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OVEL健康快樂的網路小說論壇頻道網
四月 27, 2018, 04:47:54 下午 *
歡迎光臨, 訪客. 請先 登入註冊一個帳號.
您忘了 啟用您的帳號嗎?

請輸入帳號, 密碼以及預計登入時間
 
  首頁 說明 搜尋 登入 註冊  
  列出文章
頁: [1]
1  原創作品發佈分享區 / 長篇連載小說 / 筱‧說 - 蒲公英在等你(2) 於: 七月 12, 2015, 09:13:42 下午
◆也許這就是青春的模樣,多麼自然。◆



  宥齊哥領著我到了新教室,旋即我聽見身後一群女孩驚呼著:「那不是鍾宥齊嗎?宥齊哥!」沒猜錯的話,隨之而來的是錯落的腳步聲,以及蜂擁而至的人潮。

我和宥齊哥相視而笑──只差我是嘲諷地笑,而他是苦笑。

「小綾,我已經打聽過了,據說妳們班導師是個不太按牌理出牌的人,不過這妳也不用擔心,基本上老師都長那個樣子。」宥齊哥笑著說,眼神卻一直瞟向那群來勢洶洶的女孩。

「還有,妳們班的同學倒是每個都來頭不小,妳自己處事謹慎一些比較好。」宥齊哥拍了拍我的頭。

「好了,宥齊哥,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不過,還是謝謝你的情報。你的情報一向都很靠譜。」我回以他一抹微笑,抬起手揮了揮,示意他還是快逃。

「小綾,那哥先走啦!」宥齊哥說完,沒多久時間,他的身影便從走廊的另一頭消失了。


  收拾好心情,準備迎接新的生活。

我轉過身,大步地走進教室,明顯能感受到班上熱絡的氣氛。

『這就是從新開始的地方嗎?希望未來的日子能夠平安地度過,平凡倒也無所謂。』我默默在心裡想著。

我的目光簡單地掃視了四周,很快地,我選擇坐在教室最後一排的位置,簡單清理過桌椅後,我放心地坐了下來。

不特別擅長與人搭話的我,只好從書包裡拿出一本詩集,才剛翻開一頁,就想起自己還沒吃過早餐。

於是我再次將手伸入書包,抓出了一個三明治和一瓶蘋果牛奶。

「如何讓你遇見我,在我最美麗的時刻為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祂讓我們結一段塵緣。」一個陌生的聲音從我背後竄出,嚇得我猛地跳了一下。

我微怒地轉過身,順著他的胸口看上去,是一個長相有點似曾相似的男孩。

「既然是個會讀席慕蓉詩集的女孩,柳眉倒豎的樣子不太適合妳。」他笑著對我說,並伸手就往我的臉上緩了緩我的眉頭。

「這位同學,君子自重。」我沒好氣地說著,同時伸手揮開他的手。

「抱歉,讓妳覺得不開心了?我先自我介紹吧。妳好,我叫藍皓唯,現在的夢想是擔任本班班長。」他又一次燦爛地笑著說,並伸手到我面前,示意我跟他握手。

「你好,我是尹暄綾。」我刻意忽略他的手,回過頭吃起我的早餐。

原以為那個叫藍皓唯的人吃了個閉門羹,定會尷尬地離開,沒想到他的臉皮這麼厚,根本就是水泥牆等級。

「那我叫妳小綾好嗎?妳是我在高中生活中第一個認識的朋友呢,很高興認識妳,也希望待會的班級幹部選舉,妳能支持我擔任本班班長。」不知從何時,他已出現在我的前方,並且坐了下來。

「不好意思,已經有人這樣叫我了,而且也只有他可以這樣叫。」我堅定地說著,卻也不曾抬頭起來看他一眼。

「是這樣啊,那我就叫妳綾吧,這樣好像更親切了。」他又回以一抹燦爛的笑。

我的天啊,這個人是不是沒帶黑眼珠出來,他的行為根本……。

「你高興就好。」我回,才突然驚覺自己犯了大錯。

「那真是太好了!」他一激動就握起我的手。

『我的老天啊,尹暄綾大小姐,妳是不是也忘了帶腦,妳說他高興就好,但我不高興啊。』我暗自對自己翻了無數個白眼。

不過,據眼前這隻呆頭鵝的自述,看來他是個很有抱負的人,這年頭,當班長這種苦差事可是沒有人願意沾上邊的。

『既然他都誠心誠意地請求了,我就大發慈悲幫他一把吧。』我暗暗心想。


  約莫過了半個鐘頭,當鐘聲響起,大家便迅速回座。當我覺得枯燥乏味之際,左邊的桌椅被緩緩拉開。

這本沒什麼好留意的,但我的眼角餘光卻不經意的瞥他一眼。

一個全身散發著貴族氣息的男孩,就這麼強佔我的目光。

「同學,這裡有人坐嗎?」男孩看著我說。

沒想到我一不留神,目光竟停留在他身上將近十五秒鐘,天啊,難道我尹暄綾開學第一天就要被帥氣男同學當作女變態了?

我強打起精神,輕輕搖了兩下頭並附加一抹恬淡的笑容。

原以為會被誤會成是超級大花痴,結果對方同時也回應我禮貌地一笑。

「妳好,我叫王梓勳。敢問芳名?」又是淺淺一笑。

「你好,我叫藍皓唯,她是尹暄綾。」在我開口之前,前面那隻呆頭鵝以最快的速度介紹自己跟我給這個叫王梓勳的男孩認識。


想當然爾,我毫不留情地給呆頭鵝一記重重的白眼,於是他得體的趕緊回過頭去。

「你說你叫王梓勳?這名字真好聽,很符合你的氣質呢。我想,我以後就叫你王子,怎麼樣?」我說,只見又是一抹迷人的笑。

「那真是謝謝妳了,我的公主。」他語畢,我的臉上瞬間感到一陣滾燙。

「原來公主這麼容易臉紅,真是有趣呢。」他風趣地說。

我偷偷拿起抽屜裡的鏡子一照,臉上果真泛起一抹緋紅。


  正當大家聊天聊得十分火熱之時,高跟鞋的腳步聲同時也傳進耳裡。

一名看起來約莫四十歲,卻仍風韻猶存的女子緩步走上講台。

「各位同學好,我是一年六班,也就是本班的導師,我叫高佩穎,未來三年請各位多多指教了。」原來這就是宥齊哥口中,那個不按牌理出牌的老師。

看她的樣子的確是非常幹練的女老師,想必能從她身上學到很多為人處事的技巧。

『這實在是太適合呆頭鵝學習的對象了,既然他這麼想出風頭,那麼我就推他一把吧。』我沾沾自喜地笑了。

「公主在笑什麼?」左邊傳來溫柔的嗓音。

「沒什麼,不過等等就有好戲看了。」我給王子一個敬請期待的表情,而他也回應我拭目以待的慵懶表情。

「那麼,既然同學都已經認識老師了,現在也該老師來認識各位了吧!」看著老師拿起籤筒,我頓時感到無趣及不耐,沒想到宥齊哥所說的「出其不意」一點也不令人驚豔。

「老師抽到四號,請四號同學舉手。」老師環顧四周,同學們面面相覷,卻不見四號同學舉手。

「奇怪……明明就全班到齊了,怎麼……藍皓唯!」老師查看了一下班級名單,竟喊出了呆頭鵝的名字。

「有!」我前面的呆頭鵝筆直地舉起右手。

未待老師興師問罪,呆頭鵝開口說:「老師,不好意思,暑假的時候我在住院,因此沒有參加學校舉辦的新生訓練。」他的聲音聽起來似是沒有一早來的有朝氣,反倒透露出一絲無奈。

