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OVEL健康快樂的網路小說論壇頻道網
四月 24, 2018, 06:55:40 下午 *
歡迎光臨, 訪客. 請先 登入註冊一個帳號.
您忘了 啟用您的帳號嗎?

請輸入帳號, 密碼以及預計登入時間
 
   首頁   說明 搜尋 登入 註冊  
頁: 1 2 [3] 4 5 ... 10
 21 
 於: 九月 24, 2014, 07:08:28 下午 
發表者 LuLu - 最新文章 由 LuLu
66



倪馨穗內心一陣混亂,好不容易吐出一句:

「你要住宿舍?你知道室友是誰嗎?」




尹立馬回應:「這很重要嗎?以後就會知道了吧?」




真的是......




「……跟我一起住吧?也好有個照應。」倪馨穗看著別處,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尹元喜搖頭,

「不,謝了,我會照顧自己。」




客套話?



一想到尹元喜要跟三個大男人住在一起,就覺得很不高興,也很擔心。




媽的,暗示也聽不懂嗎?





抑制不住心中的憤怒,倪馨穗一把抓住尹的手,有點用力,並說:


「跟我住就對了!」


 22 
 於: 九月 24, 2014, 06:46:07 下午 
發表者 LuLu - 最新文章 由 LuLu
65




沒多久,

只見倪馨穗倚著門,一臉不爽。





「......你是跟蹤狂嗎?」尹元喜語氣平淡地說。








為什麼不先跟我說一聲呢?


對你來說,我就只是一起吃飯的人嗎?






我,不重要嗎?




 23 
 於: 九月 24, 2014, 06:31:20 下午 
發表者 LuLu - 最新文章 由 LuLu
64



窗櫺沾滿灰塵,像是覆蓋一層又一層的記憶,儘管有點髒。



窗外探頭一看,藍天依舊。







內心忍不住的狂熱,只因嚮往自由。

 24 
 於: 九月 24, 2014, 06:28:12 下午 
發表者 LuLu - 最新文章 由 LuLu
63



開學在即,尹元喜二話不說,決定住在男生宿舍G棟。



「這樣就可以了。」櫃台人員說。



他看了看房間,四人一間,有上下舖的床,書桌、桌燈、衣櫃等,看來要自備些寢具,準備迎接他的「大學生活」。









期待?還是……?





 25 
 於: 九月 19, 2014, 08:14:03 下午 
發表者 foxrabbit - 最新文章 由 foxrabbit
《齁!親就對了嗎!你再不去的話我看那個紅髮妞就要把你殺了哦~》

不說我還沒發現,貂鈴大姐的眼神已經從憤怒變成了憎恨…

歐…我今天一定犯太歲了。

好吧,認命的我在那兩人疑惑的眼神中走到了泉陽身旁,而他們也很視相的移動到了旁邊。我想他們一定以為我要施展什麼重大的解除咒吧…

很可惜,不是。我在那兩人驚訝的眼神中府身去親了下泉陽(還是嘴對嘴的那種)。

《額…我有說要嘴對嘴的親嗎…?》

欸?不是嗎?小說都這樣寫的耶~

不過神奇是,泉陽在被我熱情(?)的吻了下後,痛苦的表情逐漸卸下,隨及就又生龍活虎的坐了起來。

[小白兔阿…我說你…可真是個壞小孩…]

蛤?我又怎樣了?

泉陽看了一臉疑惑的我後,就突然把他的上衣脫下(OS:靠…他身材也太讚了吧!),然後…

在他的心藏位置上,出現了一個金黃耀眼的美麗圖騰,有點像是朵牡丹花般。

[這…這是…最高級的騎士契約,還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光明系…櫻羽小姐…你到底是…?]

一旁的法師小哥看到都快流口水了。小光呀…你做了什麼好事阿?

《好事!這當然是好事囉~這可是超珍貴的騎士契約哦~》

騎士契約?聽起來好像蠻帥的耶?

