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OVEL健康快樂的網路小說論壇頻道網
一月 21, 2018, 08:10:58 下午 *
歡迎光臨, 訪客. 請先 登入註冊一個帳號.
您忘了 啟用您的帳號嗎?

請輸入帳號, 密碼以及預計登入時間
 
   首頁   說明 搜尋 登入 註冊  
頁: 1 [2] 3 4 ... 10
 11 
 於: 十一月 08, 2014, 07:50:58 下午 
發表者 LuLu - 最新文章 由 LuLu
71



尹元喜笑著,讓人摸不著頭緒的笑容。



媽的,真是難搞!

為什麼你會喜歡這個讓人猜不透的男孩呢?




倪馨穗扁著嘴,等待他的回答。







捉弄人真是有趣呢,原來這就是所謂的「愛情」?......是吧?

只可惜我沒有辦法感受到,因為不需要。

嘖,真是令人好奇呀,究竟「喜歡」跟「愛」有什麼不同呢?

穗為什麼這麼在意我呢?

他難道不知道眼前的一切只是空想,只是迷惑罷了。











我,

終究,只是一枚腥紅的印章。




 12 
 於: 十一月 08, 2014, 07:24:39 下午 
發表者 LuLu - 最新文章 由 LuLu
70


尹的微笑,加上倪馨穗的不知所措,不知為何,當下空氣中飄著淡淡的曖昧。

或許是心理作用吧。

沒辦法,陷入戀愛的人都很敏感。







「所以......你要跟我住嗎?」



 13 
 於: 十月 26, 2014, 11:10:59 上午 
發表者 foxrabbit - 最新文章 由 foxrabbit
[放心,我會好好照顧『你家的』勇者的...所以請您煉完金後趕快死回去『親愛的』的身體裡吧~]

好吧,算了,我回去當個零存在感的幽靈好了。

小光聽完泉陽的話後似乎不爽度又上升了好幾趴,不過這次他沒有回嘴,只是瞪了他一眼後又繼續開始調和那鍋藥劑了。

再加入葛斐爾之葉後,生命之水又從綠色的鼻涕狀轉變成黑色的液體,而且越攪拌液體中就會出現一點點的小白光,原先只有一小點,大概攪個十分鐘後,整鍋藥劑變成是一小片黑色中又帶點白光的液體。

[呼~好了。幾百年沒做了,有點生疏了呢!不過放心,品質一樣好的。]

[終於好了...不過怎麼只有這麼少一點阿...齊嵐用的夠嗎... ?]

許久沒出聲的貂鈴大姐在終於煉好之際發出了疑問。的確...本來還有一大鍋滿滿的液體現在只剩一小片而已呢...

[我調的分量是剛好一人份的,別以為喝越多好更快,要是喝過量的話...]

咕嚕,在場的各位不約而同的吞了口口水

[可是會像發了瘋般到處破壞四周可見的全部人.事.物,還有可能...會•自•暴!]

[這麼危險?!那怎麼會叫萬靈息劑?應該叫萬靈毒藥吧!]

貂鈴一臉不可至信的發出抱怨聲,隔壁的泉陽也是一臉『盡在不言中』的表情...

[別這麼說,這可是在所有方法中最安全也最快速的捷徑了。]

是不是最快速我是不知道,不過我不認為這是最安全的...

[你...這...阿!算了!反正可以治好齊嵐就好了,來,快點讓他喝下去吧!我看他已經在跟閻羅王下盤死棋了!]

看來貂鈴已經對這毒藥(?)妥協了,那我也不好再多說些什麼。小光,快點讓齊嵐喝下解藥吧!

[嗯~這工作就得給你負責嘍~怎麼可以都是我來賣命呢~?]

於是在我還來不及出聲抗議時,小光就已經『強迫』把身體的控制權還給我了...

[嗯...大家~我回來了哦~]

我畏懼的小聲宣布我回來的消息,泉陽一聽又很高興的撲了過來,而貂鈴則是對我鄙視了一聲『欸?你不用回來啦?光之神都比你有用多了!』

唉~看來我這勇者還沒上任就已經卸任了!

《別灰心,快把藥給齊嵐喝下去吧。以後有的是時間來給他們認可你啦。》

嗚~小光大人萬歲!光之神棒棒!

