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OVEL健康快樂的網路小說論壇頻道網
六月 28, 2017, 06:48:49 上午 *
歡迎光臨, 訪客. 請先 登入註冊一個帳號.
您忘了 啟用您的帳號嗎?

請輸入帳號, 密碼以及預計登入時間
 
   首頁   說明 搜尋 登入 註冊  
頁: [1] 2 3 ... 10
 1 
 於: 七月 12, 2015, 09:13:42 下午 
發表者 s920453 - 最新文章 由 s920453
◆也許這就是青春的模樣,多麼自然。◆



  宥齊哥領著我到了新教室,旋即我聽見身後一群女孩驚呼著:「那不是鍾宥齊嗎?宥齊哥!」沒猜錯的話,隨之而來的是錯落的腳步聲,以及蜂擁而至的人潮。

我和宥齊哥相視而笑──只差我是嘲諷地笑,而他是苦笑。

「小綾,我已經打聽過了,據說妳們班導師是個不太按牌理出牌的人,不過這妳也不用擔心,基本上老師都長那個樣子。」宥齊哥笑著說,眼神卻一直瞟向那群來勢洶洶的女孩。

「還有,妳們班的同學倒是每個都來頭不小,妳自己處事謹慎一些比較好。」宥齊哥拍了拍我的頭。

「好了,宥齊哥,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不過,還是謝謝你的情報。你的情報一向都很靠譜。」我回以他一抹微笑,抬起手揮了揮,示意他還是快逃。

「小綾,那哥先走啦!」宥齊哥說完,沒多久時間,他的身影便從走廊的另一頭消失了。


  收拾好心情,準備迎接新的生活。

我轉過身,大步地走進教室,明顯能感受到班上熱絡的氣氛。

『這就是從新開始的地方嗎?希望未來的日子能夠平安地度過,平凡倒也無所謂。』我默默在心裡想著。

我的目光簡單地掃視了四周,很快地,我選擇坐在教室最後一排的位置,簡單清理過桌椅後,我放心地坐了下來。

不特別擅長與人搭話的我,只好從書包裡拿出一本詩集,才剛翻開一頁,就想起自己還沒吃過早餐。

於是我再次將手伸入書包,抓出了一個三明治和一瓶蘋果牛奶。

「如何讓你遇見我,在我最美麗的時刻為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祂讓我們結一段塵緣。」一個陌生的聲音從我背後竄出,嚇得我猛地跳了一下。

我微怒地轉過身,順著他的胸口看上去,是一個長相有點似曾相似的男孩。

「既然是個會讀席慕蓉詩集的女孩,柳眉倒豎的樣子不太適合妳。」他笑著對我說,並伸手就往我的臉上緩了緩我的眉頭。

「這位同學,君子自重。」我沒好氣地說著,同時伸手揮開他的手。

「抱歉,讓妳覺得不開心了?我先自我介紹吧。妳好,我叫藍皓唯,現在的夢想是擔任本班班長。」他又一次燦爛地笑著說,並伸手到我面前,示意我跟他握手。

「你好,我是尹暄綾。」我刻意忽略他的手,回過頭吃起我的早餐。

原以為那個叫藍皓唯的人吃了個閉門羹,定會尷尬地離開,沒想到他的臉皮這麼厚,根本就是水泥牆等級。

「那我叫妳小綾好嗎?妳是我在高中生活中第一個認識的朋友呢,很高興認識妳,也希望待會的班級幹部選舉,妳能支持我擔任本班班長。」不知從何時,他已出現在我的前方,並且坐了下來。