「這樣啊。老師想起來了,藍同學,老師感到非常抱歉。之後大家跟藍同學相處的時候務必謹慎,因為藍同學的身體狀況不好,尤其是盡量避免跟藍同學追逐嬉戲,以免發生意外。」老師說完,我感覺到呆頭鵝的身體微微一顫。



  是你,說了要用一輩子守護著我。
  是我,忘了你說你會用一輩子來守護我。
  沒想到,我卻因此得花上一輩子的時間忘記你。


***未完待續***
2  原創作品發佈分享區 / 長篇連載小說 / 筱‧說 - 蒲公英在等你(1) 於: 七月 09, 2015, 12:05:54 下午
大家好,新的筱‧說系列:《蒲公英在等你》正式開寫,希望大家會喜歡,也歡迎大家不吝指教,在下方回覆筱瑩您的感想吧:)!


◆在這季夏時節,遇見你似乎是我人生故事中最動人的一頁。◆



  今年夏天的腳步匆忙,一溜煙地連個尾巴也抓不著。時序才來到八月,本應燠熱的天氣卻總伴隨著一縷微風,巷口的那棵楓樹倒也是個急驚風,趕著流行把葉子全給染紅。

如今想想,果真是我糊塗了。

後知後覺的我總得過了這麼久,才終於明白自己的心思,才看清楚愛情真實的模樣。

一切都是那麼的透澈,不是嗎?

這全都怪我,任性地要你等,然後才硬生生地錯過了你。


  是的。我錯過你了。


  那一年初見你的那一天,好像也是這樣的天氣。

陽光和煦地照著每一個熙來攘往的人們,一陣陣微風在人群中穿梭,拂過每一個似曾相識的臉龐。

應該這麼說,你的確讓我深感似曾相識。


  「小綾!」聽見從身後傳來的呼喚,我頓了頓腳步,轉身並堆起滿臉的笑容。

「宥齊哥!」我舉起右手,用力地揮了揮,遠方的人同時也熱情地回應。

鍾宥齊是我兒時的玩伴,我們倆原本是鄰居,約莫數年前,他的父親,也就是我的乾爹,經商致富,才搬離原來的地方。

雖說如此,我們兩家仍然保持著深厚的世交關係。

「話說妳還真是不簡單,明明對念書不感興趣的人,竟然會考進靖儒高中。」宥齊哥拍拍我的頭,似是嘲弄意味的笑著。

「我說宥齊哥,你也太瞧不起人了!我可是尹暄綾耶,很多事只是我不想做而已,要是我再努力一點,說不定你的冠亞集團就是我的囊中之物了。」我撥開他的手,沒好氣的說著。

「尹大小姐野心倒是不小啊,竟想一人獨吞整個冠亞。不過,想要冠亞還有一個更快的途徑,妳要不要試試?」宥齊哥突然把臉湊了過來,嘴角閃過一抹狡黠的笑。

「哦?若真有這樣的法子,那本小姐很樂意一聽。」我挑起眉,眼神裡亮起一絲微光。

「既然尹小姐想知道,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想要冠亞最快的途徑就是……當我老婆。」突然宥齊哥張開雙臂緊緊抱住我。

「喂!鍾宥齊你快放開我!」我大喊,並死命地掙扎,試圖推開他纏人的擁抱。

「妳不是很想要冠亞嗎?努力什麼的太麻煩了,乾脆直接嫁給我,不是很省事嗎?還有,我起碼比妳大一屆,如果不叫我宥齊哥,好歹也叫我一聲學長吧。」他說著後面那件事的時候,表情甚是尷尬。

我環顧的四周,才發現周遭有好多人目不轉睛的盯著我們兩個看。

「好了,我最敬愛的宥齊哥,拜託你了,請你放開我好嗎?」我使出淚光閃閃裝無辜攻勢,他三兩下就被我收拾乾淨了。

「這麼久不見,給哥抱一下是會怎麼樣?」宥齊哥無奈的嘟起嘴,分明就是要討拍。

「誰叫你連妹妹的豆腐都要吃。不過這麼久不見,人家真的超想你的。」我環起他的手,給他一抹甜美的微笑。

「好了妳,都是高中生還這麼愛撒嬌。」宥齊哥捏了捏我的臉頰。

「而且妳的臉好像更肉了呢,乾爹的伙食果真是辦得不錯。不過不要怪我沒提醒妳哦,再繼續圓下去,妳的高中戀愛學分就要被死當了!」宥齊哥說完便作忍笑的樣子。

「就算我變成了老奶奶,你還不是永遠都是我哥。還有,我真的胖了嗎?」我驚慌地戳了戳自己的肚子,還有捏了捏自己的手臂。

「哥是開玩笑的,妳還是傻得可愛。」宥齊哥燦爛的笑了。

「哥你真的很壞!」我作勢要打他,結果一不小心就要絆倒了,一隻手就這麼天外飛來一筆的拉了我一把。

「宥齊哥……啊!」我驚呼一聲,連帶著嚇到了宥齊哥。

「小綾!」宥齊哥同樣也倏地伸長了手,可惜卻撲了個空。

當時間定格,我還以為我看見的最後一道風景會是人生跑馬燈,沒想到卻是一個有著深藍色眼眸的少年。


  可惜的是我嚇得緊閉雙眼,等過了五秒鐘,卻遲遲等不到意料之中的劇痛。

我緩緩睜開眼,眼前卻什麼人都沒有,只有同樣緊閉著眼的宥齊哥蹲在地上呼天搶地的哭喊著:「小綾!都是哥不好,都怪哥貪玩,才害得妳這麼慘啊……」我漸漸回過神,走過去拍了拍宥齊哥的肩膀。

「宥齊哥別怕,小綾沒事。」我緩緩地說,只見宥齊哥渾身一震。

「小綾!」宥齊哥立刻起身抱住我。

「妳真的沒事嗎?」宥齊哥小心翼翼地問著,深怕我又有什麼閃失。

「宥齊哥別窮擔心了,我這不是好好的嗎?」我輕輕一笑,宥齊哥的表情才總算漸漸地緩解下來,看起來是安心多了。

「我怎麼能不擔心呢,這裡可是樓梯間耶,萬一要是跌下去發生了什麼事,妳要我怎麼對乾爹交代?」他焦急地說著,卻沒察覺到我異樣的表情。

「宥齊哥,你剛剛有看見是誰拉了我一把嗎?」我定定地問著。

「抱歉,我太害怕就閉起眼睛了,所以我什麼也沒看到。」宥齊哥有點羞怯地說著,右手不由自主地搔了搔頭。

「總之,妳能平安真是太好了,我看我還是盡快帶妳去新教室報到吧,開學第一天就遲到可就不太好了。」宥齊哥正色後說道。

「好吧,那我們走了。」我抱著滿懷的疑問,跟著宥齊哥的步伐往新教室走去。

『那個有著深藍色眼眸的少年究竟是誰呢?』疑問懸宕在心中。



  要是可以再見一面該有多好?我想親自向他道謝。
  殊不知,這正是命運排好的局。
  我們只能照著緣分走著。


***未完待續***
3  其他 / 閒聊與日記日誌 / 回覆: [閒聊] 窮人衣物的網購好站... 於: 八月 07, 2011, 05:56:28 下午
NET是個好地方呢~
感謝分享囉~!!:D
4  原創作品發佈分享區 / 長篇連載小說 / 筱‧說 - 第100束七里香(21-30)~END~ 於: 八月 06, 2011, 03:43:27 下午
(21)
我登出即時通,然後關掉電腦。

