船,即將西沉的夕陽把船帆染成蜜柑色,兩個小小的身影港口邊奔跑。

在前面的是個七、八歲的男孩,身上穿著咖啡色的外套,手上握著一根樹枝。

「再不快點我就不等妳了喔,海盜快要逃走了!」

跟在後面的女孩穿著粉紅色洋裝,手上提著淑女鞋,光著腳氣喘吁吁的跑著。裙擺的蕾絲邊沾了泥土,膝蓋也滿是擦傷。

「等一下啦,伊...」話還沒說完,女孩踩到散落在地上的木棍,一時失去重心滑倒。

她放聲大哭,男孩緊張的跑過去。

「嗚...對不起...我總是笨手笨腳的...伊恩對不起...嗚...」

被叫做伊恩的男孩蹲下來,他把手放在女孩頭上。女孩有著一頭美麗的銀色頭髮。

「好了,不要哭了,莉亞。」

莉亞邊哭邊用髒兮兮的手拭去眼角的淚水。「可是...可是海盜逃走了...都是我害的...」

伊恩輕輕的抱著莉亞,從旁人眼裡看來就像是一對小情侶。

「啊啊,被他們跑了,不過再去把他們抓回來就好了。」「咦?」

「而且這一次要莉亞和我一起去,約定好了喔。」「恩...」

男孩和女孩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兩人的父親都是有名的商人。

有一天男孩對女孩說他長大後想當海軍,勇敢的和海盜戰鬥,女孩聽了低下頭,男孩接著問女孩的夢想,女孩紅著臉不發一語。

席古拉德家族和梅塔‧桑妮家族是英國著名的商人世家,雙方有著密不可分的商業往來。

伊恩‧席古拉德和佩茲莉亞‧梅塔‧桑妮,因此成了為了擴大勢力而撮合的政治聯姻。

兩人訂婚之後,也就是佩茲莉亞十五歲的那年,有消息傳來席古拉德的商船遇上海盜,船上成員遭到殺害。眾人在海上找到了席古拉德家族全員遺體,卻找不到年僅十六歲的少年-伊恩的屍體。