「不好意思,已經有人這樣叫我了,而且也只有他可以這樣叫。」我堅定地說著,卻也不曾抬頭起來看他一眼。

「是這樣啊,那我就叫妳綾吧,這樣好像更親切了。」他又回以一抹燦爛的笑。

我的天啊,這個人是不是沒帶黑眼珠出來,他的行為根本……。

「你高興就好。」我回,才突然驚覺自己犯了大錯。

「那真是太好了!」他一激動就握起我的手。

『我的老天啊,尹暄綾大小姐,妳是不是也忘了帶腦,妳說他高興就好,但我不高興啊。』我暗自對自己翻了無數個白眼。

不過,據眼前這隻呆頭鵝的自述,看來他是個很有抱負的人,這年頭,當班長這種苦差事可是沒有人願意沾上邊的。

『既然他都誠心誠意地請求了,我就大發慈悲幫他一把吧。』我暗暗心想。


  約莫過了半個鐘頭,當鐘聲響起,大家便迅速回座。當我覺得枯燥乏味之際,左邊的桌椅被緩緩拉開。

這本沒什麼好留意的,但我的眼角餘光卻不經意的瞥他一眼。

一個全身散發著貴族氣息的男孩,就這麼強佔我的目光。

「同學,這裡有人坐嗎?」男孩看著我說。

沒想到我一不留神,目光竟停留在他身上將近十五秒鐘,天啊,難道我尹暄綾開學第一天就要被帥氣男同學當作女變態了?

我強打起精神,輕輕搖了兩下頭並附加一抹恬淡的笑容。

原以為會被誤會成是超級大花痴,結果對方同時也回應我禮貌地一笑。

「妳好,我叫王梓勳。敢問芳名?」又是淺淺一笑。

「你好,我叫藍皓唯,她是尹暄綾。」在我開口之前,前面那隻呆頭鵝以最快的速度介紹自己跟我給這個叫王梓勳的男孩認識。


想當然爾,我毫不留情地給呆頭鵝一記重重的白眼,於是他得體的趕緊回過頭去。

「你說你叫王梓勳?這名字真好聽,很符合你的氣質呢。我想,我以後就叫你王子,怎麼樣?」我說,只見又是一抹迷人的笑。

「那真是謝謝妳了,我的公主。」他語畢,我的臉上瞬間感到一陣滾燙。

「原來公主這麼容易臉紅,真是有趣呢。」他風趣地說。

我偷偷拿起抽屜裡的鏡子一照,臉上果真泛起一抹緋紅。


  正當大家聊天聊得十分火熱之時,高跟鞋的腳步聲同時也傳進耳裡。

一名看起來約莫四十歲,卻仍風韻猶存的女子緩步走上講台。

「各位同學好,我是一年六班,也就是本班的導師,我叫高佩穎,未來三年請各位多多指教了。」原來這就是宥齊哥口中,那個不按牌理出牌的老師。

看她的樣子的確是非常幹練的女老師,想必能從她身上學到很多為人處事的技巧。

『這實在是太適合呆頭鵝學習的對象了,既然他這麼想出風頭,那麼我就推他一把吧。』我沾沾自喜地笑了。

「公主在笑什麼?」左邊傳來溫柔的嗓音。

「沒什麼,不過等等就有好戲看了。」我給王子一個敬請期待的表情,而他也回應我拭目以待的慵懶表情。

「那麼,既然同學都已經認識老師了,現在也該老師來認識各位了吧!」看著老師拿起籤筒,我頓時感到無趣及不耐,沒想到宥齊哥所說的「出其不意」一點也不令人驚豔。

「老師抽到四號,請四號同學舉手。」老師環顧四周,同學們面面相覷,卻不見四號同學舉手。

「奇怪……明明就全班到齊了,怎麼……藍皓唯!」老師查看了一下班級名單,竟喊出了呆頭鵝的名字。

「有!」我前面的呆頭鵝筆直地舉起右手。

未待老師興師問罪,呆頭鵝開口說:「老師,不好意思,暑假的時候我在住院,因此沒有參加學校舉辦的新生訓練。」他的聲音聽起來似是沒有一早來的有朝氣,反倒透露出一絲無奈。

「這樣啊。老師想起來了,藍同學,老師感到非常抱歉。之後大家跟藍同學相處的時候務必謹慎,因為藍同學的身體狀況不好,尤其是盡量避免跟藍同學追逐嬉戲,以免發生意外。」老師說完,我感覺到呆頭鵝的身體微微一顫。



  是你,說了要用一輩子守護著我。
  是我,忘了你說你會用一輩子來守護我。
  沒想到,我卻因此得花上一輩子的時間忘記你。


***未完待續***

 2 
 於: 七月 09, 2015, 12:05:54 下午 
發表者 s920453 - 最新文章 由 s920453
大家好,新的筱‧說系列:《蒲公英在等你》正式開寫,希望大家會喜歡,也歡迎大家不吝指教,在下方回覆筱瑩您的感想吧:)!