還不太想睡耶,不然找閎偉出去喝酒好了。

「喂,閎偉。」我輕聲的說。

「怎麼了?」閎偉邊說邊睡。

「起來啦,我不想睡,陪我出去喝酒。」我說。

「喔,等我一下。」閎偉說。

我走過去拿機車鑰匙,看見閎偉拖拖拉拉的,還真有點想罵他。

(22)
「閎偉,你快點唷,我數到三,一...二...」我數到二,就聽到他走過來的聲音。

「還不快一點!!」我喊,這時他拍我的肩膀,我正要轉過去,他把臉貼了過來,我親到了他。

我傻住了,老實說我根本沒有心理準備,因為是突然的狀況,讓我有些驚慌失措。

「對...對不起!」我說,然後正要走進屋子裡,他拉住我的手,我一轉身,他抱住我。

「閎偉...你...不要這樣!」我喊,然後甩開他的手,跑進房間,迅速的把門鎖了起來。

『明明說好了,你為什麼還要這樣做?你一定把我逼到連理都不想理你嗎?』我對自己說,然後哭,但

是我只能小聲的輟泣,為了不讓別人知道這件事。

「琬沁,對不起...」閎偉在門的另一邊說,我不再相信他了,因為他做了讓我無法原諒的錯事。

「走開...我叫你走!」我說,這是我唯一能回答的一句話,因為我的思緒很亂。

「真的很...對不起...」閎偉懺悔的說。

(23)我累了,我就這樣靜靜的睡著。

隔天一早,我發現我躺在床上,建穎和閎偉都在旁邊。

「建穎...我...怎麼了?」我問,我覺得身體很不舒服。

「妳昨天晚上發燒了,是閎偉發現的。」建穎說到閎偉,我的心抽了一下,我欠了他一個人情。

「閎偉,謝謝你...」我的臉死都不肯轉過去。

「不會...」閎偉用很柔的聲音說,聽起來他好像有點失望,因為沒得到我的原諒?

這時我才想到,我跟嘉皓約好了,我馬上跟建穎說。

去找嘉皓後,我很快就回來了。

我買了一些菜,要回來煮。

「我回來了!」我說,但沒有人回答。

『他們可能又出去了...』我想。

這時我看見了垃圾筒裡的一堆衛生紙,上面都沾滿了血。

我嚇傻了,剛好又看到閎偉留下來的字條。

「沁:

   建穎不知道怎麼了,妳趕快過來,我們人在醫院。

                      閎偉」

(24)
我一看馬上二話不說的衝到醫院,看見了閎偉。

「閎偉...建穎現在在哪?」我問,閎偉卻有一點生氣的說:「醫生說建穎得到血癌,這是多久以前的

事?為什麼不告訴我?何琬沁,建穎不是妳的,這種事妳應該說啊。」這次我無言以對,因為...建穎的

確不是我的...

「建穎現在人呢?」我著急的問。「在裡面。」閎偉說。

我立刻打開病房,看見建穎躺在裡面。

「建穎...」我用很細很柔的聲音說。

看見建穎躺在病床上一句話都不說的樣子,我看了覺得好心疼。

「琬沁,妳去幫建穎辦入院的手續好了。」閎偉說。「嗯。」我離開了病房。

(25)
辦好一切手續後,我就走回去病房。

「閎偉,建穎醒了嗎?」我說。

沒有聲音,只有建穎一個人。

我以為他去廁所,但也沒有。

「建穎。」我說,建穎慢慢睜開眼睛。

「琬沁...」建穎的聲音很微弱。

「你醒了?先別說話,想喝水嗎?」我問,建穎點點頭。

我小心翼翼的把水拿給建穎。

(26)
「閎偉去哪了?我明明叫他顧好你的...」我說。

「他接到電話,一聽完,他就走了。」建穎說。

「要走也該跟我說,真是的。」我說。

此時,卻有人開門。

「琬沁...」是閎偉,他側著臉。

「你喔!顧人顧到...」他一直不敢轉過頭來。

「怎麼了?」我一看,是傷。

「你受傷了...」我驚訝的說。「沒事,跌倒...」他心虛的說。

「你跟我出來。」我說。

到了病房外~

「你到底怎麼了?」「沒事。」「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就說沒事了,只是跌倒。」「看見你的傷,

我好擔心,也感到心疼。」我說,眼眶紅了。

「妳不是喜歡李建穎,妳管好他就好了,幹嘛管我!」閎偉大聲的說。

眼淚一滴一滴的掉下來,我哭什麼!

「你以為,我愛管你啊!」我說,轉身就跑。

我蹲在走廊的轉角,無聲無息的哭了起來。

我只是關心他,為什麼對我這麼兇...

他沒有來追我,我好難過,算了,從現在開始,我何琬沁和周閎偉沒有關係。

我心平氣和的站起來,正準備打開病房的門,卻聽到他們兩個正在交談。

「我不是故意的...我愛她。」是閎偉。「我知道你很難過,她喜歡我,你一直硬撐,不讓她知道你很

痛。」「你為什麼會受傷?」「我...去拜託琬沁的哥哥和她的爸媽答應給他回去。」什麼?!

爸媽因為不希望我跟建穎走太近,一直反對這件事,是我不聽的...

「我裝成你,跟他們求情,結果,琬沁的哥哥跟我打了起來...」他說,原來我誤會他了,閎偉...

「建穎,不要讓琬沁知道,拜託。」他說。「嗯。」

我打開門,對著閎偉說:「不用隱瞞我了,我剛剛都聽見了,閎偉,謝謝你的好意。」我說完,走過去

抱他。

「琬沁...」「給我一些時間好嗎?」我微笑。

(27)
「嗯。」他說。

到了外頭~~~

「你,不要再對我這麼好了,我不是那種很好的女孩...」說完,斗大的眼淚立刻落了下來。

他抱住我,這次我不再抵抗。

「妳是。妳是很好的女孩,妳擁有別的女孩沒有的特質。」他說。

~~~~~~~~~~~~~~~~~~~~~~~~~~~~~看到另一邊~~~~~~~~~~~~~~~~~~~~~~~~~~~~~~~~

※這邊開始是建穎主角。

我覺得我也喜歡上琬沁,但是這樣的身體卻不容許我去愛她。

打開病房門,從縫隙看見閎偉和琬沁,我的心再也承受不了,躲在被子裡哭。

是不是太懦弱了?

我很想告訴妳,我喜歡妳。

(28)
「答應我,當我的女朋友。」閎偉說。「我...我還是沒辦法答應。」我說。

他在一次失望。

「對不起,閎偉,我們,就當好朋友,不要越界,好嗎?」我說,離開他的懷抱。

「我......嗯。」他答應了,並伸出他的手。「我依舊會等妳,不過目前,我們就當朋友。」他說,我也

伸出手和他握手。

「琬沁,妳進來一下。」建穎說。「喔,知道了。」我說。

~~~一進病房~~~

「怎麼了,說吧。」我說。「我...我愛妳。」什麼?!