《你阿!只有這種時候才會來誇獎我。》

在接受到小光的鼓勵後,我在貂鈴的幫忙下扶起了齊嵐,這時的他已經昏迷不醒了,臉也較剛才更蒼白。我於是趕緊把藥從他的口中倒了下去,但因為嘴巴是半閉的,所以一次只能倒一點點,大概分了二十次後才把它倒完。

不過說也奇怪,藥劑都倒完了,怎麼不見齊嵐醒來的樣子呢?

《喂,好歹也要給它個生效時間吧。》

[欸,吳櫻羽,這藥真的可行嗎?齊嵐怎麼沒醒過來?]

貂鈴一臉責問臉的瞪著我,而泉陽也是一臉疑惑。

餒,小光...你應該不會調錯配方吧...?

《才不會!我可是光之神欸!我就跟你說藥有生效期阿!你看,那小子臉已經漸漸有血色了。》

的確,齊嵐的臉色比剛才好很多了,不過...還是沒有醒來的跡象...

[親愛的~別擔心~他等下就會醒來了。我已經感覺到他體內的元素已經進入正軌了。嗯...不過比起他...不是應該更注意我這個體貼的第一騎士嗎~?]

泉陽一邊說著自我感覺良好的話另一邊手也默默的摸來我的腰上...

我合理的懷疑我簽訂的不是騎士契約,而是床伴兼牛郎契約才對...

《別抱怨了,人家都沒嫌你廢柴就該偷笑了。況且...呵呵~你以後會感謝他的~》

我想我現在比較需要一個現在就能感謝他的騎士...

[櫻...櫻羽...?]

這...這個聲音不是 ...

[齊嵐!你醒來啦!呼~你一直昏迷不醒都快把我嚇死了!身體...好多了嗎...?]

貂鈴一臉焦急的在意識還模模糊糊的齊嵐身邊打轉,把畫面搞的好像是個新手媽媽終於找到走失的迷路小孩般...

[嗯哼~?你這傢伙一醒來就只找親愛的,我和貂鈴我們陪了你這麼久怎麼都沒想到我們呢?]

泉陽眼神犀利的看了一眼齊嵐,而齊嵐似乎是收到他眼神中的責怪,慢慢的站了起來,然後露出了個溫暖的微笑...

[不是我沒想到你們...而是.......]

齊嵐話說到一半,就突然轉了個身然後緩緩的牽起我的手,並在我的手背上落下了個標準的紳士吻...

[美麗的櫻羽小姐...才剛張開眼你那婀娜多姿的身影就深深的誘惑了我這乾燥已久的心靈....]

....................蛤?!

[能夠當上你這種溫柔婉約淑女的騎士是我的榮幸...請允許我...現在以我最真切的行動來表達我的愛意吧...]

齊嵐一臉陶醉的說著一邊也把他的手放到了我的臉上,一傾身就想要往我的臉上親下去...

哇!!!小光!!!他力氣好大!!!我推不開他啦!他沒事發什麼神經!誰快來救救我阿阿阿!

《阿...抱歉...我忘了跟你說...這個萬靈息劑有個副作用...》

副作用?!你怎麼不早講阿阿阿!

《喝下藥劑的人在30分鐘內會...發情...》

靠北!發情?!這是什麼奇跁的設定啦!

就在我即將面臨失身(?)的情況下,突然間,齊嵐臉色一肅,轉身拋了個火球回去,而火球才拋出去不到一秒,就發出了一陣金屬的碰撞聲。

《哦哦~看來不用我出面了嘛~》

我往齊嵐身後一看,泉陽一臉不爽的瞪著他,而且手上還拿著一把魁梧的劍。

[齊嵐...你這是在向我宣戰嗎...]

[嗯~?我們兩都是她的騎士,既然你可以抱...為何我不能親呢~?]

[哼!好!我們就來比比看誰才有資格當親愛的的頭號情夫好了!]

[好,求之不得。]

等等等等!什麼時候我有說過騎士=情夫了阿!還有不要擅自開始一場意義不明的比武大會啦!嗚哇~小光~這就是受歡迎的感覺嗎~?我應該要高興嗎~?

《你還有心情吐嘈阿!等下他們開打一定會造成不小的破壞,到時候你會被當成恐怖份子的同伙關進王國騎士團大牢喔~》

欸?!怎麼這樣啦!躺著也中槍!