◆在這季夏時節,遇見你似乎是我人生故事中最動人的一頁。◆



  今年夏天的腳步匆忙,一溜煙地連個尾巴也抓不著。時序才來到八月,本應燠熱的天氣卻總伴隨著一縷微風,巷口的那棵楓樹倒也是個急驚風,趕著流行把葉子全給染紅。

如今想想,果真是我糊塗了。

後知後覺的我總得過了這麼久,才終於明白自己的心思,才看清楚愛情真實的模樣。

一切都是那麼的透澈,不是嗎?

這全都怪我,任性地要你等,然後才硬生生地錯過了你。


  是的。我錯過你了。


  那一年初見你的那一天,好像也是這樣的天氣。

陽光和煦地照著每一個熙來攘往的人們,一陣陣微風在人群中穿梭,拂過每一個似曾相識的臉龐。

應該這麼說,你的確讓我深感似曾相識。


  「小綾!」聽見從身後傳來的呼喚,我頓了頓腳步,轉身並堆起滿臉的笑容。

「宥齊哥!」我舉起右手,用力地揮了揮,遠方的人同時也熱情地回應。

鍾宥齊是我兒時的玩伴,我們倆原本是鄰居,約莫數年前,他的父親,也就是我的乾爹,經商致富,才搬離原來的地方。

雖說如此,我們兩家仍然保持著深厚的世交關係。

「話說妳還真是不簡單,明明對念書不感興趣的人,竟然會考進靖儒高中。」宥齊哥拍拍我的頭,似是嘲弄意味的笑著。

「我說宥齊哥,你也太瞧不起人了!我可是尹暄綾耶,很多事只是我不想做而已,要是我再努力一點,說不定你的冠亞集團就是我的囊中之物了。」我撥開他的手,沒好氣的說著。

「尹大小姐野心倒是不小啊,竟想一人獨吞整個冠亞。不過,想要冠亞還有一個更快的途徑,妳要不要試試?」宥齊哥突然把臉湊了過來,嘴角閃過一抹狡黠的笑。

「哦?若真有這樣的法子,那本小姐很樂意一聽。」我挑起眉,眼神裡亮起一絲微光。

「既然尹小姐想知道,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想要冠亞最快的途徑就是……當我老婆。」突然宥齊哥張開雙臂緊緊抱住我。

「喂!鍾宥齊你快放開我!」我大喊,並死命地掙扎,試圖推開他纏人的擁抱。

「妳不是很想要冠亞嗎?努力什麼的太麻煩了,乾脆直接嫁給我,不是很省事嗎?還有,我起碼比妳大一屆,如果不叫我宥齊哥,好歹也叫我一聲學長吧。」他說著後面那件事的時候,表情甚是尷尬。