「少校...佩茲莉亞少校...」我睜開眼睛,我的副官拿著文件站在桌旁。

「少校,會議時間到了。」「我睡著了啊...」此時我正靠在法蘭絨繡成椅背上。

「是的,您最近都忙的很晚,請保重身體,那些雜務請讓我來代勞。」「謝謝,要開會吧,我們走吧。」我拎起掛在一旁的紅色軍裝外套。

自從伊恩失蹤到現在已經過了八年,我用盡一切辦法,甚至動用了家族勢力打聽,卻依然一無所獲。於是我加入海軍,一路晉升到少校。

有人說伊恩已經死了,也有人說他當了海賊,但那些消息都不可靠,我決定用自己的力量來找他。


會議室之中擺著一張白楊木造的圓桌,坐在桌前的都是擁有上位軍銜的人。

十二點中方向坐著一位蓄著白鬍鬚的男人。布雷德上將,是這個男人的名字,他一臉嚴肅的望著前方。

「少校,請把任務日誌和報告交上來。」坐在布雷德旁邊一點鐘方向的是伯格中將,他那藏在眼鏡下的眼睛看起來狡猾至極。

我接過副官手上的文件放在桌子中心。「請過目。」

中將拿起文件翻了兩頁。「對了,少校,關於稅金的增收,妳已經協商好了嗎?」

席古拉德家族遭到滅門之後,財產就由身為女婿的叔父接管,因此梅塔家的勢力又更加壯大,為了確保經商的安全,父親雇用了一支傭兵部隊。

梅塔的勢力甚至大到令英國政府懼怕,結果以降低稅金為條件,邀請我加入海軍,一方面想監視我,另一方面也想從梅塔商會撈取好處。

而我則是為了獲得更多情報的管道而答應加入,說穿了我們只是在利用對方罷了。

「關於這件事,梅塔商會還沒有定案。」梅塔商會控制著整個帕布拉港,英國政府猶如心臟被捏住一樣,調整稅金的時候都必須得到商會的同意。

「這已經是第十四次了,你們不要太過分了。」中將用力拍桌。

因為我是軍隊裡唯一的女少校,因此有人開始質疑我的能力,大家都認為我的軍階是買來的,即使我立了再多的功勳依然的不到認同。

「我只是傳達家父的話,如果沒有其他事,我先告辭了。」我起身準備離開。

「請等一下,少校。」昨在我正對面的男人,他低沉的聲音響徹了會議室。他和其他那些趨炎附勢的人不同,他有著讓人猜不透的沉穩眼神,我打從心理尊敬他。

「少校,關於稅金的是就到此為止,女王那邊我會去說的。」「可...可是閣下,這要如何向參謀報告?」中將怯懦的看著他。

「這裡我說了算。」聽到他有如咆哮般的回應,中將嚇的肩膀為之一震。

「萬分感謝上將閣下的諒解,梅塔‧桑妮家往後將會繼續會日不落帝國效勞。」

我說完了應酬般的話語之後,向坐在圓桌的上級官員敬了禮,轉身離開。

我脫下了厚重的軍裝,穿著一件鑲著荷葉邊的純白襯衫。

在交代完準備出航的事後,我走出了招待所。

午後的溫暖陽光灑在鋪了石版的道路上,街上人來人往,有穿著哥德式或束腰洋裝的女性,和身穿紳士服的男性。馬車來來往往,讓人不得不想起自己身處在英國最繁榮的帕布拉港。

港邊站著正在商談價格的異國商人,掛著各種國旗的船隻停在港邊。

我總是喜歡坐在岸邊吹風,每當鹹鹹的海風吹來,就會讓我想起伊恩。

「安妮,快一點啦。」在我坐的石階不遠處,有兩個身影。


「我知道啦...這繩子綁的太緊了...快用你的刀啊...」「我的可是匕首耶,怎麼可能切斷啊...」

我緩緩走向他們,兩人正在試圖解開固定在石柱上的繩子。

兩人年紀和我差不多,左邊的女性有著一頭紅色短髮,身上穿著短外套和粗布褲,他和另一個金髮女性奮力的拉扯停在港邊的船繩。

「有什麼問題嗎?」我看著她們。

「這繩子綁太緊了,憑我們的力氣沒辦法解開。」「這樣啊。我也來幫忙好了。」

我們三人合力將繩子解開,紅髮女性跳上了船。仔細一看,兩人手上都提著麻布袋。

紅髮女性向我大喊:「多謝了,我的名字叫瑪麗‧雷德。」

在我一旁的金髮女性將麻布袋扔上船。「我叫安妮‧波尼,謝謝你的幫忙。」

「我叫...」正想說出自我介紹的同時,後方傳來了大批的腳步聲。

「騙子,把東西還來...」「小偷...」幾個商人朝我們衝來。

「哎呀,被找到了。」安妮輕巧又優雅的跳上船。「後會有期。」

商人們氣憤的在岸邊怒吼,在一旁議價的商人看見自己的船漸漸遠離,哭喪著臉癱坐在地上。那是我第一次遇見她們。


「真是太可惡了...那兩個盜賊,居然還利用我...」我滿腹牢騷的坐在白色的鐵椅上,微風夾帶著海味迎面拂來。

為了欣賞海景,我在甲板上擺設了桌椅,此時正是下午茶時間。

副官將盤在腦後的長髮放下,輕柔的淡黃色髮絲在風中飛舞。我們對坐在鋪了蕾絲桌布的茶幾上,桌上擺著桌了大吉嶺紅茶的杯子和小蛋糕。

「氣死我了...對了,我記得她們好像較安妮和瑪麗...蘿拉,通緝犯名單給我看看。」

蘿拉是個話很少的人,卻一點也不冷酷,所以我經常向她抱怨。

「請看。」她把一疊文件放在茶杯旁,我接過文件,將她們的名字寫在名單上。

「下次一定要把她們抓住。」我端起茶杯。

荷蘭的東印度公司在不久成立了,隨著荷蘭東印度公司的興起,原本和梅塔商會的交易都紛紛被取消。為了鞏固海外貿易路線,我決定親自到出口港協商。

我把軍艦改造成商船,平時就取下海軍旗織,以商人的身分航行。
已記錄
頁: [1]
  列印  
 
前往:  

Powered by MySQL Powered by PHP Powered by SMF 1.1.21 | SMF © 2006-2008, Simple Machines | Sitema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