「我...」建穎立刻吻我,我嚇的立刻推開他。「對......對不起。」我說,錯愕的坐在病床上。

「琬沁,妳不是喜歡我?我說我愛妳,妳應該很開心,怎麼...」他發覺自己做錯了。

「我...我只是嚇到,建穎,對不起,我,我很錯愕,我先走...走,再見。」我一打開門,閎偉就走進

來。「閎偉,我...我先走,掰掰!」我胡亂的說完話便要走,手卻被閎偉牽住。

「把話說清楚。」閎偉的表情很嚴肅。

「周閎偉,你給我放開琬沁!」建穎說,怒氣一下子上升。「建穎...不...不要生氣。」我小聲的說。

看見建穎快跟閎偉打起來,我越來越擔心,大聲阻止。

「夠了!你們兩個好了!」場面頓時鴉雀無聲。「閎偉、建穎,我告訴你們,我誰都不喜歡,你們不要

吵了!」我大喊,打開門就離開了。

我一個人,獨自在路上走著。

「為什麼,要吵架?為什麼,要生氣?為什麼,他愛我?」我心裡想著,或許世界上就是有這種為什

麼,尤其是愛情。

我到底愛誰?我也不清楚,可能是因為閎偉而迷失了,我明白,我到底愛誰了。

(29)
「我還是得做個決定。」我在心裡說著。

我回到醫院,病房裡只有沉默的兩個人。

「琬沁。」他們兩個不約而同的說。

「抽一張。」我拿出兩封信。

「這是...」他們問。「這裡面各有一張字條,一張是對不起,一個張是我愛你。」我說。

閎偉拿了一張。

「對不起,我抽到的。」他說。

他看起來一點都不後悔。「我說我會等妳,沒什麼好懊惱的。」他說。

半年後~~

「該離開的人是我~我竟然還手足無措~太倔強的我還企圖裝灑脫~」手機響了。

「喂?」我說,另一頭傳來好久沒聽見的聲音。

「琬沁。」是閎偉。「怎麼了?最近你還好吧。」我一邊擦著剛洗好的碗盤。「琬沁,建穎病危,妳快

過來。」聽完,碗盤立刻掉到地上。「建穎...等我!」我說,匆匆忙忙的趕到醫院。

進到病房裡,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差點站不住。

「琬沁,小心!」閎偉扶著我。「建穎...」眼淚像潰堤般一湧而出。

建穎的臉上,多了個氧氣罩。

這時,心電圖傳來了聲音。

「建穎...」我嚇傻了。「琬沁!我去叫醫生!」閎偉三步併作兩步的跑走了。

「李建穎,我不幫你了,你快點醒過來!」我吶喊,像抓了狂似的。「琬沁,醫生來了!」是閎偉的聲

音。「李建穎!你給我活下來,你說要和閎偉爭的啊,你活下來爭啊!」我瘋了。

「請你們先出去。」醫生說,閎偉把我帶出去。

「閎偉,建穎會死嗎?」我天真的問他。「...不會的!」他說。

「你騙我!」我說。他只是抱著我,沉默不語。

「我愛的,是你,還是他?」我問。「都好,但我要妳愛我。」他說。「好。」說完,我吻著他。

(30)
我放開他。「給我一些時間。」我說。

我到底愛誰,這已經不重要了......

「沁,醫生出來了!」閎偉說。「對不起......急救失敗。」醫生說。

即使做好了心理準備,還是止不住淚水,一滴一滴都是不捨和難過的淚水。

「建穎......不要走......就當作給我的補償......」我蹲下來,哽咽的說。

面對現實,我把建穎的遺體火化,灑向大海。

「李建穎,我何琬沁,願意下輩子繼續給你愛!」我對著無邊無際的大海吶喊。

「你不會吃醋吧?」我轉過頭問閎偉。「當然,因為下輩子就算妳一樣不愛我,我還是會繼續愛妳,李

建穎,這場比賽我不戰而勝,下輩子我們再繼續比。」閎偉對我說,也對建穎說。

日後的一百天,我每天都去看建穎,而且還不忘帶著七里香。

「誼瑤?」第一百零一天,我在海邊遇見誼瑤。

她和嘉皓的手緊緊牽住,手中也有一束七里香。

「妳沒忘記建穎最愛的花?我想妳也不會忘,他因為妳所以愛七里香。」我緩緩的說。

「當然。」她笑著說。「何嘉皓,什麼時候要娶人家?」我問。「姐,我打算......」嘉皓還沒說完,誼

瑤立刻阻止他。

「怎麼不繼續說?」我問,這時有人拍我的肩膀。

「誰?」我轉過頭去,是閎偉,他的背後,還有用七里香擺成的『嫁給我,好嗎?』。

我哭了,因為感動,一個大男人能夠包容自己的女朋友不是完全愛他,可能只有他吧?

我的眼淚是甜的。

「謝謝你,我愛你!」我緊緊的抱住他,在他懷裡泣不成聲。

「何琬沁願意嫁給我嗎?」閎偉說。「我願意,真的,我願意,我願意嫁給周閎偉。」我說。

五個月過去~~~

今天我要結婚,和嘉皓他們一起。

我們要去海邊,因為我要讓建穎知道......

我會幸福。

~THE END~

◆請大家多多指教,期待筱瑩的新作:)◆
5  原創作品發佈分享區 / 長篇連載小說 / 筱‧說 - 第100束七里香(11-20) 於: 七月 29, 2011, 06:17:55 下午
Hello~我是筱瑩,歡迎大家回應批評指教,也希望大家能踴躍的發表文章:)By筱瑩(11)
和周閎偉談的差不多後,我變的輕鬆許多,老實說---周閎偉還挺帥的,不過,當然比不過建穎囉~

「喂,何琬沁,妳在想什麼呀?在那邊傻笑,很白痴耶!」周閎偉突然說了這麼一句話,我立刻反駁回

去,老實說是尷尬。「哪有啊,你很煩耶!」「唉唷~何大小姐生氣啦?怎,還不承認?」死周閎偉,

氣死我了,討厭鬼~!

「呵呵呵,很好,你就不要讓我抓到把柄,不然你就死定了~!」我頑皮的說,然後起身,準備去找建

穎。

「我要走囉~」轉身我走了一步,他抓住我的手,我轉了過去。

「妳要去建穎那,對不對?我要去。」他給我一個微笑,然後像個小孩子一樣,跳過那張椅子。「走

吧。」接著,他拉住我的手,不等我回答,就把我拖進他的車裡。

「喂,你也等人家反應嘛,我自己去就行了,OK?」我正要開車門的時候,才發現他老早就把車門鎖住

了。「喂,周閎偉先生,請你將車門打開行嗎?」我客氣的說。「不行,要去就一起去,別想給我偷

溜!」天啊,我怎麼會遇到這麼霸道的人呀?救命呀~

沒有法子偷溜的我,只好乖乖的坐在位子上,我一仔細看他的車子,裡面蠻多有關誼瑤的東西,他一定

是很愛誼瑤,可惜...唉。

「喂,你是不是...真的很愛誼瑤啊?」我問。「當然,我很愛她,當初她提分手,我難過到連飯都吃不

下。」「...」「對了,妳幹嘛問這個呀?」「喔...沒...沒事。」「幹麻結巴啊?」「就跟你說沒有

嘛。」「隨便。」

(12)
哼,那麼不耐煩幹嘛,討人厭的周閎偉,智能不足!