我環顧的四周,才發現周遭有好多人目不轉睛的盯著我們兩個看。

「好了,我最敬愛的宥齊哥,拜託你了,請你放開我好嗎?」我使出淚光閃閃裝無辜攻勢,他三兩下就被我收拾乾淨了。

「這麼久不見,給哥抱一下是會怎麼樣?」宥齊哥無奈的嘟起嘴,分明就是要討拍。

「誰叫你連妹妹的豆腐都要吃。不過這麼久不見,人家真的超想你的。」我環起他的手,給他一抹甜美的微笑。

「好了妳,都是高中生還這麼愛撒嬌。」宥齊哥捏了捏我的臉頰。

「而且妳的臉好像更肉了呢,乾爹的伙食果真是辦得不錯。不過不要怪我沒提醒妳哦,再繼續圓下去,妳的高中戀愛學分就要被死當了!」宥齊哥說完便作忍笑的樣子。

「就算我變成了老奶奶,你還不是永遠都是我哥。還有,我真的胖了嗎?」我驚慌地戳了戳自己的肚子,還有捏了捏自己的手臂。

「哥是開玩笑的,妳還是傻得可愛。」宥齊哥燦爛的笑了。

「哥你真的很壞!」我作勢要打他,結果一不小心就要絆倒了,一隻手就這麼天外飛來一筆的拉了我一把。

「宥齊哥……啊!」我驚呼一聲,連帶著嚇到了宥齊哥。

「小綾!」宥齊哥同樣也倏地伸長了手,可惜卻撲了個空。

當時間定格,我還以為我看見的最後一道風景會是人生跑馬燈,沒想到卻是一個有著深藍色眼眸的少年。


  可惜的是我嚇得緊閉雙眼,等過了五秒鐘,卻遲遲等不到意料之中的劇痛。

我緩緩睜開眼,眼前卻什麼人都沒有,只有同樣緊閉著眼的宥齊哥蹲在地上呼天搶地的哭喊著:「小綾!都是哥不好,都怪哥貪玩,才害得妳這麼慘啊……」我漸漸回過神,走過去拍了拍宥齊哥的肩膀。

「宥齊哥別怕,小綾沒事。」我緩緩地說,只見宥齊哥渾身一震。

「小綾!」宥齊哥立刻起身抱住我。

「妳真的沒事嗎?」宥齊哥小心翼翼地問著,深怕我又有什麼閃失。

「宥齊哥別窮擔心了,我這不是好好的嗎?」我輕輕一笑,宥齊哥的表情才總算漸漸地緩解下來,看起來是安心多了。

「我怎麼能不擔心呢,這裡可是樓梯間耶,萬一要是跌下去發生了什麼事,妳要我怎麼對乾爹交代?」他焦急地說著,卻沒察覺到我異樣的表情。

「宥齊哥,你剛剛有看見是誰拉了我一把嗎?」我定定地問著。

「抱歉,我太害怕就閉起眼睛了,所以我什麼也沒看到。」宥齊哥有點羞怯地說著,右手不由自主地搔了搔頭。

「總之,妳能平安真是太好了,我看我還是盡快帶妳去新教室報到吧,開學第一天就遲到可就不太好了。」宥齊哥正色後說道。

「好吧,那我們走了。」我抱著滿懷的疑問,跟著宥齊哥的步伐往新教室走去。

『那個有著深藍色眼眸的少年究竟是誰呢?』疑問懸宕在心中。



  要是可以再見一面該有多好?我想親自向他道謝。
  殊不知,這正是命運排好的局。
  我們只能照著緣分走著。


***未完待續***

 3 
 於: 六月 19, 2015, 04:47:30 下午 
發表者 LuLu - 最新文章 由 LuLu
77



「穗真的很喜歡我呢。」尹元喜微笑。

「什麼?」


「嗯,一起住吧。」


「真......真的?」


不會是做夢吧?

沒辦法,期待太久,現在反而覺得夢境比較真實,真悲哀呀。




「......只是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4 
 於: 一月 30, 2015, 05:11:06 下午 
發表者 LuLu - 最新文章 由 LuLu
76



「龖,你見過璽了?」

「嗯。」龖瞟了他一眼。

「嘿,別這麼冷淡,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我只是照吩咐辦事……還有,女孩的裝扮也很適合你。」




還是一點也沒變,一臉欠揍的笑。


眼前有著一頭酒紅色頭髮的傢伙是「薨」,等級僅次於「三羅死神」,說穿了大家都是在幹一樣的事,接單,然後去人間轉轉,簡單來說就是「勾魂使者」,只是他的階級比較高一些。





這裡是地下空間,就是地獄,我們曾經是人,但是現在,我們都不是人。





十一月的某一天,我的人生在二十三歲這一年落幕了,後來我來到這裡,有了新的名字,也有了新的工作。




 5 
 於: 一月 18, 2015, 05:39:58 下午 
發表者 LuLu - 最新文章 由 LuLu
75



尹元喜,

要到什麼時候,你才會給我一個肯定的答案呢?