就在我正焦急的想著到底怎麼阻止他們亂來的舉動時,正要施展什麼厲害法術的齊嵐突然『嗚!』的一聲倒地,劍也還停留在空中的泉陽先是愣了下,然後在正要逃走時,也跟剛才齊嵐一樣瞬間倒地...

然後在他們背後,我看到貂鈴大姐的手刃還保持著劈入的姿勢維持不動,而臉上...露出了個超燦爛的微笑...

[真是的...都幾歲的人了...丟不丟人阿...對吧..."櫻•羽"...?]

[是...]

[嗯?說大聲點阿...你也想體驗一次嗎?]

[是!......不對不是不是!]

小光阿...我看我們會不會還沒見到敵人就先死在貂鈴大姐的手刀中阿...

《額...我看你最好再多收幾個騎士來保護你好了...》

待續...

作家公告:
因下禮拜又逢複習考,所以停更一周。
而下下禮拜也遇畢旅,會看時間分部情況看是否停更。

 14 
 於: 十月 19, 2014, 06:29:51 下午 
發表者 LuLu - 最新文章 由 LuLu
69


尹元喜看到他意志消沉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來,說:「你室友幾個人?」

還來不及反應尹的微笑和突兀的問句,倪馨穗小心翼翼地說:「就......就一個學長和我,那個學長最近就要搬了。」

「為什麼?」尹歪著頭。

「因為他畢業而且也找到工作了。」

「所以,」尹元喜思索著,又說,「就會變成我和你一起住嗎?」

「廢話!不然是有鬼一起來住嗎?」


「這樣算同居嗎?」







我眼中本來就不會有你,因為你還有幾十年好活。

我說過了,我不是你們這個世界的人。

簡單來說,我不是人。



 15 
 於: 十月 19, 2014, 06:01:22 下午 
發表者 LuLu - 最新文章 由 LuLu
68


尹元喜看著他。

看著倪馨穗,看著這位擁有人類所謂「優秀條件」的男孩。現在,他看來有些急躁,又有些慌張,只是,自己手腕上的浮上了淡紅色指痕。


啊,應該要喊痛,這樣他就會放手了。
在人間是這樣的吧?



「放手。」尹元喜蹙眉。


「抱歉,很痛吧?不小心太用力了……」


「這房間並不大,若是需要溝通,其實普通音量就足夠了。」尹看著他。





倪馨穗對上他的眼神,那是他不願意面對的──


元,我想見你,但我不要你熱切地注視著我,因為,我不想見到你那坦率的眼神,這種眼神不是在看我,是在看更遙遠的東西……



你的眼中沒有我啊。



 16 
 於: 十月 19, 2014, 05:58:39 下午 
發表者 LuLu - 最新文章 由 LuLu
67




倪馨穗低著頭,不發一語。





我在強迫他。

強迫他跟我在一起。

不可以這樣做。







倪依然抓著他的手,緊握著。




 17 
 於: 十月 19, 2014, 12:02:25 下午 
發表者 foxrabbit - 最新文章 由 foxrabbit
好的,我為各位複習一下前面的劇情。

我-吳櫻羽,一個被神明拉到這異世界的悲慘勇者,為了把危害這世界的反派大人給幹掉,於是展開了熱血沸騰的旅程...


才怪嘞!!!旅途還沒開始就被一個還沒死透的法師的家屬(?)用眼刀直直的殺來!

而那該死的罪睽禍首就是沒人性的小光!

《喂!別給我配個這麼會扭曲我性情的爛配音!我可是堂堂的光明神祇欸!》

可是忘了調配藥劑的是你沒錯阿~

《這...這...是意外!》

哼!意外~意外~

[親愛的阿~你要開始調配萬靈息劑了嗎?你再不調的話待會貂鈴拿她的大劍砍過來,我可不一定能保護了你哦~]

[喂!你不是我的騎士嗎!這時應該要挺身而出保護我不是嘛!]

[但人家跟貂鈴的交情也很深嘛~不然你親我一下我就把貂鈴打發走如何?]

刷的一聲,我迅速的在泉陽的臉頰上小啄一吻,而被我吻的泉陽似乎完全沒想到我會這麼爽快的直接親上來,在那直愣了好一會。

奇怪,不是他叫我親的嗎?

《額...那他叫妳死妳就去死嗎?》

[親愛的...我真的得好好看著妳呢...一個男人叫你親你就親...]

[可是你不是我的騎士嗎?既然你是來保護我的,我又何必要質疑你呢?]