過沒多久,我們到了建穎家。

「叮~咚!」建穎來開門了。

「建穎...」「琬沁,閎偉,你們來囉?」「嗯。」我和周閎偉不約而同的一起回答。

「我不在的這幾天,你有沒有按時吃藥?」「...」「一定沒有,我去拿藥,周閎偉!」「幹嘛?」「你

去倒水。」「喂!」「喂什麼喂,快去喔。」我威脅著周閎偉。

「琬沁...」「怎?」「我吃過藥了。」「真的?」「嗯,誼瑤...剛剛拿給我吃的。」聽到誼瑤,我的心

抽的一下,手中的藥散落一地,我急急忙忙的把藥檢起來。「對不起,我真不小心。」我蹲了下來,眼

淚也滑了下來,這時候,周閎偉主動過來幫我。

「何琬沁,把眼淚擦一擦。」「嗯。」我隨隨便便的將眼淚擦乾,還得裝作沒事。「周閎偉,謝謝你

喔。」我露出以往的微笑。

(13)
「沒什麼。」周閎偉笑了笑,雙手扶住我的肩,把我帶到沙發旁坐下。

「琬沁,妳,還要留在這嗎?」「嗯,當然,說要幫忙你,怎麼可以反悔呢!周閎偉,你說是不是?」

「對啦!對啦!何大小姐說什麼都對。」呵呵,周閎偉,你還挺聽話的嘛,呵呵呵~

「你看吧...」「嗯,那好吧。對了,閎偉,你也可以留下來呀。」「嗯,那好啊。」建穎立刻提出這個

建議,天啊~

我轉過頭瞪了一下周閎偉,沒想到他竟然嘻皮笑臉的吐舌頭,周閎偉,你給我記住!!

(14)
「建穎,你會不會餓?我和周閎偉去買東西回來吃。」我貼心的問,再轉頭對著周閎偉奸笑,呵呵呵,

因為他完蛋了...

「嗯,好啊,妳和閎偉一起去。」建穎笑了笑。

「走吧,周閎偉。」「喔...喔。」

一上車,我就捏住他的耳朵。「喂,你沒事回建穎好幹嘛呀?你想留在那幹嘛?你給我老老實實招

來。」「喂,很痛耶。」「痛?痛死好了啦!!」我把手放開,一臉不悅的坐在那。

「我是為妳好呀。」「為我好?為我好個頭啦,好在哪?說呀!!」「總有一天妳會懂的。」「隨便

啦。」我隨便的丟下一句話,轉頭看著窗外。

「喂,妳沒發現...」「發現什麼?」「我把誼瑤的東西全都丟了。」「為什麼?你不是很愛誼瑤?」我

好奇的問。「因為我喜歡了另一個女孩了,她跟妳一樣,都姓何。」「喔,真剛好。」「等一下會看到

她唷。」「真的呀?嗯,那我到要看看這個女孩哪裡迷人囉!」「嗯。」周閎偉一邊點頭一邊回答。

(15)
一路上,我和他聊了好多那個女孩的事,看見閎偉聊起那個女孩那麼有話說,心裡就很替他高興。

「閎偉,看來,那個女孩給你的印象好像很好喔。」「當然,沁,快到了,是不是很緊張呀?」

「咦?我為什麼要緊張?」「...」「吼~你是不是有什麼陰謀?」「沒...沒呀。」看他結結巴巴的,一

定是有事瞞我。

「哼,隨便。」我沒好氣的說。

「到了。」「她人在哪?」我左盼右盼,只見閎偉已經下車了。

我急急忙忙打開車門,向前追了過去。

「喂,閎偉,何小姐人呢?」我問,這裡是一個我從未看過的公園,這個時候,閎偉拉起我的手,坐在

溜滑梯上,那個溜滑梯是合併的,我們兩個坐在上面,我開始發問。

「閎偉,我們坐在這幹嘛?」「噓...妳看」我一轉過去看,是...

一個用粉色蠟燭排成的大愛心,中間有一個字---沁。

「沁,我喜歡妳...」

(16)
「喂,閎偉,這是開玩笑的對吧?呵呵呵...」我說。

「不是呀。」閎偉笑了笑,牽起我的手,臉漸漸貼近我。

「閎偉!」我將他推開,然後把頭轉過去。

「沁,為什麼?為什麼妳只愛建穎?」閎偉無奈的問,我的心情還因為那件事亂七八糟的,閎偉喜歡

我?

「不知道,沒有原因。」我簡簡單單回了一句。

「沁,我是真的喜歡妳!」他抱住我,我不知該反抗或是接受,我慌了。

「閎偉,我愛的是建穎,對不起...」我將他的手拿開,對他冷冷的說一句話:「建穎還在家裡等我們,

快走吧。」

我們兩個在車上半句話都沒說,我想了好多好多,這樣拒絕閎偉是對的嗎?

我累了,真的累了...

(17)
買完便當,我們準備要回去。

「閎偉,對不起...」我低著頭用低沉的聲音說,閎偉沒有回答什麼,他專心的開著車。

我拿出手機,用最快的速度,打了一封簡訊。

『嘉皓:

 我是琬沁,明天早上8:00,在公園見!

                  琬沁』

「叮~~咚!!」我按下電鈴,建穎馬上來開門。

「你們回來囉,很久耶。」建穎像個孩子一樣,衝了出來。

「嗯...對呀。」我淡淡的說。「怎麼了嗎?吼~閎偉,你欺負琬沁對不對呀。」「沒有!」我和閎偉在

同一個時間說。

「一定有問題...」建穎說。「唉唷,走啦,快去吃飯了。」我催促著建穎,轉過去看一下閎偉,眼神交

集了兩秒鐘,我立刻轉頭走向建穎。

(18)
「好吃嗎?建穎。」我溫柔的問。

「還好啦,琬沁,妳會煮飯嗎?」建穎問。「當然囉~我家政課都及格耶。」我答。

「真的嗎?」建穎用很疑惑的眼神看我。「欸欸欸,你什麼意思呀!」我嘟起嘴來。

「建穎,我贊成你說的。」閎偉說。「周閎偉,你現在是不想活了嗎?」我用一個很凶惡的眼神看他。

「當我沒說...」閎偉說。

「那以後都讓妳煮唷。」建穎說。「一切包在我身上啦!」我做出了一切沒問題的動作。

「那明天我們三個一起去買菜。」建穎說。「好啊。」我和閎偉說。

「那閎偉你趕快去洗澡吧。」我說。「嗯。」閎偉答。

我把他拖到房間。「閎偉,今天這件事,我們就忘了,好嗎?」我問。「嗯,何大小姐說了算!」閎偉

說。

「乖~~」我摸摸他的頭。

(19)
雖然說是這麼說,但心中還是會有一種很尷尬的感覺,我不喜歡。

「琬沁,幫我...倒一杯水!!咳...咳咳!我噎到了!」建穎大喊,我立刻衝出去外面,急急忙忙的倒了

一杯水。

「建穎,水...」建穎拿起水,喝了幾口,我則在後面幫他拍背。

「好點沒?」我貼心的問。「好多了...」建穎笑了笑。

「那就好。」我也跟著笑了笑,但我忽略了站在後面的閎偉。

當我感覺到後面有人,他卻一個轉身的離開了,是不是真的在生氣?