糟糕,

差點忘了,欲望是無底洞呢。




 6 
 於: 一月 18, 2015, 05:37:18 下午 
發表者 LuLu - 最新文章 由 LuLu
74




回到現實,他還在等,等他的答案。





喂,

你到底在期待什麼?又想得到什麼?

是這個男孩嗎?




也許有一天他會醉心於我,也說不定?






 7 
 於: 十一月 23, 2014, 03:57:14 下午 
發表者 LuLu - 最新文章 由 LuLu
73


雖然不到震耳欲聾的地步,但還是嚇到在場的所有人。

尹元喜回頭看了一眼,看了倪的學號,指了指旁邊的公布欄。

上頭簡明一排字,


補考無位置排序,請直接入場考試。


「咦?」

所以不是他不盡責,而是我沒注意到?



頓時,

倪馨穗覺得糗極了。



沒心情補考了,再加上補考題型是選擇題,他很快寫完交卷。一出試場,倪想和那位學弟道歉,於是走到服務台,卻發現他睡著了。學弟表情嚴肅地趴著,雙眼緊閉,黑框眼鏡放在桌上,沒有呼吸聲。


因為補考,所以今天這裡格外安靜。


不想太快回到教室,也想跟他道歉,所以倪拉了張椅子坐在一旁。發呆。




 8 
 於: 十一月 23, 2014, 03:32:53 下午 
發表者 LuLu - 最新文章 由 LuLu
72


兩人的認識始於該死的物理補考,為什麼說該死呢?因為倪馨穗學業平均59分,擺明就是物理老師不給他過,只因為他在上課時吃了一碗微辣的蚵仔麵線。也許是味道太重,又或許是老師鼻子靈敏,無論如何,上課吃東西真的會讓台上的老師感到不被尊重。

尹元喜和倪馨穗差了一屆,當時的補考協助學生正是尹元喜,因為時間還早,所以尹正和同學嘻笑聊天。

然他想問自己的考試位置,因為通知單上沒有特別註明,隱約有些不安,但這位「學弟」似乎不清楚「補考」有多重要。






拍桌比較有震撼力,就這樣吧。



「啪!」



 9 
 於: 十一月 15, 2014, 06:57:27 下午 
發表者 foxrabbit - 最新文章 由 foxrabbit
[親愛的~來~張開嘴巴吧~]

[櫻...櫻羽...請...請務必...也要嘗嘗我的...]

[不對,我的才是最棒的。不過有點長...]

[嗚~我...我都會吃的...別一直靠過來啦!]

上帝阿!我到底是犯了什麼罪!同時有三位外表超優的男性來服侍我我是很高興!不過為什麼是在這種情況下啦!


大家好,我是吳櫻羽。

在上回中我終於治好了齊嵐,也算成功的守護了貞操!

不過...我為什麼會陷入上面那種風中凌亂的狀況呢?

這都得從齊嵐醒來的三天後說起...


[親愛的~你今天看起來真可愛阿~]

[櫻...櫻羽小姐...這裝扮很適合你喔...]

[額...謝謝...不過話說貂鈴你怎麼會有這種蕾絲花邊的洋裝呢?還有上次的粉紅色蓬蓬裙也是...你又穿不到帶著幹嘛?而且我可不可以換回來原本的傭兵服阿...?]

[穿就穿話怎麼這麼多啦!況且我不能懷有少女情懷嘛!還有你給我穿著,你這種瘦弱乾癟的身材穿我的傭兵裝是浪費。]

經過這幾天的相處,我已經和貂鈴大姐交情不錯了,雖然她的傲嬌中傲的部份佔的很重...