《廢話!只要被下騎士契約的人,這一生都不能違背下約者所下答的命令,而且他的命現在可是跟你繫在一起了哦~只要你掛掉,他也會一起掛掉,不過如果是他死,你也不會死。如何?很讚齁~》

好是好…不過怎麼聽起來比較像主僕契約阿…

《歐~這兩個並不相同喔,雖然功用(?)聽起來很像,但兩個的唯一差別是,被下騎士契約的人可以獲得下約者的能力~以他來講的話,現在的他可是獲得了我的光明魔法喔~雖然只有一小部份,不過在這個缺乏光能量的國家裡,他這樣的能力可是足以跟整個王國軍相抗衡喔!》

偶~難怪小嵐看到都快羨慕死了,雖然代價是要做下約者的僕人…

不過跟我想像中的步驟要簡單很多了呢。

《喂!你以為在你身上的神明是誰阿!要不是我法力高強,你真的認為只要這短短的幾分鐘內就能完成的嗎!平常簡陋的騎士契約快的至少也要十幾個小時,更何況是我這種稀少的光明系,好幾天都不一定能完成好嗎!》

哇,小光好棒哦。

《你這敷衍的讚美是怎樣!》

[喂!吳櫻羽!這真的是騎士契約嗎!]

在我正跟小光相談甚歡(?)的時候,貂鈴的一聲責問把我拉回了現實,可惡!

[是阿,怎麼了嗎?]

[不會吧…他媽的太扯了!泉陽,以你的實力竟然會被這ㄚ頭下這種契約,看來我待好好重新評估她的來頭嘍~]

[貂鈴,這種時候不是應該先幫我出口氣嗎…怎麼會是先稱讚下小白兔呢…]

泉陽一臉哀怨的看向貂鈴,但後者似乎完全沒鳥他的意思…

好吧,我開始懷疑他們的伙伴身分了。

[出氣?幹麻幫你出氣?我反而要好好幫櫻羽妹加冕下呢!因為這樣一來你這小子就不能去禍害那些良家婦女們,況且你不也得到了不少的光明能量嗎!這叫兩全其美~哈哈哈~]

[櫻羽小姐…可以容我詢問下嗎?對泉陽下這契約後…你…想要他做些什麼?]

眼鏡小哥一臉嚴肅的看向我,嗯…我敢保證這齊嵐一定跟泉陽有親密關係!

《親密關係…?我怎麼覺得這個詞意思好像不是表面上那樣簡單…》

呵呵,想太多了啦~

[放心,我只是想找人幫我做個護衛而已,不會有那種殺人搶劫奪貞操的行為啦~應該吧?]

語畢泉陽眼神古怪的偏頭看了我一眼,然後又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嗯…我越來越搞不懂這人格有分裂的輕浮男了…

《我想他只是對你下契約的目地覺得好笑罷了。》

蛤?不然呢?難道他很希望我指使他去犯罪嗎?

《哀…該說你太天真還是太天兵呢…?》

喂!小光!什麼意思阿你!

[櫻羽小姐你說只是想讓泉陽做護衛嗎…?既然這樣的話…請你也幫我下契約吧!]

[!!!!!!!!!!!!]

聽到這番話,我和貂鈴大姐整個楞住了好一陣子,反倒是第一個被我陰到的泉陽一臉『果然如此』的表情。

額…小光…你還能再來一次嗎…?

《可以是可以,但給我先問問他的理由!我總覺得這眼睛仔有什麼陰謀呢…》

小光呀,你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阿?

《欸!我是在幫你過濾害蟲耶!》

…………,是是。

[那個小嵐阿…你為什麼想當我的騎士阿?是因為…光明能量的關係嗎?]

聽到我的詢問,齊嵐心虛的笑了笑。

[呵呵,櫻羽小姐好心機…沒錯,我的確是為了光明能量來的。我從當上魔法師學徒後就盡心盡力的尋找著光明能量,不過很可惜,在善惡大戰後,純光系和純闇系的法師都死的差不多了,唯一僅存的一些法師不是法力全失就是能量已無法再施展光魔法...但!今天讓我遇到櫻羽小姐一定是天意,只要你把光明能量傳給我,我就能成為這幾千萬年間…唯一的一個全系大魔導聖師了!]

《全系的魔聖嗎…?歐?有趣… 好!我就給他了!》

魔聖是什麼?還有…全系?