「建穎,明天我不能陪你們去買食材了。」「為什麼?」建穎問。「我明天要去找嘉皓。」「嘉皓?」

「嗯。」「喔,我知道了。」建穎說。

『嘉皓,好久沒看到你了,你還好嗎?』我在心中問。

(20)
「那,琬沁,妳要不要先去睡了?」建穎問。「嗯。」說完,我就轉向走去房間。

一進房間,天啊,閎偉竟然已經先睡了,旁邊還有一張字條,上面寫著:

『何琬沁:

    看到我很驚訝吧~我這招,叫做先發制人,呵呵呵...

                         聰明的周閎偉』

可惡,死周閎偉,你...算了,我只好趴在電腦桌上睡好了。

看到電腦,我又把它打開了,這次打開不知道有什麼用意,打開後桌面依舊沒有變,我打開即時通,登

入我的帳號,很晩了,只有幾個人上線,嘉皓和蔚琪。

我點了兩下嘉皓,開始打起字來了。

琬沁:嘉皓,你沒忘記明天的事吧?

嘉皓:嗯。

琬沁:那明天不見不散!

嘉皓:嗯。

*待續*By筱瑩:)
6  原創作品發佈分享區 / 長篇連載小說 / 筱‧說 - 第100束七里香(1-10) 於: 七月 28, 2011, 06:05:37 下午
Hello~隔了這麼久的時間筱瑩又回來了,這次回來的這部作品是之前寫的,會PO上來的原因是希望可以和日後的我比較,請大家多多指教,我也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再出現的!:)By筱瑩(1)
「喂?」我說,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喂?是琬沁嗎?是我,建穎。」果真是建穎,不過,他的聲音怎麼這麼低沉?

「建穎,怎麼了嗎?」我問,和建穎認識這麼久,他不應該會這樣啊?

「琬沁,我希望妳能過來。」他說,我二話不說馬上答應了他,並先去買了一束七里香,七里香一直是

他最愛的。

「叮~~」我按了電鈴,一開門,就看到消瘦的建穎。「妳來了,琬沁。」他說,「建穎,你怎麼了?

生病了嗎?」我緊張的問,建穎一聽,臉色就更難看了。

「琬沁,我…得了癌症,末期。」我一聽立刻哭了起來,我喜歡建穎好久了,一直默默的關心他,可是

他愛的不是我,是誼瑤。

「不要哭了,我拜託妳來,是因為希望妳和我演一齣戲。」演戲?!乍聽之下我不太懂建穎的意思,不

過,我的淚水沒有因為建穎的安慰而止住。

「我希望妳和我一起演戲,隱瞞誼瑤。」誼瑤很愛建穎,如果她如果知道這件事,一定會崩潰的。

我用著哽咽的聲音說:「我知道了…」

(2)
建穎的意思是要我假裝是他的女朋友,直到他走。

何琬沁,妳目前能幫建穎的機會,就只有這次了…

雖然我一直想控制不讓自己哭,卻沒有辦法制止心中的悲傷,依舊傷心的哭了。

「琬沁,謝謝妳,我就知道妳會幫我。」建穎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我知道這個微笑很勉強,我知道建穎是在壓抑,我更知道他其實很希望誼瑤陪伴在他身旁。