而且自從齊嵐從貂鈴大姐和萬靈息劑的雙重攻擊(?)醒來後,他對我的態度也溫柔了許多,而且偶爾還會不時的臉紅,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想起了副作用下的丟臉狀況呢?

時間轉回到現在,庸兵三人組跟我說了他們的任務,好像是...把我帶到什麼...暗黑教教主那去?

小光,你認識他嗎?

《嘛嘛~算認識吧?簡單來說是朋友的信徒?不過他可是個很瘋狂的人喔~》

朋友的信徒是哪招?你的朋友鬼才知道阿!而且重點是很... 瘋狂?!

不•要•吧!我的運氣還不夠好嘛?色狼指數破表的闇系痴漢+外鋼內柔兼偶爾毒舌的眼鏡+傲部份佔90%的傲嬌大姐這麼奇跁的組合要上哪找阿阿阿~

似乎是看到我臉上精彩萬分的表情,齊嵐和泉陽好像都誤以為我是在擔心那個教主會不會對我不利的樣子...

[放心,親愛的,就算要忤逆金主我也會保護你的。]

[嗯嗯,所以請你不用擔心。雖然他的風評似乎不太好...]

[不太好...?怎麼個不太好的說法阿...]

嗯,我相信這次一定會是普通一點的人...

[嗯~有收集內褲的習慣算嗎?還是說是個病嬌實驗狂比較好?]

[貂鈴!!!]

[幹嘛?她聽到又不會怎樣!反正早點知道比較能夠有備無患阿!]

哈哈...小光...我的運氣可真不是普通的好阿...

《別擔心啦!還有我在,你怕什麼啦~》

就是有你在我才怕阿...

 《欸?!為什麼?》

[誰!誰在樹上!]

刷刷刷~刷刷刷~

在泉陽突然大喊了一聲後,樹上傳來樹葉劇烈搖晃的聲音...

[櫻羽,快來我背後!你是誰派來的殺手!有什麼目的!]

齊嵐快速的把我護在背後,貂鈴也馬上拿起她的大劍在我的身旁警戒。

碰!的一聲!遠處的樹林下出現了一個影子,雖然看不太清楚...不過...他的肢體看起來沒有很壯碩...而且奇特的是...他有耳朵!而且是犬科的那種毛絨絨的耳朵!!

《喂!冷靜一點!他的目標可是你阿!而且你聽到眼鏡仔的話了嘛?他可是殺手喔!別因為個耳朵就迷的神魂顛倒了!》

可是...可是...有耳朵的人...太萌了阿!!

《..................你真的有辦法殺人嗎....》

[叫吳櫻羽的...是誰...]

在我被耳朵迷的神魂顛倒的時候,那位殺手先生也走到了我們的身前。

哇~♡有耳朵就算了~連尾巴都有這也太犯規了吧~而且長的超帥是怎麼回事!

[你是...在銀衽城雷鳴森林裡冰潭一族的狼人對吧...嘖...真麻煩...]

一向有禮貌的齊嵐發出一聲不快的悶哼,而在一旁保護我的泉陽和貂鈴臉色也沒好看多少...

吶,小光,這個狼人真的有這麼可怕嗎?

《嗯~?把他比喻成殺人不扎眼的殺人魔的話你覺得如何?》

............殺人魔?!有著犯規般的耳朵和尾巴的小狼人嗎?!

《.........你可以再花痴一點.........》

不~我不能接受阿阿阿!!!

[我再說一次...吳櫻羽是誰...]

[那很重要嗎?反正要殺她就先過我們這一關!]

泉陽一臉S+殺氣的對著狼人訴說著威脅的話語,但對方似乎像沒看到似的連眼睛都不扎一下。

[看來必需要用武力才能讓你們了解了...]

說這時遲那時快,狼人先生話才說完我就感覺到一陣疾風從我旁邊吹過,隨即一聲喀鏘聲,貂鈴連人帶劍被狼人用短刃揮了出去,泉陽則是被暗算,手上被一種類似藤蔓的繩子綁住,不管是用物理性的攻擊還是光闇系的魔法也都掙脫不開...