《反正快點去給我把手放他的心藏上啦!呵呵~小櫻羽勇者…你這次真的撿到寶囉…而且還是最高級的至寶哦~》

好吧,看來我再問下去小光也不會理我的,於是我又再一次的幫小嵐做了那個看似很痛苦的契約。


----『下約中請稍後...(什麼鬼?)...』---


嗯…小嵐的痛苦好像比泉陽還重呢…

如果說泉陽的痛苦像是手被人狠狠折斷了的話,齊嵐的痛苦就像全身上下有幾億隻食肉昆蟲再蠶食他的身體一樣...

《呵呵,這是當然的,畢竟元素間會互相排斥。不過他也真夠嗆的,我還真佩服之前他自己可以熬過來呢…》

《嗯…一個闇系大法師…一個現成的全系魔聖…我看那女的也不會是什麼簡單的角色呢…》

慘了,小光不只有被害妄想症,還有自閉症嗎?

《喂!才沒有!好啦,時間到了,去給他來個熱情的深吻吧!》

……………………。

於是我又再次無奈的府身親了下齊嵐(放心,這次我是親在臉頰上),果不其然,在被我吻了後,齊嵐的表情緩和了些。不過相對於泉陽的迅速回復,齊嵐的狀況似乎還是有些痛苦呢…

《阿勒?真奇怪?正常來講應該親完後就會解除了呀?難道真的要嘴對嘴嗎…?》

我才不要勒!第一次是不知道,第二次…

在我仍然在天人交戰(?)的時候,一旁還處在煎熬期的齊嵐竟然…

把我直接拉下去舌吻!!!!!

[唔…!你…在幹麻!]

還沒從驚訝中走出來的我用一臉『你這變態』的表情瞪了下齊嵐,但可惡的是,他竟然只一臉平靜的說了句『奇怪?為什麼沒用?』後又繼續痛苦下去…

天殺的!這個渾蛋!

[齊嵐阿…因為你體內的魔力元素眾多,彼此的排斥力因此也很強,所以你的痛苦自然是我的倍數以上呀…]

許久沒聽到那輕浮男的聲音,我還差點忘了他也剛被我下騎士契約呢…

不過才懷念完沒多久,那個傢伙竟然又露出了猥褻的笑容朝我走了過來…

[小白兔阿…果然你比較中意我對吧~對我第一次就來個熱情的深吻,對齊嵐反而只給了個不太情願的小啄…我就知道…來吧!讓我們來個身心交錯的的融合!]

噁心!超噁心!你怎麼得到這麼自戀的結論的!還有我才不要跟你融合勒!

小光!快幫我這變態的自戀狂轟走啦~

《個人造業個人擔~》

死小光!

就在我快被這發情的禽獸撲倒時,一直沉默不言的貂鈴大姐突然反手給了泉陽一個手刀,隨即他就一聲不響的倒了下去…

Good Job!貂鈴大姐你真是我的女神!

但哪知道還來不及高興,我的眼皮卻突然變的很重,然後在我昏倒的前一刻,我看到貂鈴大姐的臉上露出了一個戲謔的笑容,隨後,我就一起暈倒了…

待續...

 26 
 於: 九月 12, 2014, 08:32:28 下午 
發表者 foxrabbit - 最新文章 由 foxrabbit
[喂!齊嵐,這女人真的是暗黑教的教主殷切期盼的貴客嗎?怎麼動不動就昏倒阿?]

[不知道,不過我們的責任就是把她平安的送到教主那而已,其他的事…就少管為妙吧。]

[不過我覺得呀~這小白兔好像還蠻厲害的哦~只是現在還看不出來而已~]

[怎麼說?我覺的這隻豬只是個怪人罷了欸]

[我在他身上…感受到了光明神的力量。]

[欸?!泉陽,你確定嗎?]

[不知道…但通常我的直覺不會錯的~]

[嗯~的確泉陽說的都很準,但…齊嵐,光明神可是跟暗邪神不相上下的創世神明,這隻肥豬…有這麼偉大嗎…?]