但我不是誼瑤,他要的是誼瑤,不是我,何琬沁。

「還有,琬沁,我必須拜託妳,我只剩下三個多月的時間,希望在這段時間,妳能陪著我。」建穎用手

抹掉我臉上的淚水,他的手很溫暖,但我還能看見他多久?我點頭如搗蒜的答應他。

建穎拉起我的手,叫我先去外面等他,他要我陪他去醫院。

一上車,建穎便拿出他檢查的報告,遞給了我。

我隨手打開一看,上面清楚的寫著建穎得的是血癌,建穎說他要準備住院,接受治療。

「我不知道是否能用走的走出醫院…」建穎感嘆的說,過了不久,醫院到了。

「走吧。」他說,我跟著他的腳步,他突然牽起我的手,我立刻將手抽走,建穎接著說:「妳要慢慢的

習慣,否則,誼瑤那麼聰明,她是不會相信的。」說完,再度牽起我的手,好溫暖。

辦完住院手續,我就和建穎待在病房裡,冷冰冰的空氣中,有著一股哀怨的氣息。

(3)
這時,建穎對著我輕輕說:「琬沁,我們出去走走。」「嗯!」我說。

建穎牽著我,這次我再也不反抗了,反而將手牽的更緊。

他牽著我,走出病房,走出醫院,再開車。「你要去哪?」我問,建穎說:「我想去找一個人。」「是

誰?」「等一下妳就知道了。」建穎笑著說。

我將頭轉向右邊,再一家7-11的門口看見了…誼瑤。

「建穎!是誼瑤!」我說著,建穎立刻將車停了下來,並對我說:「琬沁,等一下要委屈妳,拜託

妳!」建穎一邊說,一邊將安全帶打開,叫我下車。

下車後,誼瑤並沒有發現我們,建穎牽住我的手,走向7-11的門口,裝作要走進去,並問我:「琬沁,

妳想喝什麼?」這時誼瑤聽見了,並轉過頭來,傻住了,我不知該說什麼,只是一語不發。

「穎?!沁?!」誼瑤一邊說,一邊用驚訝的眼神看著我和建穎。

「瑤,是…我們…沒…沒有錯。」我結巴了起來,誼瑤又看見了我和建穎牽著手,立刻質問起我和建穎

起來。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李建穎,你背叛我?」誼瑤一邊問,一邊又罵起我來。

「何琬沁,妳怎麼做這種事?妳為什麼要跟我搶建穎?妳說呀!」誼瑤說完,就推我一把,我差點從階

梯上摔了下來,幸好建穎拉住我,讓我沒有跌倒。「我…」話還沒說出口,建穎立刻說:「這不是琬沁

的錯,妳不應該這樣責怪她!」建穎一說完,誼瑤便轉頭就走,還留下一句話:「李建穎,你好狠,你

真的好狠。」說完,誼瑤就走了,頭也不回的走了。

「誼瑤…對不起…」建穎冷冷的說,我好難過。

(4)
建穎上車後,對我說:「琬沁,我不想回醫院了,我要離開那。」「建穎,怎麼可以,你還沒接受治

療,或許接受治療後…」「還有痊癒的機會是吧?不用傻了,已經末期了,不可能會有辦法醫治的,我

不想把時間浪費在這做無謂的抵抗,已經沒差了。」

無謂的抵抗?!是呀,沒錯,在這麼拖下去,建穎就沒有時間了,他離開了誼瑤,離開了醫院,也準備

離開這個世上。

「建穎,你想吃什麼?我們去吃吧。」「我想吃…冰。」「好,那我們朝冰店出發吧!」我笑了,這個

微笑是為了建穎的,我要陪他走到最後。

開了一段的路途,終於到了,現在是中午,吃冰是剛剛好的。

我們踏進店裡,裡面擠的水洩不通,好不容易,輪到了我和建穎。

「我要一個草莓。」建穎說,「那我百香果好了。」我說。

我們找了個位置坐下來,等著老闆將冰送上來。

「來,小姐的是百香果,先生的是草莓。」送上來後,我們兩個開始吃了起來。

「難怪你會挑這家,還不錯吃呢!」我說,「我跟誼瑤以前都來這家冰店吃,沒想到這次是跟妳。」

聽到誼瑤,我依舊笑了笑,但那個笑笑的有點心痛。

(5)
建穎帶我到每一個地方,都會談起有關誼瑤的話題。

我忌妒?!可能吧,因為他心中還有誼瑤,因此我忌妒。

我能代替誼瑤照顧建穎嗎?有時候很希望自己別這麼傻,但是卻時常會想像自己和他手牽手,無拘無束

的生活。

我辦的到嗎?或許可以,也或許不行,我只要他心裡有我就好了。

某個夜裡,我趁他正睡的很熟時,打開了他的手機,以及他的筆記型電腦。

我做好了心理準備,然後開機,果然不出我所料,裡面滿滿的照片都是他和誼瑤拍的,然後我又打開他

的即時通,裡面只有少許的幾個人上線,我才一上線,不到三秒鐘,就跳出了一大堆談話視窗,有佑

凱、哲閎、惠蕓、玟沂,只有一個人上線卻沒叫他,那個人就是誼瑤。

我將其他視窗全關了,並點了兩下『誼瑤』。

建穎:誼瑤。

誼瑤:嗯。

建穎:那一天…

誼瑤:沒關係,真的沒關係…你不用覺得對不起我。

建穎:我們還能當好朋友嗎?

誼瑤:當然可以,我們會變成一輩子的好朋友。

建穎:嗯。謝謝妳不會恨我…

誼瑤:也謝謝你肯誠實的跟我說。

(6)
我關掉了建穎的筆記型電腦後,又打開了他的手機。

跟電腦一樣,裡面的相關資料都和誼瑤有關,他心裡還有她,只是他從不跟我說。

為什麼他要跟我說?我是他的誰?我已心如刀割,因為很難受,你知道你在等她,但你知道有一個女孩

還在等你嗎?

你不懂,應該不能說是不懂,你不了解我,這是百分之百的,因為你心裡沒有我,你只把誼瑤放在眼

裡。

在這寂靜的夜晚,我想了多少事?好多好多,不計其數,我很傻,真的。

我不想等你,但卻又無法忘了你,有什麼好東西,我總會想到你,跟你說了,你卻只回我:「那個誼瑤

幫我買了…」辜負了我的好意,我總希望聽見你說一句:「嗯,好啊,一切妳決定…」。

(7)
隔天醒來,也不知自己昨晚怎麼睡著的,只知道他還在睡。

「建穎,起床了。」我溫柔的說,而且還想用手摸摸他,但是我不行。

不知道怎麼了,我想去山上看螢火蟲。

這應該不會成為建穎最美好的回憶吧,因為他不在乎我,但我在乎他。

「怎麼了,琬沁,還那麼早,多睡一下嘛。」「不行,你現在就給我起來!」我調皮的打他。

「好啦好啦。」他心不甘情不願的起床刷牙洗臉,老實說,看起來有點可愛。

「走囉~今天我開車。」「欸,妳...會開嗎?」「欸,你什麼意思呀你!」欠K的傢伙,被我修理一下

後,就坐上副駕駛座。

「李建穎,我...真的不會開車耶~」「不管,不會就學嘛...」「可...可是...」「不用多說了,我們開車

上路吧!」「嗯...」我勉強回應。

(8)「來,往右一點點,油門輕輕的踩...」建穎一邊指導我,一邊幫助我。

他的手握在我的手上,很溫暖。

「我跟妳說喔,這台是我的愛車,妳敢把它怎麼了,妳就走著瞧!」建穎一邊握著我的手,一邊大聲的

恐嚇我,拜託,我已經嚇的快昏了,你不要再亂來了啦!

練習一段時間後,建穎大膽的放手讓我開車,我也不再那麼緊張了,『開著車趴趴走』對我來說已經不

成威脅了,沒想到教我開車的竟然是建穎。

到了傍晚,玩了將近一整天,建穎說帶我去一個地方-Pub。

走進那間Pub,真的很不習慣,建穎牽著我的手,走到吧台旁,問了那個調酒師,「閎偉有來嗎?」

「有,在那。」,我沿著調酒師指的方向,看到了一個很帥氣的男生,問了建穎後,原來他叫周閎偉,

誼瑤的前男友。

「閎偉。」「建穎啊,咦,這位是...」「喔,這位是我朋友,何琬沁。」「是你新把的妹吧。」那個周

閎偉沒好氣的說,什麼意思嘛,不過建穎跟他交情很好,就暫且跟他翻臉吧~

談了一會兒後,建穎突然自告奮勇的去幫我點酒,剩下我和那個周閎偉。

(9)
我們都沒有說話,突然間,這個叫周閎偉的突然靠了過來,把我嚇了一跳,我急忙的說:「你幹嘛

呀?」「沒有啊,呵呵...」呵你個頭啦,嚇死我了,不過,我也不怕呀,反正建穎在這,我也不怕他做

什麼。

「喂,妳去看看建穎在幹嘛啦,那麼久,烏龜喔。」「喂,我有名有姓,我叫何琬沁。」「那我也有名

有姓呀。」「快點啦!」「喔。」我像隻綿羊一樣的,乖乖的聽著他的話。

「對了,你不要喝太多喔。」「拜託,我是誰啊,我就算自己喝一打也不會醉。」「好啦好啦,隨你

吧。」

於是我去吧台那兒找到了建穎。

「建穎...」我看到建穎的眼神有點恍惚。「建穎...建穎!」建穎聽到後,轉過頭來看到我。

「怎?」「這句話應該是我說吧,那個周閎偉說你怎麼這麼慢。」「...」這時旁邊很吵雜,有一個我很

熟悉的聲音,轉過頭來,是...是誼瑤。

她和兩、三個男生在那邊喝酒,穿著低胸的衣服,超短的迷你裙,還化個超濃的妝,大跳艷舞。

「沒想到我給她的打擊竟如此的大,誼瑤...」建穎哭了,一滴眼淚就這樣滑落下來,我用手接住他的眼

淚。

這時周閎偉走了過來。「你到底對她做了什麼?」周閎偉咬牙切齒的質問建穎。

「我...」周閎偉竟打了建穎一拳。「不要打了...」我哭了?不知道,但我知道誼瑤走了過來。

「周閎偉,我不許你再打建穎。」誼瑤很大聲的對周閎偉說。

「我在替妳出氣耶,妳反而對我大小聲什麼,他把妳害的這麼慘,我今天一定要修理他。」說完,周閎

偉一拳正要打過去。

「不要!」我挺身而出,將誼瑤推開,擋在建穎前面,他打了過來,我只知道一陣暈眩。

「琬沁...」是建穎還有誼瑤,老實說我不太確定。「這裡是哪裡?」我全身軟趴趴的說。

「這裡是醫院...」建穎說。「琬沁,妳為什麼要替我擋呢?」「沒為什麼,因為...你是我的朋友。」喜

歡他的我差點脫口而出。

(10)
等傷比較好了之後,我就離開了,無聲無息的。

正要跨出醫院的門時,被一個聲音叫住了。

「喂,何琬沁。」是周閎偉。「幹嘛,不會又想打我了吧?」我沒好氣的說。「妳喜歡建穎對吧。」我

傻住了,難道我的一舉一動都很明顯?!「哪有,你不要亂說...」我心虛的說。

「看妳那樣子一定有。」「沒有。」「有。」跟他爭辯很久後,我像遇到老朋友一樣跟他談心事。

「其實我很喜歡他...」「看的出來...」「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讓他對我有好感,從朋友轉移為