在我說完此話的同時,我不經意的看到泉陽的臉頰裡浮起了淡淡的一抹紅暈...

額...他是在害羞嗎?

《我必需承認...你很擅長打直球...》

蛤?打什麼球?排球?

在我還在百加思索到底是什麼球時,身體卻突然被一個暖暖的東西環抱住...

抬頭一看...原來是泉陽阿。

《等等,這時候不是應該馬上推開他嗎!你這女人到底有沒有危機意識阿!!》

[你...也太可愛了吧...]

泉陽邊把我抱在懷中邊蹭著我,又一邊用著害羞的語氣說著這句話。

嗯...這算是馴養成功嗎?

[喂!!!!!你們這對狗男女齊嵐都快回西天你們還在磨蹭什麼阿!你信不信你再不開始調解藥我就殺了你們阿!!!]

貂鈴一臉厲鬼樣的朝我們大吼,這時我才想起來泉陽一開始好像是要提醒我瀕臨崩潰狀態的貂鈴來著?

《...............我看你還是先換班吧.........》

Yes sir!長官大人!

於是我眼前一黑,意識又回到了意識海裡漂浮了。

而泉陽似乎也察覺到小光和我換班的事,在確認我的眼珠又變成金黃色時,馬上臉色一沉,迅速的放開了我。

[幹麻幹麻,見到我就像見到鬼一樣。廢話別多說,把葛斐爾之葉拿來,我來調藥劑吧。]

話說完,泉陽就用一副心不干情不願的表情拿出了一片葛斐爾之葉,而小光則是迅速的把生命之水從我的衣服中拿出。

[喂!好歹拿個煉金爐之類的給我調吧!還是你希望我直接往那眼睛仔的嘴巴中倒下去?會發生什麼事我可不負責。]

貂鈴聽完後馬上摸了下她那把大劍上鑲的一顆最大的紅寶石,神奇的是,寶石發出了一陣耀眼的紅光,隨及一個很大的類似鍋子的黑色鐵爐出現在地上。

《什麼鐵爐!這叫做煉金爐!還有那個紅寶石應該是空間石。》

空間石?那是什麼鬼?是像哆拉A夢的二次元口袋一樣嗎?

《什麼是哆拉A夢?空間石是一種能儲存東西的煉金產物,在現在這個時代是非常昂貴稀有的。況且...這個女的不是什麼王家貴族,所以八成她的煉金產物應該是跟她的煉金術師朋友拿的。》

不太情願的為我講解完後,小光開始了一連串行雲流水的煉金過程...

首先是把生命之水倒下去到煉金爐裡,並且在下面生起了一把柴火,然後!神奇的事發生了!原本我以為生命之水會像普通的水那樣沸騰然後冒起泡泡,結果生命之水卻是由原來的無色透明轉頭成渾濁的墨綠色,而且還沒結束,轉換顏色後開始變得黏稠。有點像一大陀的綠色鼻涕...

《什麼鼻涕!這叫藥劑化!而且別看我這樣看似輕鬆的在畫圓攪拌,其實我在攪拌時還同時加入了我的光明能量來做調和。好好看著吧,以後你會有機會來煉到的》

欸~小光你不是會陪我一起旅行嗎?你來煉就好了嘛~我這可愛的勇者才不想再身兼煉金師這個麻煩的事端呢~

《喂!給我爭氣點!而且我....也不能...》

也不能什麼?小光?

《沒什麼。快!叫那個痴漢把葛斐爾之葉拿去用闇能量磨成元素,傳來這爐裡!》

是我的錯覺嗎?總覺得小光在隱藏什麼...

《快去阿!發什麼呆阿!難道你不想幫那個眼鏡仔法師嘛!》

嗯....算了,先擱著吧。

於是我跟小光稍微一小會兒的交換回身體

[那個...太陽?可以請你把葛斐爾之葉用闇能量磨成元素然後傳來煉金爐裡嗎?]

[當然,小事一樁。不過原來是要用闇能量阿...難怪那些老狐狸般的臺柱法師一直都無法調出萬靈息劑...]

低咕一下後,可以感覺到泉陽的身體四周開始聚集了一股闇黑能量,雖然無法用肉眼窺視,但那足以壓迫到使人窒息的強大壓力卻是不能騙人的。

[感覺到了嗎?這就是我希望你至少要達到的標準哦~]

小光用著半開玩笑的語氣在我的意識海裡對我說著,但...我總覺得在輕鬆背後...不知為何帶有一種哀傷的心情...