[這………]

喂喂,我不是豬或小白兔好嗎…

我就說過我叫吳櫻羽了…

嗯,不過一醒來就聽到這麼勁爆的發言…

該算我幸運還是倒楣呢…?

還有…創世神明?是在說小光嗎?

《等等,小光是在說我嗎?》

嗯嗯!不然我還有認識誰嗎?

《…………,要是讓暗黑教的教徒知道你這樣稱乎我這位偉大的神明,你會被追殺到天涯海角的哦…》

管他的,反正又只有你聽的到不是嗎?

《…………………,算了,我不管你了。》

好啦,既然小光不理我了,我也起來吧。

結果哪知道我才剛起身,對面的庸兵三人組馬上嚇了個大跳。

[!!!,櫻…櫻羽小姐…?你…早就醒來了嗎?]

先說話的是那個眼鏡法師小哥,看他還是一副驚訝的樣子,害我忍不住想玩一下他

《嗚~多惡劣的品性啊~》

閉嘴!

[嗯…或許是吧…?]

我故意賣了個關子,想看看他們會有什麼反應。

[喂!什麼叫或許是吧!快說,你從哪裡開始偷聽的!]

紅髮的大姐語氣跟法師相比,就顯得非常不客氣。   

我是有欠她錢嗎?

[小白兔姑娘~雖然我不喜歡威脅美麗的女士…但請你老實召來,你從哪開始聽的。]

一改先前輕浮的容貌,現在的他一臉殺氣表露無疑。

嗯…我覺得現在的他比較合我的胃口。

《喂喂,你再不做些什麼的話,你恐怕還沒開始旅途就先被幹掉了哦~》

好吧,既然我們偉大的神明大人都開口了,我怎麼好意思再繼續混下去呢?

[嗯…大概是從『這隻豬只是個怪人罷了』那開始的吧?]

聽到我的發言,庸兵三人組才稍微紓緩緊繃的面容。

呵呵~隨便掰一下你們也信~

《應該是你太沒殺傷力了吧…》

閉嘴啦!!!

[好吧,那麼櫻羽小姐,那我們先跟你自我介紹下吧!我的名字是齊嵐,是個法師;旁邊那位說話很不客氣的女人是貂鈴,是劍士;至於最後那個人…他的名字是泉陽,職業…姑且也算個劍士吧。]

[姑且?意思是他還有其他身分嗎?]

似乎被我抓到話中的露洞,名為齊嵐的法師小哥心虛的笑了笑。

[哈哈,你還真敏銳啊,但這事恕我無法告知,或許有天你能自然發現吧。]

聞此言,我稍微喵了下那個叫泉陽的男人,而他也注意到了我的視線,回了個電力滿點的微笑。

好吧,我開始懷念起那個威脅我的男人了

《……,你是不是被虐狂阿…?》

屁啦!!!     應該吧…?

《……,我真的沒選錯人吧…?》

[對了,齊嵐…先生?]

[哈哈~叫我齊嵐就好,不用加尊稱啦 ]

[是嗎?那麼小嵐! ]

[小…嵐?是指我嗎?]

[哈哈哈哈~齊嵐,歐不!小…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貂鈴,你給我差不多一點…]

[嗯哼~?小嵐?那我呢,我叫什麼?]

[你嗎…?癡漢好了。]

瞬間,泉陽臉綠了一半。

《呵呵~癡漢?你是不知道他的身分才敢這樣講吧~》

是阿,是不知道。

[餒…小白兔,為什麼…我是癡漢…?]

[嗯…直覺。感覺你是那種只要臉蛋漂亮就能上床的男人。]

[……………………]

[歐~我開始欣賞你了!講的好!像這種只靠下半身行動的禽獸我還在想要給他什麼稱呼呢!癡漢!太適合你了!泉陽!]

原本臉色就不好的泉陽在聽到貂鈴的肺俯之言後,似乎又開始變回當時的S男了。

很好,我愛這種發展。

《你該不會是故意的吧…》

嘛…誰知道呢?