情人。」「何琬沁,建穎是真的很愛誼瑤,要讓他轉移對象只有一個辦法,就是讓他知道妳的重要

性。」「我大概懂了...」我說。

*待續*作者 - 筱瑩:)
7  原創作品發佈分享區 / 短篇小說 / 【不愛我】首部曲-不同 作者:筱瑩 於: 五月 24, 2009, 03:33:32 下午
【不愛我】首部曲已經開寫囉!要經常來看看噢!‧ˇ‧By筱瑩-*-*-*-*-*-*-*-*
你說完就走了,我追過去的時候,來不及了。
-*-*-*-*-*-*-*-*
他是王子一,大家總是習慣性的叫他王子。
他很冷漠,很酷,卻又散發出陽光,很特別的人。
「你是王子,誰是你的公主?」每次當人家這麼問,他總是避而不答,讓人更感到神秘。
其實答案大家都知道,不敢提起罷了。
他的公主,靈天薇,比他活潑開朗多了,只是在一年前的車禍就已經過世了。
在千珮死之前,王子很快樂,他總是圍在朋友旁,一聊起她就能說三天三夜。
「靈天琦。」沒錯,他的公主正是我姐姐。當我沉醉在回憶的上游,被一個人打斷了。
「王子...」是他,一如往常的孤傲,又帶點陽光。
他的臉上掛著兩行淚,發生了什麼事?自從一年前的事情後他不再笑不再哭了,怎麼...「我弄丟了薇的照片...怎麼辦?我...」他無預警的大哭起來,我想抱他,卻又膽怯的將手伸回。
「琦...」他抓住我的手,可以感覺到他的體溫。
「我好想她...琦,為什麼...如果當時妳不要拉我,拉妳姐姐,她就不會死了...。」聽到這句話,我的心中頓時感到忌妒...。
「妳跟妳姐好像...」他抱著我準備要親我的時候...他想起了。
「妳不是薇...妳不是。」他放開我,我的眼淚也瞬間滑落。
「我可以代替她...王子...我可以...。」我心碎的說。
「妳不行。雖然是雙胞胎,可是妳和她不一樣,琦,別再依戀我了...。」
為什麼不行?難道薇跟琦不能畫上等號?可以...可以...。
「我哪裡比不上她?」我背向他,不想讓他看見眼淚。「妳很好。」他說。
「那為什麼不行代替她?」我的聲音微微顫抖。
眼淚就像雨,一直不停。
「妳和她不同。妳是妳,她是她。」他說完也不留給我機會,走了。
當我轉過頭要追他,卻親眼目睹他死亡的那一幕...。
從那天起,我再也沒說過話了...。
「琦...」是他,當我欣喜若狂的時候,他的手,依舊牽著她...。
呵...為什麼...
-----------END-----------敬請期待二部曲!
8  原創作品發佈分享區 / 短篇小說 / 短篇小說--我沒有忘記你,那你呢? 於: 二月 07, 2009, 10:02:41 下午
我沒有忘記你...那你呢?

柯薇彤是一個天真爛漫的女孩,在那一年,她認識了一個男孩,以及一個女孩。

但也...

發生了讓她傷痛一輩子的事。

那一年,她的雙親因車禍過世,唯一的精神樑柱--哥哥,也相繼去世。

她就讀了音樂學院,她擁有一個好嗓音,像小鳥般悅耳的聲音,她誓言要當上一個歌手。

她遇見了一位男孩,才一下子,就讓她陷入了愛的迷惘中。

她知道他愛的不是她,而是另一個她,但她卻始終躲在沒有人的地方想著他、愛著他、掛念著他。

許杰軒,是班上被看好的才子,大家總認為他一定會是個炙手可熱的歌手,他不僅長的帥,歌又唱的

好,音準也很好,能歌善舞,是每個女孩的心儀對象。

但,他只愛她,雖然她毫不起眼,功課、表現、才藝,她樣樣不精,可她卻不愛他。

「陳芷蔚,妳男朋友來找妳囉~」其他女孩接著開始以羨幕的表情看著芷蔚,而芷蔚卻坐在座位上無動

於衷,她愛的是楊柏政,根本不是他。

薇彤站在人群的後面,她想哭,卻不敢出聲,因為她怕這段戀情被發現,她不希望杰軒知道後會永遠永

遠逃避她,於是擠進人群,和大家一同鼓掌。

她笑的燦爛,心在倘血,芷蔚不是不知道,是因為她答應過薇彤要保守這個秘密,她不能違背誓言,為

了薇彤。

「妳真的不告訴他?或許他是喜歡妳的...」芷蔚鼓勵薇彤,但薇彤依舊不肯說,因為她覺得不可能。

過了兩年,他們都畢業了,她依舊苦戀著他,而芷蔚,卻愛上了他。

她收拾破碎的心,離開這所學院,曾經在這裡遇見他,而愛上他的她,要讓他看見她的表現...

她當上了歌手,被譽為亞洲小天后,她做到了,有一天...

「薇彤,有人找妳喔。」「OK,請進。」

進來的,不是影迷,而是杰軒。

「你是?」「薇彤,我是杰軒啊。」「杰軒?」「對,杰軒,那個愛妳卻不敢說的人。」

為什麼呢?其實,就在薇彤傷心欲絕準備離開的那一天,杰軒想告訴她其實他愛的是她,想引起她的注

意。

那,為什麼薇彤忘了他呢?「就在杰軒追不到人,轉頭回去的那剎那,一台車急速衝撞過來,讓薇彤忘

了你。」薇彤的經記人說,而杰軒一看到她,就發現薇彤的經紀人是...芷蔚。

杰軒走了,他知道薇彤忘了他;而薇彤的眼淚流了下來,她是騙他的,因為薇彤得了無藥可醫的阿茲海

默症,總有一天,她會真的忘了杰軒的。

薇彤辦了最後一次演唱會,當然,杰軒也有去,只是他在很後面看著她,這時,大家聽到「碰!」的一

聲,薇彤倒在演唱會的舞台上,她走了,她倒在她一生中最嚮往的舞台上走了。

杰軒默默的走了,眼框泛著淚的她,無聲無息的走了,杰軒知道嗎?

他一定知道,因為他和她的心,一直都聯繫著,而且,就算她走了,一定也是一直都聯繫著。

這時一陣風迎面吹過,風中嘆息著薇彤的遺憾。

「我沒有忘記你,那你呢?」

而我不是薇彤,我是那個杰軒,我知道,我真的知道,只是我,不想在她面前流淚。

「我嚮往的愛情,在她死去後,才發現,愛情其實來過,只是,我真的太晚發現了...」

-----------------------------------------------The  ending---------------------------------------------------
[/color]
頁: [1]
Powered by MySQL Powered by PHP Powered by SMF 1.1.21 | SMF © 2006-2008, Simple Machines | Sitema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