額...小光你不是說泉陽是什麼厲害闇法師嘛...還有貂鈴大姐也是...怎麼...這麼容易就被幹掉了阿...

《不是他們不強...而是那個狼人強的太誇張了。那個冰潭一族的狼人...絕對不是什麼泛泛之輩...你要小心。》

欸?!怎麼這樣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還不會用你的光能量!

《我知道,所以我也在想辦法。》

就在我正陷入恐慌時,齊嵐突然開始唸起了一段好像是咒語的詩句,富有磁性的嗓音配合著撼動人心的節奏,一不注意就不小心聽出神了...

《呵呵,別以為這個咒語很簡單,他一邊在唸符文的同時也默默在手上聚集了能量密度很高的火元素喔~》

小光才剛說完話,齊嵐馬上在瞬間停止詠唱並且從手中直接射出一顆直徑有2公尺大的大火球往狼人射去。而狼人似乎沒想到齊嵐的速度能夠這麼快,因此來不及跳開就被迫直接承受住。

[嗷嗚~]

狼人先生好像受到了很大的傷害,發出了一聲犬科特有的哀號...

我...我絕對沒說這真是太萌了喔...

《你瞧你眼睛都變成了愛心形還說沒有,不過這齊嵐也真不錯,竟然還知道冰潭一族的特怕火這特性呢...》

[齊嵐!做的好!你這混蛋,竟敢趁我還沒做好準備時就撲上來!你給我等著,老娘現在就送你上西天!]

[這次我同意貂鈴的話...敢給我用這種要支出這麼多魔力元素的鏈藤...你是不是也想試試看讓我用『觸手』來綁住你呢...?]

額...我好像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話了...

《喂,重點是這邊嗎?》

咳!扯遠了。

一開始被打飛的貂鈴和被暗算的泉陽慢慢從遠方走來,看來是已經擺脫困境了。

[嗚...你們是什麼人...]

狼人先生一臉疑惑的擦著流血的嘴角,一邊把耳朵半壓下來不甘的凝視著我們...

歐...我忍受不住了!!!

小光!別阻止我!我一定要去摸他小巧可愛又超萌的耳朵!!

《喂喂喂喂喂!給我忍住阿你!!》

不同於我跟小光在心裡的拉拔戰(?)正白熱化的展開中,負責保護我的傭兵三人組正嚴肅且正經的開始一場談判。

[話先說在前頭,可以的話我們是希望可以用和平的方法解決一切,但是如果你堅持拒絕的話...]

齊嵐一臉不爽的用著平板嚴肅的語氣對峙著殺手先生,而旁邊的兩人一個是邊微笑手上邊纏繞著類似章魚腳的黑色長條狀蠕動物體(我絕對不會說我知道那是什麼!),而另一個則是拿著一片皮製品擦著擺在肩上的大劍...

額...我突然覺得我真的好孬哦...

《你現在才知道?》

......小光,我敢保證你一定是處男對吧。

《蛤?!等..等等,你怎麼知道!》

這麼嘴賤的人哪個女人會喜歡阿。

《才...才不是這種膚淺的原因!!我是因為...等等,我為何要承認阿!》

[我的任務就是把一個叫吳櫻羽女人幹掉而已,如果你們乖乖把她交出來,我可以保你們其他人一命。]

[欸...等等等等!你覺得你現在是處在可以跟我們談條件的地位上嗎?]

[貂鈴,看來他是沒有自覺呢...怎麼辦呢...泉陽...?]

[齊嵐阿,你知道你現在的表情很恐怖嗎...不過,我贊成你心中的想法。]

泉陽語畢,便以如光速般的行動衝到殺手先生的面前,並且手一揮,那個像觸手(!)的東西馬上跳到對方身上,才一扎眼,就變成了一個長滿刺的黑藤,長滿了那個殺手的全身。

但還沒結束,在藤蔓長出來後,齊嵐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唸了個複雜的咒語,法仗一揮,一個發出金光的十字架出現在殺手面前,而殺手先生似乎發現了什麼,想要掙脫出藤蔓卻無法動彈...