[小白…不…櫻羽,我說過了吧…我『非常』不喜歡威脅美麗的女士…由其是你…但似乎這讓你誤認為我是隻草食動物呢…]

在說這些話的同時,泉陽慢慢的把我逼進了角落,臉上的殺氣像是要把我生吞活剝似的。

好吧,看來玩笑也該適可而止才對。

於是我用求救的眼神看了看旁邊的兩人,沒想到…

他們竟然完全無視我!可惡!這些該死的!

神明大人~幫幫我這個可愛的勇者一下吧!

《嗯…這是你自己闖的禍,自己收拾吧!》

喂喂!小光呀~你再不幫我的話我要回家囉~

《……,好啦。把你的手放到那個癡漢的心藏位置上。》

???,小光,你認真的?

《快啦!阿不然你給我自己想辦法!》

是是是…人家只是有點不安嘛…

OS完後我便照著小光的命令行動。

[小白兔…?你這是在誘惑我…]

話還沒說完,我的手上便發出了一陣刺眼的亮光,隨及泉陽的臉色便非常痛苦,倒了下去…

[泉陽!你…你怎麼了?!]

[喂!死禽獸!別嚇人阿!]

看到泉陽痛苦的表情,小嵐和貂鈴用一副不可置信的臉跑了過來。看起來他們應該是萬萬沒想到泉陽會被我暗算吧…

這樣看來,我在他們眼裡到底是多弱阿…

《嗯…應該和蟑螂一樣吧?》

小光阿…我在你眼中是跟蟑螂一樣嘛…?

[櫻羽小姐!你還沒解開這個咒語嗎?為什麼泉陽還是這麼痛苦!]

眼睛小哥一臉憤怒+哀怨的看著我,搞的我好像是殺了他的老婆的犯人似的…

[喂!這玩笑也開太大了吧!你應該知道泉陽他只是在鬧脾氣而已阿!而且你到底下了什麼咒語,竟然連齊嵐也都解不開!]

鬧脾氣嗎…我怎麼覺的剛才他是在發情…

況且咒語問我我也無能為力阿…又不是我用的…

話說小光呀,你究竟是用了什麼可怕的咒語阿…我看泉陽痛苦到都快上西天了…

《嘿嘿~那個阿…對你可是百利而無一害呦~還不快來感謝我呀~》

聽你這樣講我是很高興啦…但你還是快解開吧…我看那兩人的視線都快把我凌遲了

《解開?哈哈~那並不是咒語,要怎麼解開阿~》

蛤?!不能解開?那泉陽要怎麼辦?

雖然我並不是很喜歡他,但看他這麼難受,我也蠻過意不去的阿…

《齁,我是有說那會要他的命嗎 !現在只是磨合期而已~嗯?時間差不多到了,去吧!》

去…去哪?

《什麼去哪,去親他阿!》

…………………………?

蛤?

待續...

作家公告:
因為學業的關係,『純淨之空』為週更。
更新時間為週五晚間或週六下午,請大大們繼續支持,謝謝。

 27 
 於: 九月 05, 2014, 11:20:32 下午 
發表者 foxrabbit - 最新文章 由 foxrabbit
《喂!醒醒阿!你是袋熊嘛!怎麼一直睡呀~》

袋熊…?那是啥鬼?能吃嘛…?

《………,我是不是選錯人當勇者了…|||》

勇者…?是小說裡出現的那種勇者嗎…?

《小說?那是什麼?………,不對!我叫你醒來是聽不懂嗎!!!!!》

嗚………

終於,我睜開了眼睛…

《哼~終於醒來啦~看來跟那女人說的一樣,你似乎真的是隻豬呢~》

[什麼阿!我說你………!]

在我睜開眼後,看到的是一個絕頂美型的男人,他一頭柔順的長銀髮延伸至腰際,且那充滿魔力的金瞳正毫無避諱的直視著我,而身上………

只有一條絲綢...像是長裙一樣掛在腰部…

Oh    My    God!!!!!!!!

這…這…也太不好意思了吧~

《不好意思嗎?我平常可是都不穿的。》

我…我一點也不想知到呀………

才怪!

《呵呵,看你害羞成這樣~果然還只是個小ㄚ頭呢~》

什…什麼阿!正常人都會………

…………………………………?

不對…我剛才的話好像都是在心裡說的…《沒錯阿。》

……………………………

所以說………?