視線繼續回到泉陽身上,聚集起闇能量後泉陽把葛斐爾之葉用能量把它包圍在一種類似氣漩的球體裡,然後手一揮,葉子馬上碎裂成點點的綠光飄進了煉金爐裡。

[哼?做的還蠻好的的嘛!要是你對皇室的態度和對你的技術一樣認真,今天就不會落得這種只能當當庸兵混口飯的地步~]

[神明大人,您...對我一定有什麼偏見吧...是因為我是習闇的人嗎...?]

小光阿?剛才你說的是什麼意思阿?什麼叫只能當庸兵混口飯吃?他本來不就是庸嗎?還有...對皇室的態度?

[嘛...這個你跟他自己聊比較好吧?不過我先提醒你,這傢伙的的黑歷史不少哦~]

沒關係阿,反正黑歷史誰沒有阿?我以前也曾經藏過零分考卷阿,考試做個小弊之類的嘛~

[呵呵~我大概知道為什麼那個痴漢會願意當你這個小笨蛋的騎士了。]

欸!誰是笨蛋阿!

[我不是對你有偏見,而是在測試你。做為這個笨蛋勇者的騎士可是一個任重而道遠的工作哦~]

小光完全不理睬我的抗議繼續和泉陽慈祥(?)的開槓起來....

喂...我是本書的主角欸!別忽視我阿!!

待續...

 18 
 於: 十月 10, 2014, 06:58:39 下午 
發表者 foxrabbit - 最新文章 由 foxrabbit
我叫吳櫻羽,10歲,是個小學4年級的學生。

我現在住在一個叫『彩虹天馬』的育幼院裡,因為我的爸爸媽媽都死掉了,所以只好被警察叔叔送來這裡生活...

住在這裡的人好像都沒有爸爸媽媽,所以每次在過父親節或母親節時,院裡的阿姨們都會叫我們輪流當小爸爸小媽媽,而其他的人就向他們撒嬌,來感受家庭的感覺...

我覺得這個東西很無聊,沒有家人又怎樣,我現在過的開心就好,被保護什麼的我還不太想要。

當我告訴院裡的阿姨們這件事時,他們不知道為什麼都嚇了一跳,還塞給我很多很多的故事書,內容都是關於家人阿,親情阿,走失的小孩終於回到家人身邊之類的家庭故事,但是好無聊哦...我看了一眼後就拿去送給一個小女生了。

不過這樣的我有一個夢想,就是能開一個給人『夢想』的店。

呵呵,很奇怪嗎?我不覺得哦!我覺得給人夢想是個很有趣的事,能讓無聊的人生變的精彩就是許下一個夢想然後去實現他吧,但是我寫下這個夢想在作文裡然後唸給全班聽後,被全班都笑了呢...

真奇怪?有什麼不對嗎?

最後再偷偷告訴你,其實我很相信上帝這個人哦!嗯...應該是說只要是神明我都很相信。

嗯?問我為什麼?

這個嘛...是祕密!

嘛嘛...要是哪天也能遇到個神明就好了呢,對吧?

番外(完)

作家公告:
複習考已結束。
下禮拜將恢復正文更新。

 19 
 於: 十月 03, 2014, 09:42:29 下午 
發表者 foxrabbit - 最新文章 由 foxrabbit
在我的竊笑聲中,小光讓我的意識先暫時沉浮一下,隨及,當我的眼睛再度睜開時,我的眼眸已不再是那平凡無奇的漆黑,而是比泉陽的眼珠中更加耀眼純粹的黃金色...

哇嗚,原來小光的眼珠子是金色的阿!久沒看到他的原貌了,也難怪我會忘記!

《欸,別為你的遲鈍找借口!而且也沒多久以前好嗎,不就是昨天。》

[櫻...櫻羽小姐...?]

齊嵐小哥和貂鈴大姐一臉震驚加提防的看著突然產生巨變的我,而泉陽則是不悅的皺起了眉,並道:

[雖然我不是有意要冒犯神明大人...但請您把我要保護的『主人』還來。況且...您特地現身此地,應該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想了解吧?]

小光聽完話後用我的臉做了一個鄙視微笑的表情,要不是這具身體是我自己的,我還真想給他一拳揍下去,真是太欠扁了!