[好阿!終於綁住你了!就讓我來幫你提早上西天吧!]

貂鈴一邊興奮的揮著大劍一邊走向狼人,狼人雖然也想要掙脫卻還是礙在那個十字架上無法動彈,眼看就要接觸到了...

[等...等等!]

煞時,全部的人都看向我這邊。

待續...

 10 
 於: 十一月 09, 2014, 12:36:30 下午 
發表者 foxrabbit - 最新文章 由 foxrabbit
主持兔:

嗨嗨~大家~這裡是狐兔的無聊泡茶小劇場喔~這個企劃實在是因為兔兔無聊到不知道要做啥所以開的飯館~那說到這裡的特色是.......(省略1000字)


泉陽:

死兔子,別佔我泉陽大人的宣傳時間。


齊嵐:

別把我們的時間都說走,見好就收...


主持兔:

(海帶寬淚)嗚~為什麼我家的孩子都在威脅我啦~這世界沒天理啦~(T^T)


櫻羽:

好啦好啦,你們就別欺負他了。


主持兔:

對嘛對嘛~還是我家櫻羽最可愛了(蹭臉)~那兩個大壞蛋去死最好了!


泉陽&齊嵐:

(怒目+皮笑肉不笑)蛤........?


主持兔:

哈哈哈...我..我是說那兩位帥哥大人怎..怎麼...這麼帥呢...哈哈!


貂鈴:

喂!吵死了!在演哪齣啦!我們不是要聊天來娛樂觀眾嗎!怎麼變成這不三不四的東西阿!


齊嵐:

我們有阿,現在不就是嗎?


泉陽:

死兔子,都妳啦。


主持兔:

又我?!為什麼啦啦啦?!? !

好...好!你逼我的...哼!

各位!今天聊的主題是『櫻羽的愛人』!


櫻羽:(正在喝茶)噗!!!!!

咳咳咳...為什麼扯到我阿!


主持兔:

(邪笑三聲)活該~誰叫你家的騎士都在霸凌我,我不依啦!


貂鈴:

嗯...如果真要說的話,她應該比叫愛齊嵐吧?畢竟都為他調配藥劑了。


櫻羽:

欸欸欸?!真的要講嗎?!?!


泉陽:

胡說八道,親愛的最愛的明明是我!


齊嵐:

(暴怒)什麼!你說什麼....(害羞)不...不是啦...我...我是說...


櫻羽:

那個...我目前沒有喜歡的人欸...


泉陽&齊嵐:

(驚訝+哀怨)....蛤?


主持兔:

哈哈哈!活該活該!誰叫你們欺負我!


泉陽&齊嵐:

(怒瞪)活的不耐煩了嗎...?


貂鈴:

喂!冷靜冷靜!我們要...


齊嵐:

我最近太善良你就認為我不會發脾氣是吧...


泉陽:

我是看在你是作者的份上才容忍住...看來你以為我們都不會揍你齁...


主持兔:

嗚...嗚...我們有話能...能好好說吧...?


泉陽&齊嵐:

(超燦爛微笑)當然可以...


主持兔:

哇~小櫻羽妹妹!快救我!


貂鈴:

阿!算了!擺爛啦!都沒人是認真要講點話嗎!


櫻羽:

哈哈...(轉頭)請自求多福...


主持兔:

哇~救命阿~


(剎時間,一個銀色飛標飛向爭執的三人間)


齊嵐:

(驚訝)誰??


泉陽:

(斜視怒瞪)........殺手?


???:

是的,我是殺手。請適可而止。

                                                      (完...?)


敬請期待~

第五章:狼耳朵殺手的突襲?

(???:我是來殺妳的!)

(櫻羽:欸?!?!)


頁: [1] 2 3 ... 10
Powered by MySQL Powered by PHP Powered by SMF 1.1.21 | SMF © 2006-2008, Simple Machines | Sitema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