!!!!!!!!!!

[你可以聽見我的心聲?!]

《嗯嗯,畢竟我是個神祇,有這種能力也不奇怪吧~》

嗯,聽你這樣講的話也是呢~

………,不對………?

[神祇?!]

當我提出疑問後,我才發現我處在一個像是天堂的地方,這裡充滿著溫暖的陽光,旁邊圍繞著像是森林的樹群,不過奇特的是,這裡的樹梢裡都存在著點點的亮光…

[好美呀…]

《美…?是嗎?但你如果和這種美景共存著千年之久的話…你只會覺得噁心的吧.》

聞此言,我驚訝的看了看對面的男人…

《幹麻這樣看我…反正這說來話長了…》

《好了,別說這了。你都還不問我為什麼把你帶來這個世界嗎?》

[這個世界…?什麼意思?我不是在台灣嗎?]

聽到我的話後,我發現身旁的神明大人已經臉黑一半了…

嗯?為什麼阿?

《喂喂…你是真不懂還假不懂阿…你現在可是被我綁架到異世界了喔…》

…………………………………

[欸欸~?!真的嗎!難怪他們都穿的那麼奇怪呀~這樣一切都說的通了呢~哈哈。]

《你…?都不會想讓我…送你回家嗎…?》

[回家?幹嘛回家?這麼好玩的機會可是可遇不可求呢~]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我的話後,神明大人突然愣了下,然後露了個絕美的笑容…

《呵呵~你…真的很特別呢…告訴你吧,你並不是我第一個選中的人類,但在你之前的人,不是哭著求我放他回家,就是些眼前只看的到利益的的貪婪人,嗯…真讓人不爽快和失望呀~》

說完話後,神明大人又拋了個媚眼過來。

嗯…我怎麼覺得好像在哪也看過呢…?

《那麼~我能詢問一下,你真正想留在這的原因嗎~?》

[原因…?應該是這裡感覺會比較熱鬧吧?]

《哦~?怎麼說~》

[畢竟回家後也沒人在,我也沒錢再繼續升學了,現在也姑且算個無業遊民吧~雖然不卻定在這能不能賺錢,但至少會很好玩的感覺…?應該吧?]

聞此言,對面的神明挑了挑眉。

《沒人在?是都忙於工作嗎?》

[不是,都死了,在我剛生出來後不久。我現在住在孤兒院裡,但大學後就待搬出來了呢~所以你也算幫了我個大忙吧。]

突然,神明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有趣欸你!我第一次聽見有人可以把這種事說的如此平淡呢!看來這次的勇者我可以安心不少囉~》

[勇者…?什麼鬼?是我想的那種的嗎?]

《沒錯哦~吳•櫻•羽勇者大人~》

[蛤?但..但但…我要做什麼?是像小說裡那樣熱血的打敗反派大Boss嗎?]

《嗯…差不多啦!反正到時候你就會明白了!我會在你身上放一部份我的神力,遇到困難就好好的使用它吧!再不然…阿反正我會在你的意識海裡幫你解答的啦!你就好好開始你的勇者旅途吧!》

神明大人说完后,我发觉我的意识就渐渐模糊了,于是我便把握时间再问最后一个问题…

[那…你的名字是…?]

《哦?你不問我還真忘記了呢!我是光明與希望之神--奧那雷絲提•光晴》

《要好好記得哦~》

聽完這句話,我便又完全昏厥過去了…

第二章待續...

 28 
 於: 八月 31, 2014, 10:46:49 下午 
發表者 foxrabbit - 最新文章 由 foxrabbit
嗚~頭好痛…

我怎麼…睜不開眼阿…?

奇怪,我記得…我正在教堂做禮拜時,突然眼前一陣白光,然後…?

………想不起來。

我到底是怎麼了?!中邪嗎?!

[呦~可愛的小白兔好像醒了呢~]

[小白兔?你確定不是大肥豬嗎?]

[貂鈴,別第一次見面就給人取這麼難聽的綽號,泉陽,你也別第一次見面就調戲人家。]

[拜託!齊嵐,這女人真的很重欸!而且幫她換衣服的又不是你,在場的人你最沒資格說話吧!]