《欸欸欸,我是在幫你營造氣勢欸!》

我怎麼覺得你是樂在其中...

跟我哈拉完的小光似乎也覺得自己好像太不節制了,於是語氣一轉...

[哼!不愧身為闇法師,果然視相!沒錯,我的確是想了解些事...說吧!你對我家可愛的勇者打著什麼如意算盤阿?]

額...誰是你家的阿...

[嗯~?我哪有阿~而且那時可是親愛的自己把我下約的呢~對吧,齊嵐?]

被泉陽點名的齊嵐嚇了一跳,而正要說話時,他卻突然用手扶住額頭,隨即發出了一陣痛苦的呻吟聲,然後在快倒下之際,被眼尖的貂鈴急忙用身體把他撐起來。

[呵呵,活該!自己的魔力流動就還沒完全好就在那逞強。不過算了,誰叫你是我家寶貝勇者的騎士兼未來的全系魔聖呢?就看在這份上,我『親自』來調萬靈息劑幫你體內的魔力好好的整頓下吧!要心存感激阿!]

[你有什麼意圖?]

此時的貂鈴防備之心非常明顯,看來就算是大名頂頂的光明神也不是萬能的嘛!

《吵死了!還不是為了幫你!》

在我意識中對我嘮叨完後,又對貂鈴道:

[意圖?哈哈哈,怎麼會有意圖呢?要是我真想弄死他,我幹嘛還要費力轉換意識來幫他調解藥阿?我只要一個念頭就能毀了一個王國,更何況是你們這些小小的闇法師啦~後補魔聖啦~又或者是...你!]

齊嵐和貂鈴聽到話後隨及眼神一轉,連原本語氣輕鬆的泉陽都換了個殺氣滿點的眼神...歐!我愛的劇情要發生了嗎?

《喂!給我嚴肅點,我可是在幫你揭發她的身分欸!》

哦?真的阿?那你請便阿。

《我怎麼越來越覺得我才是勇者了...》

[你...對我有什麼意圖!]

[齁,你以為你在玩意圖接龍阿,一直意圖意圖的煩不煩!我說過了,我是為了我的小櫻羽才現身此地的,至於你...我有義務要幫她去除害蟲,所以你快說出你的隱藏身分吧,不然...]

[不...不然怎樣!]

貂鈴一臉警戒的看著小光,好像怕被吃掉一樣...

[不然...我只好在這把你幹掉了。]

說著這話的小光用我從未聽過的威脅語氣威壓著貂鈴,而虛弱的齊嵐就算快倒下了,也還是勉強的拿起法仗和泉陽一起迅速的護在貂鈴的身前...

這種一觸及發的感覺...我怎麼覺得我們變成罪不可赦的大反派啦... 

《沒辦法,為了目的這種事還是得做阿》

[沒關係...我告訴你。]

貂鈴一把推開了一臉錯愕的泉陽和齊嵐,自動的站在小光的面前,並抱著顫慄語氣     說:

[我...是魔族大賢者之女-烏克娜拉•貂鈴...]

魔族大賢者?是我想像中的那種頭上長角,背後有蝙蝠翅膀,眼睛是紅色的大邪派Boss嗎?

《額...那應該是低階魔獸吧...》

[魔族大賢者之女?哦,有趣!那你應該會血祭之術或是惡意據心吧。》

[很抱歉,我不會。我一出生就被父母送到人類社會,所以魔族的專有法術或攻擊我都沒學過。]

貂鈴在說這句話時眼神透露著悲哀,看的我都快覺得自己真的是個大反派了~

小光阿,你到底調查好了沒阿?

《喂喂,我都是為了你呀!不過照這樣看來暫時是沒有什麼問題的。好吧,換回來唄~》

於是我的眼睛一閉,本人閃閃發亮(?)的眼眸又變回了我原本的漆黑。

哀...我開始懷念不用我費力的意識海了...

《欸!總頭到尾不都是你在說的嘛!》

[額...櫻羽小姐...?是你嗎?]

齊嵐一臉驚魂未定的模樣看的我都覺得好笑,看來小光你這個神祇真不受人愛戴~

《這是駁論。等等還不都是你的關係!》

[親愛的~♥歡迎回來~]

我還想說怎麼覺得耳跟子這麼清靜,原來是沒聽到泉陽的噁心招呼阿...

慘了,我好像已經越來越習慣了...

[櫻羽小姐...歡迎回....]

還沒說玩話,齊嵐又倒了下去...

這次可沒這麼好運有人扶著。

[齊嵐!還好嗎!]

貂鈴焦急的跑了過去,我好像看到她在瞪我欸...為什麼阿?

《阿...我們忘了調萬靈息劑了...》

..................................

那你剛才是換班是換爽的阿阿阿!!!

待續...
公告:
因為作家時遇複習考,下禮拜暫停更一週,如有不便請見諒。
不過下週末會發一篇小番外當作賠償~(^Д^)♪

 20 
 於: 九月 27, 2014, 07:43:46 下午 
發表者 foxrabbit - 最新文章 由 foxrabbit
嗚...脖子好痛...看起來我應該是被貂鈴用了一個手刀吧...

可惡,我怎麼覺得來這裡後一直在暈倒...

不過,為什麼感覺旁邊有些暖暖的東西?

《你最好快起來,不然貞操沒了別在那邊對我唉唉叫。》

貞操...?沒了?為什麼會沒了?

《因為你被兩個禽獸硬上了阿。》

.............................      

[什麼?!]

[呦~親愛的醒來啦~需要我來個早安之吻嗎~♥]

什麼鬼?!為什麼我一醒來就看到泉陽衣服全開的側躺在我旁邊?!而且你那一臉淫蕩的笑容是怎樣?!

隨即我馬上機靈的看了下我身上的衣物狀況...

歐,還好洋裝還在...

嗯?洋裝?...........等等!我不是穿著貂鈴借我的庸兵裝嗎?!什麼時候變成這件蕾絲超多的粉紅色蓬蓬裙?!

正在我還處在風中凌亂時,我的右手好像不小心碰到了另一隻....手?

於是我抱著九死一生的覺悟往另一邊看...

靠夭!這死齊嵐為什麼也躺在我旁邊阿!

似乎是被我的手吵醒,齊嵐慢慢的睜開了眼睛(OS:天殺的...這眼鏡小哥拿下眼鏡時怎麼這麼帥呀!!!!!幾乎可以跟泉陽不相上下了!!!!)

[嗯?起來啦?再睡一下沒關係阿...]

語畢他的手一撈就把我壓下去一起睡了。

這怎樣啦!現在是在搞什麼甜蜜的新婚夫妻起床秀嗎?!還是一妻二夫?!

《看來你好像很享受的樣子呢。》

才怪啦!!!!!

[等等我為什麼會在這裡呀,而且泉陽我不是小白兔嗎怎麼變成你家親愛的了,欸還有小嵐阿你別再睡了來個人跟我解釋下狀況啦!]

[我好失望阿親愛的,為什麼你叫齊嵐是小嵐,而我卻只是本名呢?你不是已經把身心全部都託付給我了嗎?]

誰把身心都給你了阿!我不是只有跟你簽過騎士契約而已嘛!

[好了啦,你們就別再鬧她了。]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我不禁轉頭回眸看了看這個害我一昏到天明罪睽禍首,看到我哀怨的視線,貂鈴只是像什麼事都沒發生般露出了個豪邁的微笑。

[別這樣看我啦!我可是還幫你換了件好穿的睡衣欸~而且...你不是有兩個陪滾床單的嗎~]

[我一點也不想要床伴好嗎!還有小嵐就跟你說別睡了你是在冬眠期嗎!還有死泉陽別再靠過來了我快被你壓扁了!]

[欸~為什麼要加一個死字阿~你幫我也取一個匿稱我就停手如何?]

不是我在說泉陽現在的表情真的是非常抖S...好啦,暱稱嗎...?

[太陽好了。]

不知道為什麼,泉陽在聽到我幫他取的匿稱後,先是愣了一下,然後露出了個溫暖的微笑...

[可以問一下為什麼這樣取嗎?]

[嗯...因為你的...氣質?]

聽到我這話的泉陽笑了會,然後又強行撲了過來。

欸!我才剛剛想稱讚你而已就又舊性復發!

[果然我沒看錯人呢~親•愛•的~]

[算我求你別再一直蹭我好嗎!]

《看來他好像認同你了呢,很好!這樣我就不用擔心了。》

擔心什麼?