[對嘛對嘛~我至少也有在旁邊以我炙熱的眼神幫貂鈴打氣哦~]

[無聊至極。]

嗯?好像有三個人在我旁邊的樣子?

聽他們的對話…換衣服?是幫我換衣服嗎?

為何要幫我換衣服?而且旁邊似乎有兩個男人呢…

……………等等,換衣服…兩個男人…?

!!!!!!!!!!!!! 

[我被賣到妓院了嗎?!]

《噗!哈哈哈哈~這想法哪來的阿?》

[嗨~可愛小白兔~你醒了阿~]

[呦!終於肯起來了阿,我本來還想說一分鐘後你還不起來的話,我就直接把你丟進湖裡讓你溺死的。]

[喂,別嚇唬她,小姐你好,我們是『妖森』公會的庸兵,我們會暫時保證你的生命安全,所以請您不用擔心。]

生命安全?我怎麼完全安心不起來…

再說,這裡是哪阿?

往天上一看,天空藍的非常清澈,而再環顧下四周,我好像…在一個…山洞裡?

且慢!在這種資訊爆炸的時代裡,哪裡還有山洞讓我躺阿!

《呦齁!你終於發現你深處異地了呀!》

[誰!誰在跟我說話!]

[小白兔~沒人在跟你說話哦~]

[你看吧,齊嵐,我就說這女人是隻大肥豬了,平白無故就會出現幻聽。]

[貂鈴,別這樣,聽說精神有創傷的人會出現幻聽,這樣不就好像顯得我們在說他有精神病嗎。]

嗯,這位小哥,剛才那位大姐講的話雖然過分,但我覺得你的話更傷我的心喔…

還有旁邊的那位先生,可不可以別動不動就『小白兔』『小白兔』的叫我阿!我們很熟嘛!!!

[那個…請問一下,這裡是哪阿?]

算了,就當我是幻聽好了。

現在首先先搞清楚我在哪裡比較重要…

冷靜下來後,我終於才看清這些男女的樣貌。

率先映入眼廉的是那個一直叫我小白兔的輕浮男人,他有一頭奶糖色的微捲髮,大約到背部那,金色眼珠,身上的衣服也半敞開著,不知道是要拿來誘惑誰…

再來是那個似乎很討厭我的女人,一頭超短的紅髮非常引人注目,橙色眼珠,身上的衣服穿的倒很正式,有點像是小說裡庸兵的打扮…

不對,他們剛才好像有說他們是庸兵來著

………是專業的coser嗎?

《coser是什麼阿?能吃嘛?》

慘了,我的幻聽越來越嚴重了。

最後是那位講話狠毒的小哥,靛色的短髮加眼鏡,紫色眼珠,身穿似乎是法師袍的衣服…

還有一點。

他們為什麼都長的超優的阿!!!!!

由其是那個叫泉陽還是太陽的輕浮男,跟本就帥到太犯規了啦~!

哀,相比之下,我這個黑長髮和黑眼的ㄚ頭在他們眼前跟本是鑽石和彈珠的差別呀…

[那個...不好意思...我為什麼會穿上這件...庸兵裝?]

先撇除他們長相的問題,我從醒來就很疑惑一個問題...我記得明明今天我是穿著學校的制服阿...?

[歐?那個阿?因為你原本穿的那件...衣服...?已經變的破破爛爛的了...所以我把我自己的衣服先借你穿。放心啦!是我幫你換的啦~你貞操還在哦~]

額...我應該要慶幸嗎?這鳥不生蛋的地方有所謂的更衣室嗎...?

所以...我還不是被看光了!!

[話說小白兔的身材還不錯呢~齊嵐?你說呢?]

[無語至評。]

果然。還有不語至評是哪招?本小姐好歹也有個C cup阿!

等等,不對,現在不是講這個的時候...

[還有…請問這裡是哪個縣市阿?]

[縣市?小白兔,這裡是布倫城喔~至於你剛才講的…縣市?是別國的城鎮名嗎?]

[喂!我說你阿!我叫吳櫻羽,不是什麼小白兔好嘛!還有…布倫城?這裡到底是哪!]