《還沒告訴你,騎士契約有個但書,如果是純闇系或純光系的被下約,任何一方被下約者只要魔力大過於下約者,然後湊到精靈之淚,就能把契約消除。》

欸!有這樣的事阿!而且泉陽是純闇系或純光系的?算了,這不重要。所以說泉陽如果認真的話,要把契約消除也是可以的嗎?可是...你是神祇欸!他就算再怎麼厲害也贏不過你不是嗎?

《嗯...理論來說是沒錯啦...但是以你個人的魔力來說,我只能給你我的一部份而已,所以整體來說是那個禽獸的魔力值比較高。》

哦~等等,不對,那為什麼當初泉陽會乖乖的被我下契約阿?

《應該是沒想到你會有這麼強大的光明能量吧。雖然我想他多少有感覺到你身上有我的氣息,不過我猜他以為你頂多只是個常膜拜我的魔法師吧。》

我到底看起來是多廢柴阿...

《呵,你也知道阿。還有櫻羽,那個眼鏡仔法師現在應該是處於很虛弱的狀態,才會一直在睡覺,你去跟那個叫貂鈴的要一瓶生命之水,還有跟禽獸拿一片葛斐爾之葉。快點!》

是是~感覺要調配什麼厲害的東西欸!

[那個貂鈴阿,給我一瓶生命之水好嗎?]

[可以是可以,不過你要幹嘛?給齊嵐喝那個沒用哦~]

哇,真不愧是貂鈴大姐,馬上就猜出來了

《喂!現在是佩服別人的時候嗎?不過她人也算不錯,給你的生命之水是最高級的給法師喝的那種。》

哈哈,我看她是為了齊嵐的傷勢吧。

[泉...太陽阿,給我一片葛斐爾之葉。]

聽到我叫他的匿稱,泉陽很高興的又過來抱住了我...

[呵呵~聽到人叫匿稱真爽阿~葛斐爾之葉嗎?可以,不過要跟我講用途。因為那蠻難弄到的呢~]

《要調萬靈息劑。》

[要調萬靈..息劑?]

聽到這個名詞,對面二人加一直熟睡的齊嵐(靠,他一直在假睡嗎?)都馬上朝我飛撲而來,並問了句:

[你會調?]

額...會調這有怎樣嗎?

看到我呆滯的狀態,貂鈴大姐又開使不耐煩了起來。

[喂!快說阿!你為什麼會調!那可是只有精靈族的大長老或光闇系神祇的直系大祭司才知道的阿!]

好吧,我知道為什麼他們那麼驚訝了。

《如何?有沒有感到優越感阿?》

沒有,只覺得好麻煩的感覺。

《喂喂,稱讚下我會死阿!》

是是,小光好棒哦~超崇拜你的~

《哼,這還差不多。》

你是喜歡被稱讚的五歲幼稚園小孩嗎...

[喂!你有在聽我講話嗎!]

歐,一直在腦內跟小光瞎扯,都忘了還有庸兵三人組在虎視耽耽(?)的望著我呢。

[櫻羽小姐你一定不是精靈族的...那就是剩下大祭司了吧...再從我胸上的圖騰來看...你是光明神的大祭司嗎?這樣說的話...那個傳送陣也解釋的通了...]

小嵐小哥用一種緊張中又帶點崇拜的強烈眼神看我,看的我都開始慚愧起來了...

[可是光明神不是沒有任何的直系法師嗎?那她怎麼會是大祭司阿!]

貂鈴大姐一語點醒夢中人,剛剛還非常激動的齊嵐馬上就冷靜了點。

[的確是沒錯...但...如果這兩個都不是的話...那她又怎麼會調配呢...?]

[親愛的~你是光明神-奧那雷絲提•光晴帶來的勇者大人吧~]

說出這句話的泉陽的勾了個狡猾的笑容,而身為同行者的貂鈴和齊嵐則是用非常驚訝加疑惑的眼神繼續盯著我...

怎麼辦阿?小光...這麼快就露餡了呀...

《嗯...就告訴他們唄~反正其中的兩個已經是你的騎士了,讓他們知道也沒什麼不好。至於那個貂鈴嗎...把你的身體暫時借我一下好了。》

哦?可以阿?小光你要做什麼大事業嗎!

《話怎麼這麼多阿!借我就對了嗎!》

是...是是。但小光你別做什麼讓我丟臉的事哦~

《才不會!!!》

待續...

頁: 1 [2] 3 4 ... 10
Powered by MySQL Powered by PHP Powered by SMF 1.1.21 | SMF © 2006-2008, Simple Machines | Sitema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