[報告小姐,這裡是塞希菲爾國,依你的話來看…你不是本國的人吧,那容我問一下…剛才的光柱是如何辦到的?]

[光柱?什麼光柱? ]

《哈哈~就是帶你來這的傳送陣啦!》

[傳送陣?那是什麼鬼?]

[傳送陣!櫻羽小姐,你是說真的嗎!那可是光系魔法裡最高級的咒語呢!]

[齊嵐,我看這隻豬根本不可能召喚出這麼厲害的咒語,一定是她瞎扯的吧。]

[不不不~貂鈴,不可以對女士說這種話,尤其又是如此可愛的小白兔~]

[喂!我就跟你說我叫吳櫻羽了,不是什麼小白兔好嘛!還有誰可以跟我解釋一下,傳送陣是啥鬼!]

《嘻嘻~好吧~身為帶你來的罪睽禍首,就讓我來幫你解釋一下吧~》

隨及,我的眼前一黑,然後就昏過去了…

待續...



 29 
 於: 八月 30, 2014, 02:18:55 下午 
發表者 foxrabbit - 最新文章 由 foxrabbit
契子|

[吾王,位於邊塞的封魔之地…封印已將要崩塌了…]

[嗯~?是嗎…?呵呵,果然不出我所料...那個叛徒偷走了那個後,把它獻給了他了吧…]

在一個富麗堂皇的宮殿中,一個金髮藍眼的騎士跪在一位頭戴皇冠.身穿高級絲綢及襄滿珍貴寶石衣裳的男子前。

那位金髮騎士看起來略約25歲左右,而那被稱為『王』的男子,看來也頂多30出頭而已…

[吾王,請別擔心,就算是犧牲屬下的性命,也絕對會把封印守住的!]

金髮騎士語氣嚴肅,語氣像是即將要去赴一場鴻門宴似的。

[等等等等,我說凱薩阿,我有要你去封魔之地出征了嗎?怎麼講的好像我要你去赴死一樣。]

相對於騎士的悲壯,身為這個國家-塞希菲爾的王,反倒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般,從容的看著這個名為凱薩的騎士。

[但…吾王,如果不由我去把封印守住…?雖然我沒有十足的把握就是了…]

[喂喂,我說你阿,是不是忘記了什麼重要的事了呢?]

[重要的事…?

難道說…是那個預言?]

[沒錯,『當黑暗籠照•身處異界的微小星光•將化為能剷除邪惡的巨大光芒•為王國帶來從未見過的希望』]

[不過,恕我直言,那預言是個暗黑教的教主預言的吧,王,在我看來,這跟本是個無稽之談而已。更何況,異界什麼的,跟本就沒有這個國家的存在。]

[嗯哼~?我倒覺得這是個更深層的的涵義呢~呵呵。好啦凱薩,放輕鬆點,搞不好下一秒會有個從天而降的勇者出現在我兩眼前幫我們背負起這個責任呢,哈哈。]

[王,請您別說笑了,這種事…]

砰轟!!!!!!!

騎士的話還沒說完,在王國最遙遠的南方上降下了一道刺眼的光柱,伴隨著光柱的是一道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看到此刻的景象,騎士和國王不約而同的轉頭互看一眼,隨及後者默默的露出了一個媚人的微笑。

[凱薩阿,看起來我也有預言的天份呢~]

聞此言,騎士的臉上流下了一滴冷汗

待續...

 30 
 於: 八月 30, 2014, 12:14:35 下午 
發表者 LuLu - 最新文章 由 LuLu
62



「我原本就不屬於這裡。」



身不由己,身體不容自己作主;既非人,又何必過得像人?




「你為什麼要打扮成人類女孩的樣子?」尹問。


「方便行動啊,」眼前可人兒咧嘴笑了笑,

「『薨』之後就會來了呦,你知道對吧?在這之前,這兩個人看來很棘手呢,要不要幫你呢?」






「不要得寸進尺。」



頁: 1 2 [3] 4 5 ... 10
Powered by MySQL Powered by PHP Powered by SMF 1.1.21 | SMF © 2006-2008, Simple Machines | Sitema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